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蘭德,武魂貓鷹,敏攻系七十八級戰魂聖,見過前輩。」

三名老者中央那位則是哈哈一笑,拉下了弗蘭德因行禮搭在肩膀上的手。

」弗蘭德院長不用客氣,我是教務會主席,夢神機,武魂黑妖,控制系八十六級魂斗羅,他的學院教委會次席,白寶山,武魂天星爐,防禦系八十五級魂斗羅,這位是三席,智林,武魂天青藤,控制系八十三級魂斗羅。「

分別介紹了一下旁邊的兩位老者。

互相介紹過後,將史萊克一行人帶進了大樓。

三位老者和史萊克學院的老師坐在辦公桌旁,讓僕人端茶倒水看着站在那裏的史萊克七怪,旁邊的三席智林突然開口道。

」聽秦老師說有一名戰鬥不釋放武魂魂環但幾乎在皇斗戰隊的戰鬥中以一己之力挑翻整支皇斗戰隊的小女孩,不知道是那位?」

聽見了老者的問話,朱竹清抱着輕劍緩緩的走出,輕輕的行了一個禮,淡淡的開口說道。

「朱竹清。」

突然她感覺道身上彷彿有着一股龐大的壓力開始襲來,輕輕的皺了皺眉頭看向了智林,看着他臉上淡淡的笑容。

朱竹清是身上開始流轉起淡淡的白光。

……………………

新人作家,求推薦,求收藏,求月票~~~~

求求求求求求求

QQ書友群:627247168

有不懂的地方可以進QQ群問,或者在評論區問,都是可以 「以後,宛雲還要怎麼嫁人啊,咱們相爺府日後,豈不是任何一丁點的依靠都沒有了!」

葉柳氏一邊說著,一邊抹淚。

葉振林聽著葉柳氏的這些話,滿心的煩躁。

之前的時候,葉振林還會心疼一下葉宛雲,但是眼下到了這般境地,葉振林對葉宛雲這個女兒剩下的,只有厭惡了。

怎麼成了這幅模樣?

都成了這幅模樣,以後還要怎麼嫁給墨長風?怎麼成為母儀天下的皇後娘娘,怎麼給相爺府爭光?

這是要成為相爺府的恥辱才是!

葉振林不願意麵對這些,更加不想面對這些!

自己廢了那麼大的心血,辛辛苦苦才培養起來的女兒,現在竟然成了一個廢人?

這樣的打擊,讓葉振林怎麼能接受的了呢?

「相爺,相爺您倒是說句話呀,這樣咱們可要怎麼辦?」葉柳氏搖晃著葉振林的胳膊,想要從葉振林這裡換來一點點的安撫。

「夠了!」

但等待著葉柳氏的,卻是葉振林直接揚起的巴掌。

葉振林厲聲呵斥之後,直接一巴掌就打在了葉柳氏的臉上。

葉柳氏的半邊臉,瞬間被打紅了。

青紫色的臉頰之上,是那雙不敢置信的雙眼。

葉柳氏被打懵了,她想要哭,想要哭著訴說自己的委屈。

但是此時此刻,葉振林就連痛哭的勇氣都沒有了。

因為她已經沒了底氣,也沒了任何能給予底氣的依賴。

之前的時候,至少還有葉宛雲,可是現在,現在葉宛雲這邊,還不知道要如何跟皇家交代……

葉柳氏只能可憐巴巴的捂著自己被打了的臉頰,眼底泛著淚光低頭啜泣著。

葉振林聽著女人的啜泣聲,只覺得更是厭惡:「本相剛剛給你的女兒擦乾淨了屁股,剛剛把欠債還清,她竟然又成了這般模樣,早知道你們母子的事,我就不該插手!」

「可是相爺,我們現在真的是沒有辦法了,不管怎麼說,宛雲都是齊明王的未婚妻呀,您就當是看在兩個人婚約的份上,您也不能不管宛雲了啊。」

葉柳氏看著葉振林要走,趕忙抓住了葉振林的衣角。

她沒得選擇了,這是她最後的選擇。

葉振林是真的很想很想一走了之的。

但是轉念想一想,葉柳氏的話也是有道理的。

即便葉振林能明白,其實齊明王現在也不怎麼喜歡葉宛雲了,也一直都在想方設法的去討好葉宛月。

可就算是這樣又能怎麼樣,不管怎麼說,葉宛雲那都是皇上下旨欽賜的婚約,為了皇上的顏面,齊明王不敢輕舉妄動的。

加之葉宛月的性格,葉振林也深知她不會再要齊明王的。

所以現在,即便葉宛雲成了這幅模樣,那葉宛雲也依舊是齊明王墨長風的未婚妻,是皇帝認可的未婚妻。

這件事,在沒有清楚的定論之前,他葉振林的確不易輕舉妄動。

而且也的的確確,眼下能依賴的,依舊只有墨長風和葉宛雲這層關係。

葉振林想到這些,不由得攥緊了拳頭。

自己養在外面的兒子,還是要儘快長大才是,葉振林後悔自己為什麼不早幾年去生兒子,如若早幾年,現在兒子也已經長大成人了吧。

那如今的局面,也不至於如此的窘迫悲慘。

「本相也想管她啊,現在能怎麼辦?現在還能怎麼管?都成了這幅模樣,本相可沒這通天的本領,太醫都沒了辦法的事情!」

即便這些道理葉振林都懂,但也依舊不能阻止葉振林內心的埋怨。

葉柳氏:「相爺,您難不成忘了,咱們還有一個地方可以求助。」

「什麼地方?」

「斷情谷啊。」葉柳氏小心翼翼的將這個名字說出。

斷情谷,之前的幾次重症,都是找斷情谷才得以緩解的,葉柳氏看著女兒的這般模樣,唯一能想到的,也便只剩下斷情谷了。

「哼!」卻不成想當葉柳氏說完這句話之後,葉振林第一個惱羞成怒,「你當本相不知道斷情谷醫術高超?但是那斷情谷收費也是高昂,本相剛剛四處搜尋,才也著葉宛雲欠下錢莊的銀子還了,眼下哪裡還有錢去求助斷情谷!」

