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着,他又提起扳手,對着面前的寶馬車引擎蓋,狠狠一擊扳手砸下去!

「轟拉!」寶馬轎車的引擎蓋直接被轟得凹陷,車頭引擎,都被轟的爆缸,發動機的機滲透了一地。

整輛車子,徹底報廢了,變成一堆廢銅爛鐵。

「你……你!!!」

「你知道……我這輛寶馬,要多少錢嗎?!!」胖子男人面色猙獰狂怒,整個人徹底怒不可遏!

「你…!你完了!!!今日,你要是不賠錢!!我讓你牢底坐穿!!」

胖子男人面色猙獰癲狂,怒吼道!!

他說着,已經掏出了手機,一副就要撥打110報警電話的樣子!

今日,當着在場這麼多人的面。

自己的愛車,被人如此砸成稀巴爛?!

這他媽,他的顏面全無啊!!

這相當於,是當眾被人狠狠抽了一耳光。

是可忍孰不可忍!

這是法治社會!

敢公然砸車,那是要付出代價的!

要麼賠錢!

要麼報警!

今日,他絕不會放過這個囂張狂妄的砸車男!

「賠錢?好說。」

秦蒼穹放下扳手,眸光平靜,淡淡抬眸,掃了胖男人一眼。

「你車多少錢?報個價?」

胖男人面色猙獰,怒道,「我這輛……是7系頂配版轎車!車價兩百萬!!你賠的起嗎?!!」

可他話剛說完。

秦蒼穹便自顧自的拿起了手機,打開懂車帝app,直接掃碼搜索了一下。

很快,這輛寶馬轎車的參數配置,便浮現了出來。

2019款寶馬730轎車。

官方售價,87萬人民幣。

「寶馬7系,官方價,87萬?不貴。」秦蒼穹語氣平靜,淡淡說道。

胖男人:……

他方才報價兩百萬,只是隨口一喊,順便裝個逼而已。

他哪兒知道,這個西裝青年,竟真的會較真,去查自己這輛車的配置?

「你…你他媽!賠的起嗎?!!」胖子男人猙獰怒道!

可他剛喊出口……

秦蒼穹就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張銀行支票,用鋼筆『唰唰唰』在支票上寫下了一串數字,然後遞給了胖男人。

「車價是87萬。這樣的,四捨五入,我給你補個整數。」

「這是現金一百萬支票,可去大夏銀行隨時提現。」秦蒼穹語氣平靜,淡淡說道。

胖男人:……

他的嘴角,都在抽搐。

低頭,看了看手中這張支票??

原本以為是假的……正想開口怒斥羞辱一番。

可結果看到發票的防偽代碼時,他的話又被憋了回去!

此時的他,怒火無處發泄啊!

砸了自己的豪車。

又賠給自己錢?

這他媽,算個怎麼回事兒啊?!

自己這是……被羞辱了嗎?

當着在場這麼多人學生家長的面,被人如此羞辱?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找到她的本體,否則只會淪為她的寄奴」

。 所以說,那張照片還是經過他首肯的?那他沒看出來那照片的角度根本不對,會給人造成誤解嗎?

「照片你看過了?」蘇韻又問道。

司耀搖頭,他那麼忙,那天助理來問過他以後,他點頭同意就沒再過問這件事了。

只知道報紙雜誌倒是登出了這則八卦新聞,他想翻出來看看來著,但是每每打算看看,總有別的事給打斷了,過後就給忘掉了,直到現在她提起,才又想起。

「怎麼,你看了?拍的怎麼樣,是不是顯得我們很登對?」他饒有興緻的問。

蘇韻簡直哭笑不得。

登對!太登對了,登對得人都是一半一半的。剛好湊成一對!

「你自己看。」打開搜索頁翻了翻,找出那則新聞,然後打開給他看。

司耀:「……」

眯起眼很認真的看了一會兒,「你呢?」

「對呀!我呢?」很認真的點了點頭,蘇韻用手指了指邊上的角落,「你看這是誰?」

「……」

盯著看了會兒,司耀放下她的手機,拿起自己的,直接一個電話撥了出去,「之前你說拍了我照片的,是哪家報社的?」

電話那邊不知道說了什麼,他又說,「通知那邊,那個拍照片的記者,可以下崗了。」

蘇韻:「……」

這麼殘酷的么!一個電話就讓人家下崗了?果然這人的行事作風魔鬼起來是真的魔鬼。

「這事兒也不能只怪人家吧?」她小聲的說,「不是也徵求你同意了?」

「可我沒看到拍成這個樣子!蠢不蠢!這種照片也能往外發!」他很生氣,什麼玩意兒啊!

