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主人落難,這玄鐵剪子也能感應得到,靈羽幾乎沒怎麼費力,便把這剪子從袖籠里拿了出來。

「小剪子,幫幫我!快把我身上的繩子解開。」剪子一從袖子裏掉出來,靈羽就下了命令。

說來也奇,那剪子聽了這話,竟真的立刻飛了起來,直奔著綁在她手上腳上的繩子去,三下五除二便將它們剪了個乾淨。

「嘶——」待靈羽終於能把手從後頭伸回來的時候,她才發覺自己的肩胛骨有多疼。

那種感覺像是火燒針刺斷裂了一般。她甚至懷疑自己有可能脫臼了。

「真是好狠的手。」她忍不住嘀咕了一句。緊接着卻突然想起一直都住在她衣袖中的小包子,於是連忙抬手道袖子裏去找。

誰知,這時她卻發現袖籠之中空空如也,小包子竟然不見了!

「小包子!小包子——」這下她的心徹底揪緊了。

對他來說自己如何並不重要,若是小包子丟了,她一定無法原諒自己。

「會丟在哪裏呢?」一路上她的袖口都被繩索捆的極緊,絕不可能是那時候掉的。她不斷回憶,想來想去只有在紙紮鋪門口的時候……

「小包子……」當時的大街上熙熙攘攘人來人往,如果小包子是那時候從他袖子裏送托出去的,那這會兒……恐怕已經被人踩的不成人樣了!

這想法讓靈羽感到崩潰。她一瞬間紅了眼,急得差點沒直接哭出來。

就在這時窗外突然傳來一聲炸雷。緊接着便是好一陣的強光電閃。

靈羽聽到這聲音,心裏更覺不妙——要是真的下雨了,那小包子就真的凶多吉少了!

「小包子,我……」靈羽聽着窗外的雷聲一陣響過一陣一陣緊過一陣,心上像被捅了無數把刀子。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

除了師父,沒有人知道,她堂堂一個首輔嫡女,千金貴重,卻為什麼要去學紙人之術。

其實當初她和弟弟小包子歷盡千辛萬苦,才九死一生才從京城中逃脫出來,那情形的確像極了如今的姚道常他們。

唯一不同的是,當時的嚴嵩父子比現在更要瘋狂上幾千幾萬倍。

那時候,為了逃脫出來,武當的弟子將他們姐弟藏在柴草車下。

本以為這樣就能騙過守城的兵將,誰知當他們把車推到城門之下的時候,守城兵將竟然直接用了長矛!他們對着草堆就是一陣猛刺。

當時她和弟弟都被刺傷了,雖然很疼很疼,可他們兩個還是咬牙堅持,愣是一聲沒叫一動不動,就這樣硬挺了過去。因為他們知道一旦兩人暴露了,那麼連帶着他們逃亡的武當弟子,也要跟着倒霉。

當時她以為自己和弟弟是幸運的。因為她自己只被刺中了胳膊,雖然很疼卻不至於喪命。她以為弟弟也是一樣,卻不知他們那一下,破了他的脖頸!

出城之後,沿着小道走了沒多久。弟弟的血就從推車上一滴一滴的淌了下來,滴在車軲轆上,印在小道里,成了兩根血紅的車輪。

弟弟就是這樣死的。

至今她仍然無法原諒自己。她總覺得當時如果自己能早一點意識到他受的傷有多重,也許他就不會死。

後來當他們終於到達終南山,見到雲中子的時候。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求雲中子把弟弟救回來!

「道長,求求你了。我能把我弟弟留在身邊嗎?他實在太可憐了。」她泣不成聲跪在雲中子的腳邊,不停的說:「只要你能救小包子,就是讓我當牛,做馬我也願意……」

「要知道人死不能復生。你弟弟陽壽已盡。我也沒法救他。」眼前的雲中子只是搖了搖頭。

「求求你了道長,求求你。我不想讓他就這樣沒了……」那時的她發了瘋一般。

可他與夏首輔也僅是一面之緣。

要說有多深的交情,那真的談不上。夏言臨終託孤,想要將一雙兒女託付到他的手上,完全是因為信得過他的人品。

也就是因為這一份信任,讓雲中子一管就管了十好幾年,甚至現在,還想遂了靈羽的心愿,幫她為父報仇,為父平反。

「人死不能復生。」雲中子回答的決絕。

「可人不是有鬼|魂嗎?為什麼就不能留在身邊?」她仍不死心,「我阿爹阿娘都成了鬼。我再也沒有親人……求求你行行好吧。」

「陰陽殊途,你不能留着他。」雲中子仍然不肯答應。

「為什麼?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嗎?我什麼都願意做,只要能把他留在身邊。」她抱着他的腿,說什麼也不肯撒手。

雲中子見他這樣執著,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靈感。

「有一個法子,但有代價。」他終究還是答應了!

