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巫修者的血脈源頭!

蕭凡眼中精光閃爍,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祖巫》,不愧是上古鼎鼎大名的巫修者的至尊聖典。

若是把其傳承全宇宙,自己就是宇宙之主!

好吧,蕭凡有些泄氣,這個想法確實是有些荒誕了。

血脈傳承越遠,蕭凡對其掌控就越弱,上古時期的巫修者還分十二祖巫共同掌控的,蕭凡又怎麼可能一人掌控全宇宙。

別說功法不行,別人肯定會阻止,就算是宇宙規則,也不會允許蕭凡這樣做的。

泄氣的同時,蕭凡也在心中暗暗安慰自己。

如此神奇的功法,完全可以為自己鍛鍊出一隻真正的鐵血強軍,已經足夠了。

遙想上古史詩,巫妖之戰中,無數肉身強大無比,揮手碎星辰的巫修者如同軍隊一樣征戰諸天,蕭凡想想都感覺熱血沸騰。

只要接下來的事情成功,人族崛起不遠矣!

自己也將徹底掌控全球,成為地球第一人。

心中熱血激昂,蕭凡眼神火熱,若非地球和武神界的差距確實大到天邊了,蕭凡都想率眾反攻武神界了。

房車徹夜不停的行駛着,蕭凡和郭麒麟,李興華,卜開心四人輪流開車,時間很快流逝。

四天的時間不到,蕭凡等人就已經來到了鄭市的邊界。

在這四天的時間裏,眾人除了輪流不變的開車以外,其他的時間都在教導著顏若錦說話寫字。

四天的時間,眾人也徹底的被顏若錦震住了。

對外國人來說,學習難度排第一的漢語,竟然短短的三天時間,就被顏若錦徹底掌握。

剩下的一天裏,眾人已經沒有在教她了,而是從路過的城市的書店裏弄了些常識性的書籍給她看。

顏若錦看著書籍,對比著車窗外的所見所聞,半天的時間就把自己培養成了新一代知識青年。

鄭市郊區中,房車行駛着,天空中陰雲密佈,豆大的雨滴不斷落下。

蕭凡臉色陰沉的看着車窗外,不言不語。

房車內,顏若錦小心翼翼的拿起一隻玻璃杯,用手摸了幾下,玻璃杯雖然承受着強大的力量,可卻沒有破碎。

臉上露出迷人的笑容,顏若錦扯了扯身邊看着窗外的蕭凡,輕聲開口道。

「哥哥,我能掌握身體力量了哎!」

蕭凡聞言一愣,隨即看了看顏若錦興奮的表情,因為天氣原因略顯陰霾的心情稍好了起來。

「好好練,以後哥哥還需要你保護呢!」蕭凡微微一笑,輕聲說道。

「恩!」顏若錦點了點可愛的小腦袋,得意的笑了笑,然後專心鍛煉自己對力量的掌控。

這丫頭,難道因為築基不夠完美,所以才導致她對力量掌控方面出奇的笨蛋么?

那麼長時間了,漢語都學會了,唯獨力量掌控方面,還是時不時的用力過度。

蕭凡無奈搖頭。

現在郭麒麟和李興華都躲著顏若錦走,前天李興華教顏若錦基本常識的時候,被她不小心碰到了胳膊,結果李興華的胳膊就斷了。

斷了!

斷了啊!

想起李興華委屈的喊聲,蕭凡都忍不住想笑。

若非蕭凡給的葯好,李興華那小子現在估計手臂還打着石膏呢。

郭麒麟這個熱血少年看到李興華的結果后,也是躲瘟神一樣的躲著顏若錦。

唯獨卜開心沒辦法躲,因為很多女人間的東西都要她來教的。

蕭凡甚至都給卜開心準備好了傷葯。

當時,接過蕭凡遞給的傷葯,卜開心差點哭出來。

還好,這幾天的鍛煉下,顏若錦對力量掌控好了不少,除非情緒激動,不然也不會輕易弄傷別人了。

郭麒麟,李興華,卜開心三人倒是鬆了口氣。

「老大,前面就是鄭市市區了,咱們去哪個位置?」

前方傳來郭麒麟的喊聲,蕭凡聞言開口說道:「先去黃河濕地公園那邊,去找一個人。」

說罷之後,蕭凡看向了坐在前方的卜開心,開口問道:「你呢,你在那裏下車?」

「我…」卜開心看着蕭凡,眼中閃過一絲複雜,咬了咬牙說道:「我家距離濕地公園也不遠,到時候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蕭凡聞言錯愕的看着卜開心,搖了搖頭。

女人心,海底針! 一股熱氣溢進林月月的耳畔,令她嬌軀一顫,腳步往後挪開幾步,心跳不知為何加快跳動起來。

為什麼會這樣?!

