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雨也沒有慌亂,精神力湧出保護住了自己的靈魂。

在精神力巨掌觸碰到他的那一剎那,他暗道一聲不好,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他的身軀還在原地好像根本沒有結結實實受到這一掌,可是他的腦袋卻猛的向後仰去。

魔雨感覺時間突然變得很慢,他感覺周圍的景象都在變得模糊。

他看見了雲韻還在驚呼的神情,看見了古族人驚喜的表情,看見了四散飛舞的凳子椅子還有船體碎片。

接着他周圍的景象開始變成了一條條扭曲的彩色的線,就好像吃了毒蘑菇一般。

最後他眼前一黑,什麼都看不到了,整個人也最終被拍飛,直接撞穿了空間船的船壁,掉落到了蟲洞之中。

魔雨沒有遲疑,手中一把水刀出現,直接一刀劃過自己的手掌。

劇痛喚醒了他昏昏沉沉的腦袋,魔雨強行睜開了眼睛控制住了自己倒飛的身形,隨後立刻飛了回去。

「半聖?古族的哪位來了?」魔雨忌憚的高聲問道,不過他也不是特別害怕,若是古族的半聖對他出手,他身後同樣有半聖坐鎮。

古族那群人見狀都拚命的喊道:「長老救命!」

「這群不爭氣的小傢伙我就帶走了,後會有期,魔雨。」那聲音沒有回答魔雨的話,語氣依舊平靜的說道。

魔雨冷哼一聲,甩了甩袖子也放棄了阻攔,古族半聖親自來救人,那他也懶得做無用功了。

雲韻這時悄然鬆了一口氣,還好魔雨沒腦子一熱想試試這半聖的水平,他此時頭昏腦脹的也沒注意到這空間通道開的簡直就是慘不忍睹。

古族之人在狂喜的神色中開始被一個個吸向了空間通道。

雲韻和美杜莎此時卻沒有一點動靜。

因為雲韻在賭!

她不想讓自己招惹上魂殿,所以她要撇清她有可能存在與古族的一切關係,她在賭那個古族的女子會記恨她,從而央求她們以為的古族長老一起帶走她和美杜莎。

然而出乎雲韻意料的是這些古族人在快要成功逃脫的時候,竟然因為太過興奮,都把她這個叛徒給忘了。

雲韻無語了。

她只能立刻開口大聲喊道:「大人,別放走那個女的啊!」

那古族女子聽到雲韻的聲音終於想起了雲韻,她對着空間裂縫大吼道:「前輩,別放過那兩個女人,那是魂殿的走狗!」

雲韻這時終於適時的開口,而虛空中也傳來聲音:「知人知面不知心,既然如此,那這兩個胖丫頭我也一併帶走了。」

話音剛落,雲韻和美杜莎突然就向著裂縫飛去。

「大人,救命啊!」雲韻在空中對着魔雨揮舞着手驚恐的喊道。

魔雨一愣,剛想出手把這兩個剛收的編外人員救回來,可是想到對面的是古族的半聖,只能無奈的把剛抬起一點的手又放了下來。

他還蠻喜歡這兩個姑娘的,好騙!

進了古界她們究竟會碰到什麼情況,那就這能看她們的造化了。

不過在他看來這兩個姑娘去了古族應該會吃點苦頭,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

至於營救,那恐怕不大可能了。

「大人!你一定要來救我們啊!」雲韻見魔雨抬手又放手的動作,悲憤的喊道。

魔雨心中一陣感動,果然好騙啊!

隨後雲韻和美杜莎與古族之人一同被吸進了空間通道。

空間通道慢慢消失,魔雨嘆了一口氣,損失了兩員大將啊!

