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夜不是傻子,自然明白五行太尊的意思。當然,他的意思也是趕緊離開,犧牲了那多的飽和度同樣讓姜夜心疼不已。

「太尊,小姐的病情又惡化了,您快去看看吧。」侍女匆忙的從內堂跑出來。

話音未落五行天尊已經起身。

「道友要不……」五行天尊看向姜夜。

「同去吧,一人計短,兩人計長。」姜夜本不想管閑事,不過五行太尊這人還行,那正好順路去看看。以他惡靈鬼眼的能力,要是有什麼暗算應該能瞧出一二,要是看不出來,那隻能灰溜溜的離開了。

「多謝道友。」 「你會喝酒?」

高盛光驚訝的看着李文娟,表示嚴重懷疑。

李文娟道:「誰說我不會?」

高盛光看看陳陸:「行,那就算你一個。」

麻辣燙吃完。

幾個人就起身離開。

而鄰桌的幾位女生,都快笑岔了氣,一人道:「那幾個傢伙吃了多久就吹了多久,百億集團少董,總統套房,哎喲真是笑死我了,從沒見過吹牛這麼牛鼻的。」

另一人道:「吃太撐了,正好需要運動運動,不如我們跟上去看看,看看他們是不是真的去了總統套房,哈哈!」

「行啊,今晚不想去圖書館,就做一次私家偵探。」

三個女生悄悄跟上去。

結果看到陳陸拿出一把車鑰匙,打開了寶馬車的門。

「呀,寶馬?這款寶馬好像不便宜啊,我小姨也是開的這款,好像要七十幾萬呢!」

「難道他們說的都是真的?」

「……」

陳陸上車的時候,回頭看了一眼。

三個女生跟在後面,以他的修為,怎麼可能感覺不到?

「三位美女,跟了我們一路,還要跟下去嗎?」陳陸也是覺得好笑,不等這三個女生躲避,直接喊破了嘴。

三女見躲不過,其中一個比較潑辣的女生說道:「哼,難道你們要說這條路也是你們的百億集團建造的?只能你們走,我們不能走?」

高盛光稍稍訝異了一下,笑道:「你們是中海大學的學生?」

「是又怎麼樣?」

「那你們就是我們的學妹了,這條路本來就是為中海大學學生服務的,你們當然也能走。」

一捲髮女生道:「嗬,這就成我們學長了?你們這吹牛皮的本事真是天下罕見,我們三姐妹也沒幹什麼,就是想看看你們這牛皮到底能吹多大。」

陳陸搖搖頭,道:「老四,走吧!」

不過一個女的卻攔在前面不走了:「不是說住在總統套房嗎?有什麼證據證明啊?證明不了,那就是在騙人,你們是專門來中海大學釣人的騙子,我們姐妹一聲喊,馬上就會有人過來,把你們送去派出所。」

我暈!

怎麼還有這麼胡攪蠻纏的?

「行,那就一起去吧!」因為是母校的學妹,倍感親切,高盛光難得回來一趟,就答應了,「但是我們只有一輛車。」

三個女生一商量,去,反正閑來沒事幹。

至於內心還有一些別的什麼想法,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兩個男人坐前面,李文娟就只能跟三個女生擠在一起,好在車子挺寬敞,其中一名女生坐在了另一人的腿上,倒也不是真的擁擠。

期間自然免不了各種詢問。

你們几几屆的?

哪個系的?

出過什麼有名的人物?

等等。

陳陸專心開車,不參與。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車屁股忽然轟的一聲響,車子也猛的朝前面竄了一下,裏面的人更是發出驚叫。

「車被撞了!」

幾個人反應過來,連忙朝後面看去。

而陳陸也馬丁停下車,打算下車去看。

可是,緊接着又是更大的一聲「轟」,停下的車子居然再次被撞,後面坐在某人腿上的女生一腦袋撞在靠背上,痛的大叫;高盛光也在玻璃上磕了一下,他大聲罵道:「特么哪個腦子沒有的,會不會開車?」

