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花將一個包裹交給了李興年:「二舅舅,這是我給家裡寫的信,除了給王府和顏家的,還有一封是給中州向陽琉璃廠負責人的。」

「下次您過來的時候,還得勞煩您幫著帶一隊琉璃廠的匠人過來。」

李興年點了點頭,將包裹收好,囑咐了李辰志幾句,然後就坐上馬車離開了。

……

六月下旬,隨著麥子開始收割,甘州衛百姓的都激動了。

以往上好的田地,麥子產量也就是兩三石一畝,如今,用了高產麥種,就是下等田也能收上三石左右的糧食了,上好的田地,可收四五石。

玉米、土豆、棉花這些雖還不能收,可從地裡頭莊稼的長勢已經能看出豐收的跡象了。

確認高產糧種真的有用,不少百姓開始開荒,有錢的,紛紛到衛所購置荒山。

甘州衛掀起了一股開荒潮。

對此,稻花和蕭燁陽都是喜聞樂見的,開墾出來的荒山、荒地越多,日後收上來的稅就會越多。 酒吧里燈紅酒綠,正是最熱鬧的時候。

喬安夏沒什麼酒量,跟往常一樣,點了兩杯藍色瑪格麗特。

楚瀾忙說道,「今天不喝這種,這哪是酒啊?至少也得紅酒吧?來一瓶拉菲吧,我請客。」

「隨便喝點就得了。」喬安夏捏緊手中的袋子,心裏有些亂,晚上,真的要在龍夜擎面前穿這個嗎?

「哪能隨便?別愁眉苦臉的,來了就高興點。」楚瀾倒了兩杯,「好好喝。」

喬安夏一手捏緊袋子,一手端著酒杯,喝下幾口,喝的有點急,喉嚨不太好受。

楚瀾貪玩,陪她喝了會兒,跑舞池跳舞去了。

喬安夏一個人坐在沙發上自飲自酌,喝點酒也好,這段時間太壓抑了,需要釋放一下。

門口,張雨跟幾個朋友走了進來,正要去跳舞,看到喬安夏一個人坐在角落,跟她那幾個朋友說了聲,讓她們先去跳舞,她找了個位置坐着,拿出手機發了條微信給凌若冰,看到喬安夏了。

上回在酒店楚瀾和喬安夏讓她丟盡顏面,這仇她還記着,她不知道喬安夏已經嫁給龍夜擎,但她知道,凌若冰跟她有共同的敵人。

幾分鐘后,喬安夏身旁突然冒出一名男子,手中端了杯酒,湊到她面前,「小姐,一個人喝呢?多無聊,哥陪你喝幾杯吧?」

喬安夏嚇了一跳,慌忙站起身,「你誰呀?」

「我看你一個人太寂寞了,過來陪陪你,我叫凌海。」男人二十五六歲的模樣,臉上是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你叫什麼呀?」

喬安夏繞過他便走,這種人一看就是花花公子,不能跟他廢話。

凌海站起身,一把拽着她手腕,另一隻手去摸她的臉,細皮嫩肉的,細膩柔滑,目光在她臉上、身上轉悠,不得不說,這是他見過最清純、看着最舒服的女孩,「走什麼呢?陪我喝幾杯吧?要不是看你這麼漂亮……」我還懶得搭理呢。

「你幹什麼?放開我!」喬安夏急了,可能是之前在酒店被人給欺辱過,所以,對這種事特別的反感,特別惱火,加上喝了點酒,臉紅的能滴出血來。

凌海嬉皮笑臉的,「生氣了?你生氣的樣子更美,瞧這小臉蛋紅的,跟個紅蘋果一般,我喜歡,哈哈……別走呀,我也無聊呢,既然遇到了就是緣分,陪我坐會兒。」

拽着她的手一用力,喬安夏差點跌倒在他懷中,氣的兩眼冒火,用力甩開他的手,情急之下抓起桌子上的酒瓶往他腦袋上砸去。

砰的一聲,酒瓶碎裂,半瓶酒水順着頭頂流下,分不清是血還酒,空氣中瀰漫着一股血腥味……

凌海被砸的頭破血流,眼冒金星,雙手捂住腦袋,沖着喬安夏怒吼,「好你個臭丫頭,居然敢砸我!你知道老子是誰嗎?」

喬安夏不想知道他是誰,這個時候,只能跑!剛走幾步就被兩名男子給堵住了,「還想走?把海哥給砸了你還走的了嗎?」

張雨在遠處看着,及時跟凌若冰彙報情況,凌若冰回了條:這回看她還怎麼脫身!她膽子不小,居然敢砸破凌海的腦袋,哼!

凌家跟龍家是世交,這回恐怕龍夜擎也不能再護着她了吧?

酒吧的音樂聲震耳欲聾,楚瀾還在舞池中盡情的跳着,根本沒察覺到這邊發生了什麼。

喬安夏被逼的步步後退,腦袋清醒了些,「你們幹什麼?」

「海哥,要怎麼處罰她?」兩男子像是凌海的手下。

凌海用一疊厚厚的紙巾按住頭,這會兒也沒顧得上去醫院,一開始見喬安夏的時候,他真被這女孩給吸引住了,沒想到她下手這麼重!

