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箭落在遠處的黑色土壤之上,「砰」的一聲,炸起塵土飛揚。

待得煙塵散去,命中的地點可以看見大大小小的凍屑,由泥土冰凍凝結而成,小的有指甲大小,大的有拳頭那麼大。地面上更是形成了一個深坑,威力極其驚人。

「好厲害!」

趙子琦瞠目結舌,心有餘悸地打量了一眼手裏的這把冰藍色長弓。

這把非凡武器,不僅補足了自己遠程輸出的短板,而且其特性「蓄力一擊」是罕見的群體傷害效果,能夠大大提高自己刷怪的效率。

趙子琦決定實踐一下,他運用「博學之眼」四處掃蕩,尋找附近怪物的所在。

一小隊丘丘人映入眼帘,數量總共三隻,且每隻都只有見習階三段的修為,剛好是作為練習靶的絕佳道具。

趙子琦偷偷摸摸繞到丘丘人的營地附近,遠遠能夠看見三隻丘丘人圍繞着篝火像是在休息。

趙子琦話不多說,先是一箭射出,第一箭是「霜凍之箭」,目的在於吸引怪物。果然,這一箭命中后雖然對其中一隻丘丘人造成了傷害,但卻不致死。

三隻丘丘人都反應過來,手持刀劍,發出古怪的叫聲,扎堆朝趙子琦這邊跑來。

趙子琦瞄準敵人,默數三秒,凝結出的箭矢上散發出燦爛奪目的光芒,這是蓄力完成的標誌。

「轟!」

蓄力一箭離弦而發,磅礴的冰屬性靈力頓時將三隻丘丘人席捲在內,下一秒冰爆傷害爆發,丘丘人瞬間被炸成了碎塊。 「我呢,無所謂啊!趁著現在,大家都還有些余錢,不如,早點把婚離了吧!」

「沒辦法承受你的一切。東一下,西一下,又是產業,又是病人,還有顧東這麼強大的敵人。你,玩不過紅日集團的。」

「人家,連中海辦公大樓、體育館這種決定,都可以否決的,而且是從燕京下來的力量否決,你還能掙扎什麼?」

「也許,離了婚,對你來說,才是有好處的。我,只不過讓你多了一個不可戰勝的對手,拖累了你。」

「就這樣吧,找個時間,我們去辦證。辦完之後,各自輕鬆,解脫,不用背負太多。」

蘇有容掛了電話。

宋三喜,坐在車裡發著愣。

愣了小會兒。

他不敢相信,這種時候,蘇有容還是要離婚。

她,不是因為項目的否決,而是不想拖累他?

喜教父的心靈,第一次被她衝擊了一下。

傻瓜,顧東就真不可戰勝嗎?

宋三喜,不信!

晚上,六點半。

他帶著楊雪,踏進了天賜大酒店的包間。

楊雪,本來聽說跟市總大人以及他的秘書吃飯,真的很害怕。

畢竟,年紀在那裡擺著。

而普通百姓,對於王文洪他們這樣的存在,是與生俱來的害怕的。

但,宋三喜一番勸慰,楊雪就有勇氣了。

此時,她還穿著海蘭國際漂亮的校服。

黑色粉領的小西服,漂亮的淡粉襯衣。

加上黑底紅絲格的短裙,白襪子,白色運動軟底靴。

清新的垂直長發,素顏朝天。

這副打扮,加上有些突出的線條,整個就是一

清純與小杏感的集合體。

身材,的確也有些出眾了。

在宋三喜面前挨著,身高到他的耳朵,這身材就真的可觀。

兩人一進去,在閑聊的王文洪和王文井,都微微驚了一跳。

愣想不到,宋三喜還有這愛好嗎?

帶著個這麼身份的女子來赴宴?

二人怪異的目光,直接把楊雪整了個滿臉通紅。

那嬌·嫩的皮膚,紅暈非常。

看上去,端的是撩心。

王文洪心頭,都不禁動蕩一番。

狗賊宋三喜,可真是好福氣啊!

