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對於智能演演算法這一塊也是比較了解,他進入了今日頭條團隊當老大,簡直是如魚得水。

他立志要將公司的這款產品推向極致。

而且正在此時,沈益也在籌劃着做短視頻軟件,4G的時代到來之際,短視頻軟件也是一個機遇。

而且直播軟件同樣也是一個機遇。

這些雖然名聲都不太好,可沈益也不想讓它們落在別人的手中,因為別人只會比他做的更差。

短視頻軟件被北極熊的高管,在一次會議上被戲稱為「豬食」。

的確,這些短視頻大多都沒有什麼營養,用戶看了也只是圖一樂,而且看着看着時間就過去了,完了他們還不知道今天刷短視頻,到底幹了什麼,收穫了什麼。

一點真實的收穫都沒有,因此被稱作豬食也是沒差的。

但是問題不同,北極熊這個公司也是做了短視頻軟件,這樣他還有資格那麼說嗎?

自己做了,但是競爭不過別人啊,他們的短視頻軟件死活推不起來,用了各種標題黨和誘騙下載的方式,他們的流量也是用了。

用戶數量依舊是起不來。

被抖手和快音打得一塌糊塗。

但是他們也對短視頻的機遇饞的很,甚至到了眼紅的境地,才明目張膽的說出這句話,大概就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吧。

這個東西做肯定是要做的,而且也需要傳播正確的價值觀導向。

現在先讓章暗熟悉熟悉夢源公司今日頭條的各大特點,等他徹底了解之後,沈益再把做短視頻軟件的任務交給他。

這個時候的抖手,還是一個短視頻編輯軟件,沒有正式走向短視頻軟件的道路。

而且已經進行了一輪天使融資,沈益有幸也參加了進去,並且投了一百萬諸夏幣。

在以後的幾輪投資中,沈益也會跟着不斷地跟投,因為以後能夠獲得的收益會非常高的。

到時候他們兩家短視頻平台還是競爭對手。

除了收購,沈益還投資了許多的企業,一些小的家電廠商、一些手機配件廠商。

如果收購的太多,那就實在管理不過來了,不如直接投資,還要省心一些。

到時候把這些家電廠商整合一下,讓他們使用自家研發的物聯網晶片,妥妥的5G時代智能家居佈局。

小米的雷布斯也是看準了這一點,所以他們也早就在佈局,基本上小米充電寶,小米空調,小米風扇都有。

因此小米被其他的手機廠商給調侃為「雜貨鋪」。

雷布斯這次並沒有什麼看法,也許當別人調侃他是雜貨鋪的時候,他正在偷偷的嘲笑別人不懂得看大勢呢。

時間會證明一切,當小米樣樣東西都是爆品,這些個手機廠商又坐不住了。

他們也開始做充電寶、電腦、智能家居等等硬件了,也跟着成為了所謂的雜貨鋪。

畢竟物聯網的時代,就是萬物可以聯網,對於家庭中所有電器的操作,只需要簡簡單單的一部手機就可以完成。

比方說,在公交車上熱的狼狽,直接在手機上操作家裏的空調開啟,那麼回到家之後,屋子裏就特別涼爽。

同時也可以操作熱水器,回到家之後就能洗個熱水澡……

在電飯鍋里放了米和相應的水,然後急匆匆去上班,等中午或者晚上回來的時候,只需要在手機上操作煮飯。

回家就可以吃到一碗香噴噴的飯,當然智能炒菜是不用想了,還需要等好幾年呢。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杜維倫的辦公室外,

杜維倫瞥了一眼周漪:「在這等著!」然後看也不看她一眼,直接推門而入,而後「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只留下周漪,靜靜站在門外。

……

杜維倫的辦公室里,王信早已在此等候。

看到杜維倫進來后,王信趕忙起身。

「抱歉,久等了。」

杜維倫笑道。

「無妨。」

杜維倫走到辦公桌后,坐了下來。

王信也同樣在辦公桌前入座。

「很抱歉,今天發生這樣的事情,而且還讓您留下來,耽誤了您一些時間。」

杜維倫說著,從辦公桌里拿出了一個留影水晶球。

「您不用太過歉意,這只是貴校某一個人的行為而已,我相信貴方會秉公處理的。」王信不卑不亢道。

「可否請您把留影水晶球的內容播放一遍?」杜維倫說道。

「可以。」王信點點頭,然後隨口問道:

「您為什麼要錄製呢?這種內容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

「額,這個自然,但是這種事,我們也要上報高層,讓他們了解情況,才能秉公處置。」杜維倫說道。

他的話里好像若有所指。

「理解理解。」王信拿出了留影水晶球,開始播放周漪之前所做的一切。

杜維倫錄製時的心情那是相當不好受。

把這個留影當著他的面再放一遍簡直是再一次打他的臉,還在他傷口上撒鹽。

周漪這番言論總感覺完全是針對他的!

