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此前蘇歷原也從來沒有看的起過風塵,此劍見識到風塵的實力,不忍的有些懊悔。

「風……風塵,剛剛那些人是誰?」蘇歷原有些尷尬地問道。

因為印象中,這可是蘇歷原第一次認真的叫風塵的名字,先前在蘇家,見到風塵不是冷眼帶過就是小子小子的叫,完全沒把風塵放在眼裡。

「那是鬼影樓之人。」風塵回答道。

說到這裡,蘇歷原臉色大變,他雖然是對帝都了解的少,但是偶鬼影樓他還是知道的,這個名冠整個天武帝國的殺手阻止,就算是皇室也奈何不了他們,實力就是如此恐怖。

然後便是一臉痛惡的臉色,緊捏著拳頭惱怒道:「這個柳家,這是鐵了心要滅我蘇家了,竟然不惜雇傭鬼影樓的人。」

雖然蘇歷原也痛恨柳家,但是萬萬沒想到柳家竟然雇傭鬼影樓,不過這次幸好風塵即使敢來,否則蘇家資源怕是不保。

「風塵,先前是我錯怪你了,我向你道個歉。」蘇歷原細聲道。

這一舉動,讓的風塵一陣懵,雖然蘇歷原看不起風塵,但是更估計蘇家利益,此次風塵保住了蘇家資源,他自然也不敢對風塵冷言相向。

而就在這時,一個蘇家的人突然匆匆忙忙的跑來,神色很是慌張的樣子。

「稟告少爺,二家主,蘇家傳來消息,柳家帶領數人圍攻了蘇家。」 薛青木在居所的后花廳中來回踱步,他原想,請張家老祖出面約,解家族長是一個很簡單的事情,但沒想到老友卻拒絕了他。

老友勸他,過去的事情,該放下就放下,雖然解家一個女兒嫁過薛家人,但那件事發生后就已經宣布了離婚。薛、解兩家也就斷了親。

這些年解家也沒有表現出對薛家有什麼惡意,還是一別兩寬,各自安好吧!

他當時聽了差點氣笑,「解家還有我薛家一個孩子呢!」

老友詫異的看了他一眼,「解家那個外孫是早產兒,剛出生時身體很差。

解家族長當年花了大價錢,才請得永隆寺主持出手,保住了他的性命。

現在雖然有些潛力,但總歸是比不上他爹了!」言下之意,當年他爹不到二十五歲的王級機甲師,你們都捨棄了,現在想要一個八歲的孩子?!

薛青木有些挫敗,八年前的事情終究讓各個世家看笑話了!

——————————

侍從進來輕聲說,「榆小姐和林少回來了!」

「讓他們趕緊進來!」

薛榆進來的時候,眼圈還是紅紅的,她在路上又想起解楠,忍不住哭了一場。

薛青木瞟了她一眼,「怎麼了?那孩子給你氣受了?」

薛林接過話頭,「沒有,孩子很好,榆姐只是想起了楠哥!」說完也沉默了。

「讓你們去看孩子,凈想些沒用的,說說吧!」,薛青木有些氣不順。

還是薛林先開了口,「解家對薛姓提防很深,只要報了薛姓,門口保衛想都不想就拒絕了。

我們只好從側面打聽孩子的行程,那孩子雖小卻是解家半個主事人,行蹤難定……

我們只打聽到,解家有三個小少爺,這幾天經常在交易大廳出售貨物,便去了那裡……」

薛青木皺著眉說,「是三個六歲的孩子嗎?」

「是的!」薛林有些說不下去,看了看薛榆。

薛榆平復了一下心情,開口道,「我們運氣不錯,就呆了一會,遇見那個孩子過去,他……他長的和楠弟真像……」說著又哭了起來。

薛林也獃獃的坐著,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行了,楠哥兒不是沒死嗎?接著說吧!」薛青木有些無奈的說道。

「那孩子去了就和他弟弟們說了幾句話,我們還沒來的及和他說話,他就走了」

薛林想起,剛見到解易,解易看了他們一眼,那眼神,那眼神……不對,他知道我們!

