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降臨之劍]x10

這把劍,陳無是準備留著誘拐(劃掉)送給旅行者的。

畢竟旅行者裝備的時候,有額外的攻擊力提升。

天命之人!

3.[鐵峰刺]x10

雖然這柄劍與蒙德的淵源不小,但人家已經跑到海上流浪去了,而且也有異國的商人販賣。

沒有問題。

4.[桂木斬長正]x10

來自稻妻的雙手劍,與璃月隔海相望,沒什麼危險係數,可以搞!

確定好增加的武器,陳無隨手關了背包頁面。

任務模塊那裡,這幾天多出了些變化。

emmm…

一個小嘆號!

「【綁定任務】:是否還在因為無法及時接收到系統消息而耿耿於懷?

是否還在因為智能引導不夠貼心而無能狂怒?

快來為系統收集能量吧!集齊能量,更新系統,成為提瓦特大陸的人生贏家!」

無暇吐槽這次的任務描述,陳無只覺得有些有心無力。

對於系統要求獲取的能量,目前還沒有給出任何一點的解釋。

阿巴阿巴……

毫無頭緒。

陳無翻看了半天,也沒找到任何可疑的地方,索性放棄。

趁著還沒到上午營業的時間,陳無把上午暫停營業以及下午的限量高品質武器上架的消息,寫在了一塊黑板上,掛到了店門外。

過了一會,芭芭拉就來了,幫埃梅利處理好一些私人問題之後,特意告訴了陳無一件事。

「最近要小心哦,聽說有冒險家在風龍廢墟附近,聽到了龍的咆哮聲」

陳無一愣,好傢夥,現在消息傳遞的這麼快的嗎。

「消息準確嗎?不是哪個人隨便胡說的吧?」

陳無表面上裝作吃驚的樣子,讓芭芭拉滿意的笑笑。

「當然是真的啦!不過現在還不能公布,不然會引起大範圍的恐慌,而且琴團長已經派人過去調查了,用不了幾天,具體的消息就會傳回來了。」

陳無表情凝重的點點頭。

「你也不用太擔心,如果真的出現了意外,騎士團到時候會做好群眾的疏導工作,不會有事的!」

「對了,這件事千萬不要和別人說哦,」芭芭拉準備離開,回過頭展露了俏皮的笑容「不然,我會被琴說的。」

陳無看著芭芭拉的笑容,「真治癒啊!」

回手就比了個ok的手勢。

……

芭芭拉臉上還帶著笑容,走出店門,戴上面紗,隨即笑容變成了一副愁容。

「希望這次大家,都能夠平安無事。」

喬裝打扮后的芭芭拉繞著人群,走了小路,回到了教堂。

……

「怎麼今天上午又關門了啊!」

「別急啊,下午不是還有新貨嘛!」

「也是,等著吧,頭一次看見有錢不想賺的。」

門外傳來冒險者的抱怨聲,有先見之明的,已經回家清點資產準備大出血了。

陳無坐在大廳的沙發上,悠然的聽著外邊的聲音。

「只要我不開門,你們就不能把我怎麼樣!」

稍微瞥了眼系統,距離旅行者到達蒙德城還剩下兩個多月的時間。

陳無站了起來,目前自己的人物等級,已經達到了lv.55。

之前在劍術秘境里,陰差陽錯著,體質得到提升。

不光是對於元素的親和度提高了,甚至等級也提升了一級。

或許這才是提瓦特大陸正常的升級步驟。

看看前人的冒險經歷就升級,可太不恥了,不過…..

我喜歡。

有簡單模式不選,難道我還非得較真選擇一個地獄級模式?

走上二樓,打開窗子,陳無看著遠處的天空,陡然升起一陣興奮的感覺。

特瓦林你快點啊!

隨手拈起一縷風元素化作清風纏繞在指尖,繞著繞著,變化成了一隻小小的青色蝴蝶停留在手背上。

揮手散去,家庭煮夫要準備今日份的午餐了。

香料的氣味布滿整個屋子,將鍋蓋猛地掀起,頓時金光閃閃,濃郁的香味鑽進了所有蒙德城的人的大腦!