她想不明白,為什麼會突然產生一種本能的抗拒卻又期待的這種感覺?

臉頰更是「唰」的一下變得俏紅,好似本能的身材反應。

蘇凜把這些看來眼裡,他明白這是異性相吸的身體本能反應。

更何況這些女子從未感受過這些,所以反應而過激烈。

「女帝自然不會怪罪你們,我也不會將這事說出去。」

「我…我…」

林月月變得不知所措起來,低頭不敢直視他的眼睛。

……

片刻后,兩女端著剩下的菜肴離開了鳳儀殿的主宮後來到後面的偏殿內。

「月月姐,這些東西我們真的可以吃么?」

那位年紀只有十五六齣頭的女孩看著手中的精緻菜肴,咽了咽口水后喃喃了一句。

她從小出身微寒,長在偏遠的小村落,前幾個月才進宮來服侍。

連肉都少吃,何況這些燕窩這些。

「月月姐?」

這宮女見林月月從宮裡出來后的臉色一直泛紅至耳根處,整個人都不對勁了。

「吃…吃吧。」

她緩過神來,有些忐忑的說了一句后朝屋內跑去。

……

【二星:林月月好感度+5】

【自動轉化星力值:10】

看著眼前彈出來的虛擬界面提示,蘇凜有些吃驚,這隨便說了幾句話就搞定了?

按照系統提示,對方身份程度都對應的星級,這個林月月職位是掌事宮女,所以轉化的星力值變成了成倍增幅。

看到如此簡單就能獲得這些星力值,蘇凜自信感爆棚,以他的顏值還怕無法讓對方產生好感?

閑來無事時,他繼續修鍊星力,外面的天空慢慢昏暗,已近黃昏。

「公子,該沐浴了。」

兩女再次來到主殿,微微彎腰行禮。

「沐浴?!」蘇凜愕然,該不會是…

「新衣裳已經為公子準備好,是內務府按照古籍中樣式特別趕製出來的,請公子準備一下,我們服侍你沐浴更衣。」

蘇凜:……

「那個…你們服侍我沐浴?!」

他咽了咽口水,雖然心中有種莫名其妙的期待感,可這有點離譜啊。

況且他根本不喜歡別人給他洗澡,能想象到那軟綿綿的纖纖玉手撫摸在你肌膚上時那種觸電般的感覺,直接令他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那個…你們把沐浴用的東西準備好,我自己來就行了。」

他臉上擠出一抹尷尬的笑容回答道。

「這…公子,女帝親自吩咐要服侍你沐浴,並且指派來了畫師,說要將來你完完整整的畫下來。」

林月月低頭輕語,她知道現在所有人都在好奇男人的身體究竟是怎麼樣的。

蘇凜:「???!」

「難道你們不曉得男女授受不親么?」

「何為男女授受不親?」

林月月茫然,秀眉微挑,這是她第一次聽到這種辭彙。

額…

蘇凜哭笑不得起來,跟這些人說男女之事就等於對牛彈琴啊。

……

在兩女的帶領下,他很快就來到了鳳儀殿後面的偏殿中,走過紗帳后一股令人陶醉的花香迎面而來。

房間不算大,但燭火有些昏暗,中間擺了一個大木桶,看起來跟前世那種大澡盆似得。

蘇凜伸頭朝木桶裡面望去,嘴角微微抽搐了幾下。

只見裡面撒滿了各種各樣的花瓣,十分的漂亮。

他實在沒想到自己有生之年才能體驗到這種洗澡方式。

「見過蘇公子…」

不等他完全環視這房間,坐在木桶旁邊的一位清秀女子緩緩起身朝其行禮。

蘇凜聞言望去,果然見這人旁邊擺好了一個畫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