他騰地一下站了起來,「不對,榆姐,那孩子知道我們,他是故意讓他表弟打岔,然後藉機脫身得!」他越想越是這個道理,「這個孩子不簡單啊!」

「你快點說說是怎麼回事?」薛青木連忙問道。

薛林定定神,把自己的猜測告訴了大家。

薛青木在心裡琢磨了幾遍。他想起,最早在茶樓前看見那個孩子時。

他當時只是覺得孩子面熟,多看了幾眼,孩子就感應到他的目光,回看了過來。

孩子當時是先看了他一眼,然後又看了他侍衛們一眼,他帶的侍從是有家族徽文標誌的。

不簡單,這個孩子不簡單啊!

薛青木有些興奮又有些沮喪,不簡單又有什麼用,我們也接觸不上……

——————————

張家老祖又一次送走薛青木后,對解易也產生了興趣,這個孩子身上有什麼是讓老友放不下的?

要知道到了他們這個年紀,小輩繁多,有出息的自然也不少。

十幾年前的薛楠在世家子弟中都拔尖的存在,但為了家族,老友都已經捨棄,現在怎麼會追著薛楠的兒子不放呢?

孩子再天才,這殺父之仇也是忘不了得!

他左思右想,突然他想到一個可能,難道薛楠並沒死?對,對,對,只有這個可能,才能讓老友敢於面對解家母子。

好你個薛青木,還玩這出金蟬脫殼之計。

如果是這樣,倒是可以給兩邊牽牽線。

——————————

解洵送走張家族長張敬榮。

張族長給他帶來的消息,讓他很吃驚,也讓他產生了一點點希望。

這麼多年來他始終忘不了,那個笑容爽朗,目光真摯的青年,落落大方的站在他面前,「爹,你將蘊妹交給我,你就多了一個兒子,我會和蘊妹一起孝敬你!」

那時候,他對他嫌棄的不要不要的,可後面,那孩子慢慢地走近了他的心裡,他接受了他,族人接受了他,可後來,後來……

他定了定神,幾個月前,也有零星的消息傳來,說薛家長房子弟並沒有完全被清理乾淨,那時候他也曾暗報希望,可再細打聽,卻打聽不到半點音信。

這次張家族長牽頭,要他帶女兒,外孫去和薛家人見面,原本他想斷然拒絕。

可是隨後,張家族長暗示,薛楠還活著。這次見面有可能會讓薛家態度轉變,將薛楠放出來,這讓他心裡一動。

他答應了張家族長再思考這件事,實際是想和女兒,外孫商量一下,薛家這時候拋這樣的消息,有什麼動機?

解易正在監督三小隻做功課,便接到外祖父信息要他過去一下,他把督促的事情交待給解進叔,就去外祖父的書房。

到了書房,發現母親也在那裡,而且母親……

他仔細的看了一眼母親,母親哭過!這是發生什麼事了?他表情嚴肅起來。

解洵看著眼前,雖然只有八歲,卻已經有了隱隱少年模樣的解易,心裡一片自豪。

這是他花盡心血培養的接班人,他的心智超群,精神力強大,就連前面有些不足的體質因為服用了老樹精送的樹果,身體得到大幅改善。

與孩子出色的潛質相比,解洵更滿意的是孩子的品性。

曾有知交好友在見過解易后,向他感慨的說道,「能知人善用,能洞察時機,本性又謙和純良就這三點,你解家出了一個千里駒啊!」

想到這裡,他沖解易招招手,「易兒過來,今天有幾個消息,要和你商量一下。」

解易和母親一起從外祖房間出來,腦子依舊有些發懵,「自己的爸爸還活著?!」

他看看母親,母親自從得到這個消息后,情緒就一直很激動。

但她也不知道該和兒子說什麼好!如果這件事情是真的,那麼孩子就有了父親,兒子就不需要象現在這樣,努力的支撐著一個家族。

如果這件事,是個泡影,那麼孩子受的打擊比不知道還要大!

