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耀裁決』?那是什麼?」好人難做疑惑地問,他突然覺得最近腦子有點不好使了,有一大堆東西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簡直白混夢幻這麼多年。

「據傳,神魔大戰時期,神家艦不僅用作運輸天使和靈體大軍,還當做終極武器使用,其中威力最強勁的,便是——聖耀裁決,具體威力你可以聯想下現實世界裏的原子彈。」她咬着嘴唇說。

「啥?!原子彈?!」好人難做驚叫道,「我靠!我終於知道夢幻的天界是什麼鬼了!簡直是一群科學狂人啊!這都出現機械人大軍、機關槍、迫擊炮、導彈飛機了,現在又來個原子彈?!什麼時候再來個氫彈,中子彈,次元武器二向箔?!」

聖心香根草翻了白眼:「我們下界已經都是魔法與劍的世界了,就夢幻世界的歷史進程以及神人有別來看,天界肯定不一樣啊!——這些靈體生物雖然強悍,但也需要靈力支配操控才可以活動,一般都是由製造者本人來操控,但是那種直接手動操控級別的,只要靈體生物一受到傷害操縱者本人也會受到反噬,畢竟用的是自己的靈力。而那些超高級的,像熾天使般存在的天使所製造的靈體生物就不需要本人來操縱了,因為他們靈力是無限大的,完全可以將靈力分配出來,交由另外一個裝置來操縱。」

「所以說,只需要毀掉那個裝置就可以了?」好人難做問,聖心香根草點了點頭,但是又搖了搖頭:「說是簡單,但是,這個裝置很可能就存在於那個神家艦上,我們現在不是能不能打下來的問題,真的打下來了那我們真的擺明了立場要與天界為敵!那之後的風雨不是我們能夠承擔的了的!」

「我們不需要為了消滅那群機械人把那張大臉給打下來,」這時紅粉骷髏不知道從哪裏冒了出來,在她身邊跟着的是榊隱月,「就像這個女孩說的一樣,它們是沒有智能的,只是被操控的人偶而已,我們可以找到它們的信號終端,干擾它,然後反過來操縱它們。」

好人難做和聖心香根草互相疑惑的望了一眼,表示不解。

「我們已經凈化完了禍津日鏡,將它變為了真經津鏡。真經津鏡可以迷惑干擾或者召喚一切光明生物神族天使,」榊隱月說道,「只要蕭強君能夠找到控制終端就可以實現控制他們所有人,當然所有還是有些不可能的,畢竟我們人類不可能完全掌控神器的力量,但是一部分還是可以的。」

「你說蕭強已經帶着那面鏡子走了?!」好人難做問,榊隱月點了點頭指向了高空,在那漂浮着另外一個小型的飛空艇,它比神家艦小了很多,但比那些飛行艦般的靈體生物卻大了不少。它像是一枚衛星,在上面圍繞着不同的金屬花紋,花紋最終凝結於頂部雕刻成了兩個人形,他們托舉着手,手上是一枚閃閃發光的球體,球體被兩個快速旋轉的光環所圍繞,時不時的從球體中射出肉眼難見的微光脈衝發向地面。

而在這奇怪的飛空艇下有一個黑點,凝神望去他正是蕭強。

說來也巧,被大肥那麼一指點后,他別在腰間的真經津鏡就開始慢慢閃爍晶瑩的光芒,光芒呈現一條線直指天空。隨着線,蕭強很快就發現在天空之上,隱藏在巨大神家艦陰影之下的那艘不一樣的飛空艇。越是靠近它,真經津鏡越是閃亮!但越是靠近,蕭強發現麻煩也跟着來了。

