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還是正面硬抗。

走了再也找不到眼前的兩人。殃及池魚大概率會有新的麻煩。正面硬抗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慌亂填充在趙子良的心中,在決斷這一方面,他較之沈林相差很遠。

沈林總是能在最關鍵的時候,做下最明確的決斷,猶豫就會敗北,決斷才能致勝。

黑暗中,一雙青黑色的潰爛雙腿出現在趙子良的眼中,緊接著,身體,頭顱,一切的一切,都已經出現。

厲鬼來臨!近在咫尺!他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

趙子良咬牙,裹著身體的衣服直接崩壞,鬼皮蔓延全身,讓他整個人比眼前的惡鬼更像是惡鬼,他做足了準備,隨時準備與眼前的厲鬼對抗。

近了,很近了,近在咫尺。

趙子良甚至能聞到對方身上的那股腥臭味道,就像是一條研製了不知道多少天的鹹魚,那股味道能讓你連隔夜飯都吐出來。

腐爛的血肉與昏黃的屍水滴落在四周的土地,腥臭的味道一點一點蔓延。

趙子良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手中的鬼口隨時準備發動襲擊。

一秒,兩秒,三秒。

想象不到的事情發生了,眼前的厲鬼與他擦肩而過,就像是完全沒有注意到他一般。

發生了什麼?這是為什麼?意外?

亦或者是自己根本沒有觸發厲鬼的規律?

趙子良靜待數秒,依舊不見動靜。

看來是真的,他並沒有觸發規律,厲鬼沒有襲擊他,這是為什麼?

容不得多想,趙子良連忙向前,他首先要做的是追上濃霧中的那兩個人影,這才是重中之重。

人影還沒消失,趙子良的速度更快了幾分。

濃霧中,厲鬼的身影越走越遠,危險已經解除。

眼看著對方還在走,趙子良忍不住低吼一聲。

「站住。」

7017k 路棉心吃驚得下巴差點掉下來,讓她的金主給她做按摩,這是不是有點不太符合邏輯啊?

「你還會做按摩?」

楚恆笑了笑,雖然現在已經很晚了,但是只要能跟路棉心在一起,他就一點疲憊感都沒有了。

一整個晚上都沒時間陪她,還讓她忙前忙后的給他煮宵夜,心裏實在有些過意不去。

畢竟像她這個年紀的小女孩,談戀愛都是喜歡24小時粘著男朋友的。

這個年紀的女孩都喜歡被男朋友哄著捧著,可是她不是個學生,沒有那麼多的空餘的時間,大多數都是晾着她自己一個人,沒時間哄她陪她,好不容易抽出個假期,想要陪她好好玩一下,自己還有那麼多的工作放不下。

楚恆只希望他們兩個在一起的時間永遠都是能夠開開心心的。

5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也許一眨眼的時間就過去了,而什麼都沒有留下,或許他們兩個都會留下遺憾。

楚恆玩味的說道:「不得找幾個手藝傍身嘛,萬一有一天我失業了怎麼辦?多一樣手藝,好歹也不會被餓死吧!」

路棉心「撲哧」一聲笑了出來,覺得今天的楚恆特別幽默,好像比平時接觸下來的時候還要有趣。

「開什麼玩笑,你可是大律師啊,大律師也會失業嗎?聽說跟你們聊天都是按分鐘計費的,你這麼多年來應該也存了不少錢吧,當初為了我說拿1,000萬就拿出來了,連眼睛都不眨一點都不心疼,一看你就是一個大款啊,你這麼有錢的人怎麼可能說失業就失業,就算真的有一天不做律師了,也不至於餓死啊,好歹還可以拿手中的錢去做渠道投資理財或者開個公司什麼的。」

楚恆沒想到路棉心竟然這麼認真的回答他這個問題,果然學霸就是學霸,想問題都跟別人不在同一個水平線上的。

「要不這樣吧!你這個復旦大學的高材生,然後畢了業肯定會賺不少錢的,要不到時候我真的沒錢了,破產了,我就找你,你來養我好了!」

路棉心撇了撇嘴,「就算我有一份非常好的工作,只要不當老闆也賺不了多少錢,我一個月賺那點錢還不夠你吃頓飯的呢!養你這種大老闆,恐怕咱倆得一起餓死!」

楚恆突然哈哈哈的笑了起來,「不想養我就直說,用不着找這麼多借口,你這個小沒良心的,枉我對你這麼好,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變窮了,你是不是連看都不想看我一眼啊?」

