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城臉色難看,忙拉著林壞:「林壞,算了,我們站著吧。」

林壞不動:「沒有這麼侮辱人的。」

「我們又不低人一等,他們沒骨氣是他們的事,我們不能軟骨頭。」

「唐鼎國,去搬幾個椅子過來,讓我岳父岳母坐下,要麼誰都別坐。」

唐鼎國大怒:「放肆!你是什麼東西,也敢指揮我!」

林壞冷冷道:「那就都別坐吧。」

說著,他屈指一彈,一根如髮絲般的銀針飆射了出去。

紫筆文學想到這裏張梓雅神情堅定的接着道:「不過女兒願意去試試,女兒知道自己要面對什麼,但是女兒也知道二殿下值得女兒去面對。」。

張大人深深的看了閨女一眼,他雖然也希望女兒能嫁一位獨愛女…

《重生皇后很囂張》第1400章 天蒙蒙亮,依柚已經醒了,看著鬧鐘是早上五點,但依柚依然睡不著了,索性打開政治課本看看,依柚看著上面的內容背了起來,我國是一個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傑鍾早起準備上廁所,路過依柚的房間,詫異著,揉揉自己的眼睛,我的天哪我女兒在早起學習,傑鍾馬不停蹄的跑回房間,戳戳還在熟睡的王華,王華反手一巴掌打在傑鍾肩頭,翻身繼續熟睡,傑鍾搖搖王華不管不顧的說

「你女兒現在在學習,你不去看看嗎?」王華睡眼朦朧中彷彿聽到了笑話,突然驚醒

「啥呀,啥。」王華坐了起來彷彿有一個不真的事實擺在面前。王華看看手錶5:20,王華乾脆起身準備早餐,路過依柚的房間,看看女兒沒說什麼轉身,去做飯了。

依柚看著異常豐富的早餐,錯愕著想自己莫不是晚上做噩夢了?說出啥大實話,依柚正在想著也沒有。

正在苦惱就聽到王華開口說到

「柚柚啊,學習是很重要但媽媽還是希望你要身體健康,別熬夜學習,媽媽爸爸不要求你考啥好的大學,別給自己太大壓力昂。」

「媽,我想考京大,可以嗎?」依柚一臉嚴肅的看著王華。王華越發發愁想著女兒到底是哪兒來的壓力,如此想不開。

依柚沒在解釋吃完早餐,匆匆離開出門看到了李佐凡,像往常一樣步行著,宋飛宇恰當好處的出現攬著依柚的肩膀,像極了要去桃園三結義的兄弟,李佐凡悄悄收斂的拳頭,準備著下一步動作,突然開口說到:「宋飛宇你注意一下你的形象好嗎?依柚現在和以前不一樣了。現在她是我的」依柚突然緊張捂住李佐凡得罪說到:「對啊對啊,我倆一起養了小灰,我倆現在是合伙人。你確實得對我好點要不你哥的病就好不了了。」依柚提示警惕性的看著李佐凡。

宋飛宇不為所以然說著:「和我有啥關係,治不好就治不好唄。他這是心理疾病,只要他自己一天想不開,他就一直都在。」宋飛宇說完看著依柚,

「話說你和我不是一個班嗎?為什麼昨天沒見你啊,你沒來莫?」依柚想著昨天麗妮把她叫到辦公室,吩咐了半天,說著未來的規劃。

麗妮希望她可以在新的班級,更加積極的去干一些除學習之外的事情。

想要豐富她的能力,麗妮看了依柚近幾次的成績拋開物理化,可以說文科班的佼佼者毫不誇張,而且已有的成績一直很穩定,除了數學和英語。

但是麗妮毫不擔心,她知道這些遲早會完善起來的,她希望她可以擁有組織能力,這是一種彌補自己遺憾的方法,麗妮年輕的時候就只顧著學習,失去了很多培養自己的機會。

開始了新的一天,大家隨便落座,依柚和潔西理所當然是同桌,宋飛宇也在他們附近,說實話宋飛宇確實招女生喜歡,周圍一圈為了一層女生,文科班的好處就是女生多,是自我介紹了,大家好我是依柚,未來幾年大家和平相處,30個人的班級就有18個女生,大家紛紛介紹在一個個自我介紹里,依柚了解了與自己未來相處的同學,依柚感謝這種緣分,最後壓軸的是宋飛宇和一個叫紀典的女生,這個女生依柚從未見過,她全身有種冷艷的氣場,是無人敢上前觸碰的人,她是宋飛宇的同桌,兩人在一起莫名的般配,麗妮走進來,宣布著自己的班規:大家自由發展,我希望大家都找到自己的歸屬,找到真我,這上升到了一個本源的問題,還有我希望內定一個班長,如果大家有意見可以想我提,金依柚你做班長,你們有什麼想法可以和班長講,當然你們願意的話,可以和我講,副班長咱們就不需要了。

