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立即睜大了眼睛,「子母鐲」

「不錯。」雲姨十分肯定自己的猜測,這種想法絕不是憑空臆斷的,必然是古玩鑒賞名家的經驗之談。

「那這個子母鐲有何玄機」

「玄機談不上,紅門所藏屍玉古鐲,多少年來五脈一隻在研究,也沒看出什麼門道來,這個鐲子充其量不過是一件苗疆地區的物件,算不上名貴,至於為何會在五脈一直視為禁忌,我想芳芳多少跟你說到了一些吧。」

我點了點頭,說道「是因為伴隨着這個屍玉古鐲問世的,還有一件更有分量的寶貝。」

「不是一件,而是兩件。」

哪知,雲姨說的話,恰恰出乎了我的意料。

「兩件這龍陵帛書竟然還有兩件」我瞪大了研究,覺得事情越來越不可思議。

「誰說是龍陵帛書了。」雲姨不緊不慢地說道,「實話告訴你,五脈對於當年所發生的事情的了解過程也有一個周期,這就是我所說的偶然因素。」

「那這兩件東西究竟是什麼」

「屍玉古鐲,以及龍陵帛書」

「你的意思是說,有三隻屍玉古鐲」

雖然百思不得其解,但是雲姨卻還是點了點頭。

據她所說,紅門手裏的屍玉古鐲其實一直有兩隻,只不過,這兩隻屍玉古鐲的來源不同,是一前一後到了劉家手裏。其中一隻古鐲,就是雲姨口中所說那個最大的偶然因素。

「你手裏這隻鐲子雖然也很古,做工也不凡,是一件古物,但是,仔細一看卻與劉家手裏那一對有些差距。」

「你的意思,這是贗品不可能啊,這是從墓中所得,怎麼回事贗品」

「我沒有說這就是贗品,只是說明,這兩對鐲子不是一脈相承。」

「那劉家手裏的鐲子可是子母鐲」

雲姨搖了搖頭,「恰恰相反,在今天之前,我們一直認為是雌雄一對,不過,現在看來,是我們錯了。」

我雖然聽得雲里霧裏,但是心裏隱隱有些感覺,圍繞着這三隻鐲子,背後一定還有很多故事等待我們發掘。

(=) 遊戲一開始,除了去開門的人之外,所有人都要離門至少五步遠。

這樣無形之中就給開門的人增加了壓力,不過孫潔並沒有表現出很害怕的樣子,還對我溫和地笑了笑。

姚玉深吸了一口氣,眼圈紅彤彤地走了出去,把門關上了。

在這空白的十秒當中,我們所有人大氣不敢喘一下,心跳跳的飛快。

十秒一到,門外的姚玉迫不及待地敲響了門!

