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小問,「需要與什麼疾病鑒別?」

平津松略有些失望,這樣的題目,與外科書上的內容,有區別嗎?完全就看不出任何臨床的特點,像是在照本宣科。

他抬起頭,看向了講台上方正與謝爾說話的江來,眼中全是鄙視。

但突然,他就見江來轉過了腦袋,目光,直直的看向了他。

平津松嚇了一跳,趕緊低頭作答。

……

江來記得這個平津松,事前,他看過所有人的簡歷。

而簡歷中,便有此人的照片,東大醫學系畢業生,兩年前來的華夏,於上崗日僑醫院工作。

這人眼中是鄙視嗎?江來覺得,有些民族的劣根性,真的是太重了。 FBI據點

「最近那個女人行動一直讓人捉摸不透,你們有沒有發現其他異常?」

朱蒂站在會議室白板旁,傷腦筋對眾人說道。

下面幾人相互對視一下互相搖了搖頭。

「不過,那個女人似乎多次和毛利姓氏人見面多次了,會不會有問題?」

「能有什麼問題啊?那一家人我們不是已經調查了么,純屬是巧合啦!」

「話說,那個叫江戶川柯南小孩身份,你們調查到多少?」

「呃…….」

之前負責調查貝爾摩德幾次和毛利蘭、柯南等人接觸過,而且似乎很喜歡跟毛利一家打交道,毛利一家人身份底細調查還好說,但那個叫江戶川柯南的小孩,卻特么查不出他底細,他的父母出現過在毛利家一次,但調查他的父母底細也是空白的。

這個小鬼是從石頭蹦出來的嗎?

說穿了那個叫江戶川柯南來路不明的小孩是個黑戶,無法查找。

「不過話說回來,那個女人和毛利一家在包廂里幹什麼?」

「沒幹什麼,似乎他們認識隔壁包廂一對情侶,然後趴在牆上聽隔壁包廂說的話。」

「呃,日本人想法真夠讓人搞不懂啊!我可不希望自己跟女朋友說的話被人聽到。」

朱蒂沉思想某個小學生身影。

這個叫江戶川柯南小孩她十分的感到興趣,接觸過幾次可以確定他和其他同齡小孩心性不一樣,給人感覺十分沉穩像個大人。

過幾天上司剛好要來日本,到時候跟他說起這件事,招攬這個很有前途小孩加入FBI。

靠在牆壁旁,閉目養神雙手懷抱的赤井秀睜開眼睛。

「我有事出去了,你們繼續討論。」

「等….等一下秀一,你要去那裏?我陪你一起去!」

朱蒂回過神,連忙快步追向赤井秀一。

赤井秀一停下腳步,轉頭瞥一眼朱蒂淡淡道:「不用了,我只是去看一位朋友。」

朱蒂停滯腳步張了張嘴,卻開不了口定定看着赤井秀一離開背影。

「赤井搜查官來到日本后,好像變了一個人,總是喜歡一個人獨來獨往的。」

長得面惡安德雷·卡邁爾撓了撓頭,看着赤井秀一離開方向說道。

朱蒂無奈嘆口氣:「秀一似乎又要去那個地方了吧!」

安德雷·卡邁爾疑惑道:「又?赤井搜查官他去什麼地方啊?」

朱蒂看一眼安德雷·卡邁爾,這傢伙面貌沒有那麼像壞人臉就好了。

「別問那麼多了,打探別人私隱不太好。」

安德雷·卡邁爾嘴角抽搐幾下,一臉無語看向朱蒂。

你都知道了,那還叫私隱嗎?不說就不說嘛!有什麼了不起的。

中午,米花神社

陰暗天空的天氣,赤井秀一蹲在一塊墓碑前,神情有些黯淡憂傷喝着罐裝黑咖啡。

「我似乎找到她了,但我還不能和這個黑直發女孩見面,她現在樣子真是讓我難以置信,如果沒有那時你給我看過宮野志保她小時候照片,我現在還認不出她來,雖然她把天然破浪卷頭髮拉直染成黑髮,也是減少引人注目不錯的選擇。」

赤井秀一看着眼前貼著宮野明美身前照片墓碑,自言自語說道。

然後喝一口黑咖啡接着道:「似乎那個女人也察覺到她,放心吧!這一次我豁出性命也要保護好你妹妹……….」

赤井秀一放下剛喝光黑咖啡空罐頭在宮野明美目前,起身雙手插褲兜離開。

生前宮野明美經常幫他丟空罐頭,現在放在這裏也是一種含義。

赤井秀一正走的時候,看見一名穿着黑色西裝年輕帥氣男子捧著一束花走來。

神情有些複雜起來。

宮野悠也注意到一名戴着黑色針織帽定定看着他。

宮野悠停下腳步,看向男子思索記憶。

「我們是不是在什麼地方見過?」

宮野悠確實覺得眼前男子眼熟,就是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我想我們可能碰巧見過幾次面吧!」

