一雙慧眼似明辰,

兩耳垂肩福永鎮。

相貌堂堂,身軀凜凜,

兵戈相對,成就光輝。

上胸深邃,涵萬丈凌雲之志,

下體長闊,攀不周頑強之勇!

殺人如麻,破軍凶獸血淚濺,

氣勢如虹,一統天地笑談間!

即使是作為對手,祖麒麟也不得不對神逆讚歎一聲「真不愧是獸皇神逆!」

「多謝,儘管如此,本皇還是要你的命!」

祖麒麟眼中爆發出濃濃戰意:「來戰!」

神逆與祖麒麟瞬間飛到千萬丈的高空,相對而立。

祖麒麟抬手一道黃色光芒打來,神逆一拳砸飛,欺身而上,又是一拳打出,祖麒麟兩手相交擋下。

祖麒麟哈哈大笑:「都說凶獸一族肉體強悍,今日總算是領教了!」

「這只是開胃小菜,大餐還在後面!」神逆說完,左手呈爪,右手握拳,相繼攻向祖麒麟。

神逆此招非同尋常,左手用上了殺戮法則,右手用上了空間法則。

祖麒麟看見無數的拳頭,每一個拳頭居然都是真的!神逆竟然在一瞬間擊打出無數拳,每一個都鎖定了祖麒麟,躲無可躲!

祖麒麟只好運轉體內法力,一道黃色光牆籠罩周身,抵擋住這無數的攻擊。拳影與光牆相碰,道波四漸,勁氣飛射,多餘的能量將這一處的上空打出一個個窟窿。

神逆一爪抓向祖麒麟天靈,祖麒麟咆哮一聲,聲波擴張,口吐一件靈寶,正是極品先天靈寶麒麟印!

神逆爪影對上麒麟印,殺意蔓延,血腥之氣侵染著麒麟印,麒麟印黃光一閃,沉沉的厚重感出現,盪開爪影。

神逆再度出拳,肉眼可見的拳影布滿祖麒麟周圍的空間。黃色光牆直接被打碎,祖麒麟手一招,麒麟印迎風變大,盡皆擋下。

兩波攻擊,祖麒麟經過神逆兩波攻擊后,額頭見汗,氣息波動。

反觀神逆一臉淡然,笑眯眯的說道:「祖麒麟,你還行嗎?」

「哈哈哈哈,神逆你若是只有這點實力,你可就得交代了!」祖麒麟仰頭一笑,說完降落在了地上。

降落在地上的祖麒麟渾身土黃色光華閃耀,氣息變的沉穩而強大,整個身軀龐大起來,鼓鼓囊囊的肌肉充滿爆發力。

祖麒麟笑道:「神逆,來領教領教我這個狀態下的實力吧!」

「怎麼,你以為你能吸收大地之力,本皇會不知道嗎!」神逆不屑的說道,「就算你能吸收不周山之力,你的下場只有一個,死!」

話音剛落,神逆出現在祖麒麟背後,在祖麒麟驚愕的表情中。

「轟!」的一拳砸下!