以上內容均為陳無內心的幻想。

事實上,陳無只是在訂餐的基礎上,額外給自己調了一杯樹莓汁。

酸酸甜甜,整挺好!

正當陳無準備享受自己的安然午餐時光,店門又又又被敲響了!

陳無「啪!」的一下,把餐具不耐煩的摔在盤子上。

誰打擾老子吃飯!

打開門,陳無正準備沒好氣的抱怨幾句。

「救救我……」

陳無看著倒在自己腳邊的貓耳少女,一陣遲疑。

「這是…凱茨萊茵家族的血脈?」

少女的尾巴蜷曲,臉上滿是灰塵,嘴唇乾裂,身上裹著幾層破布,深黑色小靴子上有個破洞,露出髒兮兮的腳趾。

陳無覺得自己有必要去叫迪奧娜過來,讓她認認這人是誰,是不是她離散多年的親姐妹。

不過,當務之急,還是先把這小貓娘救醒吧。

攔腰抱起,小貓娘輕飄飄的,陳無把她安排到了二樓的第三個房間。

隨著【無名之器】越發出名,陳無在蒙德立足,自己的名聲也響亮了起來。

明明店鋪距離城門還算挺遠的,為什麼這小貓娘偏偏倒在了自家店門外。

這很難不讓人心生懷疑。

不過,本著人道主義精神,陳無感受的出來,這小姑娘體質薄弱的很,翻不起什麼浪花。

能救,自然就把她救下,萬一迪奧娜真的認識呢。 宋娉婷見到西京市一幫領導,全部來給陳寧接風洗塵,俏臉布滿震驚,心想陳寧也太有面子了吧?

不過轉念一想,陳寧現在已經是北方陳家的當家,有領導盛情招待陳寧,也是正常。

陳寧見到潘家豪,嚴肅的臉,緩和了很多,淡笑道:「我還以為是誰這麼鋪張浪費呢,原來是老潘你呀。」

宋娉婷好奇的小聲問:「陳寧,你跟潘市尊認識呀?」

陳寧看看潘家豪,心想何止認識,這傢伙以前就是我手下的文職幹部。手機端:

不過,他嘴上卻笑道:「豈止認識,老潘以前在北方工作,跟我們陳家有交情。」

潘家豪聽到少帥這話,眉開眼笑,倍感臉上有光。

他連忙的把身邊的一幫領導介紹給陳寧夫婦認識。

陳寧微微點頭,笑道:「謝謝各位盛情招待,都坐下來吧,我們喝兩杯。」

張新明等領導們見少帥對他們這般客氣,一個個都受寵若驚。

大家入座之後,陳寧跟大家喝了杯酒。

然後,他笑道:「你們這些領導來得正好,我最近在西京市要辦點事,可能會給你們工作帶來一點困擾跟麻煩。」

「我本想著去拜訪你們,跟你們打聲招呼的,沒想到你們先來了。」

潘家豪幾個領導自然知道,陳寧來西京的原因,肯定是來給陳雄報仇的。

潘家豪率先表態:「陳先生你放心,不管什麼事情,我們一定鼎力支持你。」

陳寧聞言笑道:「很好,謝謝各位領導。」

陳寧跟潘家豪一幫西京領導,正在推杯換盞,喝酒談笑。

忽然,外面傳來一陣嘈雜聲,隱隱約約還傳來怒罵打砸,還有慘叫聲……

陳寧皺起眉頭!

潘家豪也是一愣,不悅的吩咐秘書,出去看看外面咋回事?

不一會兒,秘書匆匆忙忙的回來,焦急的說:「市尊大人,大事不好了。」

「傅南征一幫太子黨,正帶著大批手下,在打砸飯店呢!」

潘家豪怒道:「放肆,傅南征仗著他老子有錢有勢,目無王法了?」

秘書偷瞄了一眼陳寧,然後小聲的說:「傅南征一伙人,好像是沖著陳先生來的。」

「我剛才出去的時候,傅南征他們正在毆打飯店的經理跟服務員,揚言讓陳寧滾出來受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