在這艘類似衛星的飛空艇頂部,托舉光球的兩隻,不知由何金屬雕刻而成的人形雕塑是活的!更準確的說它們兩個也是天使!因為這兩隻頭的上方都漂浮着一輪光圈。

「這倆天使長得也真夠有個性的!」蕭強漂浮在半空中嘖嘖稱奇,順便觀察下這艘飛空艇有何不同時,其中一名天使手一轉,飛空艇兩翼突然張開一排窗口,緊接着一排導彈噴射著劇烈的火焰就朝蕭強衝去!眼疾身快的蕭強立馬逃開,很幸運的是,這些導彈明顯等級較低,沒有熱點追蹤功能,蕭強一閃開它們依舊一股腦地繼續朝軌道路線發射出去,但是蕭強還沒來得及喘口氣,一股巨大的能量波就從飛空艇頂部的光球噴射出來!

能量波由光組成,其速度也如光速,即便蕭強速度再快,敏捷再高他也逃不過光的速度,這股光波毫不留情,直接轟擊在了他的身上!榊隱月尖叫着閉上了眼,正後悔自己沒跟着這個男人一起去時,紅粉骷髏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睜開眼——空中那股光線着實打在了蕭強身上,但是不知由什麼力量阻擋,在蕭強身前分成了兩波朝兩邊散去。

「那就是真經津鏡的力量。」

蕭強前一時刻還覺得自己要死了,卻沒想到出現了這個情況,更加嘚瑟地朝前飛去。他前進一步,光線也跟着後退一步。感知到能量波沒有效果,飛空艇又一次射擊導彈,可這次導彈還沒擊中蕭強,真經津鏡鏡面一閃,全部在蕭強面前全炸了。

蕭強徹底樂了,立馬拿起真經津鏡親了一口:「這小鬼子的東西還挺有用的嘛!比咱那面板好用多了!」說完他開始打量那兩隻雖然表情和藹神聖,實則暗藏殺機的天使。臉色變態式的笑容又一次浮了上來。

「誒,我說兩位,累嗎?手託了半天了,也該活動活動了吧?小弟我精通泰式按摩,韓式洗腳,中式刮痧,美國馬殺雞,要不伺候伺候兩位?不過呢,按摩講究的是身體的徹底放鬆,大哥倆你們先躺好,我到你們裏面里裏外外檢查一下,准還你們個精神面!」

天使沒說話,又是一道能量波,蕭強這次眼睛都沒眨一下看着能量波在他身前分成了兩半。蕭強繼續道:「兩位保持這姿勢如此之久卻絲毫不動!還是倒掛着向天,頭朝地!做着這種高危工作卻沒有一絲怨言,小弟我佩服佩服!不過看兩位這慈愛正義又祥和的臉中,卻透露著一絲疲倦與怨恨,想必一定是被上級領導所逼,還長期加班對不?兩位有沒有加班補貼和高危工作補貼?」

天使????

「哎呀!我說兄弟們!你們怎麼這麼傻,現在什麼年代幾世紀了?!我們工人也有自己的權益啊!兩位看似光鮮但身上卻各種髒兮兮還有裂痕,一定受了不受委屈對不?還天天得死撐著這十五度嘴角上揚的微笑,敢問兩位工資多少?」

天使???????

看天使不回答,蕭強更加痛心疾首:「不好意思回答?那肯定很低!不要害羞嘛,要勇敢地告訴我!你看你們天天倒掛着在天上,沒得腦充血、心肌梗塞、老年痴獃、小兒麻痹已經算是祖上積德了!還得托著這發光玩意防止它掉下去,這樣算下,工資起碼也要五位數以上,配合著高危職業補貼和在空中工作時間過長的心理安慰補貼,以及天天大太陽曬著,皮膚乾裂營養補貼,起碼這工資都要到六位數了!大哥大姐你們被天上那群坑了還不知道嗎?」

兩位天使開始出現了莫名的抖動。

「但是沒關係,我,蕭強,夢幻世界首席勞動律師,立誓消滅各種不公平待遇,霸王條款以及夢幻童工現象!兩位只要跟我去勞動局一趟,做個筆錄錄個音,我保證能為兩位獲得應有的權利!當然我不是義務的,只要給幾千萬個金幣就可以的!」

