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一恆一邊收器材一邊反問顧微微:「你呢,你什麼安排?」

「運動下,」顧微微說,「這是我每天必備的節目。怎麼樣,你要不要和我一起?」

「好啊,」葉一恆看着顧微微,躍躍欲試,「都有些什麼項目?」

「本來是單人項目的,不過如果你加入的話那我就換成雙人的,剛好我今天有興緻,就劍擊吧,怎麼樣?」自從眼睛失明了之後,顧微微就愛上了這項運動。

這不僅能夠鍛煉她的聽力和反應能力,還能增強她身體的靈敏度。

葉一恆有些驚訝:「你不是在開玩笑吧,確定劍擊嗎,真的沒問題?」

「怎麼,不信我嗎?」提起這個,顧微微滿臉的自信,「封燁霆都對我的盲劍讚不絕口,他已經領教過了。該不會是你不會吧?」

「開什麼玩笑,你老公會的我怎麼可能不會。我和他從小一起長大,我就是個陪練,他幹什麼我都得跟在他屁.股後面學,你說我不會?一會兒打得你哭鼻子求饒你信不信?」

「哦?」顧微微開始期待了,「封燁霆可是我的手下敗將,這麼說來你比他還要厲害了。」

「不才,」葉一恆笑着說,「其他我可能比不上老封,但是醫書和劍術上,我還真比他厲害,你試過就知道了。」

「行啊,走!」

兩人很快就換好衣服來到了劍擊室。

因為這是顧微微第一次和葉一恆比賽,以前從來沒有接觸到他的打法和風格,再加上顧微微看不見,所以她輸得很慘。

第二局情況就好了一點,但結果還是一樣,誠然如葉一恆所說,他的劍術並不差,所以顧微微還是輸給了他。

但是顧微微並沒有氣餒,很快就開始了第三局。

葉一恆不忍心顧微微受挫,就開始故意放水。

可是顧微微不傻,很快就發現了。

她狠狠刺了葉一恆一劍:「你這樣就沒意思了,我是抱着很認真的態度和你切磋的,你要是這樣話,以後我就都不和你玩了。」

葉一恆感到有些委屈,狠狠挨了一劍不說,還要被威脅。

但是別說,顧微微的威脅奏效了,他果然認真了起來。

結果三局過後,居然叫顧微微摸清楚了他出劍的路數,後面幾局他哪怕是拼盡全力居然都沒贏過。

這下葉一恆的勝負欲瞬間就被激了起來,他拉着顧微微不肯結束:「最後一局,再來最後一局,我不信我還會再輸給你,這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

顧微微哈哈笑了兩聲:「以後還輕敵不?」

「不,以後絕不會輕敵了,來來來,最後一局。」葉一恆說着,都已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但顧微微卻無情拒絕了他。

她摘下頭盔擦了擦汗:「真的不來了,剛才你就說是最後一局了。」

「是累了嗎?」葉一恆見狀也摘下了頭盔,但他實在是心痒痒,「要不休息半個小時再比一次吧。」

「NO!」顧微微再次拒絕了葉一恆。

葉一恆苦着臉說:「為什麼,我難得求你一次,這個機會都不給嗎?」

顧微微笑着說:「真的不行了,時間到了。」

「什麼時間?」

葉一恆話音才落,顧微微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諾,」顧微微笑着說,「說曹操曹操就到,這是封燁霆給我打來的視頻,我們每天都要視頻的。所以你被拋棄了。」

「好吧,」葉一恆誇張地嘆了口氣,「無情。」

話雖如此,但他還是主動去把顧微微的手機給拿了過來。

「來,我把你老公給請過來了。」

顧微微好笑:「乾脆好人做到底,把視頻接通唄。」

「好的顧總,您吩咐我照做。」

葉一恆說着,接通了視頻。

封燁霆的臉也立刻出現在手機屏幕上。

在看到葉一恆的時候,封燁霆也不驚訝:「在陪微微練劍?」

「NO,」葉一恆皺着眉頭說,「是在找虐。」

「哈。」聽葉一恆這麼說,顧微微忍不住笑出了聲。

手機屏幕里的封燁霆也忍俊不禁。

他微微勾起了嘴角,問葉一恆:「微微的身體怎麼樣,還好嗎?」

「你說呢!」葉一恆把攝像頭對準了顧微微的臉,「你看她紅光滿面的樣子,還把我虐得找不着北,怎麼可能不好?

