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淑婉連連點頭,一邊抽泣一邊說道:「我和馬向晨雖然在尚朝有股份,但我們都不是尚朝最大的老闆,他做不了主……」

阿亮脫口問道:「那誰才是?」

「李……全。」

「那個跟王白水攪在一起的李泉?」

「嗯。」

阿亮皺緊了眉頭。作為周浩傑的頭號親信,他跟周浩傑一樣了解李泉,也有著跟周浩傑同樣的認知,那就是李泉深不可測不好惹。

「你想騙我?」

「我這次絕對沒有,李泉成立尚朝設計的目的,其實就是為了報仇。」宋淑婉連連搖頭。「豪傑裝飾的周浩傑,你知道吧?」

阿亮臉色十分難看地點了點頭,他怎麼會不知道呢?

自從999連鎖一蹶不振,周浩傑可是一直擔心這個問題。眼下再由宋淑婉揭露出來,由不得阿亮不相信,人人都是受害者視角。

「還有我的設計圖,基本都是李泉交給我的……」

曾經『策反』過黃強的阿亮,自然見識過李泉的裝修水平。

宋淑婉眼下說的所有事,都是很少有人知道的事。阿亮倒是信了七七八八,不過想到那通電話,當下也是目光灼灼地望向宋淑婉。

「馬向晨既然做不了主,為什麼還答應你!」

「就因為他做不了主,他才答應的,他根本就不會給你們錢,所以我才……」

「那你為什麼答應了?」

「我當時害怕……」

阿亮抽起大手,一巴掌扇在了宋淑婉的臉上。

吃痛的宋淑婉哭的更厲害了,整個人更是縮在了一團。

門外。

「亮哥,現在怎麼辦?」一位匪徒急了,沒了主意了。

阿亮也急啊。不僅800萬沒了,周浩傑的目的也達不到了,也就是他們眼下的綁架毫無意義,沒有一點好處。

「亮哥,你出去告訴」一位匪徒建議道。

「對!還要拿到李泉的號碼。」一位匪徒趕緊補充道。畢竟跟李泉談才有可能拿到800萬!

亮哥一陣沉吟后,點了點頭。

綁架沒了好處也實現不了本來的目的,而且宋淑婉嘴中的消息也的確該讓豪傑哥馬上知道。

而此時在門內。

宋淑婉還在抽泣,但是眼睛卻是閃過一道光芒。

聽不到匪徒在說什麼,但他們既然在商量,那就說明剛才的消息很有效。

……

周浩傑很煩。

不是因為綁架的事情,而是自從阿亮走後,公司連下面施工隊要工資這種小事也要找自己。

「不是有計劃嗎?按照原來的計劃來就行。」

周浩傑一揮手打發了財務室的人。

消息很快被傳遞了下去。

在財務室等候消息的宋默又再次被打發走了。

沒能拿到工錢的宋默只好蹲在公司的大門口抽著悶煙。

門口的保安倒也沒有直接趕人,第一上面沒有命令,第二都是可憐的韭菜。

韭菜何必為難韭菜。

當下幾人更是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起了天。

「兄弟你明天還來嗎?」

宋默愁眉苦臉。

「來,沒辦法,下面的工人都等著我給他們發工資呢?還有個工人家裡有人做手術,正等著用錢呢。」

保安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乾脆你明天拉個條幅,估計還能有效果。」

宋默一嘆。

「我哪敢啊?就算要到了,以後別人還能給我活幹嗎?更何況那不是難為你們嗎?」

保安也是嘆了口氣,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遠處一個人影的出現讓保安和宋默的眼睛都是一亮。

保安向宋默給了個眼神。

「兄弟,這個是亮哥,你求他沒準有用,不過亮哥喜歡……」

說道最後,保安比了個撮錢的手勢。

宋默給了個感激的眼神。

「兄弟,你在這裡幫我守著,我去給亮哥準備點小禮物。」

事實上,秦思雨恐怕也沒想到的是,她所在的地方其實也沒多遠,只是夠偏而已,甚至比先前的地方還要近。

阿亮在決定要將李泉的消息告訴周浩傑后,也沒有花太多的時間回到了這裡。

阿亮在豪傑裝飾的地位很高,高到不用人通知就能直接來到周浩傑的辦公室。

。 話說那劉備把那股磅礴的力量全部匯聚到了丹田之處,他只感覺到身體一震,丹田處的震仰盂就如黑洞一樣瘋狂的吞噬著那股力量。

可劉備秀眉剛展,就吃了一驚,因為那股力量已經全部被吞噬了,可那震仰盂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反而是更加貪婪的吸食着他體內的力量。

它吸食的速度極快,僅僅兩個呼吸間,劉備體內的力量就全部被掏空了,接着便感覺到一股疲憊感襲來,昏睡了過去。

……

「快跑!」

一個士兵跟見了鬼一樣連滾帶爬的喊道:「快…快跑!」

眾人聞見聲響望去,一見劉備走來,想起剛剛軍營里那殺人如麻的一幕,都驚慌失措的逃竄。

關羽趙子龍他們一見,雖然清楚自己並不是劉備的對手,但也還是立刻抄起兵器攔住劉備,隨時準備戰鬥,為大家爭取一些時間。

「子龍,雲長,」劉備見他們的反應,回想起剛才被那白蛇奪了身體時的舉動,尷尬一笑說道:「別緊張,是我啊!」

見二人將信將疑的看着他,顯然還是有些不放心,於是劉備指著自己的眼睛說道:「真的是我,你看我的眼睛!」

這時周倉上前看了一下說道:「這是主公沒錯,剛剛那個是綠色眼睛!」

「大哥?」

聽周倉怎麼一說,關羽試探性的問道,雖然看劉備的眼睛是正常的,可是還是有點不放心,劉備剛剛的狀態下他是知道的。

劉備一見,張開雙手笑着說道:「是我!」

他們這才放心的走向劉備,又問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這件事情一兩句話也說不清楚,於是劉備隨便編了一個借口搪塞了過去,就轉移到其他話題上去了。

