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步伐自然了。

兩個女神,更風姿出眾,氣質出類拔群,一路吸晴無數。

來到病房外面,裏面,傳來護士張小霜給蘇有欣補課的聲音。

宋三喜一個眼神,都在說:看吧,來早了吧,打擾有欣學習了。

蘇家姐妹,真有點不好意思。

但,蘇有容性子確實急一點,還是敲了敲門。

三人進去,張小霜都傻眼了。

宋先生帶這兩個女人,也太年輕太漂亮了吧?

回頭看看病床邊的沙發上,蘇有欣,雖然小小的,但也超漂亮啊!

這是什麼情況?

蘇有欣激動了,「哇!二姐夫!大姐,二姐!」

老實的少女,眼淚都快出來了。

受過的委屈,湧上心頭,見着一向疼愛她的姐姐們,能不想哭?

「欣!」

「欣!」

兩個姐姐,齊聲心疼的喊著。

一起撲過去,一左一右,在沙發上,擁著蘇有欣。

姐妹三人,三張俏臉緊貼著,淚流滿面,相擁而泣。

宋三喜內心揪了一下,鼻子也有些犯酸。

人渣啊,得虧是咱重生在你身上啊!

要不然,你倒是死了。

可,蘇家兩大一小仨美人,日子應該怎麼過。

這年頭,弱者無人·權!

旁邊的張小霜,驚震,同時也深受感染,眼淚,一下子出來了。

她的淚,比這姐妹三人,還洶湧的樣子。

她,掩面哭泣,一下子衝進病房的衛生間里。

關上門,趴在洗漱面盆上,嗚嗚嚶嚶,哭了個好傷心。

無疑,小護士張小霜,這也太反常了。

宋三喜,心頭疑惑。

沙發上,蘇有欣最先反應過來。

她窩在兩個香香的姐姐之間,看向衛生間:「小霜姐姐,你怎麼了呀?」

蘇有晴和蘇有容有點不解,搖了搖頭。

兩人,下意識的齊望向宋三喜。當他,是家裏的主心骨了嘛!

宋三喜細一思索,低聲道:「可能,觸景生情吧!」

蘇有容和蘇有晴,居然齊聲道:「你看看去呀!」

這,如同發令一樣。。精緻的小房間,一應家電俱全。

甚至有壁掛電視與裝滿啤酒的小冰箱,菜單牌明碼標價立在桌面,如果不提這是一所監獄,幾乎與酒店公寓沒什麼差別。

例如昨晚隔壁的舍友,還邀請了年輕模特一起來重溫上個月發生的超級碗決賽,聲音開得震天響,走廊盡頭的獄警也視而不見。

艾德里安隱隱聽

《不會現在沒人玩QQ農場了吧》【412】他死定了! 「墨長歌,你軟禁我?」本來正吃的高興的嘟慧澤,在看見墨長歌進來之後,立刻找回狀態,放下碗筷,氣勢凌人的逼問道。

「吃完了?」沒什麼感情的聲音傳來。

「墨長歌!我真沒有想到你居然是這樣的人!」嘟慧澤接着發揮戲精本色,怒指墨長歌。

「以前的溫文爾雅果然都是裝出來的,難怪我那麼討厭你!原來你根本就是人面獸心!」

墨長歌冷眼掃去,「我以為,我給你的耐心比任何人都多。」

不懂珍惜的,只有嘟慧澤。

「那你是說我不知好歹嘍?什麼溫柔小意,不過都是虛情假意!還有,將你的破靈珠拿回去,你既然不讓我帶回歸原宮,何必給我!你這人真是虛偽至極!」

「夫人這一年裏做的也不錯。」墨長歌嘲諷道,指的當然是嘟慧澤假裝自己被感動實際兩次盜取靈珠的事。

「別叫我夫人!」嘟慧澤卻把重點放在了這讓她起雞皮疙瘩的稱呼上。

看出了嘟慧澤的嫌棄,墨長歌的面容愈發冰冷,「昨日我才和夫人有了魚水之歡,怎麼,只消今日便忘記了?」

提起這個,嘟慧澤才更加惱火,「你這個禽獸!」

「禽獸夫君嗎?比起墨長歌,我倒是蠻喜歡這個稱呼,不知夫人吃飽了沒?」

「和你有什麼關係?」嘟慧澤雙手環抱,與墨長歌針鋒相對。

「當然是和夫人重溫舊夢。」墨長歌輕輕一扯,便叫嘟慧澤整個人往前一傾,剛好砸進墨長歌的懷中,被墨長歌裹挾著丟到了床上。

「墨長歌!你……」

又一次話還沒說完,便被兇殘的吻堵住。

用力推開墨長歌,才驚覺墨長歌唇上帶血,也不知是她的還是他的,總之,她也咬了就是。

「墨長歌,你是屬狗的嗎?」

舌尖舔了舔唇上的血,墨長歌並不理會嘟慧澤,又是壓了下去。

直到撕開了嘟慧澤的衣服,就要抵近氣喘吁吁面色發紅的嘟慧澤時,嘟慧澤帶着些許求饒意味的聲音傳來。

「別……我還疼……那裏……」

嘟慧澤也不想在這人面前服軟,可她上午走動的時候便覺得有些痛,哪裏還能受住第二回。

嘟慧澤長長的睫毛上掛着淚珠,此刻一顫一顫的,嫣紅的唇被他咬破,上面還留有清晰的齒痕,而那張驕傲的臉,第一次對着他有了求饒的表情,墨長歌讓墨長歌動作一頓,就在嘟慧澤以為這人會良心發現,或是出於對她的殘餘的愛意會放過她的時候,墨長歌卻涼涼的說了一句:「習慣了就不疼了,夫人。」