祖麒麟直接被打飛,倒在了麒麟祖地,原本期盼祖麒麟大顯神威的七大麒麟馬上過去查看。

「祖麒麟,本皇要讓你知道,和本皇作戰的時光,是你一生難忘的記憶!」

神逆比七大麒麟更快,單手托起祖麒麟,手腕一番,甩向天空,隨後,身影一動,出現在祖麒麟身旁,又是一拳轟出,重重地將之砸向地面。

「砰!」的一聲巨響,麒麟祖地內的的一處地面被祖麒麟砸出一個巨坑。

祖麒麟倒在裡面,生死未知! 「果然如此,這裏早就存在,不是葉凡到了才有的。」

周峰很是興奮。

這才是他的目標,玄黃之氣。

玄為天精,黃為地髓,是為天地精髓,故以玄黃表天地。

無名,天地之始,是為道。有名,萬物之母,是為天地。玄黃是天地精髓,是萬物的母氣,是錘鍊一切有形之質的聖物。

是天地間最難得的精氣,是祭煉「器」的聖物,多少強大的修士苦苦尋找一生,都難以得到一絲,而此地卻如山似海一般多。

周峰知道,這些都是狠人大帝二十幾萬的積累,因為裏面有玄黃精粹,萬物母氣之源根。

就像大樹一樣,只要就樹根,就可以吸收養份,生長出茂密的枝葉。

有了母氣之根,玄黃之氣就會源源不斷的產生,只是極其緩慢。

但這裏的玄黃之氣,對周峰來講也太多了,將整個一望無垠的水雲湖底都覆蓋了,如果消息傳出去,整個天下都會沸騰。

雖然是狠人大帝的,但周峰想,他取一些玄黃之氣,狠人大帝也會不介意。

只要不動那玄黃之精粹,萬物母氣之源根,因為那才是她為葉凡準備的證道之物。

周峰取出紫金缽盂,小心的攫取了幾縷玄黃,就感覺神力快被吸干,聖器果然不是那麼好用的。

他倒是還有一個段德那裏換來的玉瓶,一個青帝墓那裏搶到的白玉小鼎,都是空間法器,可惜太低級,難以承載玄黃之氣,怕是一收取就會被壓壞。

玄黃之氣太沉重,一縷就可以壓碎一道山嶺,普通法器無法承載,周峰身上只有紫金缽盂這件聖器和混沌之門可以承載。

混沌之門他還難以運用,只能是佛器缽盂。

在水雲湖邊上建了一座木屋,從此周峰在這裏隱居了下來,潛心修行。

資源方面,有了從段德那裏換來的千斤源,足夠他很長時間的修行所需。

天地合氣生萬物的時代,草木繁盛,生靈強大,靈藥無盡,更是結出許多的「源」,似琥珀般晶瑩,內里封有大量的生命精華。

周峰取出一塊「源」,只見其如琥珀般的奇石,蘊藏着一股極為旺盛的生命精氣,裏面有如同霧氣和霞光一樣的東西,這是一塊純凈源。

將「源」握在手裏,運轉《靈寶古經》裏記載的玄法,大量的生命精華從「源」中引導出來,再被他吸入輪海化為自身的精氣。

比之吸收天地間遊離的精氣修行,快了幾十上百倍。

修行之餘,周峰也開始錘鍊自己的本命之器「誅仙」劍。

每日他都會下湖底收取幾縷玄黃之氣,再用火域得到的「紫氣東來」火焰來鑄造。

第一件「器」,也是證道之器,必須要在體內錘鍊,才能與自身相融合,發揮出最大的威力。

苦海之內,周峰小心的將玄黃之氣放在紫金缽盂上空,不敢讓其脫離,不然他的苦海難以承受。

再從缽盂里引出少量的紫焰,融入玄黃之氣中。

識海之中浮現一柄古樸的長劍,這是周峰心中的誅仙劍,一切都以此型狀鑄造,直至成型,不能有絲毫失誤和瑕疵。

紫焰涌動,包圍着玄黃之氣,再以心錘鍊,以神鍛造,精神高度凝聚,猶如拉滿的長弓。

慢慢的,紫焰火能融入玄黃之氣,不斷變形,開始向周峰心中的「誅仙劍」演化。

……

半年後,周峰的第一柄劍「誅仙」鑄造成功。

同時他的苦海開闢的更大了,中央的泉眼也變大,精氣噴涌,神力源源不絕,道道霞光從中衝出。

「神力如潮,霞光滿天,終於達到命泉境界頂峰了。」周峰欣喜。

不久之後,猶如一方小世界的苦海,一道燦爛的彩虹高懸其上,橫貫蒼穹,璀璨奪目。

至此,他終於構建出一小段神脈,懸於苦海上空,進入輪海秘境的第三階段,神橋境界。

周峰從修行中醒來,走出木屋,站在湖泊邊上,看上去如流動的雲,似拂動的風,感覺空靈而又飄渺,猶如要乘風而去一般。

「來到遮天世界兩年了,時間過得真快啊!也不知道葉凡現在怎麼樣?又到荒古禁地采神葯去沒!」

……

時光匆匆,轉眼兩年,周峰手裏拿着源,上面霞光衝出,沒入他的體內被其吸收。

兩年的苦修,已達神橋絕顛,即將跨入輪海秘境第四階段,彼岸境界。

突然,周峰眼前出現陣陣迷霧,難以望穿,五感都模糊了,連神念探出也難分方向。

「這是……迷失之禍?」

人體奧妙無窮,修士不想困於苦海,想探索其道宮秘境,必須要渡過苦海。

唯有修出神脈,跨越苦海,通向彼岸,才能到達道宮秘境的基礎所在。

這是修行的第一關卡,如果修行之心不能一往無前,勘破虛妄,將永遠無法跨過苦海,受困於此,這就是迷失之禍。

嚴重之時,五感會被剝奪,靈識全失,成為無知無覺的廢人。

這是一種修行磨難,也是問心的歷程。

闖過之後,身心受到洗禮,將開起人的本能直覺,潛意識更加強大,可以勘破虛妄,直指本源。

周峰不斷問心,一往無前,一個月後,心中的迷霧翻滾,快速消失,天地恢復清明,一切近在眼前。

勘破虛妄后,五感更加敏銳,神識如匹練衝出識海,可感知的範圍更加的廣闊。

心神沉入苦海,神脈更加的粗壯璀璨,如一座跨海虹橋,通向神秘的未知處。

周峰神識如真身降臨虹橋,一往無前,邁向何方,何方便是彼岸。

他渡過苦海來到盡頭,此地是一方凈土,雲霧飄渺,在高空上,隱約可以看見一座巨大的道宮。

但是周峰剛剛跨入彼岸境界,離道宮還有一段時間。

達到彼岸境界后,感覺精氣神都升華了,神力澎湃,實力大增。

再想跨入道宮秘境,就要在彼岸經歷破繭化蝶般的變化。

同時,周峰的劍,也鑄造成功三柄,雖然還沒刻錄」道紋」,只是形體,但全都是玄黃之氣鑄造而成,再差彼岸境界這一把,就可以誅仙四劍圓滿。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李羨下樓之後着急忙慌的跑到了小區的小超市裏買了一包煙和一個打火機,付了錢后立馬就跑到了超市外面,手顫抖著拆開香煙包裝,拿出一根煙塞到了嘴裏。

咔的一聲,打火機里冒出的火苗點燃了香煙。

「啾啾啾~嘶嘶~哈~」

李羨猛地吸了一口,然後吐出一縷輕煙,臉上露出了一副享受的表情,併發自內心的輕輕感嘆了一聲:「爽~」

就在這時,從超市裏走出來了一個穿着時尚的女人,李羨吐出來的煙有一些正好飄到了她面前。

「咳咳!」女人被嗆得猛的咳了兩聲,然後連忙掩著口鼻快走兩步,來到了自己的車邊。

見狀,李羨趕緊道了個歉。

「對不起,這位小姐,我不是故意的。」

女人沒說話,只是回頭看了李羨一眼,然後走到了一輛車旁,上去開走了。

雖然這個女人戴着墨鏡口罩,但李羨還是能感覺到自己被狠狠地瞪了一眼。有點兒尷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