「我有個不情之請,閣下可否答應?」

看著影像,杜維倫猶豫了一下,然後對王信說道。

「請您說吧,只要是合理的訴求,我都會儘力答應的。」

「這個留影水晶球里的內容。希望貴方不要外泄。這對於學院來說非常麻煩。」杜維倫說道。

「這個水晶球會直送給公爵,不會讓別人看到。」

「也好。」杜維倫鬆了一口氣。

「希望您在公爵面前,能說出學院的難處,我們保證會處置公允。周漪只代表她個人,而不是學院。當然,我們會補償貴方的。」

杜維倫再次對王信說道,他努力想要降低這次事情的負面影響。

「我會如實稟報的。」王信說道。

杜維倫的眼神很複雜,他嘆了一口氣——這還是要看學院的處置結果如何啊。

復錄完畢后,杜維倫拿出了一塊魂骨——正是之前王信送出的那塊秘法之魂魂骨!

王信一驚——卧槽!他這時候把這塊魂骨拿出來,該不會是要……

「再次抱歉,這塊魂骨學院不能收下,畢竟,我們沒有盡好職責,讓貴方見笑了。」

王信眼中劃過一絲火熱——真的像少主預料的那樣!那這塊魂骨,豈不是馬上要歸自己了!

這次事情,他瞬間對自己的少主佩服得五體投地!

王信強壓下心中的激動與慾望。雖然他很想就直接收走,但是理智還是及時制止住了他。

「這塊魂骨已經送出,哪裡有收回的道理,畢竟,這也是公爵的一片心意。要是貴方如此,我怕回去后不好交差啊。」

杜維倫現在感覺自己牙疼,對方給足了自己面子,那自己也要給對方面子,至少要讓對方把任務完成。

可是這塊魂骨如果收下,他們學院的臉就要丟到家了!

罵了對方后在收下對方的禮,那史萊克學院還要不要臉了!

深吸一口氣,杜維倫說道:「無論如何,學院都會欠貴方一個人情,您看如何?」

王信裝作很為難的樣子,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而後,一切都辦妥后,王信收起留影水晶球與魂骨,離開了杜維倫的辦公室。

出門后,王信遇到了在門口站了許久的周漪,她的臉色很平靜,看不出喜怒。

王信沒有理她,而是直接走過。

「那個戴華斌,真是好算計!」

周漪冷冷的聲音從王信背後傳來。

今天發生的一切都太過於巧合!平靜下來后,經過冷靜的思考,周漪不得不起疑。

在周漪眼裡,雖然戴華斌只是個11歲的孩子,雖然戴華斌不可能能調動這麼多力量——至少九寶琉璃宗他調動不了,雖然戴華斌理論上不應該知道今天自己會來……

戴華斌做的事情很完美,天衣無縫。

除了一些知情人,任何人從任何角度思考都會認為這一切是一個巧合,

一個巧得不能再巧的巧合。

因為所有指向戴華斌的猜忌都會被眾人的邏輯和常識全部推翻!

有的時候,那些邏輯和常識會欺騙他們,蒙蔽他們的雙眼!

但是,周漪依然懷疑這一切都是那個白虎公爵府的公子謀划的。

她沒有理由,只是憑藉她的直覺!以及在課堂上,那個小孩子根本不可能說出的那番話!

王信聽到周漪的話后內心一緊,不過表面上還是不動聲色。

他轉過頭,看到的是冷笑的周漪,這讓他有些頭皮發麻。

「那是你咎由自取罷了。」

扔下這一句話,王信便不再理會周漪,而是離開了。

「周漪,進來!」

杜維倫的聲音從辦公室里傳來,冷冰冰的話語之下隱藏著的是如火山岩漿般的怒火。

周漪神色平靜,打開門,走了進去。

杜維倫今天真是一肚子火氣,看到周漪還是一副板著臉,無所謂的樣子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周漪直接坐下了,看著杜維倫。

杜維倫現在恨不得直接釋放武魂把周漪給揍一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