這種小絕·色,都能弄的到。

不過,王文井反應的快,趕緊起身,一臉笑意。

「呵呵,宋先生來啦?來來來,先坐,我們準備走菜了。」

「對了,宋先生,這位小美女是?」

王文井的表情很江湖,很社會,也很精彩。

楊雪,紅著臉,低下頭。

真的沒法跟這些成·年人接觸和交流。

但宋三喜落落大方,拉了一下她的手,坐下來。

「楊雪,別害怕,別害羞,宋大哥在這兒呢!別看這位,是中海市總的秘書王文井,那位就是市總大人王文洪,但他們,都是人,吃五穀雜糧,不吃人。他們今天要敢吃你,我把他倆,吃的骨頭都不吐。」

王文洪堂兄弟倆,還是笑了笑。

楊雪,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宋大哥,真的好幽默,膽子好大呀!

王文洪一臉假笑,「宋三喜,都準備在一張桌子上吃飯了,就不用說這麼狠了。來吧,介紹一下這位小美女。呵呵」

他的心裡,甚至有點別的想法了 對電影不感興趣的霍均曜,在看到這個舉動后,臉色瞬間黑了。

放著自己的女兒不喂,親自喂他的兒子。

如果這還不是在討好他,追求他,又有什麼能來解釋她的行為?!

感覺到旁邊源源不斷的冷意襲來后,蘇南卿這才慢悠悠的睜開眼睛,側頭看過來。

在對上霍均曜那漆黑幽深、卻又帶著點厲色的眼神時,她還微微愣了愣。

她應該是在做夢吧?

不然怎麼會在電影院,看到了霍均曜?

她的困意瞬間消散了。

她慵懶的垂下眸子思考著,這是巧合?還是霍均曜懷疑她是Anti,來試探她?

麻煩了。

她想裝作沒看到這人,可直覺告訴她,這男人似乎還在盯著她,且眼神不善。

蘇南卿扭頭,敷衍的打了招呼:「霍先生,好巧。」

巧?

霍均曜臉色更加陰沉,「蘇小姐,一起看個電影也就算了,還剛好票也買在一起,可真是好巧!」

蘇南卿:?

這男人語氣怎麼這麼陰陽怪氣?

她皺眉:「霍先生什麼意思?」

霍均曜冷冷道:「我說過,我最討厭別人通過我兒子來接近我,蘇小姐是不是忘了我的警告!」

蘇南卿:!!

一次兩次的誤會她,還沒完沒了了?

蘇南卿緩緩收回視線,認真看向前方:「霍先生,你的確長得很美,但也別太自戀。像你這種比女人還漂亮的男人,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霍均曜嗤笑:「蘇小姐,都做的這麼明顯了,你竟然還在試圖掩飾。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對你不感興趣。你有這個勾搭我的功夫,還不如去好好想想怎麼給你姑姑看病!」

蘇南卿被這話氣的不輕,覺得這男人簡直有病,嗓音也透著冷:「我姑姑的病,就不勞你操心了!」

聽她如此輕描淡寫,霍均曜更怒,正準備說話,坐在前面一排的家長猛地回頭,訓斥道:「看電影呢,你們兩口子能不能不要吵架!」

霍均曜:?

蘇南卿:??

電影院里黑乎乎的,不知道為什麼,被誤會成兩口子,霍均曜心底並沒有先感覺到反感,反而浮起一絲不易察覺的愣怔。

那家長又苦口婆心的勸道:「當著孩子的面,你們夫妻不能剋制點嗎?孩子都快被嚇壞了!」

蘇南卿順著那人的指點,低頭就看到坐在那裡,戴著口罩,只露出一雙眼睛的蘇小果。

霍均曜彎腰把孩子抱起來,沉沉道:「蘇小姐,這是我最後一次警告你,下次再讓我看到你接近我兒子,別怪我不客氣!」

留下這句話,他直接大步離開。

蘇南卿:??

她往另一邊看了一眼,在看到霍小實后,滿頭疑問:剛剛好像給小果喂爆米花,喂得是另一邊吧?

遲疑間,霍小實默默牽住了她的手:「媽咪,我們也走吧。」

第一次約會,他宣布失敗。

回到酒店時,已經下午四點。

蘇南卿繼續補眠,明天的手術要持續七八個小時,不睡夠的話,她的體力和精力支撐不住。

霍小實則在旁邊,擔憂的給蘇小果發消息:「小果,你那邊怎麼樣?」

此時,頂樓。

蘇小果正在跟霍均曜對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