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好久,顧東才平復了心態。

低沉道:「阿龍,給你們三天時間,必須查出周雨冬的下落!」

阿龍點點頭,「好的顧少。不過」

「不過什麼?你有什麼意見嗎?」

顧東一拍面前的小桌板,啪的一聲,探身,喝問。

右手拍的,媽的,好疼。

右手被玻璃扎爛了嘛!

阿龍,認真道:「顧少,容喜生態農業的事,不給蘇有容講,你覺得顯自己小人之心,那周雨冬的事,似乎也有這種嫌疑啊!」

「你懂個屁!這能一樣嗎?」顧東臉垮了下來,聲音低沉,如受傷的野獸,不發泄、不復仇,心頭不爽!

「周雨冬的事,證明了宋三喜就是個十足的人渣,根本不是什麼好東西!周雨冬,只是個酒吧舞女,這種女人有多臟,你懂嗎?」

阿龍暗自道:我不懂,你懂,你常去那種地方發瘋!

顧東,一派不屑道:「」外面的情人懷了孕,他宋三喜還藏的嚴嚴實實,還給錢保著胎。這不是人渣,是什麼?」

「這,事關有容的婚姻尊嚴,懂嗎?能和容喜農業,相提並論?我可不願意我心愛的女人,枕邊人是那種噁心的角色!」

「這是對她,極大的侮辱和傷害!所以,我不小人之心,是愛人之心,你懂?」

阿龍,默然。

心說:對對對,你是老大,你說啥都對。

顧東沉道:「趕緊給我查,繼續追查到底!一有消息,彙報給我!」

「哦,好的。」

「對了,阿虎那個廢物,怎麼樣了?」

「醫院躺着,要有些日子才能回來」

「廢物,真廢物」

「」

其實,阿龍已經查到了周雨冬的下落。

但,因為前後很多事,特別又是阿虎的事。

他對於宋三喜的觀感,並不差。

所以,暫時隱瞞着吧!

人家兩口子,其實日子過挺好的。

顧東非要這麼強調奪理,野蠻的插一竿子,確實太顯霸道了。

總的來說,阿龍,算也是一個相當有原則的人了。

換作阿虎,肯定頭腦一熱,什麼都交代了。

這,也許是阿龍能成為顧東替身總管的原因吧!

腦子,會想問題!