她把兒子送回他的房間,想說點什麼,卻什麼也說不出來,她用手揉了揉兒子的頭,轉身離開。

解易洗漱后,躺到床上,他輕聲對自己說:「我有爸爸了,我有爸爸了!」,然後將被子拉起遮住臉,被子里很快洇濕一片! 「我……」黑護法聞言不由一頓,心中想了想,自己這裏好像真的沒有什麼能被妖帝蒼上看中的,不過……他停了片刻,才鼓足勁道:「既然在下這裏並無能入蒼上之眼的東西,蒼上為何還要找上在下呢?」

信蒼曲向前踏進一步,紅玉扇在她掌中一旋,由合綻開,之後再由開收攏,「啪」的一下便抵住了黑護法的下頜,再向上一抬,端起那張黑炭似的臉,細細端詳著,也不急着開口。

見她如此,黑護法那張臉不由更黑了。

太陽高高的掛在東面的天際,光芒閃耀,晃得林間白森森的一片,幽風又起,滲人的氣息越發濃重了。

黑護法面上雖強做鎮定,不過通過手中的紅玉扇,信蒼曲卻可感覺到他在顫抖。

「呵呵……」信蒼曲忽然笑了一聲,隨後玉扇一收,什麼也沒有再提,便直接轉身向前走去。

黑護法愣愣的看着那抹紅色身影,不解信蒼曲此舉何意,愣了許久,驀地開口道:「蒼上留步。」

信蒼曲聞言回身看他一眼,「這麼快便想通了?」

「蒼上救在下幻境脫身,此等恩情在下理當結草銜環以報,只是……」黑護法猶豫了一下,終是說了出來,「在下兄弟還在幻境中,蒼上能否將他也一併救下?」

「你在同本上討價還價么?」信蒼曲擺開紅玉扇輕輕搖起。

「並非討價還價,在下只是懇求蒼上。」黑護法看着信蒼曲,十分誠懇的否道。

「真看不出呀,倒是個有情有義的人呢。」信蒼曲依是笑吟吟的,可她越是這般笑着,卻越令人畏怯,沒來由的便生出了一種妖肆無情之感。

黑護法只是靜靜的看着面前之人,未敢再言語。

「論酒大會之後,且等本上消息吧。」信蒼曲將紅玉扇一合,雙手負於身後,再次轉身,風流且瀟灑的向前走去。

黑護法那樣的人,眼裏、心裏只有金錢美人,絕不可能誠心誠意無怨無悔的追隨任何人,且一旦有人可以滿足他所有願望,那麼便是讓他磕頭認祖宗,他也會毫不猶豫照做的,還管什麼仇人對手,而他此刻可以背叛師門,難保日後不會再背叛新主,所以也無需在他身上多花心思讓他臣服。

黑護法見信蒼曲答應了,心裏也鬆了一口氣。

雲海蒼茫兮萬里波,天涯客,誰綺陌?

煙花風月兮夢南柯,東流水,求不得!

信蒼曲不緊不慢的走在幽林中,約莫走了半刻,又繞過兩處深稞,這時,忽見一側的深林中有白光閃動,心知定然又是那幻境在作怪,便緩步走了過去。

信蒼曲剛走了幾步,就覺面前的幻境十分刺目,光芒白亮,着實令人難以睜開眼,她以扇遮光,才勉強瞥了那麼一眼,可這一瞥,便是妖肆無忌的蒼上也不由得愣住了。

眼前那片幻境裏的人……那是她和蘇九!!!!

幻境中的白光在撞上那雙緋瞳中的紅芒時,硬生生的被壓下去了幾分。

那一瞬間,風聲忽然止了。

她依然那般怔怔的看着,但究竟看到了什麼,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沉默了許久,但見信蒼曲輕眨一下緋瞳,臉上並沒有半分異常之色,只是忽然靜靜地開口道:「蘇姐姐,你的願望竟是這個么?」

「可惜……」又一聲長嘆,頓了頓,帶着幾分惘然,幾分無奈道,「本上終將親手毀了你的夢。」

話音落時,紅玉扇猛地一揚,一道紅光驟現,乾脆又果決,正正擊在了那重幻境之上,緊接着,就聽「咔嚓」一聲,幻象支離破碎,幻境中的人自半空中墜下……信蒼曲眼波微閃,紅玉扇又一動,一道無形的暗流在女子落地之前將其托住,之後緩緩放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