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月冷笑:「是不是你女兒,上去看一眼就知道了。」

「許叔叔,你敢不敢上去啊?」

許建功大怒:「我有什麼不敢的?」

眾人立馬又朝著山上走去。

很快,眾人來到了那套別墅的外面。

小月指著院子里那個倩影,冷笑道:「喏,就在那兒呢!」

「許叔叔,你自己的女兒,你不會不認識吧?」

許建功一眼就看到了許半夏,他也直接懵了。

這什麼情況?

女兒真的在這裡澆花?

見鬼了?

他急忙往前一步:「半夏,半夏,你……你幹什麼呢?」

許半夏聽到聲音,轉頭看到這邊幾人,面色不由一變。

「爸,媽,你們……你們怎麼來了?」

小月冷笑一聲:「哎喲,半夏姐,好久不見啊!」

「許叔叔一直說你是許氏葯業的董事長,沒想到,你竟然跑來這裡給人當傭人?」

「嘖嘖,曾經的廣陽市第一美女,竟然混到這個地步,著實讓人感慨萬千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白月梅一聽,臉都綠了。

「山哥,我好心好意叫安安去選禮服而已。」

沈長山沉了臉色,「你白姨也是為你好,最基本的禮貌還是要有的!」

沈安安涼笑道,「難道白姨還要給我選那些過了季的,連您這個年紀的女人都不會穿的衣服嗎?這就是您所謂的上流品味?」

「……那都是世界名牌,可是很貴的!」白月梅急忙辯解。

「還是留著您自己穿吧,畢竟您一個月的零用錢也是有限的。」沈安安奚落言道。

一句話便戳中了白月梅的痛楚。

她是豪門太太不假,可花錢依舊要看男人的臉色。

平時還好,一旦趕上沈長山生意上不順,也會埋怨她亂花錢的事。

平日里盡量低調的她,看到別人的女人揮霍,心中也有不甘。

「山哥……」白月梅委屈的說不出話來。

沈長山嘆了口氣,「行了,安安不願意就算了,她本來年紀小,和你們這些太太們喜歡的也不一樣,你去找你那些太太們一起去吧,也很久沒置辦新衣服了,多買些,別捨不得!」

幫了安安,又安撫了白月梅,這兩邊才算是消停。

沈長山扶著額頭,走了出去。

看到沈長山離開,白月梅的臉迅速沉下來。

現在沈安安水漲船高,可不是原先可以隨意欺負的野丫頭了。

連沈長山都讓上三分,那以後她們母女倆的日子,豈不是更不好過?

沈安安一臉倨傲的表情,轉身上樓,白月梅恨的壓根痒痒。

看來不給這丫頭點兒顏色看看,她還真是尾巴翹上天了!

***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

會展中心的豪車雲集,星光璀璨。

來賓除了海川市的各界名流,還請來了不少演藝圈的大咖來表演助興。

紅毯,留言板,整個一個電影節開幕式的規格。

岳家做事向來張揚,這一次也不例外。

沈安安並未與沈長山和白月梅同坐一輛車,而是餘威開車,身邊有冬兒作陪。

具有著「海川之光」名號的她剛一下車,便吸引了所有的閃光燈。

「那是沈安安嗎?」

「沈安安剛踹了程耀陽,就來參加岳家的宴會,妥妥的打程家的臉,看來是沒有挽回的餘地了!」

「沈安安簡直是行走的新聞點,她出現在哪裡,哪裡就是新聞炸點!」

「今天出現在這裡,怕是又有熱鬧看了。」

「哇,沈安安好漂亮……」

「簡直就是墜入凡間的精靈!」

今天的沈安安,一身幽藍色的長禮服,裙擺漸變的顏色上,點綴滿了碎鑽,猶如繁星銀河般熠熠生輝。

及腰的長發梳起一個高雅的公主頭,巴掌大的精緻臉龐完全展現出來,美的不可方物。

「安安,看這裡,看這裡!」

「沈小姐,這邊這邊!」

「女神,女神,這裡這裡!」

站在簽到台背景前的沈安安十分配合。

優雅的氣質,親和的微笑,強大的氣場,讓人移不開視線。

就在前不久,人們還都在議論這個從風雲街走出來的「平民公主』是否能在上流社會生存下來。

短短一個月的時間,沈安安便完成了一次醜小鴨變白天鵝的完美逆襲。

她的尊貴,高雅,彷彿與生俱來,再也不會有人去將她與風雲街那種地方聯想在一起。

沈安安自然的抬手,跟所有人擺手示意。

主持人走上來台,熱情洋溢的問道,「請沈小姐留步,今天沈小姐大駕光臨,恐怕是很多人的驚喜,請問您是受到了岳家的邀請,還是想來給岳家一個驚喜呢?」

沈安安微笑以對,舉手投足矜貴十足。

「我是收到了岳家的邀請,特意過來表示恭喜的。」

「有一個小問題,不知道沈小姐是否能為我們解惑呢?」主持人又問。

沈安安勾唇,「可以!」

「我們都知道,您與程公子的婚約出現了變故,支持您的朋友都以為您會消沉一段時間,那今天是什麼力量讓您再一次鼓足勇氣出現在人們的視線里呢?」

沈安安面色無波,深深的看了一眼這主持人。

稍微有一點兒情商的人,都不會這麼直接的問這種問題。

很明顯,這是岳家授意。

無疑就是想讓沈安安在媒體前表態,重重的打程家的臉。

沈安安明眸一閃,半開玩笑的言道,「我這不過是眾多戀愛故事裡的事故而已,其實並不值得大家這麼熱議,我不是明星,卻能得到這麼多人的支持和關心,在這裡表示感謝了,各位看我現在的狀態,像意志消沉的樣子嗎?」

大家聽完都紛紛搖頭。

「沈小姐這樣確實不像意志消沉,到更像是重獲新生呢!」主持人又用誇張的辭彙來形容。

沈安安笑而不語。

主持人追問道,「沈小姐是不是因為人逢喜事啊?近期網上可是傳的神乎其神,說您身邊其實是有以為蒙面騎士為您保駕護航,大家都在猜測,這是不是您的有緣人啊?」

沈安安也不置可否,只十分禮貌的微笑著。

「我很好!大家請放心!」

遊刃有餘的應對,彰顯大家風範。

「沈小姐……」

沈安安瞳眸維抬,看過來一眼。

主持人本想追問,卻被這一記冷冷的目光震懾。

急忙轉了話鋒,「沈小姐這邊請!」

沈安安親和的微笑向大家示意后,才走下台。

台下一直等候的冬兒,又隨著沈安安步入了宴會大廳。

富麗堂皇的布景下,高朋滿座,冠蓋雲集。

餐點台上的餐具器皿全部都是黃金打造,符合岳家一貫的張揚風格。

觥籌交錯,衣香鬢影。

一幅海川市名利場的畫面躍然於眼前。

看到沈安安步入會場,自然成了眾人關注的焦點。

最先迎上來的人,竟然是岳子川。

這位準新郎官一身暗金花紋的西裝,本來帶著一些宮廷風那種高貴內斂的元素,卻生生被岳子川穿成了夏威夷衫般的花哨。

再加之那走路看天的樣子,張狂勁兒十足。

「沈小姐,好久不見。」

沈安安眯了眯眼睛,表情似笑非笑。

「恭喜岳少!」

說完,示意冬兒送上禮物。

岳子川接過禮物,一雙眼睛卻沒離開過沈安安的臉。

「沈小姐太客氣了,你能來我就很高興了!」

。 「咚咚。」

「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