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葉星孤零零的身影,似乎混沒有了往日的豪氣與霸氣,身影也似乎沒有了平日的挺拔筆直。

李蕭然忍不住竟輕輕呼喚了一聲:「師兄!」

也許是聽到了李蕭然的呼喚,在虛空之門中,他竟回頭,沖着李蕭然勉強一笑。

如果是以往,以葉星的脾氣,定然要斥責,畢竟尊卑有別,如今他貴為宗主,李蕭然說什麼也不能稱呼他師兄的,可是今日,他竟罕見的沖着李蕭然一笑……

葉星的身影已經消失,此時已經進入了三個人了,還有十七個名額,其他小宗門的此時已經虎視眈眈,似乎有人就要闖入。

儘管葉星已經不見了蹤影,但是李蕭然依然怔怔的盯着葉星消失的方向,似乎是察覺了李蕭然的不對勁,袁奇不由輕喚了一聲。

只見此時的李蕭然,也不理會袁奇,竟緊緊的一咬牙,然後竟也直接投入了虛空之門,留下了天劍門眾長老的一聲聲驚呼。

李蕭然竟然進了仙窟,這確實出了眾人所料,但是此時眾人也唯有嘆息,只有袁奇的目光中複雜難明。

只剩十六個名額了,天劍門眾人和萬法聖地眾人緩緩退去,留給了小宗門血腥競爭的機會。有的小宗門甚至都沒有斬龍境的高手,但是為了這唯一能改變命運的機會,他們寧可付出性命——

對於外面的情況,葉星自然是不知道的,他此時也是自顧不暇。

仙窟裏面的煞氣極重,不知道有多少高手在此隕落,一陣陣煞氣侵體,這讓他本就開始衰老的身體,更是不堪重負。

他忙從衛彪送他的包裹中,取出了一截龍涎香,張口咬了一口。一陣陣充足的生命能量入腹,他才覺得好受了很多,整個人也似乎變得稍微年輕了一些。

儘管進來了好多次了,對於仙窟葉星仍然是陌生的,這個地方實在是太大了,說是一方小世界,葉星都相信。

他進來了這麼多次仙窟,每次進入的方位竟沒有相同過。不過唯一興慶的是,對於裏面的危險,作為老鳥的他,卻是能避開個七七八八了。

不用像剛入仙窟的愣頭青一樣,直接踏入生命禁區,然後一命嗚呼。

葉星緩緩開啟靈覺,五識放大,一幅幅立體畫面在他腦中閃電而過……

「應該是這個方向了!」

根據以前的經驗,葉星做了一個大致的判斷,記得他曾經又一次在仙窟感受過極為強烈的生命波動,那裏說不準有他需要的東西。

雖然那地方極為危險,以當時全盛時期的葉星,都沒有能探測成功。可是如今,為了活下去,他不得不到那地方走一趟。

葉星速度很快,根據以前的經驗,迅速的避開一個個危險區域。雖然這樣做,極有可能會被不明生物給盯上,但是葉星也是沒轍。

仙窟開啟只有兩個月的時間,如果兩個月時間他都不能趕到那個地方的話,他這次就算是白進來了。所以他得抓住一切能抓住的時間。

「嗯?」果然在葉星全速前進了一會,他就感覺到了不對勁,他總是感覺有一股陰惻惻的感覺在如影隨形。

「什麼人?」葉星陡然低喝,猛的回頭。

只見一個人形生物,身影似聚似散,面目時而清楚時而模糊,在他後面晃晃悠悠的飄蕩著。

「鬼物?」葉星頭皮有些發麻,在鴻蒙大陸是很少見到這些東西的,因為這些東西見不得光,即使存在,也很快就會消散。

可是在這個地方,煞氣陰氣極重,這些東西卻是可以長期存在的。

葉星作為天劍門的宗主,自然知道鬼物的癖好,凡是被鬼物盯上的修士,基本上都是不死不休的。因為鬼物最喜歡的就是修士的鮮血,要想擺脫鬼物,就得殺死他。

葉星拔劍在手,對着面前的鬼物就是一劍,對一個沒有什麼思想的傢伙,多說就是浪費口舌浪費時間,最乾脆利落的做法就是直接動手。

嗤嗤嗤——

嘶!