當然了這主要歸功於她的積極的心態還有規律的作息。我也一周才健身一次,可是你看看我們顧總,每天運動,病變細胞看到她都害怕,生怕我們顧總在燃燒卡路里的時候把它們也一併給燃燒了。」

「…………」顧微微無語,「我說葉醫生,你還是專業的嗎?說的都是什麼話。」

說完顧微微就問封燁霆:「你們在那邊怎麼樣,事情辦得順利嗎?」

封燁霆輕描淡寫:「遇到點小問題,好在威廉也在,他幫了我不少忙,所以現在問題也已經解決了。明天慕容靈犀他們就開始勘探了。目前一切都很順利,我想我們很快就會取得成果的。」

「那就好。」聽到封燁霆這麼說,顧微微鬆了口氣,「之前聽威廉說事情不簡單,我着實擔心了一陣。」

「別擔心,一切有我。除了不能和你在一起,一切都好。」

正說着,那邊忽然有人叫封燁霆。

封燁霆不得不掛斷了視頻。

顧微微也只好收起了手機。

看着顧微微戀戀不捨的樣子,葉一恆感慨:「你們倆之間的感情真是越來越好了。」

「是啊,羨慕吧,」顧微微笑着說,「你還不趕快找一個。」

「不要,」葉一恆嘴硬,「每天打視頻聊電話多麻煩,我可受不了這樣的相處方式。」

「好吧,」顧微微無情吐槽,「這種快樂你這種單身狗是無法體會的。」

然而很快,顧微微就不快樂了。

因為一連兩天,她都找不到封燁霆了。

第一天晚上找不到人她還沒怎麼在意,畢竟早上還互發過語音。

可是第二天一整天都聯繫不到封燁霆后,顧微微就開始慌了………… 第1621章

但是很可惜。

陳天選一拳爆出。

只是最簡單的招式而已。

可是,那些保鏢卻是慘叫起來,隨後被震飛了出去!

而現場所有保鏢在倒下之後,全部都懵逼了。

他們可沒有想到。

陳天選的實力竟然那麼強!

本來,這些人都以為,自己可以輕鬆打敗陳天選,可是等到他們真正跟陳天選對決之後,他們才明白一個事實。

那就是陳天選的實力不是一般的強!

要想打敗陳天選的話,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記住網址et

「就你們這種戰鬥力,也好意思叫板我?」陳天選嘲諷道。

躺在地上的保鏢們面面相覷。

他們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因為現在這個時候,他們已經被打趴了。

在大夏這裡一直有這樣的規矩,那就是勝者為王。

如果是失敗者的話,是沒有什麼資格說話。

陳天選往裡面走去。

他知道,水針就在裡面!

就在這個時候。

突然有個雷鳴般的聲音傳來:「是何人在外面喧嘩?」

只見一個唐裝老者,快步走了出來,氣勢如虹,周身殺氣騰騰!

陳天選一眼就看出來,此人實力不俗。

「唐老,您來了!」保鏢們從地上爬起來,恭恭敬敬說道。

「你們又在外面惹什麼事情了?要不是人家手下留情的話,你們早死了!」那老者說道。

「唐老,我們沒有惹事啊,是這個小子故意來找茬的!」

「就是啊,我們在這裡執勤好好的,可是他非要闖進去說要找東西!」

「唐老你說這人是不是欠揍?」

那些保鏢紛紛告狀說道。

原來唐裝老者,就是大羅天尊的麾下左護法,唐天龍!

唐天龍可不是等閑之輩。

他在大夏這裡,也是一個風雲人物。

只是這些年來,唐天龍沒有出現在世人面前。

所以,很多年輕人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但是,唐天龍本人是低調,可不是說他沒有實力!

「閣下是誰?」唐天龍問道。

「陳天選。」陳天選淡淡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