咚咚咚三下,十分急促。

反而這樣讓我鬆了口氣,代表著門外的人的確是姚玉。

孫潔緩緩打開了門,門外是已經嚇哭了的姚玉,她死死咬著下唇沒有出聲。

她身後什麼都沒有,孫潔對她微微點頭,走了出去。

姚玉像兔子一樣竄了回來,站在她哥哥身邊默默流著眼淚。

第三個是我,我緩緩走到門邊,在心中默默念了十個數。

之後三下從容不迫的敲門聲響起,身後的雙胞胎瞪大眼睛看了過來,我馬上把門打開。

外面是面色十分平靜的孫潔,不過從她緊緊抿到發白的唇可以看的出來她並不是很平靜。

她身後仍舊什麼都沒有,只有一片黑暗,從宿舍裏手電筒的光透出可以隱約看到身後走廊上的窗戶。

我鬆了口氣,也對她微微點點頭,和她擦肩而過走了出去。

門在關上的時候,我看到了孫潔含著擔憂的美眸。

從門咔噠一聲關上后,我開始在心中默默數十秒。

十,九,八……

依次數下去,周圍安靜且黑暗的環境讓我後背發涼,誰也不知道身後是不是真的有什麼。

遊戲規定了絕對不能回頭看,否則會發生很可怕的事情。

具體是什麼事情?我一邊思考一般數,十秒說快不快說慢不慢,我抬手敲了三下門。

可不知道為什麼,門遲遲沒有被打開。

我心中一抖,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再次敲了三下。

這次門開了,門內是面色白的嚇人的姚宇。

他稚嫩還沒長開的臉上滿是驚恐,嘴一張一合了半天卻什麼都沒有說。

就在我以為我身後有什麼的時候,他默默走了出來和我交換了位置。

我鬆了口氣,可心裡更覺得奇怪,懷著疑惑走了進去。

之後是姚玉開門,她渾身僵硬地走了過來,看起來又被嚇哭了。

我皺了皺眉,走到五步之外扭頭看了一眼萌萌。

參加遊戲的人不可以說話,但沒有參加遊戲的萌萌可以。

她立馬明白了我的意思,站在我身邊小聲和我說。

「剛剛不知道怎麼回事,門一直打不開。」

我沉默下來,表情也變得更加凝重。

「之後門突然能打開了,不過還是把他們嚇得不輕。」

萌萌如實說道,之後又填了一句。

「有古怪,小心點好。」

我點點頭,看著門口神情十分嚴肅。

姚玉嚇得手都快不聽使喚了,敲門聲一響她立馬開門,好在這次門沒有打不開。

幸運的是門外的姚宇身後也什麼東西都沒有。

遊戲還得繼續,這次他們有了經驗,也不像第一輪的時候那麼害怕了。

變故就出現在我出去之後,門關上的一瞬間,我有了一種不詳的感覺。

這種感覺說不上來,周圍的空氣都冷到嚇人,感覺自己渾身都被凍住了。

雖然身體僵硬,但我腦袋轉的飛快。

看來這回是我中獎了,我嘴角勉強抽了抽,但我完全感覺不到身後有什麼東西。

我很想回頭看一眼,但是想到規則還是忍住了。

十秒之後我敲了敲門,一人身處漆黑的走廊中的孤寂和恐怖足以把一個人逼瘋。

好在只要十秒。

門打開之後,我看見裡面所有人的表情都凝固了。

他們的表情看上去恐懼,不可思議,震驚,好像看到了什麼讓他們無法理解的東西一樣。

果然是在我身後,皺起了眉。

孫潔第一個反應過來,微微張開紅唇往外開始吹氣。

他們三個一齊吹著氣,吹了半天還是不見停。

看來光是靠吹氣是趕不走後面那個東西了,我突然抬起手來,平靜地開口說道。

「你們往後,我來解決。」

下一個姚宇聽了遲疑了一下,往後退了幾步。

我悄悄讓白火包裹住雙手,猛地回過頭去一拳砸了過去!

說實話這一回頭還真是把我嚇得不輕,原因無他,我真的沒想到那玩意兒離我那麼近!

幾乎它的臉就貼在我的後腦勺上,與我緊緊相貼……

我又噁心又覺得有些恐懼,好在白火對那玩意兒還是有作用的,一拳上去它發出了不像是人的嘶吼聲,往後退了兩步。

那是一個和我個子差不多,但四肢扭曲到看起來不像是人的東西。

身上還穿著一件骯髒的廚師服,臉上的五官眼睛大的好像下一秒就要爆開。

四肢瘦長,手臂幾乎拖在地上,但它的頭好像一直泡在水裡一般白白胖胖,好像戳一下就會破。

這玩意兒初見覺得驚悚,看習慣了只覺得噁心。

它見我回了頭開始哈哈大笑,聲音聽起來卻像一個嬰兒。

走廊里傳著嬰兒的咯咯笑聲,它好像遇到了什麼十分開心的事情。

這更加讓我心煩意亂,一拳又轟了過去,大罵道。

「你他媽的笑個頭!」

它結結實實挨了我一拳,我出拳的時候就有些後悔了,打哪兒不好我非要對著它的腦袋打,我感覺它那個白白胖胖腦袋快要炸掉了!

炸了不得崩出來什麼噁心人的東西,我想到了點什麼有些範圍,立馬往後退了兩步。

穿著廚師服的髒東西轉身突然跑掉了,四肢不斷地揮舞,看起來十分的詭異,它立馬跑的不見蹤影了。

我愣愣地站在原地,表情多了些茫然。

孫潔第一個沖了上來抱住我,聲音中滿是擔憂和驚恐。

「你沒事吧?」

我低頭一看,正好對上她紅了的眼圈。

這讓我心裡一空,剛才詭異的感覺在這個時候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沒事,別擔心。」

我安慰地拍了拍她的後背,看著這個宿舍,心中逐漸明朗起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想我大概明白了。

。 這一句似點燃了爆竹,女孩紅着眼道。

「我們不曾行騙,糧食都是用東西換來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