天使忍不住了,又是一道強烈的激光射了出去。

「誒誒,好好說話不要打人嘛,你們要放開點想,這時候的開銷沒準是為以後的康庄大道鋪路呢!誰說天使都是無私無欲的啊?我還沒說你們這麼高的工資以後還是要交稅的,稅票什麼的我還想讓你們到我這開呢!為這點錢就大動干戈你們簡直破壞了美麗純凈的天使在我心中最美的樣子!你們自己看看你們都是什麼小氣模樣!」

說罷,蕭強賭氣地把真經津鏡反了過來,直接照向兩隻瘋狂聚集能量攻擊的天使。這一照,鏡面中突然閃耀出強烈的光芒,直接反射衝擊波,將兩隻纏繞在一起的天使炸得分開手,攤倒了開來!在它們之中一扇大門出現了。

蕭強難以置信的看了一眼鏡子,咽了口唾沫還是飛進了大門。

門后是這飛空艇的內部,內部對於蕭強來說簡直像是來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一個科幻與魔幻並存的世界,裏面懸掛着各式各樣超科幻的儀器與裝置,上面有着五花八門的按鈕和懸浮屏,屏幕上閃爍著各式各樣的數據,其中最大的一面懸浮屏上顯示著許多靈體生物士兵的分析圖。

「我靠!這到底是天界天使,還是星際科幻實驗室啊?!」蕭強看着一切驚聲道。鏡子的光芒越來越亮,估摸著也是到了控制這一群軍隊的地方,蕭強跑到最前方的一張椅子前,卻沒想到椅子自己轉了過來,上面坐着正是許久未見的格洛流莎。

「媽呀!嚇死我了!」蕭強嚇了一跳,定了定神,換上了自認為絕對和藹的笑容,繼續道:「哈嘍,小朋友,好久沒見,你又漂亮了呢!」

「妖人,你的確不簡單,來到了這裏。」格洛流莎冷冷的說。

蕭強暈:「小朋友,都說了很多遍了,不要叫哥哥妖人,這樣很容易跟某種沒JJ的東西譬如夏侯他聯繫在一起的!要叫就叫我蕭強哥哥!」

「你很聰明,找到這個靈體信號中轉中心。你想要是想操控它,就必須過我這關!」說罷她站起了身,手中燃起了一枚閃光。

蕭強後退了一步搖了搖頭:「物理,尤其是無線電學哥哥我不懂,不過看你這一個人就超控了成批的機械人,以及遠遠高於無線電了。難道……妹妹你已經用上了5G技術,才能如此順滑無阻無延遲地輕鬆指揮?媽呀,這難道是傳說中5G信號總站?」「

「你閉嘴!」說完她手中的亮光突然沖向了蕭強。屬性相剋,蕭強在那一瞬間甚至連專註都使用不出來!那光點雖然小,但蕭強明確地感覺到了一股力量排山倒海而來,壓得他喘不過氣,甚至連腳步都不能移動。

但這壓力只是一瞬間的事情,之後則是格洛流莎的尖叫聲。蕭強立刻睜開了眼,真經津鏡又一次救了他的命。

這時真經津鏡竟然自己飛了出來,阻擋住了襲來的奇點閃光,而且還反射出了一股能量光線把格洛流莎給推到在地。能量光把她的斗篷給撕裂。一名堂堂的熾天使竟然被一人類一擊,打得衣冠不整狼狽不堪!

蕭強驚訝地看着格洛流莎,也不敢相信這結果,尷尬至極,連忙跑了過去:「不好意思小妹妹,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是這鏡子,哎呀,這小鬼子的東西也是噁心,怎麼隨便打爆人家的衣服呢?!」

可是格洛流莎的驚恐程度比蕭強想像的還要強烈,她驚恐尖叫着不斷後退,用雙手不斷地推打着蕭強,接着一陣閃光不見了身影。

就這麼結束了?蕭強難以置信地想,怎麼感覺這位熾天使比哥布林還要柔弱啊?

