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跑?」湛海護法身影劃過了一道藍色彩虹,緊隨楚塵的身影進入樹林,就在這一剎那間,湛海護法感覺自己眼前的畫面突然變了,不是小樹林,而是一處懸崖,再朝前走一步,就是萬丈深淵!

湛海護法直接驚出了一身冷汗,迅速後退,這時才驀然發現,自己與另外的兩個人已經聯繫不上了。

「奇門幻陣!」湛海護法立刻明白了,瞳孔震驚,大吼了起來,同時手中拿出了重尺,奮力拍擊。

他沒想到,楚塵從進入小樹林的剎那間,居然就給他留下了這麼一個陣法陷阱。

湛海護法相信,其餘兩人,此刻的遭遇一定跟他一樣。

逐浪三仙,聯合圍攻的話,他們有信心擊敗楚塵,可如果只是單打獨鬥……

一定要迅速破陣……湛海護法全力衝擊。

他對陣法不了解,可一般的陣法根本困不住宗師後期的強者,再玄妙的陣法,也有一定的力量界限,超過界限,陣法必破,湛海護法用的就是簡單粗暴的破陣手段,他也相信,這個陣法擋不住他三次攻擊。

轟!

轟!

轟!

果然,在湛海護法發動第三擊之後,眼前的畫面如同鏡花水月般破碎開來。

「楚塵,往哪跑!」湛海護法盯着近在眼前的楚塵,眼神發狠,意氣風發,「我倒要看看,你還有什麼手段。」

楚塵微笑,「我也想看看,折斷了兩個翅膀的逐浪三仙,還有多大的能耐。」

湛海護法的瞳孔猛然一縮,目光一掃,臉色驟然大變。

另外的兩人,竟然已經倒在地上,生死未知。

楚塵在他三擊的時間裏,已經將逐浪三仙的其中兩個解決了。

這麼恐怖的爆發力。

湛海懵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什麼?

一瓶葯就價值20萬?

大家一聽,還是有點吃驚。

但林天說這葯三天就能治好張虎的腿腳,說明這是很神奇的藥物,應該能值20萬!

20萬對張剛來說,簡直就是小數目。

就算林天今晚這瓶葯要收他2000萬,他也絕對會答應!

對張剛來說,只要林天肯為他兒子治病,他已經謝天謝地了!

再加上,張剛正找不到機會在林天面前掙表現呢,所以,張剛趕緊一臉的堆笑:「林神醫,你放心,你的這瓶葯,我一定給你200萬!」

張剛多給出180萬,當然是為了趁機討好林天!

張剛可是精明人,明白只要得到了林天的好感,以後他從林天這裡得到的好處,一定比180萬多十倍百倍。

在林天身上花錢,就像是投股,張剛自覺自己很有眼光認為林天一定是穩賺不虧的潛力股。

而陸風,淡淡一笑:「張老闆,你不用給我200萬。我林天行醫,向來不多收別人的錢,當然也絕不會少收一分錢。」

聽著林天的話語,張剛幾分尷尬的笑了:「哈哈,林神醫就是一個很有原則的人,真是令人敬佩不已呢。」

「恩恩,就是,林神醫,永遠是我們的楷模!」

有人拍馬道。

這個夜晚,林天匆匆跟大家再聊了一會兒,說他還要帶著許攸回海濱去見許強,便告別了大家……

很快,到了第二天。

這天,醫院裡面的生意依然很好!

早上,林天急匆匆的行醫,很快搞定了這些病人,下午又沒有事情可做了。

辦公室之內,林天的小秘書夏晴,把她親自整理出的一套會員制度方案,遞給了林天。

林天一看方案,覺得很不錯,就派人找來許攸、霍冰燕、牧成和龍星一起商討。

大家經過一番討論,都覺得夏晴這個夏家的大小姐做起秘書來,辦事能力還真的十分優秀,絕不是那些花瓶一樣的大家閨秀。

那會員制度如下:

