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陸細辛說不出是什麼感受,既像是茫然,又像是歡喜,情緒複雜。

事情還沒有確定,先別胡思亂想了,陸細辛深吸一口氣,準備回柳家寨。

等到這邊的事情結束之後,她就回古家醫院,仔細檢查一翻。

沈嘉曜一直坐鎮柳家寨,聽到陸細辛回來,趕忙跑出來迎接:「辛辛。」

陸細辛在外人面前的樣子,一直是有些疏離的,不太會表達親昵,但是這次見到沈嘉曜,不只是為何,她覺得特別想他,好想扎到他懷裏。

心裏這麼想,陸細辛就這麼做了,直接撲過去:「嘉曜。」

沈嘉曜被抱了個滿懷。

院子裏站了好多人,沈嘉曜原本想維持一下總裁的風度,但是實在忍不住,控制不住地笑出聲。

嘻嘻,哈哈,哈哈哈——

他媳婦過來撲他呢,他媳婦好愛她啊!

他怎麼就這麼幸福呢!他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

然後,院子裏一眾人就這樣眼睜睜看着兩人秀恩愛,抱在一起也就算了,還要親親;親親也就算了,還要手拉着手。

哎呦,這狗糧,塞了滿嘴!

柳繪也從屋子裏出來,到外面接陸細辛,她這兩天心情不算好,出來后,看到這纏纏綿綿的一對,心情更糟了。

忍不住說了句酸話:「你們年輕時感情好,等到以後年紀大了,感情不一定會好。」男人都是喜新厭舊的東西,現在陸細辛年輕貌美,他當然稀罕了,等以後上了年輕,陸細辛臉上有了皺紋,身材也不好了,男人肯定要變心。

沒等陸細辛開口,沈嘉曜就蹙了眉,表情沉沉,很是擔心的樣子。

他勾着陸細辛的手指,有些小委屈:「辛辛,你以後會變心么?」

陸細辛堅定搖頭:「不會,我只愛你。」

沈嘉曜高興了,心臟歡騰地不得了,他轉向柳繪,語氣得意:「聽到沒有,辛辛不會變心,我們的感情會一直這麼好,永遠這麼好。」

柳繪都傻了。

她哪裏說陸細辛會變心了,她明明在說你沈嘉曜! 「幹啥?你都掛機了,我做好人幫你玩一下!」

段小明沒有歸還手機的意思。

狗哥見狀奪回了自己的手機。

「誰稀罕啊,你看看你那遊戲名,什麼小雞快軟,惡不噁心!」

狗哥靠坐在自己沙發椅上,玩著遊戲說:「這遊戲名出來的時候你還在穿開襠褲,想當年我玩泡泡堂,取了一個名字,所有女生都罵我名字里的硬字太流氓,沒辦法我才改成軟。」

段小明邊聽邊思考。

原來是小雞快硬?

現在是小雞快軟?

