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領導,你是什麼綱目啊?」

郝運還在震驚於吳愛愛這麼隨意就扣除了自己的績效,聞言,隨意回答道:「哦,我是人。」

「……」

「呵呵,當人好,當人好!」劉國棟笑道。

回頭,劉國棟就看見陳煒眼神暗淡,獨自嘆氣轉過身擦拭眼角。

劉國棟頓時感動不已!

這位華南虎大哥,太不容易了!

陳煒背著幾人,揉了揉眼睛,險些笑出聲來……

……

「人類好,人類幸福,人類想什麼時候死,就什麼……」

「少在這套近乎!麻溜跟我們走,送趟快遞!」

踢了劉國棟一腳,吳愛愛推搡著他離開。

天台上,郝運看向陳煒,呵呵乾笑兩聲。

陳煒走到他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認命吧!」

搖頭嘆息,陳煒緊跟著吳愛愛離去。

郝運:「呵呵……」

……

沒有和吳愛愛一起,乘坐快遞廂車回去,陳煒騎著借來的電動車,穿過大街小巷,抄近路回到動管局,居然和吳愛愛走大路的時間差不多。

動管局門口,劉國棟抱著「快遞」下車,旁邊站著吳愛愛和郝運。

陳煒將電車還回幺家小館,道了謝,和幾人一同前往進了動管局。

走廊上,劉國棟走在陳煒身旁,感慨道:

「小領導,你這位兄弟,他真的是太……」

「他怎麼了?」陳煒好奇問道。

「他居然打開了出勤車的沿街清洗記憶喇叭,要不是吳探長眼疾手快,及時關閉。現在恐怕就要來一場全城失憶了!到時候,恐怕特殊情報站都要來問責啊!」劉國棟道。

陳煒:「……他是人,我和他不熟,真的!」

……

審訊劉國棟的流程很簡單,看得出來動管局對於劉國棟很是照顧,雖然吳愛愛全程嚴肅臉,但是對於擾亂治安的劉國棟,吳愛愛最後只是將他拘留一天。

至於郝運,雖然什麼都不懂,對於動管局辦案流程一概不知,好在嘴甜,花言巧語之下,吳愛愛身為探長雖然對他又打又罵,卻還是好幾次被郝運的馬屁拍得心情舒暢,也漸漸默許了郝運加入自己的治安團隊。

陳煒則在一旁默默記錄,也不多話,把自己塑造成一個無趣的直男。

押送著劉國棟進了臨時看守所,約定好出來之後一起吃飯,陳煒朝著看守的同事打了招呼,便開始回到自己座位,整理案件,一副認真學習模樣。

一上午,平安無事,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

陳煒的工作桌位置偏僻,旁邊挨著一條變色龍,和卞梁桌子排到了一起。

明星探長kevin周氣勢十足,辦公位置大氣居中,獨居一面牆。

郝運則和吳愛愛對桌坐,美其名曰離領導近了,可以快速提升自己辦案能力。

吳愛愛雖然想讓陳煒坐在對面,可是她覺得郝運說的有道理,再加上陳煒主動跑到了偏僻座位,所以吳愛愛便默許了郝運坐在她對面。

然後一上午,陳煒耳邊就沒消停過。

郝運又慫又賤,想要獻殷勤,卻偶爾拍到馬屁上,在吳愛愛惱羞成怒之際,一頓甜言蜜語瞬間又讓吳愛愛消了火氣。

陳煒聽得都感覺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

吃過便飯,下午,重新回到崗位。

郝運賤賤的聲音又重新響起,開始朝著吳愛愛獻殷勤。

他的想法很簡單:

既然今天沒跑掉,那就先混過今天,然後趁著動管局的人對他放鬆警惕之時,買機票跑路!

