扔了那光禿禿的枝幹,轉身卻被身後人驚了一下。

「顏…顏鈺,你什麼時候來的?」

「很久了!」自己就這樣立於他身後許久,可是這小子卻始終沒有發現,他最近似乎被什麼事困住了。「這麼早,你小子幹嘛呢?」

這小子身上一向偽裝着一絲惰性,能這麼早的在營帳之外的地方見到他還真是不容易啊。

「沒…沒幹嘛,失眠而已!」宮陵駱挑了挑眉,整理好自己的情緒。

「你會失眠?!」

「怎的,還不允許了?」

「允許允許!」

「你這是打算去哪兒?」回過神來的宮陵駱看着自家兄弟,他們認識多少年了,彼此是什麼樣子大家都是清楚的,這小子今日明顯是精心打扮過的啊!

「到處走走。」

「只是走走?」宮陵駱一臉的不相信。

「嗯。」趙顏鈺多少還是有些沒底氣。「你要是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去吧去吧!」宮陵駱揮了揮手似是很不在意,不過在趙顏鈺轉身之後,他便又悄悄跟上去了。

南緋顏立於峭壁邊上,吹着晨風心情倒是也輕快了幾分。

「緋顏!」

不過是片刻的功夫,身後便響起了熟悉的聲音,回首她立於逆光之處,看着倒是多了幾分溫柔。 止寒?

冰落微微一笑:「是。」

從桑聽到她的肯定回答笑得愈發燦爛,冰落卻是從她的表情中捕捉到了一絲怪異。

崑崙派化神期尊師,從桑是劍修,已經連續兩屆擔任論劍大會評委。

雲水宗上一屆是止寒,想到這裡,冰落再次朝那邊的蒼天古木看了一眼。

雲止寒靠在樹冠的枝椏旁,在冰落看過來的時候他笑得溫柔,這是落落在落座之後的這麼短時間內第二次看自己了。

「時過境遷,只是這才多久,止寒就已經比本尊的修為都高了,他還真是天賦絕倫。」

從桑湊近了冰落一些:「楚冰落,傳言你是他至今為止所收的唯一一位親傳弟子,如今一見,果然是有一定的資本。」

冰落黛眉輕蹙,她拉開了和從桑的距離,對方同時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粉玉櫻花墜發出清脆的叮噹聲響,冰落心口像是被堵了一層什麼。

從桑,此人不善。

那方雲止寒將冰落的神情變化攬入眼底,他不耐的視線落在她身邊的從桑身上。

落落是因為她的話不開心了,這人說了什麼?

雲止寒第一次後悔沒將廣場上的聲音納入神識。

「第五千七百屆論劍大會正式開始!」

隨著崑崙派掌門的一聲開場,論劍大會也正式拉開帷幕。

從桑清秀的臉頰上始終染著微笑,她視線環顧廣場一周,似是對什麼有些失望。

突然,她轉頭看向不遠處的那棵古樹,原本耷拉下去的嘴角緩緩揚起。

「你師尊也是有趣,看來收了徒弟之後性子溫和了一些,本尊還真是期待和他的見面呢。」

從桑看著冰落清冷出塵的側臉,一雙眸子滿是深意。

「前輩和師父很熟悉?」

冰落突然出聲道,她廣袖下的手指捏起,從桑這說話的語氣真是讓她反感極了!

「自然,我們可是,」

「從尊師,下面那位可是你的徒弟?」

花無羽一句話插了過來,男子搖著一把羽扇,粉色的衣衫襯托的他皮膚更加白皙。

從桑不得不終止她接下來想要說的話,看到一號擂台上出場的男弟子,她溫和一笑,

「自是……」

不等她再次把話說完,只聽砰的一聲悶響。

那男弟子被對手一劍斬下了台,從桑的表情有瞬間皸裂。

「嘖,從尊師,同是當年雲水大比魁首,你徒弟可是要向雲尊師的徒弟好好學學。」

從桑是當年雲水大比元嬰組魁首,在那之後她向來自視高人一等,花無羽這話讓她很沒面子。

「就不勞花尊師費心了。」

從桑冷冷的回了花無羽一句,剛才和冰落的話題也不知再從何扯起。

花無羽後仰身子朝冰落眨了眨眼,他手中羽扇一揮再次恢復了冷漠。

冰落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她有些好笑的敲了敲桌子,心中的醋意也如朝落般退去。

雲水宗

洛清手中的鏡子微抖,他震驚的看著溯洄鏡中出現的場景,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

「怎麼會!!!」

他特地向雲水宗太上尊師借來了溯洄鏡,沒想到會查到這樣一個結果,怪不得,怪不得結界都沒法察覺他的入侵!。今天國慶節,給自己放一天假~好耶!