赤井秀一一副神秘樣子酷酷轉身時,忽然肩膀上被人一抓。

「請等一下!」

赤井秀一嘴角抽搐幾下,他當然知道眼前這傢伙是誰,他們FBI早就對這個宮野姓氏刑警查得一清二楚了。

眼前這傢伙是明美多年辛苦尋找的弟弟宮野悠。

赤井秀一等待宮野悠下文,宮野悠狐疑盯着赤井秀一臉,讓對方渾身難受。

「你該不會是……….通緝犯吧?」

「哈?」

赤井秀一聽到宮野悠的話有些懵逼。

神特么通緝犯,我特么FBI條子怎麼可能是通緝犯。

赤井秀一向宮野悠攤開手道:「別開玩笑了,如果我是通緝犯,還會大膽在大白天出來嗎?而且應該遮住面目不讓人看到自己樣子才對吧!」

現在他們FBI在日本活動,還沒有得到日本官方許可,如果被明美的弟弟押送回警視廳僅僅暴露身份還行,但被媒體報到的話,他這個FBI精英王牌被日本警方抓住新聞。

以後都沒臉見同行的人了,太幾個丟人了。

不僅他被影響,他們FBI在日本行動上可能會被日本方面派人監視以及阻撓。

宮野悠想了想也是,而且現在自己也被停職了。

「是么,抱歉!」

宮野悠向對方輕微躬身,赤井秀一搖了搖頭道:「沒什麼,你是來祭拜家裏親人父母的嗎?」

雖然知道對方來祭拜誰,但還是裝作路人詢問樣子。

插播一首音樂伴奏吧!《潮鳴》

天上逐漸降下雨,雨中,宮野悠看向赤井秀一,神情黯淡搖了搖頭道:「不是,是一個我們二十年未曾見過面的人。」

宮野悠抬頭看向烏黑黑雲朵,雨水在自己臉上,然後苦笑看向赤井秀一道:「我每次一直在回想起往事,想過很多錯過的事,錯過的人,心裏很難受,可惜沒人會懂。」

「我似乎對曾經家庭失望過,但現在的我逐漸明白他們對我的行為是正確選擇的,還有一個或許是父母囑託,牽掛尋找我的姐姐。」

「如果我認真記住這重要的事,就不會讓事情發生了,直到我漸漸的失去,直到我失去快所有才醒悟,我是活生生在這個現實世界裏,而不是遊戲世界裏虛擬人,這裏有我的真實親情,我現在就處於這個狀態,所以我就必須要珍惜這更多的人,上帝的安排就是這樣。」

「所以你知道嗎?珍惜是如此的重要,錯過的事,過去也就是過去,你不可能有時光機,回到在你犯錯的前幾秒,我現在好像回到她去世前一天,阻止她的行為。」

宮野悠流着眼淚伴隨雨水從臉頰滑落,看向赤井秀一點了點頭,轉身走向宮野明美的墓地方向。

赤井秀一複雜表情定定看着宮野悠背影。

宮野悠一直沒有勇氣來過宮野明美的墓地,一直以工作繁忙為借口逃避。

直到蘿莉哀無意詢問他是否有去過姐姐墓地。

宮野悠知道自己也無法逃避了,先去宮野明美身前租一棟藏身的公寓,這個公寓租費他一直幫蘿莉哀交租,蘿莉哀也經常打電話過來聽宮野明美聲音。

宮野悠定定坐在固定電話旁,聽着宮野明美留言音聲音。

翻開宮野明美以「家庭照」命名的相冊薄。

相冊薄里只有幾張家人照片。

最前面的是宮野明美出生和父母照的,接着幾張照片是宮野明美和宮野志保照片,似乎因為在那個組織原因,能拍下的照片很少。

接着是宮野明美平凡生活日常照,從小學到大學畢業照片。

翻開到最後一頁。

照片里,宮野艾連娜抱着三歲的宮野悠坐在椅子上,父親宮野厚司幸福微笑站在椅子右邊,五歲的宮野明美天使笑容站在左邊,下一張拍照位置一樣,不過宮野艾連娜抱着孩子已經變成嬰兒,六歲的宮野明美站的位置隔着一個空站着.

照片後面寫語「等悠回來。」

宮野悠哽咽流淚了,他知道錯了,他知道自己無視家人,錯過拯救家人命運。

這個世界是美麗的,就算充滿了悲傷和淚水,也請你睜開雙眼,去做你想做的事,成為你想成為的人,去愛你想愛的人,找你想要的朋友。

不必焦躁,不必迷惘,請慢慢地長大,無論發生什麼事情,請不要後悔與這個世界相遇。。 所有的不美好似乎都煙消雲散,洛兮還在意著廖晨為什麼不和她講就一走了之。

沈岩說,廖晨家裡還留了東西給她。

不過照她現在的情況,她也回不去。

日子總要過下去的,廖晨離開已成為事實,只要他還會回來。

洛兮已經想到等再見到他就暴打一頓,讓他見識一下為什麼整個三年下來沒人敢實質性的欺負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