但正所謂物極必反,吳愛愛此刻只覺得郝運聒噪,警告郝運道:

「你分到我這一組,我得給你里幾條規矩。第一,公事隨便問,私事嚴禁問!」

郝運:「……合理,要尊重隱私嘛。」

「第二,一旦你逃跑被我抓到,立刻帶你去割腦!」

郝運咬著牙,皮笑肉不笑道:

「放心,這個不會的。」

吳愛愛繼續道:「第三,實習期滿,如果你的能力達不到我的要求,立刻申請調離我這組!」

郝運板著臉:「對不起,這個我做不到!」

氣溫瞬間下降,吳愛愛氣勢逼人,瞬間抬頭,死死盯著坐在對面的郝運。

只聽郝運淡然道:「因為我應該,再也找不到像你這麼好的探長了!」

吳愛愛眨了眨眼精,氣勢瞬間消失了大半!

冷冷颳了一眼對面笑得沒皮沒臉的郝運,吳愛愛翻了個白眼,傲嬌輕哼一聲,嘀咕兩句不再搭理郝運。

……

郝運也不在意,掛著招牌的笑容,也不工作,往後一躺,開始觀察動管局環境,思考逃跑的辦法。

掃視一圈,發現對大家都不熟悉。

「不行,貿然打招呼,打探消息肯定會暴露。」

郝運看著埋頭工作的眾探員,否定了這個方案。

恰時,他看到一道目光正注視著自己,扭頭一看,只見陳煒正若有所思的看著自己。

見郝運看過來,陳煒笑了笑,朝他豎了豎大拇指,然後招手示意他過來。

……

「幹什麼?」

郝運猶豫片刻,走了過來,不過態度很一般。

局裡明明就他們兩個是人類,偏偏這個叫做陳煒的傢伙瞬間就投了敵!做了妖怪們的走狗!

對此,郝運很是不滿意!

然而他走到陳煒身邊,陳煒開口說的一句話,瞬間讓他臉色大變!

「我看你也不工作,是不是還在想著逃跑呢?」陳煒淡淡道。

「沒有!」郝運義正言辭道。

「呵呵,別裝了,你的心思全都寫在臉上了,是個人都能看得出來!」陳煒低聲道:「不過要逃走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就憑你這工作態度,你大概這輩子都逃不掉了!」

郝運沉默,思考陳煒的目的,良久,開口問道:「為什麼?」

陳煒笑了笑,把手中翻看的妖管局內部書籍合上,放在桌子上,指了指上面的書名,問郝運道:

「你要逃跑,可是你知道該怎麼逃跑嗎?逃跑之後可以擺脫動管局的追捕嗎?你知道動管局又是如何發現你逃跑的嗎?」

郝運頓時啞口無言!

陳煒把書遞給郝運,放在他懷中,輕聲道:「什麼都不知道,你憑什麼認為自己可以成功逃跑?

把這本書拿回去好好看看,對動管局做個了解,或許你還有逃跑的希望。」

郝運茫然接過書本,忽地眼睛一亮,環顧四周,見沒人發現自己二人對話,激動的蹲下來,小聲道:

「你也要逃跑對不對!你是假意屈服動管局的對不對!」

這一刻,郝運覺得自己明白了陳煒的打算!

……

感動!

卑躬屈膝,假意迎合,實則暗中忍辱負重,偷偷找尋逃跑的方法!

這就是陳煒的想法嗎?

厲害!與陳煒一對比,郝運覺得自己簡直就是個傻子,除了消極怠工,一點實際辦法都沒有去思考!

是啊,既然明德市有動管局,那麼別的城市說不定也有動管局,如此一來,自己怎麼可能逃的掉?

還是陳煒聰明,知道先打入敵人內部!

郝運此時看向陳煒的目光,就像是看到了革命先驅,感動、崇拜!

……

「我懂你的意思了,我會好好看這本書!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大哥!等我找到了逃跑方法,咱們一起走!」

緊握手中的書籍,郝運臉色莊重道。

說罷,起身離開,回到了自己的崗位上,也不摸魚了,開始認真學習動管局的知識!

陳煒:「……」

我說什麼了?我就是看你一個人類不想呆在妖怪窩,心生惻隱,給你指一條路。

你怎麼就認我做大哥了,還想拉著我一起逃跑?

我才不!

動管局多好,我幹嘛要離開!

瘋了吧你!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