路棉心自然知道楚恆是在跟她開玩笑的,她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破產,還沒聽說過哪個律師會破產的。

「那倒也不是,還沒那麼狼心狗肺,至少在我最困難的時候你幫了我一把,如果有一天你真的餓的吃不上飯了,我還是會好心好意賞你一包泡麵的。」

楚恆在路棉心的腰間狠狠的捏了一把,「看樣子我還真是花錢養了一個白眼狼啊!」

路棉心疼的嗷嗷直叫,最近這段時間的確身體挺疲憊的,所以楚恆給他按摩的時候,總是舒服的輕嘆出聲。

「楚哥哥說真的,如果以後真的混不下去了,你真的可以開一個按摩店,你按摩的手法真的太棒了!」

楚恆卻語氣曖昧的說道:「男人可不想在這種事情上被人說太棒了。」

紫筆文學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神尊身量中等,氣魄無雙。

一對紫瞳,近乎妖異。

他的身上,有一種特別的波動,看人一眼,彷彿可以讓人窒息一樣。

這是神族當代的最強者。

此刻的修為已經跨入了准帝境界。

具體幾重天,誰也不知曉。

另外,據說他已經跨入了神禁。

也就是說,他爆發出來的戰鬥力,將會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境地。

「你是何人???竟敢對我主如此無禮!!!」

神尊還沒有開口說話,他身前一個老僕已經厲喝起來。

這是一頭神蛟化成的一個老者,已經是大聖境界的存在。

但是,卻甘願給神尊做僕人,為神尊拉車。

神尊的實力和魅力,可想而知。

「滾。」

「一個老僕,有什麼資格和我說話。」

姬玄嘴裡呵斥了一聲,然後,就看到這個老僕被嚇得肝膽俱裂,已經跌下了沖霄樓。

接著,姬玄的眸光鎖定在了神尊的身軀之上。

「我是姬皓月的長輩。」

「你囚禁我姬家兒媳婦,該當何罪???」

姬玄沒有廢話的意思,他開門見山,說清楚了他來到沖霄樓的原由。

「姬皓月和我公平一戰,不是對手。」

「自然,他不能帶走莘月。」

神尊嘴裡道。

「皓月修鍊的時間太短了,不是你的對手。」

「那今天我和你較量較量。」

「當然,你是女方的兄長,我也不欺負你,我只用一隻手來對付你,你如果能從我這隻手中脫身,皓月的事情,我不再過問。」

姬玄嘴裡淡漠道。

他現在急著衝擊到大帝境界去,自然沒有功夫和這個神尊在這裡廢話。

如果不是正好遇見了,他也懶得找這個神尊的麻煩。

「好膽。」

聽到姬玄的話語,神尊勃然大怒。

沖霄樓上的搖光王,伊天德等強者臉上也露出震驚的神情。

大家都沒有想到,眼前這個男子,竟然如此狂妄。

要知道,神尊已經是整個宇宙最頂尖的一撥人了。

是有極大概率跨入大帝境界的。

可是,此人竟敢如此輕視神尊。

神尊的身上,萬道神光綻放。

隨即,就看到這萬道神光組成了一隻大手,向著姬玄的身軀打去。

這一隻大手,足可以崩裂一個星域。

威力之強悍,無法想象。

而姬玄只是輕輕一彈指頭,直接崩裂了這隻大手。

他一個指頭點出,已經逼得神尊口吐精血,臉色一片煞白。

旁邊的人都屏住了呼吸,不敢大聲喘氣。

他們都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這樣一個結局。

神尊,這個帝路上的無敵爭鋒者,竟然連姬玄一個指頭都抗衡不了。

而鎮壓了神尊之後,姬玄沒有停留,繼續向前。

向著第六、第七、第八、第九帝關走去。

在第六帝關,姬玄遇到了神冥。

神冥是禁區子。

來自仙陵。

當初,葉凡成親的時候,曾經打上姬家。

姬玄當時候在他的冥鐵戰衣之上,留下了一個手印。

因為成婚是喜事,所以姬玄沒有痛下殺手。

而這次在九重帝關上遇到了,姬玄自然不可能再留下這個禍端。

畢竟,當年虛空大帝鎮壓仙陵和不死山,和這兩個禁區已經徹底鬧崩。

在黑暗動亂中,仙陵也有至尊衝殺出來。

所以,仙陵,必定是要被推平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