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修者,都是仙境強者,最弱的也是地仙之境的修者。但此刻,卻紛紛跪倒在了湯佑文的面前。跟著湯佑文來的那群修者見狀,心中不由暗暗吃驚,此刻,他們這才真正明白,湯佑文如今的地位,有多麼高貴、卓越。

「諸位免禮吧,待會還會有兩千名修者傳送過來,你們將他們安頓一番吧!」

湯佑文目光一掃眾人,語氣平淡道。

「謹遵尊上法旨!」

這些守護傳送門的修者聞言,當即領命。

而這時候,湯佑文則是對九尾狐王、火舞、柳玉兒、花舞月等人說道:「好了,你們跟我來吧,我先叫人給你們安排住所。」

湯佑文說著,便帶著火舞、九尾狐王等人進入了門主宮殿之內,眾人見到湯佑文回來,紛紛行禮。

如此氣派,如此威風,看得花舞月、柳玉兒、青藍二老都不由有些吃驚。

很快,眾人便進入了宮殿之內,而湯佑文則吩咐人給九尾狐王、柳玉兒、花舞月、青藍二老等人布置住所。九尾狐王、柳玉兒、花舞月三人自然和火舞一樣,和湯佑文一起住在門主宮殿之內,媳婦和老公必須得同住一窩嘛!當初,司馬雄風便養了佳麗三千人,全部都住在宮殿之內,供他每日銀樂,但湯佑文收服天辰門之後,卻是遣散了那些女子。進行了一場小規模的女性解放運動。

(ˉ▽ ̄~)切~~

雖然,那些女子之中,有不少都是人間極品,甚至還有一些美若天仙。但湯佑文一來和她們沒有感情,二來也不屑享用他人玩弄過之物。

而魔門上上下下,此刻也早已經傳遍了滔天魔尊湯佑文歸來的消息,一些高層人物,紛紛進入天辰門之內,準備迎接湯佑文。

湯佑文布置好九尾狐王等人的住所之後,這才進入天辰門之內,坐到了門主大椅之上。

而天辰殿之內,此刻早已經站滿了魔門幾乎所有的高層,他們見到湯佑文,紛紛跪倒在地,齊齊高呼了起來:「吾等拜見門主,門主神通廣大,法力無邊,壽與天齊!」

湯佑文聞言,淡淡的揮了揮長袖,道:「諸位平身吧!」

「多謝門主!」

眾人聞言,這才緩緩站起身來。

湯佑文目光掃視了眾人一眼,道:「本門主離開之後,魔門之內,可有什麼事情發生?」

錢依、昆依二人聞言,當即朝前跨出一步,道:「回稟門主,門主離開之後,有少數幾股人想要乘機作亂。不過,幸虧大部分人都是忠心於門主您的,在魔門弟子上下齊心之下,最後將所有反叛之人,盡數斬殺!」

湯佑文是火舞的男人,火舞如今都是魔門之人了,魔門門主的夫人,錢依、昆依二人,自然也成為了魔門之人。再加上湯佑文如今的實力,已經完全讓二人信服,所以湯佑文可以直接命令二人。

湯佑文聞言,淡淡的點了點頭,這也在他的預料之中。湯佑文揮了揮長袖,淡淡道:「本尊這一次回來,帶來了兩千名極有很大的潛力的修者,錢依、昆依,你們二人便安排一下,讓他們融入這裡的魔門之中!」

「是,門主!」

錢依、昆依二人聞言,當即領命。

緊接著,湯佑文又給青藍二老每人掛了一個榮譽長老的名號,他們二人對於管理門派之事,也沒有什麼興趣。此次跟著湯佑文出來一則是為了修鍊到更高的境界,二則是為了見識一番。

緊接著,湯佑文頓了頓,又接著說道:「既然天辰門已經被改名為魔門,天辰星這個名字,自然也不能夠再使用了。本尊決定,從此以後,去掉天辰星這個名字,改成滔天星,各位意下如何?」