好了我介紹一下我自己,我不是一個死板的老師,文科總是靈活的,我希望大家不要只學習,大家發揮自己的主觀能動性,上屆的新點子都是我們文科生想出來的,但是你們要明白學習是你們目前的主要矛盾,是要解決的就像我現在是一個歷史老師,但是我需要運用政治的關係去解決這個問題,希望你們活學活用,不要因為學習框柱你們本該擁有的創造力,這不是我想看到的,好了我說的差不多了,對於歷史的要求,別死記硬背,多看看鬼臉歷史,你會發現有些東西看得多了就爛熟於心了,不需要去背了。

好了接下來希望大家相處愉快,我希望我的班級不要像理科班一樣死氣成成的。

好了大家可以自我交流一下,來介紹一下自己,我先出去不影響你們了。

說完麗妮就出去了。教師開啟了聒噪,大家乾脆坐成一個圈為了更好的交流,大家七嘴八舌的有的以前認識有的剛剛了解,宋飛宇在人群中最為活躍但是紀典的安靜有種超強的壓力感。

盡頭轉換到王毅班,大家的座位沒怎麼變,等著自己等新同學落座,唯一不同的是李佐凡,他的同桌是提前選好的,是一個看著活力四色的男孩子,喜歡籃球滑板,體育之王,校園言情劇里的男主,與李佐凡相比,心理年齡絕對有20多歲的差距,李佐凡一臉平靜想著已有在幹嘛,想著宋飛宇這個危險的人會不會是他的同桌,王毅班級安靜異常,大家好像都對對方,沒什麼要說的話,彷彿真的要做陌生人,詩雅諾的同桌是嘉琪,宋錢在另一個班級,是個文科班,嘉琪對這個女生的印象停留在,她誣陷依柚的那一刻,假期彷彿遇見仇人般,互相不理或許這就是安靜的原因,大家少了與周圍人熟悉的動力。

等著開啟今天的第一節課,在漫長的等待中迎來了下課。下課期間聽著大家討論著李佐凡和倦爺,倦爺就是李佐凡的同桌全名叫孫卷星,因為籃球特別厲害人送外號倦爺,大家小聲討論一個女孩子說著:「啊,我此生無憾了啊,兩大校草齊聚我班,就剩下宋飛宇了。太幸福了,這是什麼體驗。」嘉琪嘀咕著:「沒見過世面。」倦爺扭頭看著詩雅諾說著:「美麗的小仙女,你叫什麼名字啊,你長得真像我心上人。」說實話嘉琪有被噁心到,詩雅諾沒有理會扭頭看看嘉琪詢問著:「我要去找依柚你去嗎?」話沒說完嘉琪就被拉走。

這個方位直奔廁所,嘉琪停住腳步疑惑地看著她,詩雅諾說道:「依柚的事情我和她道過歉了,我以後不回了,依柚已經原諒我了,你還不能原諒我嗎,剛剛內個人實在太噁心了。我就只能拉你出來了。」嘉琪聽后捧腹大笑,笑著說:「是有被笑到笑死我了啊哈哈哈。我~我~原諒你了。」嘉琪笑著話都說不完整。 「放肆!」

張豪手中的酒杯往地上一摔,氣勢兇猛,怒目審視著楚塵,「這是對玉海哥說話的態度嗎?」

包房的門被推開,幾人走了進來,目光銳利,盯上了楚塵,只要張豪一句話,他們會立即將楚塵打趴在地上。

張豪的聲音再次響起來,「給玉海哥道歉。」

這是天豪酒吧,他的地盤。

如果黃玉海在這裡不開心的話,那就是他的失職。

「張豪。」夏北出聲,語氣帶著慍怒了。

楚塵是他喊來的人,對楚塵動手,那跟打他的臉,沒有區別。

對於張豪來說,夏北同樣是惹不起的存在。

不過,有黃玉海在身邊,他的態度自然堅定,他現在對付楚塵,代表著的,是黃玉海。

楚塵的神色淡定,平靜地說道,「說一句自己的內心想法罷了,說句實話,如果不是因為黃少爺的身份,你們有幾人相信這麼玄乎的事情?如果黃少爺證明自己不是裝神弄鬼,我立即跪下給黃少爺認錯。」