但並管那麼多,立馬坐上了椅子,看着身前一大片的按鈕以及懸浮屏,大腦就是嗡的一聲一臉懵逼。他不知所措,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操作:「我靠,早知道讓她給個操作手冊什麼的。這麼多按鈕,按什麼啊,怎麼操縱啊?!」

他試着用大學里建築建造實踐課教授的起重機、推土機、挖掘機操作法的方式按了一遍,發現並沒有什麼卵用;接着又用DJ打盤的方式按了一遍,發現還是沒有效果。就在一籌莫展之時,榊隱月的一番話浮現在了他腦子裏。

「真經津鏡可以控制一切神族。」

他回過頭,看了一眼還漂浮在空中不斷閃光的真經津鏡,靈光一閃拿了過來,對着那一面操縱台一照,發現還是沒有什麼效果。

「等等,會不會有什麼魔咒之類的?」蕭強想了想,突然一條咒語出現在了蕭強腦海里,「對就是這個!看我的——mirror,mirroronthewall。whoisthemostbeautifulintheworld?!」

「噗!」的一聲響,不知是不是歪打正著,本來昏暗的內部環境突然大亮,他面前那一面巨大的懸浮屏上,冗雜繁複的立體成像和數字消失了,被下方戰場實體投影所取代!隨即,蕭強身前出現了一排懸浮着的虛擬操縱器!

「卧槽!有效!等等我來看看……」說着,他摸向了一個球形按鈕,向前一推,整個飛空艇突然震動了幾下立即朝前方飛行。緊接着,他又隨手按下了一枚黃色按鈕,懸浮屏上立馬出現了一枚準星。

「當前模式為自動瞄準模式,請問是否切換為手動瞄準模式?」

周圍突然響起了一系統語音嚇了蕭強一跳。

「手動?太麻煩了,給我瞄準那些日本鬼子!」蕭強大叫。

一陣計算聲之後,屏幕上突然出現了無數紅點:「目標已瞄準。」

「那給我炸!!炸他們回姥姥家去!」

======

旺財摸了一把哥布林榮耀上的腦漿,樂呵呵地對着不遠處的大肥喊:「大肥,我這裏已經二十塊紅燒肉啦!你多少了!?」

正在大殺四方的大肥突然停了下來,右手將大棒扛上肩膀,咬着左手思考了半天:「十,十一?一十?恩十個十?啊呀手不夠算,反正很多就是了!」

「你這樣不行啊,老大要準確數字才會發放獎勵的!嘿嘿嘿!你的那份我要拿了哦!」旺財奸笑道。

「吼!」大肥一聲怒吼,一棒掀翻一群人之後,拉住了個騎士大吼,「你的,看清楚了,幫我記數幹掉了多少人!等下請你吃紅燒肉!」

那人哪見過這氣勢,差點被大肥的口氣給熏暈了過去。與此同時,他看見了天上俯衝下來了一個巨型飛空艇,尖叫道:「戰鬥機來啦!!!掩護掩護!!!」

敵人見支援終於來了,也不管大肥和風暴鐵騎的威脅,興奮地跳了出來,剛要準備迎接這一天堂的禮物時,結果沒想到這天堂聖誕老人的馴鹿車派遣下來的禮物把他們炸上了天!

「那是老大,老大在打飛飢!!倒懸打飛飢!!啊,老大你太風騷了!我太崇拜你啦!!」旺財追着飛空艇尖叫着。

天際之上的飛空艇之中正是蕭強!蕭強操作著飛空艇,不僅把這一區域的敵人全部炸上了天,此時他還發現了最重要的按鈕——操縱靈體生物指令信號的程式!