而這邊,宋三喜的確是回到家后,見蘇有容還沒有回來。 他想掐死夏恆,像是來真的,夏恆已經透不過氣,臉色青紫,連話都說不出來。

眼看着夏恆窒息到乾嘔,林昊楓鬆開手,夏恆馬上蹲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氣。

「為什麼不反抗?」林昊楓沉聲問道。

夏恆苦笑:「我反抗有用嗎?上次被姐夫打得起不了床。」

緩過來,他重新站起身,儘管看上去有些狼狽,表情依然平靜:「我賭姐夫不捨得殺了我,畢竟,我是姐姐的好弟弟。」

「啪!」林昊楓一個耳光抽在夏恆的臉上,夏恆的嘴角立刻滲出了血跡。

「啪!啪!啪!」抽耳光的聲音接二連三,卻並不是林昊楓出手,而是夏恆在抽自己。

不是擺擺花架子,是真地抽到兩邊紅腫,滿口血水。

林昊楓靜靜看着夏恆的表演,直到快說不出話,夏恆才收手,含糊不清:「我知道姐夫還在生我的氣,我替姐夫出氣,上次我是真的喝多了。」

「夏恆,別在我面前裝,你知道尤葉的那個秘密,還把她當姐姐嗎?」林昊楓的表情沒有變化,似乎沒看到夏恆已經腫成了豬頭。

夏恆費力地搖搖頭:「我跟她一起長大,不論到什麼時候,她都是我最親愛的姐姐。」

地上有了血跡,是從夏恆的嘴巴跟鼻子流出來的,一直蜿蜒到林昊楓的腳下。

避開骯髒的污血,林昊楓說話了:「我答應你。」

「真的!」夏恆驚喜異常,隨着喊聲,口中有血沫飛濺出來。

林昊楓嫌惡:「我答應你,瑞豐不會收購夏氏的總公司,可是你們夏氏會不會毀在別人手裏,我就不管了。」

尤葉的報仇目標一直都是夏家,因為夏恆的回來,她改變了毀掉夏氏的想法,轉而針對夏氏的每個人。

可林昊楓不能保證,是不是會有那麼一天,尤葉突然覺醒,依然想將夏氏變成廢墟。

「只要姐夫不出手,其他人,也未必是我的對手。」夏恆露出冷酷驕傲的一面。

這次費盡周折的談判算是結束了,夏恆也達到了目的,他重新戴上面具,然後從衣兜里掏出一塊手帕,讓林昊楓擋住臉。

「姐夫,我帶你出去,外面還會有隱藏的攝像頭,不要被拍到了。」

林昊楓把手帕還給他:「我不需要。」

「如果不需要,看來姐夫是另有退出的路線,我們就不一起走了。」夏恆先一步走到門口,想先行離開。

林昊楓不肯擋臉,夏恆便不想與他同行,一旦被暗中的攝像頭拍到,林昊楓的臉那麼有辨識度,警察順藤摸瓜,夏恆就算戴了面具也不安全。

他不想給自己找麻煩。

「你先走吧。」林昊楓沒有攔著夏恆。

夏恆對着門上的密碼鎖輸入了一長串號碼,密室的門緩緩打開,他回頭看了林昊楓一眼,悄悄跑開了。

房門自動關上,林昊楓開始倒計時:「10,9,8……」

沒有用上十秒鐘,防盜門再次開啟,夏恆又跑了回來。

「外面為什麼會有警察,姐夫,你是不是告密了!」夏恆急了。

他計劃得天衣無縫,不可能驚動警察,除非有人告密。

「告密?我從不做那種事。」林昊楓不屑地看着夏恆。

夏恆仔細一想,也對,以林昊楓的驕傲,不會背後捅刀子的。

「現在怎麼辦?」夏恆有了盤算。

林昊楓能進來,也一定是留了後路,他決定跟林昊楓一起走,即使林昊楓的臉有辨識度也認了,總比出去自投羅網強。

林昊楓走到門口,按了密碼,沉重的防盜門緩緩打開。

他沒有朝夏恆剛才走過的方向走去,而是走到另一側的牆壁前,用手一揮,牆壁上竟然出現了一個投影的密碼鎖。

林昊楓再次按了密碼,「牆壁」慢慢分開,這裏竟然是一道暗門!

白斯明連這扇暗門都能找到,而且破譯了密碼!

夏恆再次深深感到挫敗,他在探進來之前,把這家銀行的電子裝修圖都找到了,在他的印象中,並沒有這樣一道暗門。

連接暗門的,是一條長長的甬道,裏面沒有光亮,靠着手機照明,他們左拐右拐,走出幾十米,出現了一道門。

夏恆一直在默默記着路線,以他的判斷,他們正在穿過整間銀行,前面那道門的外面,就是一條小路。

只要出了門,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銀行,安全脫身了。

小門沒有密碼鎖,是一道最普通的門鎖。

「你會開鎖嗎?」林昊楓問。

夏恆點了點頭,從兜里拿出一根細絲,開始撥弄鎖眼。

他除了是黑客,另一個保命技能是開鎖高手,而這一點,他從來沒有外露過。

今天為了逃命,在林昊楓面前使出了看家本領,很快,一聲清脆的響聲,是鎖芯被撥弄開了。

大功告成,夏恆一陣欣喜,迫不及待地推開了門。

然而外面的景象,卻是他萬萬也沒有想到的!

。 「漠雨,給我調查一下,哪個殺手組織接了青州市的任務。」林天平靜的聲音中蘊藏著無窮的怒火。

竟然敢有人違反閻王傭兵團發布的通告,這是他不能忍受的。

「什麼?竟然有人敢去接華國的任務了?」漠雨也很震驚:「老大,我這就派人去調查,等我消息。」

「嗯,一共有五個,應該是昨晚來到的青州,都服毒自殺了,這應該是某個組織的成員,查到就給他們點教訓。」林天繼續說道。

「明白了老大。」漠雨掛了電話。

下午,上官離來到了辦公室。

斯嘉麗也在。

斯嘉麗是外教,課不多,卻很受歡迎。

現在青州大學的校花排行榜已經變動了,排名第一的依舊是著名的徐傾城。

她不是學生,是一名老師。

林天自從來了這裡,還沒見過她,她代表青州大學去魔都開會了。

排名第二的就是上官離,上官離也不差,只是第一的寶座,始終都是徐傾城。

排名第三的就是斯嘉麗,其餘的人倒是沒怎麼變化,都是依次后調了一位。

「嘖嘖嘖,林老師,你真是厲害啊,校花排行榜前三,竟然有兩個每天都來找林老師,要不是徐老師不在,這辦公室,恐怕就會集齊三大校花了。」范偉唯恐天下不亂地說道。

林天翻了個白眼,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這傢伙,真是在給他找麻煩。

不過他對范偉的印象還是挺好的,陳天宇來的時候,他還專門冒著危險去叫了李存山幫忙。

儘管這沒什麼用,就算不去,他也不會出事。

「林老師,你下班了沒有?」上官離開口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