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點多鐘,捧著兩套新衣服的女管家剛剛進門,恰好看到自家老闆走下樓梯。

「早上好,老闆。」

「早。」

西蒙點點頭,察覺到女管家到底還是忍不住看了眼樓上,笑着道:「把衣服送上去吧。」

「啊?」

西蒙卻沒有再重複,自顧自地朝旁邊起居室走去,又吩咐了一句:「今天的報紙拿給我。」

愛麗絲終於確定自己沒有聽出,遲疑了下,先去廚房,叮囑昨晚一起過來的佐伊·帕克斯給西蒙送報紙,自己捧着衣服向樓上卧室走去。

抵達主卧,輕手輕腳地推開卧室門,因為是夏天的緣故,睡覺時只是隨意搭著一件薄毯。

真的很隨意那種。

因此,看到大床上兩具玉體橫陳的完美胴體,哪怕是女管家都忍不住有些臉紅心熱。

正打算放下衣服后悄然離開,床上的辛迪·克勞馥卻醒了過來。

看到愛麗絲,辛迪下意識拉了拉床單。

想起這是昨晚飛機上的空姐,她才稍微放鬆了一些警惕。

見床上女郎依舊在打量自己,愛麗絲也不好在直接離開,解釋道:「老闆讓我送衣服過來,克勞馥小姐,還有其他需要嗎?」

昨晚兩女都穿着派對場合的晚禮服,眼下再穿自然有些不合適。

辛迪聽愛麗絲這麼說,不由對某個傢伙的細心多了幾份好感。

然後再次打量此時站在床邊的女郎。

辛迪發現,除了身高之外,女管家外貌氣質一點都不比她差,甚至,那種淡淡的清冷氣質,似乎還更容易引起男人的征服欲。

不知道維斯特洛有沒有把這位女郎吃掉。

似乎。

看女郎的情形,應該是沒有。

真奇怪啊。

這麼想着,辛迪又忍不住生出了一些好勝心,不再掩飾自己的身體,大大方方地下了床,拿起女管家準備的衣服就開始穿。

兩人的動靜自然也讓妮可·基德曼醒了過來。

都是不缺少心機的聰明女人,女管家也不想服輸來着,只是,堅持了兩三分鐘,她還是沒忍不住落荒而逃。 在小顧如玖的記憶中,人少的可憐,正是因為這樣,身邊不靠譜的瘋子老爹和對自己和藹可親的敬爺爺都是那麼的重要。

顧如玖雖然也知道普通人的壽命確實不長,也很難去改變,可是她接受不了一個百年過去物是人非的感覺。

至少現在還不能……

顧如玖心中嘆氣,可能當她徹底適應這個世界的規則,開始習慣時間的流逝之後,就會習慣了吧。

用一句經典點的話說,可能就是還是太年輕,所以想不開。

南風瑾好像是看到了顧如雞的內心,竟然感慨的說道。

「小玖玖,你還是年紀太小。」

南風瑾覺得有必要給小玖玖上個常識了解課程了,小玖玖有的時候思維似乎總跟他們不一樣。

南風瑾想到小玖玖從前,在貧困偏僻的小村莊里,都沒有幾戶人家,裡面都是普通人,連個修鍊的人都沒有。

小玖玖生活在這種環境之中,什麼都不懂也是常理的,南風瑾覺得自己以前是忽略了小玖玖在這方面的教育,不僅僅要提升實力,也要讓小玖玖在常識和意識上跟上。

「我太小什麼呀?「

顧如玖一臉疑惑,那表情好像是在詢問,我小怎麼了?