眾人聞言,齊齊高呼道:「門主聖明!門主聖明!」

湯佑文聞言,淡淡一笑,道:「既然如此,就這樣決定了。這大殿,日後也不再叫做天辰殿,而是改成滔天殿!」

「是!謹遵門主法旨!」

我想你的芬芳,想你的臉龐,想念你的嬌艷芬芳。 「被告人,你現在還有什麼話可說。」法官看向被告席上的秦然。「我…..我無話可說。」

「那好被告人秦然手術殺人罪成立,現我宣讀初判,被告人秦然應在紀清榮手術中疑有故意殺人嫌疑,現判處有期徒刑七年,處罰金七十五萬塊。」

法官說完看向原告紀家。

「我有異議。」

王強站了起來。

「我申請做被告方辯護。」

「你有律師證嗎?」法官輕蔑的看了一眼王強。「我沒有,」

「沒有就閉嘴。」

「讓他辯護,看他能說出什麼花樣來。」紀清榮的兒子紀明道。

「既然原告方同意,那你說說看。」法官道。

「首先我們在進行這台手術時已經向家屬說過手術的風險,並且得到家屬同意簽字才進行的,所以這台手術責任完全不能全部推到秦然身上。」王強道。

「原告方有什麼問題嗎?」法官小心翼翼的看向紀明,見紀明臉上沒有太多的表情,看不出喜怒,於是轉頭對王強道:「你繼續說。」

「還有參與這台手術的不只是秦然一人,為什麼把罪定在一個人身上。」王強說完這句話,紀明在台下罵了一句「傻逼。」不過聲音很小在場的人都沒有聽到。

」王強,你給我下去,這是我秦然一個人的失誤,你們沒有錯。「

秦然聽到這裏,心想你這王強哪裏是辯護,明明就是想背罪嘛。

」我們沒有簽手術同意書,今天你若是找不來,就罪加一等。「

紀家的人說話了,本來想死一個秦風就算了,不曾想半路殺出來一個程咬金王強。

」好,你等著。「說完王強就向院檔案室打去電話。

四五分鐘后,王強突然之間好像明白了一切,檔案室哪裏沒有紀清榮的危重病情手術同意單,這是不可能的,每一次手術必須由家屬簽字然後交到檔案室保存,這是不可能沒有的。

」怎麼樣。「

法官見王強神色暗淡就知道他不會找到那份手術同意單的,因為紀家實力擺在了這裏。

「我們紀家每年向你們醫院捐助這麼多醫療器材,沒想到我父親病了,來到你們醫院,卻不經家屬同意就擅自手術殺害了我父親,你們真是狼子野心。」

此刻紀明說話了,他不想在這裏耽誤太多的時間,必須儘快解決,趁他妹妹紀柔沒趕回來之前,找到他父親紀清榮的財產繼承書。這樣紀家就真的是他的了。

「王強,本次手術事件的參與者,涉嫌包庇主犯秦然,現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處罰金十五萬。」

法官是看紀明臉色的,既然紀明發話了,這件事就好辦了。

「這件事是我一個人的事,與王強沒有任何關係。」秦然真的不想拉王強下水,他知道這是一場陰謀,自己不過是一枚棋子,但是王強跳進來就是等於送死,在這些人眼裏,死一個和死兩個區別不大。

「你們是怎麼當法官的,他們明明簽了手術同意書的。」

王強覺得這些人就是故意的。

「喲,嘴還挺硬,去牢房裏面去硬吧,本次庭審到此結束,來人把罪犯秦然,王強帶到看守所,聽候發落。

「法官說完轉身離去。四個手持防盾的警察進來押著兩人就下去了。紀明他們也起身離開。

一下子,整個法院裏再也沒有人聲,只留下打掃的清潔工。

天水市第一人民醫院裏院長辦公室。

“手術室秦主任現在已經進入了監獄,現在這件事對我們醫院影響非常的大,甚至上級衛生院也開始關注我們醫院了,對此我們必須要立刻整改,大規模的整改,所有貪污受賄的人員都必須一律清除出去,不能有蛀蟲的存在.。」