黃玉海的眼神閃過了狠厲的寒芒。

自己的『黑巫小人』,竟然成了依借身份的裝神弄鬼。

「你只不過是區區一個宋家的上門女婿而已,看清楚自己的位置。」張豪冷聲回應,「黃少爺,有必要向你證明什麼?」

「不,我可以給他證明。」黃玉海說道,「不然的話,我黃玉海還要落一個欺負傻子的名聲。」

黃玉海看著楚塵,「我證明了的話,你也不用跪在我面前,就用你的膝蓋爬出天豪酒吧吧。」

「可以。」楚塵毫不猶豫地回答。

夏北神色微微變幻了一下。

這種奇術,他有聽說過。

如果黃玉海真的掌握了話,今晚的楚塵,避免不了受辱。

黃玉海神色上的自信,令夏北替楚塵擔憂。

畢竟,以黃家的家世,要接觸到這方面,並不難。

「那就讓我來吧。」夏北開口,看著黃玉海,說出了自己的生辰八字。

黃玉海眉頭一擰。

用符紙小人,控制夏家少爺。

夏北,是要用這個方法,來表明自己的態度嗎?

「小北,你應該清楚,他,觸碰了我的底線。」黃玉海道。

「所以,由我來試試黃少爺的本事,對雙方來說,都很公平。」夏北回答。

直呼『黃少爺』。

夏北的內心,有一團火。

如果這是在羊城,他絕不憋這一口氣。

可眼前的黃玉海,禪城第一豪門世家後輩,在他的地盤,夏北也根本沒法徹底撕破臉面。

黃玉海看著夏北,半會,輕輕地搖頭,「小北,我會用事實告訴你,這個傻子,沒資格當你的朋友。」

黃玉海另外拿出一張黃色符紙,迅速折出了一個紙人,寫下夏北的生辰八字。

黑巫小人術。

黃玉海雖然談不上掌握得爐火純青,可是,幾乎也沒有失敗過。

他斷定楚塵剛才只是謊報了生辰八字。

「等一下。」楚塵突然開口了。

「怎麼?怕了嗎?」張豪戲謔。

楚塵無視張豪,看著黃玉海,「既然夏少爺親自來驗證,那麼,我想問……如果你證明不了呢?你給我下跪嗎?」楚塵搭著夏北的肩膀,沒有人注意到,羅峰的掌心有一張摺疊著的符紙,貼在夏北身後。

包房內幾人的眼眸露出了厲色。

這個宋家上門女婿,真的很放肆。

「證明不了?」黃玉海輕蔑,「可以,我答應你。」

他有著百分之百的信心。

眾人注視下,黃玉海手中銀針,直插而下。

目光銳利,「夏北,左手抬起。」

夏北愣了。

黃玉海拿著銀針的時候,夏北心裡還是有些發怵,畢竟,自己從未經歷過這種事情。

然而,銀針落下,他沒有任何感覺。

夏北終於明白剛才楚塵的感受了。

看著黃玉海,拿著銀針,不停地喊著他的名字,夏北腦海里,也忍不住冒出那三個字……神經病。

黃玉海連續喊了五聲,包房內的氣氛,一下子又詭異了起來。

夏北的左手,紋絲不動。

第一次的楚塵,可以說是謊報了生辰八字。

這一次,夏北,他有這個必要嗎?

黃玉海的眼眸死死地睜大著,不敢相信,看著夏北。

竟然又一次失敗了。

從來沒有失手過的黑巫小人術,今晚竟然這麼邪門。

「這就是黃少爺的證明嗎?」楚塵不由得嗤笑起來了,「這表演,可真精彩。」

一旁,張豪的面容變色,狠狠地盯著楚塵。

黃玉海的神色已經陰沉到了極致。

拜入黑巫一派學藝之後,黃玉海的心中一直有著一股優越感,自我感覺高人一等。

這一次短暫的回來,黃玉海甚至自信,憑藉著自己的所學,足夠在短短几天內,征服白喜月。

今晚更是迫不及待想要表現一番。

想不到,竟然失手,給人看了笑話。

眼前的這個情況,黃玉海已經找不到任何借口了。

「今晚,就到此為止吧。」夏北要帶楚塵走,不過,房間門口已經被人攔住。

張豪看著黃玉海。

只要黃玉海不出聲,楚塵,絕對走不出這個包房。

夏北的神色輕沉。

「對哦,差點忘了。」楚塵開口了,「剛才說好的,如果證明了黃少爺有這個本事的話,我跪著爬出天豪酒吧。反之,黃少爺,要給我……跪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