「所以你還有很多不懂的東西,勞逸結合,這兩天不修鍊休息,那就好好的學學常識性的東西吧。」

南風瑾揉揉顧如玖的頭髮,看小玖玖嘟著嘴,眼中劃過寵溺。

顧如玖倒是無所謂,反正多學學東西肯定是沒有壞處的,畢竟自己現在還是一個小菜鳥,太多東西還不懂了。

「那好吧,我好好學習下常識知識。」

顧如玖也知道南風瑾是為自己好,所以比較乖巧的應了。

接下來的兩天,顧如玖的生活基本上都是圍繞著關於大陸,修鍊之類的常識知識。

關於大陸各個地方的風土人情是顧如玖比較喜歡的一個地方,雪月境藏書豐厚,而且南風瑾,閎衍甚至是看似很孩子氣的寒易笙,竟然都是非常的博識多聞,顧如玖竟然有點因為自己的無知而感到羞愧,畢竟自己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

雖然覺得這個大陸上的一切有點新奇,但是卻從心底就覺得,還是自己原有的世界更有趣,畢竟充斥著各種高科技,這可能是一種固有的自大。

不過當真的了解之後,顧如玖越發覺得這個世界非常的有趣。

因為大陸的面積十分巨大,這也導致了不同地域的不同風土人情,與此同時,因為靈氣充足,各種神奇的物種也非常多,顧如玖越是了解便越是覺得有趣。

顧如玖了解的越多,便越是覺得南風瑾很是厲害,雪月境月因為其特殊性和神奇性,簡直就是一塊眾人覬覦的寶地。

能在眾多勢力的角逐之中,能夠走到今日,絕對不是偶爾,他的努力和魄力都占很大的一部分。

了解的越是深入,顧如玖感覺自己簡直都要崇拜南風瑾了。

「小玖玖,你這是什麼眼神看著我?」

顧如玖來到雪月境的第三日,吃飯的時候南風瑾發現,小玖玖總是用一種詭異的眼神看著自己,這讓他失笑不已,小玖玖你這個眼神也太詭異了。

「我突然發現,我對你的敬佩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我覺得你太厲害了。」

顧如玖瓷白的笑臉一臉認真,表情十分嚴肅,但是粉嫩的小臉蛋作出這種認真的表情,實在是看不出幾分可信度。

實在是太可愛了。

南風瑾手痒痒,直接上手去掐了掐顧如玖水嫩的小臉蛋,手感實在是太好了,又有彈性又軟軟的,南風瑾本來冷淡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顧如玖驚呆了,自己本來在說這麼認真的話題,這個人怎麼上手了?

顧如玖驚愕的小表情實在是太可愛了,帶著幾分的無辜。

「我怎麼厲害了?」

偏偏南風瑾一本正經的說話,臉上的表情也特別正常,但是手卻一直掐顧如玖的小臉蛋。

顧如玖氣的臉鼓鼓的,不可否認,這幾天的時間裡顧如玖確實是更加的了解了南風瑾,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在寒易笙和閎衍老師上課的時候,總是會給顧如玖講一些關於南風瑾的事迹。

以至於顧如玖更加的了解了眼前這個男人,雖然在自己面前總是溫柔又縱容,但是卻真的是個「硬漢」人物。

「你確實挺有能力的,並不是所有人都能讓八方勢力退步,成為雪月境王。」

而且顧如玖也發現,南風瑾的這個辦法確實是有用的,隨著自己了解的更多之後,顧如玖感覺自己的思維已經逐漸的靠近這個世界了,雖然還是有一些差異的,但是至少能接受這個世界的世界觀了。

「還好。」

南風瑾挺大小玖玖誇獎自己,其實心情很是不錯的,但是還是習慣性的淡然的說道,這些都是百年前的事情了,現在整個雪月境已經十分安定了,所有的勢力都已經不得不承認。

在雪月境王南風瑾的統治之下,雪月境已經成為了一個龐然大物,一個誰也不敢輕易招惹的勢力,不再是百年前那個誰都想分一杯羹的雪月境了。

「你現在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是十分的高大上的。」

顧如玖開玩笑的說道,她現在是認識到了南風瑾的深不可測和強大,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能有南風瑾的水平,任重而道遠啊。

「難道以前我在小玖玖心中的形象不夠好嗎?」

南風瑾微微眯眼,語氣充滿了危險。

「咳咳,話說你們雪月境也有歷練空間嗎?」

顧如玖移開視線,決定轉移話題,不跟南風瑾討論這個事情!