「什麼法子?什麼代價?不管什麼代價我都願意,哪怕叫我將自己的命分一半給他,我也願意。」她急切的說。

「好,」雲中子聽了這話,突然從袖籠中拿出了一把黑色小剪刀,遞到了他跟前這個小女孩的面前,說:「我願意傳授你紙人之術,讓他成為你的契靈,這樣他就能永遠留在你的身邊了,但代價是,你會失去二十年的陽壽。」

「二十年?」這一切超出了她的認知範圍。

「這天地間的能量都是交換。」雲中子點了點頭,耐心的說:「你要得到些什麼,就必將失去些什麼。從今天開始,你是否願意改名換姓,拜在我的門下?」這位惡人自然就是萬總了。

劇里,萬總拚命的壓縮成本,導致和許幻山的合作談吹了。

或者說這貨拚命壓低成本本身就是想逼顧佳從了他。

畢竟顧佳後來擺酒請他吃飯,給他道歉,他可沒有再說一句壓低成本的話了。

只說如果顧佳從了她,生意繼續給顧佳做。

這麼一個惡人

《諸天之從四合院的傻柱開始》第151章給萬總做個局(求訂閱) 夜來的悄無聲息。

就像躡手躡腳的人兒一樣,靜靜的,小心翼翼的,還未等人發現,便帶著沉重的黑色,到了你我身邊。

素芝在門外等著,眼裡儘是焦灼。

她不時在小院里張望,期待著那個熟悉的身影歸來。

季淮安在床上躺著,心裡也是同樣的焦灼不安。

不過他的焦灼和素芝不同。

他要制定一個完美的殺人計劃,一個不讓素芝懷疑自己是殺人兇手的計劃!

此刻,他已經在床上躺了大約一個時辰。

腦子裡閃過無數想法,但都不能讓他滿意。

而現在,隨著夜色越發濃重,季淮安也越發焦慮起來。

今夜應該是動手的最佳時機。

他想著,眼裡閃過一道寒光。

不如趁他起夜時,從背後襲擊將他打暈,然後在夜色的遮蔽下,棄屍荒野!

畢竟往往而言,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最有效的。

「哥哥怎麼還不回來。」素芝小聲嘀咕著,一邊說一邊步入房間、

她坐在床上,一個勁嘆氣。

「不應該呀,雖說哥哥平日里弔兒郎當的,但是說好了三天回家就是三天。哥哥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都到子時了還未回來。」

素芝自言自語著,眉頭緊鎖,看上去不安極了。

聽著素芝時有時無地嘆息聲,季淮安也難繼續裝睡。

他從床上下來,走到素芝身旁,輕輕拍了拍她消瘦的肩膀。

素芝抬眸看去,忍不住抽泣起來。

她哭的梨花帶雨,每一聲都哭進了季淮安的心坎里。

看著眼前身子微顫,小心抽泣的素芝,季淮安覺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方才還在腦海里不斷上演的殺人畫面在這一刻,隨著素芝微弱的哭聲消散的一乾二淨。

自己真是個混蛋。

季淮安在心裡罵著自己。

若是自己真的殺了素質的哥哥,那以後該怎麼面對素芝呢?

素芝輕輕抱住季淮安,一雙微紅的眼注視著他,問道:「你說,哥哥會不會出事了!會不會在外面惹事被人殺了呀!」

感受著懷裡的溫熱,季淮安的大腦已經一片空白。

「哥哥常說,城裡人都很壞的,動不動就殺人砍頭要是哥哥死了,那我也不活了!」

一聽這話,季淮安急忙搖搖頭。

他拿出紙筆,奮筆疾書。

素芝接過紙,一瞧,忍不住問道:「你怎麼知道城裡人是好的,若是城裡人是好的,那你為什麼受人欺壓?」

面對素芝的質問,季淮安也是一愣。

完了,他在心裡暗道。

光顧著哄素芝。一時忘記自己現在的身份了。

素芝盯著他,眼裡帶著疑惑。

「我本是平南王世子,季淮安。第一次見你時,我在被人追殺,所以沒有告訴你實情。」

聽著季淮安的話,素芝的臉上是滿滿的驚訝,她思考了一會兒,看向他的眼裡多了幾分期待。

「你這麼厲害,那你可以幫我找哥哥的,對吧。」

看著素芝懇求的模樣,那雙哭紅的小眼裡閃著希望的光。

「這……」

「求求你……求求……」素芝說著就要給他跪下。

季淮安急忙扶起素芝,點點頭答應了。

素芝一把將他抱住。

這一刻,季淮安覺得自己值了。

他沉浸在自己的快樂了,絲毫沒有注意到,素芝嘴角勾起的一抹似有似無的微笑。

柔弱和眼淚只有在被人關注時才會變成武器,其他時候,它們一無是處。

而素芝,深知這個道理。

。 「聽說,你在彭世集團上班?」。

何有為看着陳玉,覺得陳玉不虧是優秀的女強人,能夠進彭氏集團,說明陳玉自身也是越來越優秀了。

「對呀。」,陳玉看着何有尷尬的笑了一下,現在的話題都會讓陳玉想到彭輝,所以她有一些不想要在繼續下去了。

看着陳玉好像並不是對這個話題感興趣,何有為便不再問了,尷尬的吃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