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對於葯價,我們的服務費很低,只要幾百塊,並且一人一生只收一次。」

另外還有一些雜七雜八的問題,和深都一一解答。

等大家沒有疑問,終於有人開始報名。

和深立即吩咐道:「小呂,思慧,把這些人登記下來,記住太老的不要。」

隨後又對程勇說道:「勇哥,你要不要講幾句?」

看大家乾的熱火朝天,程勇心花怒放,拍著和深的肩膀:「老弟,您這口才真是了不得,用什麼形容呢?」

程勇使勁想了一下。突然說道:「有個詞……叫顛倒黑白!」

「不對,不對,這個詞不好聽。」

「老哥不會講話,老弟你別在意!」

和深只是盯著程勇,一句話也沒說,也沒去解釋。 孟依約一改往日黏糊糊的語氣,假裝傲嬌的給學霸君打電話,學霸君原先好像是拒絕了她,孟依約更傲嬌,輕飄飄的回了句,「好吧,那以後我都不會再打擾你了。」

說完並沒有生氣的掛掉電話,而是神采飛揚,耐心的等待。

電話里沉默了兩秒,似是壓抑着什麼,輕輕吐出兩個字,「在哪?」

「東城雅榭。」孟依約朝斕凝遞了個眼神,整個人閃耀着自信美。

斕凝輕笑,這樣美麗又自信的女孩子會有男孩子不喜歡嗎?

她心裏其實也感覺到學霸君表面對她愛答不理,實際是喜歡她的吧!

孟依約再當了半個小時電燈泡,學霸君終於來了。

斕凝眼前一亮,這學霸放在學校一定是校草級別的,小表妹眼光夠高啊~

學霸君見到斕凝和商略有些驚訝,不過轉瞬又恢復成高冷模樣。

一般高冷的人不是天生心冷,就是外冷內熱,就像哥哥——斕凝轉頭去瞧同樣一看就很高冷的商略。

哥哥對別人都很高冷,對她卻一點也不。

「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表哥,這是我表嫂。」孟依約很自覺地挽上了學霸君的胳膊,學霸君不太習慣但在她的家人面前,他終於沒像以前一樣扒開她,批評她一個女孩子要矜持一點。

商略和學霸君面對面站着,距離感太明顯,半晌沒人說話,斕凝為了表示友好,先開口對學霸君說了句,「你好。」

孟依約跟斕凝眼神交流,吁了口氣,還好有小嫂子在,不然只有表哥,那多尷尬。

學霸君雖不愛說話,但禮貌修養還是看得出來。

孟依約着急想跟學霸君單獨相處,就不打擾表哥和小嫂子啦~

她一邊挽著學霸君的胳膊,腦袋還悄咩咩往人家肩膀上蹭,學霸君皺眉瞥了她一眼,她噘嘴回瞪,然後一副自己很有理的樣子,光明正大往人家肩膀上蹭。

學霸君無可奈何,只能由着她蹭。

「看來依約和學霸君有戲哦~過年依約該不會也要把學霸君帶回家吧?」斕凝雙手合在一起,兩根食指摩挲著白凈的下巴。

「她媽不允許她早戀。」商略突然淡淡的來了一句。

斕凝差點被自己口水嗆到,「依約好像20歲了……」

20歲……叫早戀?

「沒畢業都叫早戀。」商略完全是在轉述小姨的話。

斕凝「額……」,忍不住好奇,「哥哥你們家是不是也不允許早戀啊?」

如果早戀是指沒畢業的話……

「沒有。」他定睛落在她身上,「如果是我,他們巴不得我到法定年齡就結婚。」

斕凝被他盯的臉頰泛紅,她還想着要是他們家不允許早戀,如果她跟他早兩年認識,那個時候她也沒畢業,她算不算早戀?

暖燈映照下整個房間顯得格外暖和,窗外隱約可見臘梅枝橫斜,雪片紛紛揚揚。

吃完飯後,斕凝將林如如送給她的那件米白色的羽絨服套在身上。

商略外面穿的是一套跟裏面西裝配套的風衣,在寒冷的冬季顯得有點單薄。 「好厲害的生靈,如此短暫的時間,竟然就殺死一位通天境聖者。頂點更新最快」

張若塵走到四象宗那位通天境聖者的屍體旁邊,盯向血淋淋的屍骸,只見,一片黑色的死亡邪氣籠罩在上面,根本不能觸碰。

「嘩」

衣袖一揮,一片聖氣湧出去,驅散死亡邪氣。

張若塵將屍骸手中的一柄赤紅色聖劍撿起來,捏在手中,能夠感受到聖劍中灼熱的氣息。

劍體中,似藏有一座火焰神山。

「好劍。」

暫時不能使用沉淵古劍,張若塵就缺一柄聖劍。

一柄厲害的聖劍,足以讓他的戰力,變得更強。

這柄赤紅色聖劍,名叫火鸞劍,達到千紋聖器級別,算是一柄名劍。

「咯咯。」

驀地,只剩半截身體的屍骸,豁然睜開雙眼,露出兩顆滿是血絲的眼球,眼神充滿暴虐之氣,離地飛起,撲向張若塵的脖子。

「刺啦。」?

張若塵揮手一劍,拖出一道火焰流光,將半截屍骸切割成兩半,向左右兩側飛出去。

柳離女聖露出驚疑不定的神色,道:「他都已經死去,居然還能發起進攻,難道是聖魂沒有消散,在驅使肉身?」

「不是聖魂,是那股死亡邪氣。」

張若塵的腦海中,回憶起曾經遇到的一些事,一旦沾上死亡邪氣,修士不是全身腐爛而死,就是失去理智,變得暴虐、嗜血,心中只有殺戮。

死亡邪氣到底是一股什麼樣的力量?