正要開門下車。

沒想到後面的車子一個倒退,然後猛的加速,繞過他們跑了。

是一輛黑色的別克。

沒看清楚裏面是什麼人,好像是兩個。

「我靠,撞了車還敢跑,這個孫子,陳陸,快追!」高盛光捂著額頭大聲道。

後面的女生也很火,紛紛嚷嚷:「追啊,快追啊,別讓他跑了,這王八蛋,怎麼開車的,我差點撞成了腦震蕩。」

「追上去,撞死他。」

現在的女學生也真是挺能的。

陳陸當然也火大,這兩下撞擊,那麼重,車屁股基本上是全廢了。

「轟——」

他猛的一踩油門,追了上去。

前面的黑色別克,不知道是不是慌不擇路,居然開進一片小樹林里。

陳陸直接追了進去。

結果,後面居然又進來一輛車,而前面的別克車,停下來了。

這邊的路本來就不大,陳陸的寶馬車等於被夾在其中,上不去,也退不走。

「老三,我怎麼覺得不太對勁啊?」高盛光意識到哪裏不對,「咱們被包餃子了。」

「啊——?那怎麼辦啊?不會是來劫道的吧?」一女的驚慌道。

甚至還有一個女生自作聰明:「你們是不是一夥的?目的就是把我們弄到這裏來,然後……把我們抓去賣掉?販賣人口,販賣我們的身體部件?」

陳陸道:「別亂想,稍安勿躁,我下去看看。」

高盛光道:「我跟你一起去。」

陳陸搖頭:「不用,你們在車裏,鎖上門窗。」

等陳陸一下車,前面的別克車裏也下來兩個人。

定睛一看,陳陸頓時微微一愣,其中一人是個瞎子,居然就是楊家家主楊宏泰,另外一個高高瘦瘦的中年人,太陽穴高凸,身上氣勁勃發,竟然也是個黃級後期武者。

後面的車子,下來的也是楊家人。

「我說是誰撞了我的車,原來是楊老家主你啊,你說你一個瞎子開車,能不撞車才叫有鬼了。」陳陸笑着說道,當然車子肯定不是楊宏泰開的,是旁邊的瘦猴開的,他只是這麼一說。

楊宏泰瞎眼一睜,怒聲道:「姓秦的,老夫這雙眼睛瞎掉,也是拜你所賜,今天,老夫也要讓你嘗嘗做瞎子的味道。」

車裏的人都很驚訝,但這會兒只能緊張的看着。

「嘖嘖嘖,果然是人老痴獃,你不但眼瞎了,心也瞎了,你眼睛瞎掉關我什麼事?」

「要不是你廢掉我楊家子弟的武功,周玉成就不會對他們下手,罪魁禍首就是你,廢話不多說,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楊宏泰厲聲喝道,然後對旁邊的人說,「師兄,拜託你了。」

陳陸神情一變,楊宏泰居然還有一個師兄,這麼說來,背後有更強的存在?

瘦猴很乾脆,一句話都不說,腳下一頓,身體猛的沖了上來,對陳陸動手。

「轟轟轟——」

雙方立即在小樹林中交戰,人來人往,高來高去,甚至樹都被打斷了好幾棵。

高盛光、李文娟等人看得嘴巴大張,半天說不出話來。

就好像在看武俠電影一樣。 現場的刀手們,一個個的面如死灰。

他們平日打打殺殺是真,但從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呀!

他們哪有膽子跟軍隊叫板呀,一個個嚇得渾身哆嗦,紛紛扔掉武器,舉手投降。

甚至膽小的,已經被嚇尿了。

陳寧見典褚已經帶人控制了現場,他走到宋娉婷面前,幫宋娉婷鬆了綁。

宋娉婷一下子投入陳寧的懷裏,抱得緊緊的,悲嗚道:「老公!」

陳寧輕輕的撫摸著宋娉婷的黑直秀髮,柔聲的安慰道:「沒事了,你先到外面靜一靜,壓壓驚,我把這裏的事情處理一下。」

此時,八虎衛之中已經有四人過來,把宋娉婷跟董天寶帶離現場。

宋娉婷離開的時候,有點猶豫,她擔心的望着陳寧,欲言又止。

陳寧知道她擔憂什麼,微笑的說:「沒事,這些官兵戰士都是來抓捕綁匪的,不會為難我的,你放心好了。」

宋娉婷聞言,這才安心的先離開現場。

宋娉婷安全離開,歐陽亭跟葉知秋兩個,才終於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他倆很是震驚,明明王道方不再中海,明明唐爺說跟黑白商政軍都打過招呼,但怎麼今晚還是出動部隊來幫陳寧?

是誰,竟然連唐爺的面子都不給,公然跟唐爺作對,這在南方可是很罕見啊!

歐陽亭跟葉知秋兩個對視一眼,然後兩人嘴裏喊著不要開槍,一陣小碎步跑到典褚面前。

歐陽亭陪着笑說:「這位長官,我們倆是唐爺的人。」

葉知秋也諂笑的道:「是呀是呀,我們唐爺以前是江南省尊,跟你們軍方很多長官關係都非常要好。這次肯的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得一家人。」

歐陽亭跟葉知秋兩個覺得典褚這些士兵,肯定不知道他們是唐爺的人,不然怎麼可能膽敢來抓他們嘛。

於是他倆把他們江南王唐北斗搬出來,好讓典褚知道,他們是有主子的,也暗示典褚不要亂來。

但他倆沒想到的是,他們的話音剛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