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造慘案震驚澳門,黃秋生因他得獎,人肉叉燒包背後有哪些隱情?

相信有不少朋友都曾經看過或者聽過一部由黃秋生主演的電影《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雖然這是一部帶著明顯限制級的片子,但黃秋生卻因為這部片子,榮膺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男演員,這或許足以證明,這部片子的質量還是很高的。

當然,質量高的一方面,是主創團隊科技水准高,而另一方面,則是這部片子的原型事件本身就透露著滿滿的詭異與恐怖。 不止飯店前老闆一家人神秘失蹤,甚至坊間還曾經傳出風聲,說老闆失踪之後,他家店裡賣的叉燒包開始變成了人肉的,這聽起來確實殊為恐怖。

而我們今天的主角,就是連殺十人,犯下了這一起恐怖案件的嫌疑犯,黃志恒。

有細心的朋友可能已經注意到了,我們剛剛在形容黃志恒的時候,用了“嫌疑犯”這個詞。 通常,只有那些被懷疑有罪,但是法院還沒有進行宣判的人才會被稱為嫌疑犯。 而黃志恒的殺人案件是1985年發生的,難道他到現在還沒能被定罪而逍遙法外嗎?

顯然,這並不可能。 他至今仍被稱為嫌犯的原因,是還沒等開庭,他就在監獄裏用易拉鑵的拉環自殺了。

自殺之前,他甚至還寫下了自白書,想來證明他本身的無罪。

那麼說,這黃志恒究竟是何許人也,他又為什麼會被懷疑,犯下了如此滔天大案呢?

這個故事還要從1985年的8月開始。

事件發生的地點在澳門路環黑沙海灘附近。 有遊客在大海裏發現了一些類似人類遺骸的東西。 澳門並不算大,所以警方很快趕到現場,經過實地勘驗,他們發現,遊客發現的確實是屬於人體的殘骸。

而且在接下來的五天之內,還是在同一片海灘,又陸續有殘骸被人發現,總計共有11件,經過警方的鑒定,這些肢體可能分屬四個、或者四個以上不同的人。

警方也曾經懷疑過,這會不會是有遊客在鯊魚嘴裡喪生。

但是這些殘骸的切口都非常整齊,並不像是鯊魚所為,更像是被人殺害之後再拋屍。 為此,澳門警方還特意向大陸警方的痕迹鑒定專家尋求了幫助。

不過,雖然有兩岸專家聯手破案,但是單單憑藉一些已經在海水裏泡了幾天,已經高度腐爛的殘骸,甚至連死者的身份都不能確定——說得更嚴重一點,甚至連這些人是否還在人世,都需要打一個問號。

在沒有新的線索出現之前,這起案件就只能這樣擱置下來。

而新線索的出現,則要等到發現殘骸八個月之後。

1986年的四月,警方接到了一封來信,署名是八仙飯店店主鄭林的兄弟。 這位鄭先生在信裏說,自己的哥哥鄭林,嫂子岑惠儀,以及他們一家總計十口人,都在1985年的8月之後,就完全失去了聯絡。

在看到之前發現的遺骸之後,他越來越覺得哥哥一家有可能已經遇害,懇請警方從這個角度來進行調查。

而除此之外,他還向警方提供了一個非常重要的線索——在鄭林失踪之後,他的八仙飯店被一個名叫黃志恒的人接收了。

在這之前,警方一直都是在整個澳門尋找線索,這無異於是是大海撈針。 這次有了鄭先生的來信,終於可以算得上是有的放矢了。

警方很快就對之前發現的殘骸重新進行了檢測。

而成果自然是喜人的,他們發現了一枚不甚清晰的指紋,這指紋與被鄭先生報告失踪的,岑惠儀的姨媽陳麗珍的指紋一模一樣!

雖然除此之外就沒有其他的線索被發現,但是警方已經基本可以確定,那些殘骸就是來自失踪的鄭林一家。

不過為了穩妥起見,警方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對嫌疑很大的黃志恒進行抓捕,而是一邊把黃志恒秘密監視起來,一邊去進行了其他的調查。

一個給八仙飯店供貨的商販說反應,在1985年的8月4號,八仙飯店就已經宣佈歇業,而等他去鄭林家拜訪的時候,卻是一個陌生的中年男子開了門,說鄭林一家已經離開了。

在掌握了這一條線索之後,警方覺得黃志恒的嫌疑又新增了。

1986年9月28號,監視黃志恒的警員發現他似乎要帶著家人離開澳門,警方立刻採取行動,對黃志恒進行了抓捕。

而直到這時,警方才發現,之前鄭林一家的全部產業,包括飯店和房子都已經被黃志恒接收了。

對此,黃志恒的解釋是,鄭林、岑惠儀之前算是還不錯的朋友,經常一起賭博。 但是他們夫妻倆運氣不好,科技也很爛,經常輸錢,久而久之就欠下了他高達60多萬元的賭債。 後來他們實在無力償還,只能把在澳門的產業全數抵押給黃志恒,然後就帶著一家去了別處。 之後的情况,他則一概不知。