院長在辦公室裏面大發雷霆辦公室裏面的所有人的默不作聲,對於院長的這些話,可能只有極少數的人聽進去,很多人還是樂意看着秦然進監獄的,畢竟主任這個位置很多人垂涎很久了。

「關於秦然的這一次事情,我們醫院很多患者都提出了轉院,這對於醫院來說意味着什麼,我想你們比我還清楚,對此我需要給廣大人民群眾一個合理的解釋,最近肯定會有記者來到醫院,所以不能拒之門外,要做出我們永遠沒有做錯,錯在秦然,知道沒。」

院長剛說完,外面就聽見嘈雜的聲音,一大堆扛着長槍短炮的記者就來到院長辦公室了。

緊鎖的院長室大門不知道被誰一腳踹開,隨之而來的是無數的閃光燈和麥克風的到來。

「胡院長,請問你對你們醫院手術殺人案有什麼解釋?「

」胡院長請問這次事件你知道嗎?「

」胡院長,請問秦然的事情你有沒有參與,是你指使的嗎?「

」胡院長,請你為廣大人民群眾做出一個合理的解釋,讓我們以後還怎麼在醫院看病?「

一大堆問題把胡亮難倒了,這如果說秦然的事情與自己無關,那這醫院誰做主,如果有關恐怕這件事情會涉及到自己。

無論怎麼解釋自己都難逃脫一層皮。

」大家安靜一下,容慢慢回答好嗎。「

」胡院長,秦然的事情你是否很了解。「

麥克風再次靠近胡亮。

」秦然的事情我一無所知,當時我去外院視察,回來才聽說的。在著秦然未經家屬同意擅自手術,實屬違反了院規,我們已經開除他了。」胡亮道。

「胡院長,咋天天水市第一人民醫院出了這種事情,你讓我們以後怎麼敢放放心心的來這裏看病。”

“對於這件事我會向大家做出一個合理的解釋,同時我們也會在人民群眾面前做一個深刻的檢討。」胡亮心想,就憑你就想扳倒我,這是不可能的,在這他後面可是有紀家撐腰,他怕什麼。

「醫院醫生是救人的聖地為什麼你們的手術刀指向了人民群眾。」

一個記者突然站出來道,此時的他彷彿站在最高的道德上指責一個魔鬼和天使。

“對於這件事情我非常抱歉,是我沒有管理好我的手下,才釀成大禍。「

胡亮向記者打起了感情牌,希望以此來保住自己的同時保住醫院。

天水公安局看守裏面。

」老王,你說咱倆剛認識的時候可是死對頭,現在坐牢你也不放過我啊!「

秦然看着王強,想着這幾十年來,王強就堪比自己的冤家一樣。

無論到了哪裏,王強都會到來。

」都到這個時候了,你還有心思開玩笑,你心可真大啊!「

王強說完這句話突然之間發現自己變了,不再像以前那樣爭強好勝了。以前和秦然是同學的時候,秦然成績很好,王強的成績就只能排在第二,於是他就一直追趕着秦然,到來工作的年齡了,秦然沒幾年就混到了主任而自己還是一個主刀醫生。

」我不笑難道我哭啊!只不過可憐我老婆孩子了。「秦然說完仰天看着天花板。

」我倒是想看你哭,追趕你十幾年了從來沒有看見你被生活打敗。「王強道。

」不是沒有被打敗,只是見怪不怪了。你說你好好的陪陪老婆不好偏偏要來陪我坐牢?「

秦然說完笑着看向王強。

」我離婚了。「

王強慢吞吞的一字一句的說出來這句話。

」什麼,你離婚了,什麼時候的事情?「

秦然頓時之間猶如晴天霹靂,一股勁的從地上爬起來。

」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你提的?「

」嗯「。

“王強,你真他媽不是男人。」

秦然抓起王強的衣領狠狠的把王強從地上提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