神醫堂a級會員:持卡者,可享受部分報銷,打八折等優惠活動。來神醫堂治病者,皆可以申請領卡。

神醫堂s級會員:持卡者,可享受部分報銷,並享受打六折福利。在神醫堂消費10000萬以上者可以申請領卡。

神醫堂sss級會員:持卡者,可享受部分報銷,並享受五折福利。在神醫堂消費10萬元極其以上者可以申請領卡。

神醫堂L級會員:福利神秘不公布!只有很少一部分人,得到了林天的允許,才能申請領取此卡。

所以,這種L級會員,可是神醫堂的稀有卡,不是誰都可以申請的。就算你有的是錢,也不一定有資格領取。

林天幾人一番商議,通過了這四種福利制度。

而霍冰燕,對第四種L級卡,很好奇,問道:「天哥,這第四種神醫堂稀有卡,到底會有什麼福利呢!」

林天淡淡一笑,直言道:「這種L級稀有卡,他們家病人有病,我林天一定保證第一時間給他們治好。當然,這些持有稀有卡的人,必須聽從我的調遣。」

大家一聽,都聽出來了,林天是想靠著這種L級稀有卡,打造一個勢力龐大的會員體系。

在這個世界上混,沒有自己的勢力網,永遠也被人瞧不起,甚至被人欺負的!

為了神醫堂更好的發展,林天必須有所作為!

而霍冰燕一聽,立刻嬌聲道:「天哥,我應該有資格神情L級會員卡吧?你快給我來一張!」

牧成和龍星也立刻起鬨:「天哥,我們也要。」

林天點點頭,笑道:「都不要急,霍冰燕、夏晴、牧成、龍星和許攸,將是神醫堂第一批有資格領取稀有卡的人物。而這種紅卡呢,我明天給你們去定製。」

第二天,夏晴負責設計神醫堂的會員制度宣傳方案。

而霍冰燕負責去最好的制卡廠家定製一批紅卡、金卡、藍卡和綠卡!

三天後,頭一批神醫堂的會員卡,已經辦了回來。

這批會員卡,都是精心設計,藍卡和綠卡顯得簡約又大氣,拿著都有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

那金卡和紅卡,就設計得更加的漂亮了!看起來高貴華麗上檔次,還可能把持卡者的名字,直接刊印在卡片上面。

以後,那些手持紅卡的神醫堂會員,一亮卡,別人都知道他是神醫堂的某某會員。更重要的是,在未來的歲月里,神醫堂的L級紅卡會員,一旦亮出自己的卡片,別人一般不敢招惹這些持卡的人,因為這些人都為神醫堂效力,神醫堂也絕對會保護他們的安全。

簡單的說,誰敢欺負神醫堂持有紅卡的會員,整個神醫堂的紅卡會員都會為他報仇的。甚至,林天還會親自出面去替他解圍。

這天,得到消息的湖東秦家秦文豪帶著兒子秦小龍來了;京都二當家葉步群也帶著葉東來了;張家張剛帶著張虎來了;夏家蘇老、夏管家、夏威、夏俊也來了。

這些人,來神醫堂,就是為了申請紅卡的!

而林天,見他們誠心想要申請這種紅卡,便同意給他們發卡!

從此,林天神醫堂的紅卡會員又多了10個很不平凡的會員。而神醫堂的勢力網,算不是勢力滔天,但也足夠威懾整個青州,甚至可以威懾青州周圍的五六個省了!

再後來,雲飛、青州賀家賀國強,也來申請紅卡,林天的勢力又如虎添翼。

這天晚上,在一個上流社會朋友圈裡面,一條消息傳開了。

青州在今天徹底變天了!而主宰這青州的人,就是那構建紅卡制度的神醫堂之主——林天!

從此以後,青州的各種大佬,誰也不敢再去得罪林天!

因為他們知道,得罪了林天,就是得罪神醫堂裡面所有持有紅卡的人!