《大文豪的克系遊戲日常》國慶節快樂寺廟之中只有兩盞光亮微弱油燈,這才不至於徹底陷入黑暗。

「大師,你不該帶我來此處的。」

陳玄望着寶相莊嚴的觀音像,如是說道。

老僧默不作聲,置若罔聞,他的肌膚已然如同枯樹老皮一般,滿是褐色褶皺。

七竅之中生出根根柳枝,逐漸將他的身軀覆蓋。

他雙手合十

《逆行諸天的劍客》第二十九章柳樹成精 洞天五行圓滿,一股強大的反饋力量順着冥冥中的通道,融入到敖臻體內。這股強大的力量卻直接被敖臻體內的龍紋鯨吞,對敖臻的實力增幅有限,只是增加了幾分底蘊。

敖臻如今已經走到人道領域的極巔,之後便是不斷積累底蘊,以命火衍化法則,凝練道種,鑄就大道之基,為突破六星神魔境做準備。

而在這方規則無比奇特的世界,卻有一個累計底蘊的絕佳之地,那便是九重雷劫。九重雷劫乃是天地造化衍生,蘊含這方天地的大秘,對敖臻而言,堪稱積累底蘊的無上寶地。

一念至此,敖臻閃身出了大臻洞天,直接化作一道流光,往九天之上而去。九天之上風雲激蕩,越接近天外,接近劫數的根源,遭遇的劫數也愈發兇猛。上次敖臻渡雷劫之時,底蘊淺薄,並未靠近。

不過,此次敖臻卻是自持神通廣大,直接衝上了九重天。方才引動了雷劫,直接讓自己沐浴在劫數的根源之中。

那雷劫滾滾而來,化作雷海。這雷電並不是雲層摩擦生出的天雷,而是那星空之中星辰斗轉,磁場交擊之間,所生出的虛空神雷,遠比尋常天雷兇悍百倍不止。

雷光爍然,震爆虛空,這雷劫遠比天地內衍生的雷劫兇悍千百倍。要知道天地間衍生的三重雷劫至多相當於此間的第一重雷劫,可見其恐怖。

不過此間雷劫雖然恐怖,但敖臻卻絲毫不懼,反而露出興奮的神色。劫數越強,他所能收穫的好處也就越大。

當然,此間的雷劫也有一個好處,那就是沒有大能的道身顯化,只是最純粹的雷劫。雖然兇猛,但到底是有生機存在,而非十死無生!

敖臻的肉身已達到五星絕巔,處於人道領域的巔峰,甚至擁有一絲神魔法體的不朽本質,強悍無比。

因此,此間雷劫雖然兇悍無比,敖臻仍然一步一劫,前七重雷劫轉瞬即過。直到第七重雷劫之時,敖臻的周身宛若一個巨大的黑洞,兇猛的吞噬第七重雷域的雷霆之力。

他的周身無數龍紋符籙不斷閃爍,海量的雷霆之力不斷融入其中。這種吞噬之力極其恐怖,不過頃刻之間,就將第七重雷域的雷霆精華吞噬一空。

之後,敖臻便沖入了第八重雷域之中。雷劫第八重,實際就是一個煉魂成神的過程。

修道修的是魂,神魂力量的延伸是念頭。從本質上來說,雷劫前七層都是在壯大念頭,通過念頭反過來蘊養神魂。因而到了第八次雷劫,神魂就水到渠成地完成了蛻變,化為元神。

而敖臻與其他人不同的是,別人是神魂渡雷劫,他卻是真身渡雷劫。敖臻的肉身、神魂、法力、血脈等等一切都在命火的作用下融為一體,因此他的真身即神魂,神魂即真身。

敖臻剛剛踏入第八重雷域,由雷霆形成的雷柱便轟殺而下,敖臻真身沐浴在雷霆之中,他的周身無可計數龍紋符籙不斷浮現,瘋狂吞噬著周圍的雷霆真氣,吞噬裏面蘊含的天地意志,參悟著其中的玄妙。

隨着感悟,煉魂成神的一切隱密,盡數在八重雷劫之中演繹出來,無數剎那間的明悟,浮現在心靈之中,一元念頭,重組靈魂,化而為神。

何為元神?元者,天地之初;神者,與道合真。成就了元神,相當於成就了這方世界的先天神靈,至尊至貴,神與道合,掌控權柄,笑看風雲變化,更是能吸收信仰之力,淬鍊元神!

