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病,其實最難把控的就是心情這個因素。

有的病人,被醫生和家屬瞞着了病情,生病了一年兩年病情都沒有加重,但是病人一下子知道了是癌症晚期,也許幾天人就走了。

這就是心理的作用。

喻色就是想試試。

「太好了,喻色謝謝你,其實我最近也覺得身子輕快了不少呢。」果然是心理作用吧,安安媽自己就覺得自己好了許多。

喻色很欣慰。

楊安安不在,喻色又與安安媽多聊了一會平時日常生活中要注意的事項,還有去藏區的準備工作和注意事項,直到發現安安媽有些疲憊,她才讓安安媽閉上眼睛假寐一會休息一下。

喻色想起了墨靖堯的那塊玉。

回來前,墨靖堯曾經接到電話說找到了玉。

其實她一直都是興奮的都是期待的。

她和墨靖堯的現狀,雖然墨靖堯沒說起也沒承認,但是她知道一定是與那塊玉有關。

還有,有了玉,她才能治更多人的病,比如面前的安安媽。

想到玉,再看看這個點已經是下班時間了,就算墨靖堯再忙也要休息下吧,畢竟,他現在的傷可沒有好呢,還算是一個病人,所以喻色果斷的撥給了墨靖堯。

墨氏集團大廈。

頂樓。

墨靖堯面色沉斂的靠在大班椅上,冷冷的掃過面前一個個的高管,沒有說話。

剛彙報完工作的一個經理戰戰兢兢的站在那裏,慌的不行。

前面六個彙報工作的經理這一刻別說是抬頭了,呼吸都要不敢了,生怕呼吸重了惹得墨靖堯再吼過來。

就在這時,落針可聞的會議室里傳來了非常惹耳的手機震動聲。

若不是靜,手機震動聲根本聽不見。

也就是因為太靜,所以這手機震動聲讓要想要忽略都不行。

參加會議前,一個個的為了避雷墨靖堯,手機全都調成靜音了,所以,這手機震動聲自然是來自墨靖堯的手機。

所有人的目光悄悄的瞄向墨靖堯,都在暗猜這個時候是誰打給了墨靖堯,這簡直是救苦救難的菩薩呀,不然,他們一個個的都快要被墨靖堯製造的低氣壓折磨死了。

墨靖堯修骨玉長的指隨手一落,剛要切斷來電,就看到了『小色』兩個字劃過,他眉色頓時輕綻,隨即就接了起來,然後,那張傾國傾城的顏也徹底的綻開了,「嗯?」

。 第306章

林壞大喜:「你說說看。」

林鎮西從兜里掏出來一盒東西,彷彿做賊般塞給林壞:「我偷偷去買的,你藏好了,你們缺的肯定是這個……」

林壞看了一眼,老臉通紅。

那是一盒那種東西……

「你齷齪!你無恥!」林壞忙跟他拉開距離,生怕被人給看到,「你怎麼能給我這麼齷齪的東西!」

媽的!帶這麼多人過來,就為了給他這東西?

這要是傳出去,他不用做人啦?

林鎮西一臉尷尬,嘀咕道:「都快結婚了,不是缺這個,還能缺什麼……」

「難道你腎不行……」

林壞:「草,你再說一遍!」

林鎮西忙道:「其實我這次來,是收到消息說隱門的人出動了,我來觀望一下,免得隱門的人作亂。」

林壞沒好氣道:「隱門的事你不用管,我自有安排。」

林鎮西點點頭:「那好吧,這玩意我白買了。」

「哥,你不要我扔了啊。」

林壞:「我幫你扔。」

說著,他伸手搶了過來,逃似地鑽進車裡,生怕被人給看見。

坐在車上,林壞望著手中的東西,若有所思:「難道我缺的真是這東西……」

「算了,待會兒試探試探萱兒。」

他把東西放好,疾馳而去。

不遠處的一輛車上,唐希月正望著林壞的奧迪q3淚流滿面。

白馬王子!

她竟然又見到她的白馬王子了!

白馬王子的背影,還是那麼威武雄壯。

依然是一群戰士恭敬地向他敬禮。

唐希月正陶醉著,林壞的車已經開走了,她這才反應過來,連忙開車追了上去。

不過,林壞開得太快了,拐幾道彎之後,直接就不見了蹤影。

唐希月捶胸頓足,只恨自己反應太慢,又跟白馬王子錯失了相認的機會。

很快。

林壞到了唐氏集團,唐萱兒的辦公室里。

唐萱兒正在忙碌著,頭也不抬:「給我泡杯咖啡。」

林壞:「……」

「過分了啊,我是你的業務員,又不是你秘書。」

話雖這麼說,但他還是乖乖去泡了一杯咖啡。

好幾次他都想把那東西拿出來,但最終還是沒敢拿出來。

要萬一不是的話,那太丟人了啊。

唐萱兒喝了一口咖啡,一臉嫌棄:「泡這麼濃幹嘛,難喝死了,你自己喝吧。」

林壞:「……」

膨脹了!你最近膨脹了!

