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的提醒,不過我有事,得呆上一陣子。」

王陽露出微笑。

「三更半夜能有什麼事,快點離開吧,這條路我們這些趕早市可從來不敢走。」

「為什麼?」

「因為……這條路上,有鬼!」

老太太說到這裡,雙眼一睜,盯著王陽。

王陽一怔,沒有說話。

「這個桃子你拿著吃吧!」

老太太拿出一個桃子給王陽。

王陽接過,仔細的看了看。

這桃子很紅很大,一看就是甘甜多汁,絕對好貨。

「老阿婆,我幫你把桃子全買了,你早點回去……」

王陽抬起頭,一看,那裡還有什麼老阿婆的影子。

漆黑一團的十字路口中,只有他一個人。

夜風吹過,捲起落葉,沙沙作響。

「走這麼快?」

王陽喃喃自語。

為了趕早市,老阿婆也是拼了啊,這個年紀了,說真的,他們的身體比一些年輕人還要健康有力。 當他路過一旁的金棟時。

金棟顫抖著,伸出手,試圖……向他求救。

「救……救救我……」金棟聲音顫抖,伸出手,望著秦蒼穹。

此時,他唯一的救命稻草,全都在秦蒼穹身上了。

他知道,白若霜不會救自己。cong

c從白若霜開槍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經死定了。

z只有秦蒼穹,才能救自己。

可,秦蒼穹卻眼眸微微一斜。

從金棟的身旁,踏步而過。

並未多做停留。

金棟顫抖著躺在地上,試圖爬過去。

可,胸口槍傷牽扯,他根本無法動彈。

只能眼睜睜,看著秦蒼穹和倪金雨倆人離去。

不遠處的白若霜,俏臉更是煞白。

美眸中帶著殺意,死死瞪著金棟。

“吃裡扒外的東西!既然你想投靠他,那老娘成全你!”白若霜說著,再次抬槍,對著金棟的身軀,狠狠開槍!

「呯、呯、呯……!!」數顆子彈,狠狠暴襲而出!

「噗、噗、噗……!」數顆子彈,攜帶著殺意,狠狠射入了金棟的身軀內!

「呃……」金棟瞳孔劇烈收縮,渾身背部,盡皆被子彈擊中,鮮血……染紅了他的整個背部……!

他栽倒在地上,渾身血液,瘋狂溢出。

染紅了身下整片地面。

他就這麼,伸著血手,眼睜睜看著秦蒼穹遠去……

最終,他還是沒能,逃過白若霜的擊殺。

他的眼睛,生機漸漸消散。

最終,呼吸越來越虛弱。

他,趴在地上,變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

白若霜俏臉冰冷如寒,盯著地上金棟的那具屍體。

她的眸中,沒有絲毫同情,憐憫。,

今日,她既已經對金棟動了殺心。

那便沒有回頭路。

要殺,索性殺個透徹。

省得給自己日後留下敵人。

金棟今日之後,定會背叛自己。

與其如此,不如狠心殺了。

金棟跟了自己那麼多年,所有情誼和感情,她都可以瞬間拋棄。

可見,這白若霜的心,是有多狠辣!

只可惜,此時的她,能殺金棟。

卻殺不了秦蒼穹。

她只能眼睜睜,看著秦蒼穹,帶著倪金雨離去。

自己準備的這數千保鏢,根本,攔不住那個瘋子……

……

白氏集團。、

樓下。

秦蒼穹一身西裝筆挺,叼著煙,淡淡走出了大廈。

身後,跟著身受創傷的倪金雨。

整個集團外,浩浩蕩蕩一片的保鏢打手們,試圖攔截。

但,皆敵不過秦蒼穹一聲叱喝之威!

一聲『滾』字喝出!

數千號人,齊齊被逼得倒退,面色煞白。

這,是何等恐怖威壓。

秦蒼穹走出白氏集團大廈。

抬頭,掃了一眼大廈門口,那一塊高高掛著的招牌LOGO:

【白氏集團】

四個大字,熠熠生輝。

「呵。」秦蒼穹嘴角,閃過一抹冷弧。

「碎!」他眼眸一凝,盯著那塊LOGO,一聲厲喝。

罡氣席捲!

「呯!」那塊招牌LOGO,瞬間被恐怖音波給崩碎!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方才在酒肆,白楚楚突然頓悟,腦海中的兩份記憶自動融合歸一,讓她意識到,自己不僅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白楚楚,同樣也是在天元大陸生活了十五年的白楚楚!

說的更直白一點,原身白楚楚,就是她本人,並不是什麼不相干的路人甲乙丙!

這太令她震驚了!難怪大家對她接受的那麼自然,難怪她對這裏的適應力如此良好,難怪她覺得記憶里的白楚楚和她那麼相像……

可是對那本所謂的修仙小說,她還有着一點模糊的印象。只是書中白楚楚的所作所為,並非她一貫的行事風格!

這就奇怪了,那本書到底是來源於何處?為何書中情節真真假假,似是而非?

白楚楚思緒紛雜,內心動蕩難安……

她盤腿端坐在紫色流蘇暖玉床一旁的石榻上,揮手招出鈴蘭玉簪,神魂進入了師父的惘域之境。

默默無言站在竹林中,白楚楚想好好靜一靜。

從前的她,把一切都想的很簡單,本來以為自己遇上的,只是個平常小說里常寫的橋段。

穿書而已,小心謹慎一些,好好苟住應該是沒什麼大問題的。

可是現在一切都超出了她的認知。

兩個世界的白楚楚,原來都是同一個人!

但同一個人,又怎麼能生活在兩個世界呢?還彼此互相獨立?現在融合之後的她,應該才是真正完整的白楚楚了吧?

自從見到蘇鈺顏之後,那本書在她腦海里的回憶就越來越淡……現在的她,只記得葉楓應該和蘇鈺顏是一對,其他的,全都模糊不清了。

這一切,一定和蘇鈺顏有關!

白楚楚緩緩梳理著自己的思路,嗯,她還記得簡清涯、許奕、許倩,都是書里提過的人物。

刷的一下,白楚楚手中出現幾片翠綠的竹葉。

白楚楚將這幾個人名一一記下,以防忘了他們是書中出現過的人。

也許這幾人,身份都並不一般。

「蘇鈺顏,到底是什麼身份呢?為何自己對她會有一種與生俱來的敵意呢,迄今為止,我和她之間也並沒有發生過什麼事情呀……」

白楚楚百思不得其解,便暫時不去管這個。

這個世界好像越來越複雜了……

有很多白楚楚看不清道不明,卻又隱隱能夠感覺到的脈絡,像層層蛛網一樣鋪開蔓延,侵襲到她生活的方方面面,又像是覆蓋了厚厚一層迷霧的隱藏謎底,等待着她去發現和揭曉……

實力!現在她最需要的就是更強的實力!

「或許等自己的實力能夠達到師父那樣的層次,就能堪破重重迷霧,一切都會迎難而解了吧!」

白楚楚的思維不再渙散,眼神也逐漸堅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