一劍劈過,鬼物身上冒出了咕嘟嘟的煙氣。然後『嘶』的一聲,竟發出了一道刺耳至極的厲嘯聲。

葉星面色猛地一變,忙揮劍亂劈,這沒有思維的傢伙,竟然還知道招呼同伴,所以葉星果斷斬殺。然後便快速的離開了原地。

就在葉星離開原地不久,只一會兒,葉星剛才站立的地方,就出現了數十個鬼物。

接下來的一路,葉星更加的小心了,這地方危險重重,他不能有絲毫的大意。

可是即使如此,實力大減的他,還是沒有避開一處禁地。他剛一踏入就知道不對,但是此時已經晚了,因為有六個骷髏頭已經轉過了身軀,正死死的盯着他。

葉星看了一眼地上血腥的場面,顯然這六個骷髏頭是正在生吃這名倒霉的修士,自己無意闖入,打攪了他們的大餐。

「你們繼續,就當我沒有來過!」葉星有些心寒的道。

這裏面的鬼物還倒罷了,畢竟只是各種煞氣怨氣凝聚而成,而且也沒有誕生出靈智。

可是這裏面的骷髏頭,他們能蘇醒,生前絕對都是厲害的人物,以他葉星現在的能耐,招惹不起啊。

所以溜之大吉。

然而自己送來的大餐,骷髏們又怎麼會放過,他們一個個都發出嘎嘎嘎的聲音,就好似魔鬼的獰笑,一步步向著葉星逼來。

葉星向來喜歡先下手為強,他忙向著骷髏頭辟出了一劍,一道縱橫數十米的劍芒,準確的命中了六個骷髏頭,然而六個骷髏頭只是身形微微一頓,就飛速向著葉星奔來。

「卧槽,這麼強的嗎!」

。 這一天。

對於白氏集團而言,簡直,是一場浩劫之災。

微博上,熱搜置頂。

各路大V,媒體紛紛轉發。

整個白氏集團UA,直接被無數網名們摁在地上摩擦。

白若霜,也被網民們人肉了出來。

無數網民們,在微博上瘋狂罵白若霜。

將她曾經干過的那些商業罪事,也全都趴了出來。

此時。

白氏集團,董事長辦公室內。

白若霜坐在椅子上,看着電腦上,微博網頁上,那些對自己的瘋狂辱罵聲。

白若霜整個人,幾欲崩潰!

「混蛋……!!混蛋……!!」白若霜崩潰,情緒失控,拿起辦公桌上的一切物品,瘋狂打砸!

以此,才能泄她心頭之憤!!

網絡暴力,太過可怕。

縱使是白若霜,都難以抵擋。

更何況,她今日,還因此……身價暴跌!

損失了幾百億的巨額損失!!

這,簡直將她從巔峰,拉入低谷啊!

白若霜情緒奔潰,將辦公室內,所有一切,可砸的東西,都砸了個遍!

整個辦公室內,已是一片狼藉。

白若霜坐在椅子上,面色崩潰,絕望。

拿起手機,看着股市上,已經跌停的集團股票。

白若霜只感覺一陣,空前的絕望,無助。

自己,好不容易獲得的一切,名譽,地位,錢財……在這一刻,都要崩碎瓦解。

一切,都要離她而去。

她,不甘心啊!

終於。

白若霜絕望的,拿起了手機,給……那個封存許久的電話,撥打了一個電話過去……

那個電話的備註名,只有五個字:瘋子秦蒼穹。

……

數十公裏外。

濱海新城,吞龍集團大廈。

董事長辦公室內。

秦蒼穹正眸光平靜,坐在椅子上,翻閱著書,吞吐著煙圈。

「叮鈴鈴~!」就在此時,他的私人手機鈴聲,突然急促響起。

秦蒼穹微微一愣,拿起手機一看,來電顯示:『白若霜』

嗯?

這個來電,倒是讓他意外。

他淡然掃了一眼,倒也無所謂,接起了電話。

電話接通后,卻是一片沉默。

電話那頭的白若霜,並沒有開口說話。

秦蒼穹也沒開口。

兩人就這麼電話接通,相互沉默。

終於,沉默了十幾秒鐘,電話那頭的白若霜,沉不住氣了。

她開口,遲疑許久,才凝聲道,「秦蒼穹,微博新聞上的事,是你乾的嗎?」

聽到這句話,秦蒼穹握着手機,嘴角閃過一抹弧度,「是。」

他直接了當,也不怕白若霜的怒火,回應道。

這一刻,電話那頭,白若霜的呼吸,明顯急促凝重了幾分。

「秦蒼穹,冤冤相報何時了?你如此對我,對你自己,也沒好處。畢竟,這白氏集團前身,可是你親手建立的集團。」白若霜的聲音,在電話那頭,帶着一股冰冷,質問道。

聽到這句話,秦蒼穹臉上,更是覺得好笑。

這個女人,還真是可恨的夠幼稚。 這一下,連孫珂都傻眼了。

如果只是董家主在,她也不太在意。

畢竟,董家是接替霍家,新晉陞為十大家族成員的。

董家在十大家族地位不高,實力不夠,她壓根都沒把董家放在眼裏。

可是,現在十大家族的家主全部下來迎接林漠,那問題可就嚴重了。

至少,林漠不是她能招惹的存在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