「可是,可是相爺,如若咱們不去找斷情谷的話,宛雲可就真的,真的沒辦法給皇上交代啊,萬一到時候皇上怪罪下來,我們都……」

葉柳氏欲言又止,她想她現在既然沒了別的辦法,那便只能將皇帝搬出來了。

如果將皇上搬出來都不管用的話,那葉柳氏可就真的沒有任何的辦法能解決這件事了。

葉振林聽著這些話,的確有些心動了……

只是銀子……

「眼下如若真的非要去斷情谷求醫的話,本相只能再去各個縣衙搜刮一番金銀了。」葉振林說著,眼底閃過一抹歹毒的陰狠。

相爺的權力去施壓一些縣衙小官,應該能要到一些錢財的。

只是,這樣的做法也是相當冒險。

萬一有那個不懂事的小官不知天高地厚,非要入皇城將他參告一本,他這個相爺之位可能都會不保。

但,除此之外葉振林真的沒有別的辦法了,只能鋌而走險試試了。

葉柳氏聽著葉振林這樣說,終於算是看到了一點點的希望,她才不關心葉振林到底是用什麼樣的辦法,反正在葉柳氏看來,只要能救女兒就行。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傳來了打鬥的聲音。

還未等葉振林等人從葉宛雲的房間走出,便看到兩個下人被什麼人直接打翻在地。

隨後,一身材魁梧的男人沖入了後院之中,那人很是囂張的叫囂著:

「這偌大的相爺府,怎麼連個能打的人都沒有?」

葉振林看到闖入的人,厲聲呵斥:「是什麼人膽敢在相爺府撒野?」

「相爺這是身體康復了,看來在下來的正是時候。「身材魁梧的男人臉上堆積著不明覺厲的笑意。

葉振林蹙眉:「什麼意思?」

那男人不著急回答葉振林的話:「多日之前二小姐欠了在下一百萬兩銀子,相爺,給錢吧。」 睫毛長是吸引人的,男人的長睫毛一樣有着別樣的魅力。

此時的王慧就被小明的長睫毛所吸引,她露出愛憐的目光,一臉花痴地盯着小明的睫毛和臉蛋看。

她腦海中也有兩個小人在爭吵。

邪惡的小人兒催促道:「男人不喝醉,女人沒機會。他好不容易喝醉了,必須趕緊下手,晚了等他酒醒了可就徹底沒機會了!」

正義的小人兒駁斥道:「嘖~嘖~人家還是個孩子,你也能下得去手!」

「哼~某些人哪裏會懂,越嫩的草越有味道!」說他又催促道:「趕緊的啊!錯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店兒了!」

兩個小人兒說着說着就是一頓刀光劍影,打成了一團。

終於,正義的小人兒敵不過邪惡的陰招,最終敗下陣來,呆在一邊橫眉冷眼旁觀。

小明做了一個夢,夢中他被一股不知名的外力帶到了一處神秘的小島上,在這股巨力的作用下,他穿過茂密的原始森林,站在一處溪水潺潺的小溪前躊躇不前。

怪力將他推進了小溪,他順流而下,最終被一張看起來像蜘蛛網的東西擋住了去路,怪力依然不讓他停下來,直到他的身體撞破了那層蜘蛛網,前方豁然開朗,呈現出世外桃源般的幽靜,很快,他又被外力推進了無盡的深淵,伸手不見五指。

在這樣的環境下,本能驅使他不斷退縮,一次又一次地被怪力拉了回去。

終於,他實在受不了在這潮濕陰冷的環境中來回穿梭,他感覺到一陣頭昏目眩,哇地一下吐了……

這真是一個奇怪的夢境……

難道來到這個世界第一次喝酒就醉吐了?

第二天早上,小明被一陣幽香驚醒,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大床上,周圍環境極為陌生,像極了酒店的房間。

他慌忙扯開被子一看,果然是紅果果的,他就納了悶了,衣服呢?還不翼而飛了?

再看旁邊,手機和書包整齊地放在那,他拿過書包一看,裏面的現金一分不少。

他不由鬆了一口氣,這時他才趕緊身上黏糊糊的,他只能將原因歸結為酒店空調不好,昨晚睡覺蓋着被子,出汗太多。

他趕緊跑到衛生間沖了個澡,換上了帶來的備用衣服,再看時間,才早上7:00整。

他來到樓下自助餐廳吃過早飯後,重新回到這個房間看了會電視,時間來到8:30了。

他給王慧打了個電話:「王姐,起床了嗎?」

電話那頭傳來王慧慵懶的聲音:「還沒呢,我與劉主任約的時間是10點,還能再睡會。」

小明一愣,忙說道:「別睡了,趕緊起來吃早飯,然後來我房間,我有事情給你商量。」

王慧一聽又讓去他房間,臉沒來由的一下就紅了,腦海中不自覺地回憶起他昨晚的那套野蠻衝撞技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