不過他突然想起自己的星落草還在雲韻那個胖丫頭手裏,最後肯定會被古族那群混蛋拿走。

他不禁惱怒的拍了拍額頭,這次的任務算是失敗了,他回去了免不得又要挨訓。

眼看空間蟲洞已經快要到終點了,魔雨也沒了等的心思,他隨手打開了一個空間通道,準備直接離開回魂族。

可是就在他要跨入空間通道離開的時候,他看着自己打開的空間門愣在了那裏,這一步硬是停在了空中沒有落下去。

他終於意識到了不對勁,他回想起了那道攻擊,那靈魂巨手上青色的火焰威力極強,可是本源卻很弱。

雖然那靈魂力足以與半聖的靈魂力相媲美,可是那空間通道竟然只是一道幾人寬的粗陋的空間裂縫。

哪怕是他都可以隨意的在蟲洞中開出一個極其穩固的空間通道,若是實力高於他,怎麼可能只開一個搖搖欲墜的空間裂縫呢?

九天尊魔雨猛的回頭看向了剛剛那道空間裂縫開啟的地方,鬥氣猛然從身體內噴涌而出,在他周圍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衝天而起的鬥氣柱。

他雙手成爪,手背相靠,一條貫穿整個空間蟲洞的空間裂縫在慢慢形成。

「開!」

九天尊魔雨怒吼一聲,雙手慢慢向著兩側掰開,只見那空間裂縫在一陣搖晃后同樣慢慢的開始了擴張。

此時魔雨外圍空間蟲洞不斷旋轉的銀色的空間壁開始因為這道破壞性空間裂縫的出現開始有了破碎的跡象,空間蟲洞外黑暗的虛無空間若隱若現。

最終空間裂縫被魔雨完全的擴張開,空間蟲洞也開始劇烈的搖晃起來,好像要從這個地方斷掉一樣。

魔雨看着空間裂縫內各種混亂的空間穿梭痕迹,知道自己已經失去了他們的行蹤,忍不住怒吼了一聲,開始憤怒的向著虛空傾瀉著自己的鬥技。

他意識到剛剛來的根本不是什麼半聖,而是一位擅長精神力的斗尊,甚至可能是低階斗尊!

哪怕他精神力強又如何,自己雖然在精神力不敵他,可是從那青色火焰上魔雨能感受到他的鬥氣弱的可憐,真要打起來自己必贏。

自己竟然被一位低階斗尊給嚇的動都不敢動?!