原來劉備只是因為內氣被抽空昏睡過去,昏睡過去之後劉備通過那白蛇的記憶目睹了高祖和白蛇的那段過往。

赤帝子和白帝子前世本是同門,赤帝子比白帝子年長兩歲,因此對他也是呵護備至,他們從小一塊長大,感情非常的要好。

這白帝子越大越是生的嬌小柔弱,跟個小娘子一樣,每一次都看的赤帝子小心臟撲通撲通直跳,這也一度讓他懷疑自己的性取向。

直到後來,赤帝子和白帝子兩人在一次歷練之中,赤帝子救了一個女子,在那個女子身上,他彷彿看見了白帝子的影子!

那一年,赤帝子二十歲,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愛上了那個女子,還是愛上了白帝子,不過他決定娶那個女子為妻,因為他覺得只有這樣他才能平靜自己的內心!

男歡女愛本是一件大喜事,赤帝子作為嶗山派的大弟子,他成親那天,天下的英雄,達官顯貴都前來祝賀,就連當今天子都親自來了。

哪天白帝子不知為何,彷彿是他自己成親一樣,不知是真的替赤帝子高興還是痴笑,見人就敬酒,比赤帝子還要積極,他那天喝了很多酒,最後醉倒在宴席上,可是赤帝子卻忙着招呼賓客,無暇顧及他。

天子溫柔的抱起白帝子,一臉柔情看着的白帝子那粉撲撲的臉蛋說道:「赤帝子!」

他的聲音不大,可能是因為他是天子的原因,眾人都很自覺的安靜下來聽他說話。

「你可知道她是何人?」天子看着懷裏熟睡的白帝子,生怕吵醒她,小聲的說道。

赤帝子也喝了不少酒,可意識還算清醒,立馬回到:「回陛下,他是和我從小玩到大的師弟,今日肯定是因為太高興了,多喝了點酒,若有衝撞到陛下的地方,還請陛下看在今日是我大喜的日子上,放他一馬。」

「哼!」天子冷笑一聲,抱着白帝子就往門外走去。

赤帝子也不知道天子是何意思,可是嶗山作為天下第一大派,又是為天子效力,自己又是嶗山的大弟子,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天子把白帝子帶走,自己卻無能為力,因為他不可能因為白帝子一人而公然得罪天子,讓全嶗山的弟子遭受滅頂之災。

赤帝子痴痴的看着天子的背影一步步的走遠,就在天子走到大殿門口的時候,他突然停了下來,沉默了許久說道:「她,是我最愛的人!」

可能是天子的說的聲音很小,也可能是他此刻的心裏很亂,他並沒有聽見天子前面一句說的是什麼,只聽見後半句,天子說他會照顧好他的,說完便直接離去了。

後來赤帝子才知道,原來白帝子是鄰國的一個公主,從小就被和親送到宮中,那時候的天子還是一個皇子,不諳世事,他第一眼就愛上了她,可是她卻不愛他,於是兩人約好,讓白帝子服下易經丸化身為男子出宮去尋求真愛,但是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若是在她十八歲生日那天還沒有找到一個男人願意娶他,那她就只能嫁給天子為妃。

出宮之後,白帝子遇見了他後來的師傅玄易子,上山成了赤帝子的師弟。

可是,白帝子並不知道玄易子其實是天子安排去保護她的。

師兄赤帝子對他甚是疼愛,赤帝子曾經對他許諾過,會永遠保護他的,她覺得赤帝子也是愛她的,可是她沒有想到的是赤帝子卻愛上了另一個女人,就在她十八歲生日當天與那個女人成親。

當她見到新娘的時候,她是多麼想告訴他自己其實是女兒身,可是當初的約定便是不能暴露自己女兒身,心灰意冷的她只能通過酒來麻痹自己的內心,因為她知道,他是愛自己的,但他愛的不是「男人」的自己!

白帝子與天子完婚,這個事情對於赤帝子來說,無疑是一個晴天霹靂,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是多麼的愛白帝子,可是自己已經娶了另一個女子,他知道那個女子不過是白帝子的替代品罷了。

後來兩人都鬱鬱而終,只因為二人前世情緣未了,轉世之後,赤帝子成了一個泗水亭亭長喚做劉邦,白帝子不願再為人,於是成了一白蛇蝸居芒碭山。

白蛇出面攔路以報前世赤帝子食言背叛之仇,而劉邦一劍將其斬殺,來了卻白帝子前世欺瞞之怨恨。

可是白蛇被斬殺之後,回想起前世的種種不願再去投胎,便附着在赤霄劍上……

劉備在昏睡的時候知道了這一段往事的同時,也得到了白帝子兩世的功力,雖然只是在淬體七重境界,可是他可以感覺到,單挑的話,自己的力量在內丹境界以下是無敵的存在了。

「走,」劉備看了看遠方,一招手說道:「找咱們三弟去!」 第135章

天吶!

老闆的老闆,居然是個這麼年輕的大帥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