信仰之力,玄妙莫測,因為信仰誕生了神靈。然而,人的靈魂強度若是不夠,根本無法沾染信仰之力,強行沾染,只會被信仰之力侵蝕,神魂隕滅。

哪怕是七劫真仙,也無法吸收信仰之力。唯有到了八重雷劫元神境,化為這方世界的先天神靈,才能吸收信仰之力。

這一刻,敖臻明悟了這方世界元神的根本之意,也明悟了神靈之道,信仰之道。

然而,敖臻的情況卻與眾不同,他的情況太特殊,無法按照普通的方法煉魂為神。他該如何「煉魂為神」呢?敖臻不由陷入深思之中。

元神當中,蘊含着自身的大道,代表着自己所走的道路。而自己的道是什麼?敖臻的心中湧現出一絲迷惑。

化龍之道嗎?不,化龍只是手段,是他不甘平凡的吶喊,是源自靈魂深處對超脫凡俗的無限渴望。真龍,天生神靈,長生不老,血脈強大,力量之強,滿足敖臻對於強者的一切想像!

在敖臻穿越之前,真龍是華夏的神話史的重要組成部分。華夏民族以真龍為圖騰,一統六合的秦始皇自稱祖龍,後世帝皇也是以真龍天子自居,華夏民族也是自稱龍的傳人。

正是因為這種種原因,穿越成蛇的敖臻,方才以化龍為最高目標。可是,化龍只是他想要掌握自身命運的手段,從來不是他的最終目的。

神靈信仰之道嗎?敖臻否定了這個想法,神靈信仰之道限制太多,只是自己積累底蘊,強大自身的手段,從來不是他的根本道路。

洞天世界之道嗎?洞天世界只是修行階段的成果,是他渡過苦海的天舟,是積累底蘊的工具,同樣不是自己的道。

儒道不是,武道也不是,仙道更談不上。敖臻不斷的提出一個個想法,然後又不斷的予以否定。

而隨着時間的推移,他的眼神不僅不再迷茫,反而越來越明亮,身上的氣勢越來越強。

與此同時,過去走過的路,一步一步,清晰無比,甚至於前世今生,都在這時,全部回憶起來,重新流淌而過。

一切修行方面的感悟,一切智慧種種,皆是化為了靈感,化作敖臻對自身大道的探索。

既然元神之中蘊含的大道,代表自己走過的道路。那麼,我的道不就是我的道嘛!哪有那麼複雜,化龍之道、神靈信仰之道、洞天世界之道等等諸般道路,不都是我之道的組成部分嗎?

如果硬要給我之道命名,敖臻想了想,將其命名為乾元之道。大哉乾元,萬物資始,乃統天。這是敖臻建立神庭的名字,是敖臻能想到的最好的名字。

在明悟的剎那,敖臻的真身化作無數的龍紋符籙,共計四億八千萬枚。之後這些龍紋符籙不斷吞噬第八重雷域的雷霆精華,重組成一元之數的元晶。

這些元晶以玄奧莫測的方式重組成敖臻的真身法體,也就是「元神」。這尊「元神」法體剛一出現,周圍狂暴的雷霆頓時平靜了下來,宛若一汪春水一般,波瀾不驚,幾乎是水到渠成一般,眨眼之間便渡過第八重雷劫。

這尊「元神」法體偉岸無比,凝聚了敖臻所有的修鍊成果,有一絲萬道法源的意思。

何謂萬道法源,就是以這尊「元神」法體統御所有的修行道路。畢竟敖臻投影諸天萬界,能夠接觸到諸多不同體系。

這些不同修鍊體系,若是各自為戰,對敖臻而言,絕對是一個巨大的隱患。若是能夠將之融為一體,其能發揮的偉力不可限量!

只不過,這些理論離敖臻還有些遠,他現在也只有大概的想法,因而才藉助了天地之力,凝練出了乾元法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