正在這時,辦公室的門被人推開,唐希月急匆匆地沖了進來。

「萱兒,快幫我聯繫一位車王,要最厲害的那種。」

「我要拜師!我要學藝!」

唐萱兒莫名其妙地看著她:「你這是受什麼刺激了?」

唐希月道:「我剛剛又看見我的白馬王子了。」

「他還是那麼威武,那麼帥氣,那麼迷人。」

「只可惜,我的車技太垃圾,追了一路也沒追上他,所以我要拜師學藝,下次再遇到,我就能追上他了。」

林壞喝了一口咖啡,差點沒噴出來。

他上輩子做了什麼孽,怎麼每次都能讓唐希月這個八婆看見?

紫筆文學 看到這個聯繫人名字,方遠挑挑眉。

說起來自己都有一段時間沒跟趙樂陽聯繫過了。

除了在電影上映的那一天下午他打過一個電話給自己外,之後一直到現在的半個月時間裡兩人都沒有再電話聯繫過一次。

哪怕是前幾天自己票房破百億的時候,有許多人都打來了電話祝賀,而趙樂陽則光是在飛信上發了一條消息,語氣也是不咸不淡的。

當時的方遠都快被接連不斷的電話給弄昏頭了,對於趙樂陽不打電話而是發消息的舉動,反倒覺得有點高興。

不過現在仔細一想的話,兩人一起拍了幾個月的電影,互相之間還是比較熟悉的,再加上趙樂陽的性格也很開朗,和人相處時總是很熱情,所以這一番做派好像就顯得有點奇怪。

接通電話,方遠打趣道:「趙大明星,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

「方導,額,恭喜你票房破百億。」趙樂陽有點支支吾吾的。

雖說沒喝醉,不過多少還是喝了兩杯紅酒,方遠微微有點醉意,話比平時要多些,開玩笑道:「都過了幾天了,你這時候才想起來給我打電話祝賀啊?晚了,下次見面,你就等著被我收拾吧。」

電話那頭,趙樂陽沉默了下來。

方遠察覺到有點不對勁,自己跟他開玩笑,按理說以趙樂陽平時的性子,這時候不該配合著求饒嗎,怎麼沉默了,於是問道:「你今天怎麼了,是不是遇到什麼難處了?跟我你有什麼不好意思開口的,有什麼事你就直說吧。」

「方導,我。」趙樂陽猶豫了一下,然後說道:「我可能,不會簽約你的公司了。」

「不簽約?」方遠還以為是自己喝醉酒聽錯了,於是重複了一遍。

「嗯。」

「哦,這樣啊。」方遠感覺有點意外,畢竟趙樂陽當初可是信誓旦旦地保證過要和自己簽約的,沒想到現在居然反悔了。

他多嘴問了一句,「對了,我能問問嗎,你為什麼不想跟我簽約了?」

「方導,我。」趙樂陽內心有點掙扎,自己當初是如何跟方導保證的,這一切還歷歷在目,如今自己又要反悔,出爾反爾,這不是辜負了方導對自己的信任嗎?

可是,唉,事到如今,也只能實話實說了。

「方導,華輝影視的總裁找到我了,他們的條件很不錯,所以,我。」

「好吧,我知道了。」方遠想得很開,畢竟之前就是擔心他中途反悔,所以才沒急著簽約。

提前有過預想,等到事情真的發生,自然也就不會那麼驚訝了。

「方導,對不起。」趙樂陽本以為自己可以視金錢如糞土,沒想到,在龐大的財富面前,自己還是沒能抵擋住誘惑。

其實我也想做一個好人,奈何他們給的實在是太多了。

方遠笑了笑,倒過來安慰了一下他,「行了,有什麼對不起的。當初我沒跟你簽合同,不就是想給你留出考慮的時間嘛,既然你已經決定好了,那以後就好好發展吧。」

「方導,我,唉。」趙樂陽說話間有點哽咽。

原本以為,方導就算不和自己劃清界限,多少也要痛罵自己一頓,沒想到他居然這麼通情達理,不僅沒有責怪不說,還反過來安慰自己。

不過事情走到現在這個地步,已經沒辦法反悔了。

之前他以為方遠自己開公司就是要跟遠程影視分道揚鑣,那只有一個方導的星火影視自然不是最優選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