天上神家艦內亂作了一團,格洛流莎更是不語,憤怒卻無奈地觀察這下界的一切。她身旁瓦洛爾臉上的表情依舊冷靜,彷彿這一切都不管他的事一樣。甚至看到蕭強把靈體生物指令中繼器佔領后,臉上還洋溢出了一絲難以察覺的,敬佩興奮的神色,但隨即消失不見了。

而就在這時,還在與風暴鐵騎混戰之中的靈體生物們突然停住了,渾身泛藍的光線突然變紅,緊接着轉身攻擊身後的同伴,或是血櫻花組織軍團和鐵血聯盟的成員,對風暴大軍視而不見!而更加奇妙的是,血櫻花一直沒有陷入戰場前線的巫女神官部隊,看到了飛空艇之上蕭強手中的真經津鏡后,全部停止了戰鬥,很是疑惑的發生了騷動。幽蝕月不得不撤下死靈大軍的控制,開始整頓軍紀,卻沒想到榊隱月青青和紅粉骷髏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空中,蕭強把真經津鏡扔給了榊隱月,看見自己一族的密寶終於變成了真正的聖器,真正的首領也並沒有死亡,深感自己被騙的大多數巫女和神官當機立斷,逃出了控制,將所有攻擊法術甩給了血櫻花軍團!

一瞬間,風暴大軍又多了一組援軍!

幽蝕月最終暴走卻也奈何不了成群結隊的式凈巫純凈靈力式神攻擊,只好帶着剩餘軍團倉皇後退,走顧右盼都找不到司令高橋櫻峻的身影。已知敗局的她一氣之下,下令全面擊殺在場的中國玩家和叛徒!

鐵血聯盟軍團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料,他們已經得知幫主和成員高手困住了風暴之神,立即發動對血櫻花反擊,一時間整個場面混亂一團。看着混亂的敵軍,其中最興奮的還是旺財,這種痛打落水狗是它最愛的橋段!這種感覺簡直比大口吃肉大口喝酒還要爽!為了累計自己戰利品,大肥也放下了身段,對着已經失神的敵人一陣狂砸,這時龍族龍格和紅燒肉一比已經不算什麼了。

一向自恃清高的伯爵完全不屑於此,一直在尋找失蹤的風暴之神的她發現在戰場之中有一個區域魔法能量波動很奇妙,卻又找不到來源。

「伯爵你怎麼了?」蕭強此時已經從那艘飛空艇之中脫離了出來,順便送給了敵人一個巨型煙花。

「之前聽別人說風暴之神就是在這裏消失的,」一旁的輕紗舞風說,「我也看到了,就一眨眼不見了,我覺得應該是個什麼魔法導致的。」

伯爵點了點頭,「我感受到了一股很強魔法的氣息在這裏,但唯獨在這裏感受得到我覺得很是突兀。」

「會不會又是那個琥珀雲煙搞的鬼?」輕紗舞風問。

「先不管那麼多了,」蕭強說,「小舞你有什麼辦法能破了這魔法嗎?」

輕紗舞風搖了搖頭,這時一陣虛弱的聲音從他們身後傳來:「沒用的,這種法術只有等它維持時間消失或者裏面的人死亡。」大家回頭一看,發現是已經傷痕纍纍的琥珀雲煙,他甚是虛弱彷彿只是吊了一口氣一樣。