混到現在,林天終於終於在青州混出頭了,林天也有些高興,便親自大擺宴席邀請各位會員吃飯。

就在林天大宴紅卡會員的時候,天狼幫總堂裡面,可是愁雲密布。

天狼幫的核心成員們,都面色凝重的商議著怎麼去報復林天。一個堂主級別的弟子,對老虎皮椅子上的天狼說道:「大哥,前幾天你病情沒有穩定,有些事情,我們不敢向你稟告。而現在,醫生說你的病已經好了,我才敢給你說些事情。」

天狼的心臟病,確實算是穩住了,近期可能不會複發了。

但天狼大病了一場,原本肥肥胖胖的身子,現在居然顯得瘦了一大圈,顯得有些憔悴的模樣。

虎皮交椅上的天狼,抽著雪茄,淡淡的說道:「那你快說!我想知道黑面馬王爺的進展!」

那堂主見他大哥直接單刀直入,還是有些緊張,因為他怕自己把事情的真相告訴天狼,天狼會大發雷霆,甚至會連他一塊兒處置。

但天狼發問,他又不敢隱瞞,只得擦著額頭的冷汗,很緊張的說道:

「大哥,我們天狼幫在青州的西灘分舵,徹底被林天端掉了!」

天狼一聽,原本就陰冷的臉上,出現了更加悲傷的神情。此外,他的眼裡,還有掩抑不住的憤怒之情。「廢物,一群廢物!那西灘分舵,可是我天狼的王牌分舵之一,擁有天狼三煞等等猛將!怎麼可能被林天一口吃掉了?還有二當家黑面馬王爺呢,怎麼沒有給我通信,也不會來見我?」

那堂主額頭的冷汗冒涌得更加的厲害,哆嗦道:「大哥,現在的,也不知為什麼,實力比以前厲害了一大截!天狼三煞,還有我們花重金請的兵王,還有葉家的高手,都被林天一個人給活活的滅掉了!」

轟!

天狼一聽,差點噴出一口老血來!

現在的天狼,絕不肯相信林天變得真厲害了,居然能滅掉天狼三煞、兵王鄧光和葉家的核心保鏢!

要不是天狼的醫生多次提醒他不能動怒,怕他心臟病複發,此刻的天狼一定會大發雷霆的。

天狼用手捂住他的小心臟,冷靜了一分鐘,才終於消了一些怒氣,問道:「這林天到底有了什麼造化,居然實力變這麼強了?對了,我二弟呢?」

那堂主,終於說出了黑面馬王爺的事情。其實,他是一直壓著這個事情,不敢太快說出來,怕他們老大再次氣得舊病複發。

但天狼三番五次的追問,這堂主也只得實說了:「老大,我們二當家,自斷一條手臂,還被林天廢了修為,帶著他的妻兒,歸隱去了。到現在,我們再也沒有聯繫上二當家!」

啥?黑面馬王爺居然被斷臂被廢除修為然後歸隱去了?

「二弟,你好狠的心,居然就這麼跟我們天狼幫脫離關係了嗎?你也隱藏得夠深的,你有了妻兒,我這個當大哥的居然不知道!」

天狼說完這番話,還是「呼」的一下就站了起來,然後氣得把雪茄丟在了地面之上,再用腳狠狠的踩著那雪茄。彷彿,他踩著的這根雪茄就是林天本人一樣。

「林天,你等著,這一次,我親自帶隊去青州跟你算賬!」 發出聲音的當然只可能是周佩佩,她一邊試圖掩飾自己訝異的神色,一邊悄無聲息往餐廳那邊挪動着腳步。

看到翁懷憬和邵卿都看着自己,周佩佩神色慌亂地說着:

「卿姐,我去準備晚餐了,我們一般都是吃全麥三明治和蔬菜沙拉,可以嗎?」

邵卿沒接她借準備晚餐遁走這茬,招着手對周佩佩說:

「佩佩你給我回來,就坐在旁邊聽着,你憬兒姐和我都沒有把你當外人看,而且卿姐我今天再給你上一課…」

邵卿正色望着周佩佩:

「當你跟的藝人什麼時候開始願意主動讓你知悉這種私隱時,才算真的把你當成了可以託付信任的助理,我這樣跟你說吧…人家晏清就坦坦蕩蕩,人家助理苗妙光明正大湊在旁邊豎着耳朵聽着。」

「卿姐,你就管這叫願意主動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