從面相來看,黃志恒並不很像一個兇殘的殺人犯。 但顯然,辦案不能憑藉這種玄學的方法。

不管是要給黃志恒定罪,還是要讓他脫罪,都需要證據來證明他有罪或者無罪。

而警方現在掌握的證據,卻並不能證明他有罪。 如果從非常嚴格的角度來說,警方甚至不能證明鄭林一家已經遇害。

這對黃志恒來說無疑是非常有利的,如果他堅稱自己無罪,那麼按照當時澳門的審理管道,還真有可能得以脫罪。

但是神奇的是,在經過了警方的盤問之後,黃志恒竟然在1986年的10月4號選擇自殺。 這一次他的自殺並未成功,最後被醫生搶救了過來。

而他似乎是並沒有放弃自殺。 在當年的12月4號,他又用被磨得非常鋒利的易拉鑵拉環割了腕。 這一次他成功地告別了人世。

但在這時候,整個案件的來龍去脈還沒有被調查清楚,而不管黃志恒是有罪還是無罪,隨著他的自殺,都變成了死無對證。

更加令人感到迷惑的是,他在自殺之前,曾經給報社寄出了一份自白書。 自白書裏寫到,他被警方連續審問之後依然沒有承認自己有罪,他在之前,雖然在香港確實有過一些不法行為,但是這時候已經痛改前非,决定和妻子兒女一起平靜生活,安享晚年。

同時他還說,自己雖然自殺了,但還是放心不下妻子和兒子,想讓記者們幫他脫罪的同時,也幫他照顧好妻子。

這樣一封書信用我們今天的眼光來看,多少有些矯揉造作的成分在裡面,如果說得再難聽一點,那就屬於是故意賣慘。

不過這在當時的社會環境下,還是能引起不少人的共鳴的。

但是就在自白書開始傳播的時候,黃志恒曾經的獄友卻告訴了大家一個更加勁爆的消息:早在10月份,黃志恒就曾經在一次私人談話中,告訴了他整個事情的經過。

獄友說,這些人確實都是黃志恒殺的,而起因也正像大家推測的那樣,是因為賭債。

鄭林和岑惠儀兩個人確實經常和黃志恒一起賭博,他們的科技和運氣確實不咋樣。

有一次,黃志恒只用了2000塊的本錢,就贏了他們十幾萬元。

因為都是一起玩的朋友,所以黃志恒就沒有要求他們儘快還債。 但是這一天天的一直拖著,又不給利息,這黃志恒就有些不能接受了。

好在,鄭林已經說了,要把手下的八仙飯店轉交給黃志恒抵債。

但是黃志恒好幾次前去找鄭林要求交割,鄭林都因為各種原因拒絕了。 等到黃志恒再去的時候,鄭林甚至說,之前借的錢沒有借條,所以不還了。

這讓黃志恒的心態徹底失衡,他抄起手邊的酒瓶子,對著桌子就砸了下去,同時還劫持了鄭林的小兒子,用鋒利的玻璃碴抵住他的脖子,威脅鄭林一家。

剛開始,為了保護兒子的安全,大家都不敢妄動,只能按照鄭林的意思,互相捆綁了起來。 但是沒想到,岑惠儀還是害怕鄭林傷害自己的兒子,沖上前去想和黃志恒進行搏鬥。 沒想到,黃志恒將啤酒瓶子甩了出去,正好命中了岑惠儀的頸部,岑惠儀當場失去了意識。

看到自己殺了人,黃志恒選擇一不做二不休,將鄭林一家全數殺害,然後拋屍。 在幹完這一些活之後,他甚至還像沒事人一樣,捕手了八仙飯店和鄭林的其他產業,安然生活了一年。

獄友的陳述細節非常豐富,而且和警方現在掌握的證據沒有衝突的地方。

但是一方面,這是在黃志恒自殺之後才說出來的,基本上可以算是死無對證。

另一方面,這份口供也和黃志恒的自白書背道而馳。 警方沒有理由去相信任何一個。

這起案件,也就變成了一起無頭案。 雖然到後來警方也發現了鄭林一家的屍骨,但是唯一的犯罪嫌疑人卻已經離開了人世。

不過雖然這案件直到今天也沒有結果,但是這並不影響羣衆們對此津津樂道。 雖然在警方發現了鄭林一家的遺骨之後,人肉叉燒包的傳言也就不攻自破了,但是文藝工作者們還是以此為原型創作了許多膾炙人口的小說、漫畫、電影、電視劇。

不知道大家對這起事件有什麼看法,您覺得黃志恒是否真的是殺害了鄭林一家的兇手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