「果然是你!」輕紗舞風一步上前拽起了他的領口,「一開始就被你的奇怪法術耍,耍到現在,現在遭到報應了吧!說,你關起風暴之神來幹什麼?」

琥珀雲煙苦笑了下:「幫主知道自己根本打不贏風暴之城,哪怕打贏了也要跟日本人再打一架,所以想出這個辦法先擊殺城主,自己人員傷害最小化后再與日本人展開一戰。」

蕭強一驚,跑了上前:「你的意思是,蕭強和你那個午夜飛飛在裏面?……那還好,神仙厲害著不會有事的!」

「我們幫派里三個高手一同出戰,風暴之神不一定能對的過哦。」

「你?!」蕭強驚呼一聲,「你們好卑鄙!你快破解了這個法術,不然,不然我拿你去喂旺財!」

琥珀雲煙只是聳聳肩:「我已經說了,這個法術的消失條件要麼達到時間上限,要麼就是內部戰鬥定下結果,否則只會一直持續下去的。」

「我靠!真不要臉!!一對三你們簡直欺負人!」蕭強厲聲道卻也沒辦法,這時伯爵發話了:「蕭強你那把鐮刀不是有個技能叫空間切割嘛?之前一直沒效果,我看這法術挺像個空間法術的沒準有效果。」

伯爵這一提議蕭強立馬甩出了死神之神諭,本來還一臉要死隨意的琥珀雲煙出現了些懼色。這時紅粉骷髏和青青他們也跑了過來,跟過來的還有鐵血聯盟的幾個高層。看如今的戰局,他們也無心戰鬥,只想知道自己幫主的情況如何。

「蕭強,小心啊!」青青擔心道。蕭強點了點頭,揮起鐮刀當即發動空間切割技能,瞬間鐮刀上突然散發出幽紫色的光芒,一刀下去,蕭強身前的空間果然被鐮刀切開了一個口子,緊接着又是一刀,四五刀下去,整個空間開始出現了不穩定現象!最終一陣類似鏡片破碎的聲音之後,琥珀雲煙精心設置的空間最終被蕭強所破,而他遭到反噬,當場喪命。

風暴之神渾身是血的倒在了蕭強身前,黃龍戰死,身上的鎧甲沒有一處是好的。對面午夜飛行,夜衣劍鋒,黑嗓子與哈德良之夜情況稍好一些,但也不怎麼樣。四打一,風暴之神能支撐到這個地步已經算很不錯了!

「我靠,神仙!你不能死啊!」蕭強大喊一聲立即抱起了風暴之神,看見蕭強的臉風暴之神很虛弱的笑了。

「你這小子……還活着呢?」

「你就這麼希望我死是吧?」蕭強連忙掏出了血瓶灌進了風暴之神嘴裏,太過激動搞得風暴之神差點給嗆死。

「我來吧,水系魔法里還是有些治癒系的法術的。」輕紗舞風走了上前拖着一股清泉將它引流進了風暴之神的身體里。

午夜飛行同樣渾身都是血,傷橫累累。他推開了前來幫忙的聖職者,踉蹌著走向前,看着周圍一片狼藉混亂的景象,他感知到自己離失敗不遠了。

「這怎麼回事……怎麼搞的?」他喃喃道,「不可能啊,怎麼……會變的這樣?我不是告訴你們計劃了么?天上那群人支援嗎?」

沒有人回答他,整個場面突然變得尷尬,讓人不安的寧靜。

這時一陣尖叫聲劃破天際,大家循聲望去,看到幽蝕月不知何時回來了,手中正掐著懷抱着真經津鏡的榊隱月!

沒有人發現,天邊快要夕陽的太陽,正變得如血一般猩紅!在它的邊緣有一絲不易察覺的黑暗正在慢慢吞噬着它。喜歡夢幻世界天堂地獄請大家收藏:(www.shouda88.net)夢幻世界天堂地獄更新速度最快。 長興縣的一處街巷內,慕容鴻天一行人正走在回宅院的路上。

「安叔,你怎麼樣了?」慕容鴻天擔憂道。

安懷中擺了擺手道:「無礙,只是些許輕傷。」

慕容鴻天表情落寞道:「安叔,我輸了…」

安懷中嘆息一聲,開口勸解道:「那辰九游非常厲害,潛龍榜估計將他低估了,我可能都不是他的對手,所以鴻天少爺您還是想開點吧,輸給他不丟人。」

「啊!」慕容鴻天吃驚道,「連安叔你都不是對手嗎?看來我輸的不冤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