「恥辱啊!」魔雨停下了手上的鬥技,用顫抖的聲音說道,「我要被他們嘲笑百年了!」

魔雨在原地靜靜站立了好一會兒才終於接受了自己已經追不到他們的現實。

他看了一眼四周已經支離破碎並且可以清楚看到外面深邃黑色虛無空間的銀色空間壁,隨手揮去,空間蟲洞轉瞬間便恢復成了原樣。

魔雨看着自己面前那道穩固的空間門,再次怒吼一聲一步跨了進去。

另一邊眾人被吸入空間裂縫后,驚恐的發現他們四周並不是一條想像中的空間通道,而是身處無盡虛空之中,被不斷閃爍的銀白色空間能量所環繞。

「前輩!前輩你在哪兒?!」古族人不斷的向著四周大喊道,可是卻沒有等來任何的回應。

「白痴們,別喊了,這裏沒你們的前輩!」雲韻冷哼一聲。

「你這個魂族的走狗說什麼?如今我古族的前輩已經來了,你別想跑!」有男子大喝道。

「哼!」雲韻沒有再解釋,恐怖的精神力也沒有再收斂,瞬間在她周身化為了精神力風暴。

她開始驅動着一條條銀白色的空間能量,準備讓它們把古族的人團團包裹住。

就在雲韻精神力爆發之際,古族不少精神力敏感之人都不可思議的看向了雲韻,其中包括了那位年輕女子,因為他們注意到這股精神力竟然和剛剛他們以為的族裏的前輩一模一樣。

眾人臉色一下就變得有趣了起來,一個尷尬的推測出現在了眾人的腦海中。

古族之人周圍的銀白色空間能量越來越多,越來越密,最後他們被一個銀白色的光球所包裹,同時他們也喪失了雲韻的視野。

最後當空間能量暴動到極點的時候,只聽「砰」一聲,巨大的光球瞬間坍塌縮成了一個點,消失在了原地。

古族眾人僅僅眼前一花,他們周圍的銀白色空間能量就開始緩緩散開最後融入虛空消失不見。

他們的雙腳也再一次踏在了大地上,眾人心中都是一定。

待空間能量最後消散之時,雲韻淡淡的嗓音傳來:「轉告古薰兒,她欠我一個人情,那個丫頭,你要是想報仇,我隨時等着你。」

眾人眼角抽了抽,不少人都悄悄的看向了那個臉蛋還腫著的古族姑娘,你這不是被白打了嗎?!

結果就在這時,這群人中突然傳出了一聲明顯是沒憋不住的笑聲。

眾人聽后差點被帶的同樣沒忍住,趕忙死死的咬着嘴唇把腦袋偏向一邊,忍住不笑出聲來。

「是誰笑的?!」那古族姑娘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看着人群怒吼道。

此時自然沒有人出來自投羅網,眾人都憋著笑,看着別處不做聲。

「我們的項鏈還在她手裏。」這時突然有人提醒道。

眾人聽后一下就笑不出來了,他們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這可是他們此次的任務啊!

眾人向著四周看了看,只有一望無際的光禿禿的岩石,一點點人煙都沒有。

他們現在也不知道在哪個鳥不拉屎的荒郊野嶺,最後只能想辦法用玉簡聯繫族內,讓人來接他們。

他們忙了這麼久的任務也只能以失敗告終,不僅丟了任務品不說,還平白無故讓他們的大小姐欠了別人一個人情。

另一邊雲韻送走了古族的人,自己也準備和美杜莎儘快離開了,若是時間久了她們在虛無空間內越飄越深那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雲韻用精神力強行擊碎空間,在面前劃開一道空間裂縫,拉着美杜莎就跳了進去。

「我們會去哪兒?」美杜莎大聲問道。

「不知道!」雲韻同樣大聲回答道。

空間裂縫慢慢消失,虛無空間送走了這些意外來客,又變成了寂靜的模樣,億萬年一如此。 王小菊眼中閃過無限的驚恐,抱着趙天賜順着身邊一顆足有一米直徑的大樹就瘋狂往上爬。

1號雙手成爪咔咔咔聲響中越發鋒銳的指甲扎進樹皮中快速的往上爬行。

李子木發出一聲恐懼的驚叫:「死啦!死啦!這是怎麼回事….」。

驚叫的同時他手腳並用如猴子一般飛竄上了一棵巨樹,轉眼人就消失在濃密的樹葉之中。

見過草原萬馬奔騰的景象嗎,這比那還恐怖,畢竟這些可都是進化獸!

這也是為什麼趙靖要他們尋找粗壯大樹的原因。

畢竟稍小的樹都已經在它們的瘋狂衝擊下化作了粉碎。

趙靖正要躍起,突然他看着前方的獸潮眼中有光芒一閃而逝。

他又停了下來,緩緩轉身直面那洶湧的獸潮!

「趙靖!你個混蛋,你找死嗎!還不上樹!」

樹上的王小菊看到趙靖居然敢轉身直面獸潮,眼中霎時充血怒吼出聲。

「小菊,你不用擔心我,獸潮確實危險,但於我而言也是機遇,不然,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進階五級!」

趙靖聲音中帶着無比的自信!

他自然不是單純的莽撞,洞察之眼掃描之下不斷有獸族的信息在他腦中浮現。

3級嘯月狼,3級獠牙虎,2級幻影貓,3級金剛豹,4級噬月熊,2級草泥馬(草,怎麼出現了一個不該出現的玩意兒)。

3級風猴,4級巨力蟒,3級長毛野豬,2級流氓兔(靠!這是什麼鬼)……

成百上千頭凶獸,沒有一頭是1級,但也沒有一頭超過4級!

而且他還發現這些獸族並非是針對他們,因為它們並未有攻擊意圖,它們似乎只是在分散奔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