說罷,強勢的動作起來。

嘟慧澤這一刻是真的覺得現實世界裏的沈君竹實在是可愛多了,至少沈君竹並沒有強上她。

此時的墨長歌和嘟慧澤身體記憶里的那個墨長歌,已經南轅北轍,近乎判若兩人了。

嘟慧澤一邊無力的做着最後掙扎,一邊不由在心頭想到,這要是放到現代,足夠報警把這人抓走。可這個仙俠世界裏,哪來的警察……

「夫人好好休息,今夜開始,我和夫人同塌而眠。」墨長歌當真是事了拂衣去,只留下叫嘟慧澤驚恐萬分的隻言片語。

「你等下,你不可以軟禁我!要讓我兄長知道……」

「啪。」門被關上。

「shit!」嘟慧澤咒罵了一聲。

「000!」嘟慧澤把枕頭往旁邊一摔,憤怒的呼喚時空助手。

「歡迎召喚000時空助手。主人有什麼疑問?」

「卧槽!什麼見鬼的任務!我欠沈君竹的嗎?不就是不愛他嗎?憑什麼就要去勾引他一個一個的人格?卧槽!一天就要被欺負兩次!我特么這輩子還沒受過這種罪!」

雖然過程中還是有一點兒享受到的。

000時空助手這才分析出來,主人原來是在吐槽。

「卧槽我這輩子沒說過這麼多髒話!我招誰惹誰了!給我這麼坑爹的設定!我怎麼勾搭這麼一個黑化變態?梨花帶雨哭着求饒都不帶放過的……我真是……人生好絕望……前途好迷茫!不能再快樂了!」嘟慧澤長得漂亮,從來都是別人去追她,她追人的本事實在有待長進。

擦擦眼淚珠子,嘟慧澤躺下把被子一蓋,「好了,退下吧,我要躺屍了。」

那當晚也不知道是不是墨長歌良心發現了,看着死魚一樣躺在床上毫無反抗之力的嘟慧澤,竟然沒有動她。躺在旁邊合上眼睛休息。

「墨長歌,和你商量一件事。」

墨長歌沒說話,可嘟慧澤知道墨長歌沒睡。

「我不離開一葉宮,也不回中原,你不要軟禁我。從前的事,一筆勾銷可好?靈珠我也不要了,我們重新開始怎麼樣?」

話,是墨長歌從前最渴望聽到的,放在以前那便是勾人的蜜餞糖果,他定會趨之若鶩。可現在,便是宛若那裹着糖衣的毒藥,還是那種做工粗糙的,一眼便能看出是假藥毒藥的。

「墨長歌,我說的是真的,我若離開一葉宮,任你處置!我若再盜取靈珠,你殺了我便是!」嘟慧澤也知道自己的話說服力不強,畢竟,一個背叛兩次的人是沒有誠信可言的。

「墨長歌?」嘟慧澤手撐著床身體往上挪了挪,看向一旁的墨長歌。

墨長歌閉着眼睛,當然也沒什麼表情,也沒有回答他。嘟慧澤想起自己穿來之後,看見的墨長歌這張鬼斧神工般的面容上,好像除了冷漠之外,沒什麼別的表情了。

好像都是拜嘟慧澤所賜。

「墨長歌?」嘟慧澤伸手,把手放在墨長歌的肩上,也許是夜深了,嘟慧澤聲音也放輕了些。

輕輕搖了搖墨長歌的肩膀,墨長歌依舊沒反應,看起來並不準備理會墨長歌。

嘟慧澤放軟了聲音:「墨長歌,你不要囚禁我好不好?」

「你都說了我是你夫人,哪有相公囚禁自己夫人的嘛!墨……」

話還沒說話,嘟慧澤便已經被墨長歌翻身壓在身下。

長指在身下女人的唇上游弋,「何時,嘟小姐也學會對我示弱懷柔了?」

嘟小姐,是墨長歌初見嘟慧澤時的稱呼。

「我……」

「夫人想要的,夫君怎麼會不允?」墨長歌微微一笑,只是,那樣的似乎不帶任何情緒的笑卻叫嘟慧澤不寒而慄。

「只是,想要得到什麼,總得拿些東西來交換,不是嗎?」墨長歌俯身,薄唇在嘟慧澤的耳垂處落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臨近中午,艾曼紐爾·布蘭特離開維斯特洛科技園東側對外出租園區的斯高柏總部,開車越過正中央的伊格瑞特大道,來到西側的伊格瑞特園區,準確來說是靠南挨著綠化公園的伊格瑞特總部二區,北側的一區落成后,伊格瑞特緊接著就開始建造第二園區,兩大園區總面積達到60公頃。

只看總部規模就可以想見伊格瑞特此時的龐大體量。

相比起來,伊格瑞特大道東側,除了汀科拜爾同樣劃出30公頃正在修建的總部園區外,另外也是60公頃的對外出租辦公場地,此時聚集了一百多家大大小小的科技公司,其中不乏暫時擠在其中的汀科拜爾,以及Instagram、eBay、斯高柏、已經被汀科拜爾收入囊中的Broadcast等新銳科技公司。

按照A女郎提前給出的地址將車子停在伊格瑞特總部二區一棟大樓外,艾曼紐爾沒有立刻推開車門,而是掏出挎包里的化妝鏡仔細檢查了一下妝容,因為專註工作,她平日里並不是太在意這些,經常還會不修邊幅。今天卻不一樣,等下要和那個男人一起用餐,

望著鏡中這張完美無瑕的白皙臉蛋,艾曼紐爾突然有些嗔惱與自憐,六英尺的身高、白皙的肌膚、還有著高智商高學歷,這些都完全契合他的審美才對。當初第一次見到他,她心裡就已經存著某些心思,只是,直到現在,都沒有結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