真的來自崑崙界之外?

除非活擒那道黑色人影,要不然,很難知道答案。

張若塵深吸一口氣,不再多想,走到其中一截屍骸的身旁,挖出聖源,收入進衣袖裡面。

「好可怕,他到底是什麼生靈?」

「他是亡靈嗎?」

就在這時,星宿教和堯家的兩位通天境聖者面帶驚恐之色,從懸空島逃出來,身上都受了傷,向空間氣泡的外面衝去,準備遁走。

「那道黑色人影真的那麼強大?面對滄瀾武聖這樣的勁敵,竟然還能分心打得三位通天境聖者一死兩傷。」

張若塵的心中暗凜,與六位女聖一起向懸空島趕去。

同時,他吩咐青墨留在地面,不要去懸空島冒險,尋找一處隱蔽的地方藏起來,伺機出手。

兩位通天境聖者看著張若塵和六位女聖的身影,皆是搖頭,暗道:「年輕人就是膽大,以那道黑色人影的強大實力,又豈是他們可以抗衡。趕緊逃走,才是明智之舉。」

「轟隆。」

空間氣泡所在的小世界,猛烈震動了一下,隨即,兩片血雲飛進來,使得整個天空都變得緋紅,猶如能夠滴出鮮血。

兩位通天血將衝出血雲,飛落下來。

四劍血聖的傷勢已經恢復,四隻手各持一劍,一股劍意從體內湧出,頓時,大半個小世界都被劍氣覆蓋,發出一道道刺耳的劍鳴聲。

滅風血聖大笑一聲,左右雙手各自甩出一根水桶粗的鎖鏈,猶如兩條鋼鐵巨龍,攔住準備遁走的兩位人族通天境聖者,道:「既然已經來了,還走什麼走?」?

四劍血聖看著從懸空島上垂落下來的萬千葉片,眼中露出火熱的光華,雙手齊動,頓時,四柄聖劍同時飛出去,形成四條劍氣長河,斬在懸空島上,想要以蠻力破島,取走千葉聖芯草。

「嘭嘭。」

遭受四劍的攻擊,懸空島的外圍,浮現出一個巨大的光罩,抵擋住劍氣。

「竟然還有陣法守護。」?四劍血聖腳踩四劍,化為一道血色流光,強勢登島。

懸空島上,已經是一片混亂,張若塵和六位女聖結成劍陣,正在配合滄瀾武聖對付黑色人影,打得島上的古老建築不斷碎裂。

四劍血聖直接就向千葉聖芯草的中心位置趕去,只要挖出它的根須,就能將它帶走。

「區區一個不死血族,也敢在我的面前奪取千葉聖芯草,找死。」?黑色人影化為一道墨黑色的氣流,衝出劍陣,伸出一隻金屬手掌,向下一劈。

四劍血聖反手一劍迎擊上去,擊在金屬手掌上面。

可是,金屬手掌攜帶有無窮巨力,壓得四劍血聖手中的聖劍不斷下沉,同時,還有一股冰寒刺骨的死亡邪氣,通過劍體,向四劍血聖涌去。

「你是……死族……」?四劍血聖的臉色巨變,連忙捨棄手中的聖劍,身形急速向後倒退。穩住腳步之後,立即喚出四位劍奴,擋在身前,不敢讓死亡邪氣近身。

風鈴聲響起。

黑色人影落到地面,雙手背在身後,發出沙啞的聲音:「既然知道死族,說明你在崑崙界的不死血族還是有些身份。現在聽從我的命令,助我奪取千葉聖芯草,今後,可以記你一筆功勞。」

「就憑你的修為,還不足以讓我臣服。十萬年的千葉聖芯草,對我們不死血族也有大用,豈能讓給你?」

四劍血聖收回插在岩石之中的聖劍,向滄瀾武聖盯過去,道:「它不是崑崙界的生靈,先聯手斬了它,再爭奪千葉聖芯草。如何?」

「好。」

滄瀾武聖並不是一個迂腐之人,頃刻間就做出決定,準備先除掉黑色人影這個不穩定因素,再與不死血族較量也不遲。

她咬破手指,一滴鮮艷的鳳血飛出,落在聖劍之上,向黑色人影揮斬過去。

「四方誅神。」

四劍血聖以一人之力,施展出一種劍陣,四柄聖劍排列成一個圓圈,隨後,重疊在一起,擊向黑色人影的胸口。

張若塵借用六位女聖的力量,手指一點,火鸞劍飛出去,形成一片火雲,從上空一直斬向大地。

黑色人影的確很強,可是,終究是孤木難支。

「哧哧。」

攜帶有鳳血的聖劍,斬在黑色人影的腰部,撕開一道長長的傷口,有著血霧飛灑出來。

鳳血蘊含的力量,使得他身上的死亡邪氣都燃燒起來。

黑色人影的嘴裡發出一道悶聲,冰冷的道:「你們每個人都是死罪,那一天,很快就會到來。」

「嘭。」

黑色人影的身體散裂而開,化為一團黑霧,消失無蹤。

天地間,只剩下逐漸遠去的風鈴聲,既是無比動聽,又像是死亡之音。

黑色人影退走之後,四劍血聖立即轉身,以最快的速度沖向千葉聖芯草的中心位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