「興許人家本來就覺得,你跟爾妍才是一對?」

司耀危險的眯起眼,「你是在嘲笑我嗎?」

「我怎麼敢!」吐了吐舌頭,她唇角逸出的笑容卻是出賣了她的口是心非,「我只是覺得爾妍比較不容易,還要替我背鍋。」

「放心,會幫你討回公道的!」

蘇韻:「???」

很快,她就明白了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車子開到小區門口的時候,就看到了一輛車已經等在了外面,而看到他們車子開過來的時候,車裡的人下來了。

男的她認識,就是前兩天剛來過的許長陽,女的……眼生的很。

司耀只是淡淡的往外瞥了一眼,許長陽掛著討好的笑湊過來,「四哥……」

他鮮少這麼稱呼,司耀眼眸微斂,「一起的。」

這句話,是對守崗的保安說的,說完就升起了車窗,車子徐徐開進去,蘇韻回頭看過去,只見那倆人又上了車,車子很快跟著進來了。

司耀並沒有等他們,進了家門以後,就拉著蘇韻的手往屋子裡走。

蘇韻想要回頭看一眼,司耀說,「不用管他們!」

進了屋,在玄關的位置蘇韻正要換鞋,可沒想到司耀卻突然蹲下身來,幫她把鞋子給脫掉。

蘇韻嚇了一跳,下意識的縮回腳,「你幹嘛?」

「給你換鞋啊。」他抬頭,回答的再自然不過了。

「……」她很不自在,「不用了,我自己來就好!」

很快的換掉鞋子,感覺到來自背後的壓力,她回頭看了一眼,就看到許長陽和那個女孩兒已經來到門前了,而那女孩兒的目光,幾乎可以用殺氣騰騰來形容,只用眼睛就能殺了自己。

微微蹙眉,這種感覺讓她很不舒服,趿拉著拖鞋去給自己拿了一瓶飲料。

「進來吧。」司耀隨口說道。

蘇韻這才發現,今天家裡平時打掃的傭人也在,一般打掃完就離開了,鮮少會留下來,今天這是……司耀吩咐的?

傭人很快便送上了茶水,但只準備了兩隻杯子,還都放在了司耀的面前,顯然這是給他們兩個主人準備的,並沒有許長陽他們的份。

司耀這是,故意的啊!

站在水吧台邊上喝飲料,蘇韻睨了他一眼,不知道他這是要做什麼。

雖然不認識那個女孩兒,但是已經從蛛絲馬跡上猜出了個大概。

那女孩兒是跟著許長陽一起來的,她對自己那滿滿的敵意,還有穿著打扮上,應該就是許長陽的妹妹,許翛然了。

更重要的是,她臉上還掛著彩,雖然已經化妝稍稍掩飾過了,但還是挺明顯的。

嗯,從表面痕迹來看,爾妍沒吹牛,的確是她佔上風。

許翛然從進門,視線就一直鎖定了蘇韻沒移開過,見到她看自己,那眼神變得更加兇惡,恨恨的盯著她。

蘇韻絕對相信,如果此刻這兩個男人不在,她一定會撲過來將自己碎屍萬段——前提是,她得有這個實力。

確定了身份以後,大概也就明白了他們的來意,不過,她這個樣子,確定真的是來道歉,而不是來興師問罪的?

「四哥……」許長陽笑眯眯的,試圖用稱呼來拉近距離,這才好繼續接下來的談話。

然而司耀卻是冷冷的說,「我跟你,好像沒有血緣上的關係。況且我姓司,你姓許,這聲四哥,我擔不起!」

他看著客氣,卻又非常生疏的把關係給拉遠了,表明了他的態度。

他不爽,他非常的不爽,所以這個時候,別跟我攀親沾友的。

乾咳了一聲,許長陽有點兒尷尬,但依舊笑著說,「別這樣啊,我知道這次的事,是翛然有些冒失了,但……我瞧著嫂子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