「我去,你這是越改越——低調了啊?」

「必須的!」

段小明傲嬌的說:「對了,狗哥,唐斌在我手上買了。」

「我知道,不然你表情不會這麼欠揍!」

「我還以為你又從哪個小道消息知道我賣了一套呢,我都懷疑你是不是有小號在我們銷售群。」

狗哥的注意力全在手機遊戲上面,過了幾秒才回答:「陳陶安跟我私下常交流,你們的那點事情不是秘密,他剛還給我打電話問你什麼來頭。」

「你怎麼說?」

「整個天澳沒有一個人知道我倆是親戚,他自然也不知道,我告訴他你爸是**的人,說你家有幾個**什麼的。」

段小明嘴巴張得老大:「我去,見過能吹的,沒見過你這麼能吹的——對了,剛剛那個唐斌就知道你是我表姐夫啊,說不定很多人都知道了。」

狗哥:「親戚會開除你嗎?我沒跟人講過,除非你逢人就說。」

段小明不屑的表情:「我逢人就說你是我表姐夫?狗哥,我諮詢個事情。」

「放!」

段小明:「是不是到你這個年紀往自己臉上貼金已經成為一種習慣了?」

狗哥反應何其快:「我是怕你到處宣傳我是你姐夫,往我臉上貼屎——就你還貼金?等你什麼時候成為銷冠了,就什麼時候說我是你姐夫吧。」

段小明不服氣:「什麼姐夫,表的!」

狗哥把手機往桌上一丟,懊惱的說:「又輸了,匹配的一群豬隊友。」

段小明嘿嘿笑:「要不要我帶你飛?」

狗哥不說話。

不說話就對了,不說話就是默認。

段小明掏出手機,打給危濤:「在哪呢,快來狗哥辦公室!」

危濤的聲音從話筒里飄出來:「快到了呢,狗哥不是說中午跟我們開會嘛,我正走過來,熟悉下周邊。」

「那你快點吧!」

掛完電話,段小明嚷著要帶狗哥起飛,於是兩人進了遊戲。

進了之後,段小明又喊狗哥等一下,說要改下遊戲名字。

他把自己的遊戲名改成了「堅持到地」。

然後嘿嘿笑:「這名字比你的叼吧?」

狗哥回答:「不好笑,很冷!」

段小明欠揍的說:「難道比你前任的心還冷?」

狗哥把手機一丟:「不玩了,說到這個事情就心煩,昨天回去你猜我睡哪裡?」

段小明眼珠子滴溜溜轉:「我知道,是睡的小娟姐房間。」

狗哥驚訝:「你怎麼知道?你表姐告訴你的?」

段小明沒想到自己居然猜中了,忙擺手:「我瞎猜的,你還真睡小娟姐房間啊?」

這麼幸福的事情,怎麼就讓狗哥這狗碰見了!

「你別一臉欠揍的樣子,你小娟姐昨天晚上帶著小娜跟你表姐睡,我一個人睡的!」

「哈哈哈……」

狗哥又拿起手機:「還是玩遊戲吧,在遊戲里忘掉憂愁!」

兩個人進了遊戲殺得天昏地暗。

危濤進來的時候,段小明正坐在長沙發邊緣,屁股跟沙發只挨著一點點。

他嘴上叼著一支香煙,但是沒有點燃,雙手按著手機屏幕焦急的喊著:「狗哥,砍他,砍他,砍他,我去——你是個傻*吧?」

狗哥回復:「傻*你姐夫,我速度沒有他快。」

段小明:「得,傻*姐夫,這一波輸了!」

危濤安靜的坐下。

狗哥開口:「危濤你們這工作這麼閑,一個月能掙多少?」

危濤正經回答:「底薪幾千塊,一年都開不了幾單,混日子唄。」

狗哥:「那不如賣房子,來我這裡。」

危濤婉拒:「我這人懶散慣了,我看你們售樓部每個人走路都像跑步,每天上班上到晚九十點鐘,這工作我肯定做不好,我野慣了,呆不住。」

狗哥也不過多啰嗦,開口說:「那就談談我們本該昨天要談的事情。」

段小明和危濤知道他指的是什麼。

武波和周彬對狗哥前女友和女兒出言不遜,狗哥覺得心中一口氣還沒有出順,想治那兩個傢伙呢。

看著段小明和危濤兩個人期盼的眼神。

狗哥開口:「你們別這麼看著我,論個頭論體力我肯定都比不過你們了,打架這個事說說就行了,現在是文明法治社會,我們不能打架。」

危濤:「不對啊,狗哥,你昨天那感覺我覺得你都要請專業殺手了,怎麼今天突然就軟了?」

段小明也說:「你昨天還跟我說什麼打的一拳開免得百拳來,怎麼今天就——你意思,哦,武哥,周哥,對不起,麻煩你們禮貌用語,說話講文明——你意思要這樣?」

狗哥用少有的冷漠眼神看著段小明和危濤,然後慢慢的說話。

「問你們一個問題,你女友爸爸給你五百萬,讓你離開你女友,你選你女友還是選那五百萬!」

段小明不想回答這個問題,這時候講什麼冷笑話?

危濤一本正經:「我肯定選五百萬,有了錢還怕找不到女朋友?」

狗哥卻冷笑:「成年人不做選擇題——」

段小明搶話:「傻屌,狗哥意思是女友和五百萬都要!」

狗哥繼續冷笑:「為什麼你們就不能改變思維,選女友的爸爸?」

危濤和段小明兩個人一同驚訝。

我艹!

還有這種操作?

狗哥繼續開口了:「很多時候我們在做選擇題的時候,目光太短淺了,就如我們很少有人想到選擇女友的爸爸一樣,打武波一頓又如何,打周彬一頓又如何?」

危濤一臉不可置信:「狗哥你意思要打他們兩個人的爸爸?」

段小明覺得應該不是這樣,所以他選擇沉默,等待狗哥揭曉答案。

像狗哥這種臭屁的男人,只要你不理他,他就會表演給你看。

你越理他,他越喜歡玩懸念。

他用手扯了扯危濤,說:「別打擾狗哥說話。」

狗哥清了清嗓子:「咳,打他們一頓只能出一時之氣,我有個計劃,可以讓他們兩個在本市房地產呆不下去,你們有沒有興趣?」 男人很激動,瞪大眼睛,口沫橫飛。

「你也別急著承認,不打自招幹什麼?」

王陽微微一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