她還沒說第一次見到南風瑾,覺得這個男人很神秘很可怕呢,只是沒想到從第一次見面之後,糊裡糊塗的就越走越近。

「當然有了,只不過你不適合。」

南風瑾還以為顧如玖是想要進入試煉空間,南風瑾不想讓小玖玖進入試煉空間,他不想吃錯過小玖玖的長大。 「盟主!」

陳明從後面抱住天盟盟主,着急的叫了一聲。天盟盟主按住陳明的手,說道:「陳明,你現在還能走嗎?」

「嗯!」

「好,走!」

「砰!」

天盟盟主將一個煙霧彈拋擲到地上,煙霧彈在瞬間爆炸,煙霧瀰漫出去,陳明帶着天盟盟主迅速逃出艾頓大廈,鑽入了汽車。

小周發動汽車,「轟!」的一聲,揚長而去。就在三人驅車離開的時候,影皇從艾頓大廈里走了出來,站在大廈門口,朝着陳明等人驅車離開的方向看了一眼,嘴角勾起一絲弧度。

這時候,格爾帶着人從大廈里沖了出來,說道:「門主,現在怎麼辦?」

影皇的嘴角勾起一絲弧度,說道:「馬上準備直升飛機,我要讓他們死在海里。呵呵呵哈哈哈!」

說着話,影皇大笑了起來,隨即,轉身走進了大廈。另一邊,小周開車帶着陳明和天盟盟主一起回到了農莊,幾分鐘之後,直升飛機從農莊後面的平地上飛了起來,飛到了半空。

直升飛機徑直朝着太平洋飛了過去。此時,直升飛機內,天盟盟主捂著自己的左胸口,嘴裏湧出了血水。

「盟主!」

「盟主!」

陳明着急的呼喊,熱淚盈眶,說道:「盟主,你放心,你絕不會有事,我帶你回去之後,天盟有最好的醫生和最好的醫療設備,你只需要再堅持六個小時,六個小時之後,回到沙城,回到天盟總部,你就可以得到治療,很快,你的身體就會康復。」

天盟盟主是為了救陳明才會接下這一掌,陳明如何不知道?而且,現在,天盟盟主身上的氣息已經變的紊亂,他隨時都有可能會死,這一點,陳明又怎會不知道?

每個人身上都有磁場,因而,每個人身上也都有氣場,人的氣場和磁場其實是同步的,普通人生病,只是局部的氣場出現小的循環毛病,而如果一個人得了大病,他身上的氣場會發生極大的改變。

倘若一個人已經病入膏肓就快死了,他身上的氣場就會徹底紊亂,氣功之所以可以治病,其實就是幫助一個人改善他身體四周的氣場。

可是,如果一個人的氣場完全紊亂,那就是無藥可救,就算是氣功大師,那也是回天乏術。

人到了這個時候,已經不可能救回來了。

天盟盟主現在就是這個情況,種種的跡象表明,這個人已經活不了多長時間了。這時,天盟盟主突的伸手抓住了陳明的手,說道:「陳明,你是明白人,你知道我身體的情況,現在再說那種話已經沒有意義了。」

聞言,陳明再也忍不住,眼淚嘩啦啦的流了下來。

「陳明,你給我像一個男人一樣!男兒,咳咳,男兒有淚不輕彈!」

此時,天盟盟主嘴裏每吐出一個字,胸口都會產生劇痛的感覺,可是,看見陳明這樣,他卻也是直接吼了出來。

吼完便是更加劇烈的咳嗽。

陳明的哭聲立刻停止,抹掉眼淚,說道:「盟主,我聽你的,你說什麼,我都聽你的,你別動怒,你讓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

這時候,天盟盟主伸手抓住了陳明的手,緊緊的握在手中,雙目凝視着陳明,說道:「陳明,我拜託你,儲存了華夏人資料數據的硬碟就在我左胸口的包里,無論如何,你也要把硬碟帶回去,行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