「我給你兩條路,一,用你自己的身子來還,看你長的還可以,陪我一年,二,我滅了你全家!」

口氣很大,很狂妄。

喬安夏感覺到了,這男人來頭不小,他姓凌,估計跟凌家有關,難怪敢這麼囂張,「是你先對我無理的!」

「無理?我那是看得起你,」凌海頭暈腦脹,跟旁邊兩男子說道,「把她帶走,我今天要是制服不了她,我就不配姓凌!」

「是,海哥!」兩男子氣勢洶洶靠近喬安夏。

喬安夏目露驚恐,此時的她如同一隻待宰的羔羊般,軟弱可欺,求助無門,大家都在樂着,幾乎沒有人注意到這角落中發生了什麼,「別過來!你們知道我是誰嗎!」

凌海冷哼一聲,「老子管你是誰,帶走!有什麼事我負責!」

「走吧,美女,得罪了海哥,你還能逃得掉嗎?要是不服從他,他真能滅了你全家!」兩男子陰陽怪氣的笑着,步步逼近。

喬安夏心慌意亂,抓起桌子上一杯紅酒往他們臉上潑去,「離我遠點!」

紅酒從額頭落下,順着臉頰流進衣領,兩男子惱羞成怒,「臭丫頭,敢潑我們酒!」

正要去拉扯她,突然一個低沉的聲音響起,「在做什麼!」

氛圍瞬間緊張起來。

喬安夏心中一顫,龍夜擎!他怎麼會在這兒?天哪,怎麼能讓他看到自己如此狼狽的樣子?

龍夜擎在二樓包廂應酬,剛剛秦牧到外面接了個客人見凌海走到了喬安夏這邊,特意跟龍夜擎說了聲。

凌海眼前一亮,捂住腦袋開始訴苦,「哥,你來的正好,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居然敢用酒瓶砸我,你看我腦袋都被她給砸破了,哥,你一定要幫我主持公道啊,我今天要是不好好修理她,我們凌家顏面何在?」

龍夜擎走到喬安夏面前,清冷倨傲的目光落在她臉上、身上,質問,「他的腦袋是你砸的?」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行駛車上食之魔王的擔憂,如果當面說給趙扶余說,他估計只會『哈哈』一笑,然後肯定無比的回答。

『撐得住,當然撐得住,男人怎麼能說撐不住?!』

實際上趙扶余如今構思的那道料理已經愈發的趨於圓滿了,以至於他最近都佛系了很多。

因為要達到他想要的效果,那麼那道料理出世的

《我在東櫻有間餐廳》第六十三章再次發起的食戟 在得意坊那塊將近兩丈高的牌坊後邊,即是坊間入口,而在入口外邊,牌坊周圍有三座兩層高的酒樓,成品字形沿街鋪開。

即便是從整座襄陽城角度去觀望,這三座幾乎連成一片巍巍建築的酒樓也是極為耀眼的存在。

三座酒樓自左到右,分別掛了三塊牌子,「一品天」,「九層間」,「須盡歡」。

葉雲生帶著三女在細雨中,登上了九層間的二樓,選了個靠著沿街窗檯的位置。

大家之前已吃過了,肚子里還有些撐,不知為何葉雲生要來到酒樓上邊。

掛在他腰上的大酒葫蘆還是滿滿當當的,可他坐下便要了四壺上好的酒,並了八盤熱菜。

雖不明白,但三人誰也不問,穆芳青坐著調息,宇文清河眺望街上的景緻;因為下起了小雨,街上的人稀稀落落,戴著斗笠,撐著紙傘,行色匆匆。

葉雲生倒了一杯酒,自顧自喝上了,筷子擱在一旁,實際上他也吃不下。

四人一桌,邊上還有空閑的位置,沒一會兒就被人坐了去,三個年輕的書生,卻是品起了茶,談論詩書,乏味得很……

直到這一層樓再沒有一個空位。

黑夜如約而至,借著樓中的燈火,外邊的細雨閃著微弱的無色的光。

好像有,又好像沒有……

宇文清河獃獃地望著夜雨,忽然摸了摸臉,她離開窗檯,坐回到了桌邊。

雨絲飄進了窗,惹得靠窗這邊的人都紛紛起身,去將窗給關上。

唯有葉雲生仍坐著,任由被風吹斜的雨絲落在身上。

過了一會兒,他背上的衣服就打濕了。

淺淺關心地說道:「你身上還有傷,莫要著涼了。」

葉雲生阻止她去關窗,說道:「許久未有淋過襄陽的雨,這般動人的雨聲,更是難得。」

「你到底要做什麼?」淺淺被他莫名其妙的舉動惹得惱火起來。

葉雲生笑了笑,輕輕地說道:「我若是直接走進得意坊中,怕是免不了一場武鬥。尚不知對方是何底細,有哪些高手,不妨坐在此處,等對方找上來……」

穆芳青讚許地說道:「如此一來,便是先文斗一場。」

葉雲生道:「等了這麼久,也該來了。」

話剛說完,就見一名中年男子走上樓來,掃視一圈,目光最終落在葉雲生這一桌上。

穆芳青與淺淺已經注意到了對方,心裡不約而同地暗道,「來了!」

這人氣度卓爾不群,臉上帶著從容優雅的笑容,步行之間如水輕淌,渾然天成,自有韻律。

「是個高手!」兩女一同看向葉雲生,均為他擔心起來。

他平靜地看著這人走到桌前,站在淺淺與穆芳青之間。

兩女也是鎮定,不動不讓。

這人腰上掛著一柄青鞘寶劍,背負雙手,在桌邊站了,低頭看向桌上的菜肴。

菜早已冷了,色澤也沒有初上時的光鮮。

可他看得極為認真——葉雲生正看著他,目光有些恍惚,思緒不知不覺竟飄到了遠處。

有些記不清,是多少年前的事情。

那時正行走江湖,到處闖蕩,既是遊山玩水,又是會遍天下各路高手。

兩不耽誤。

那時打聽到了消息,有個使劍的高手,在襄陽附近的一處莊子上。

然後一路快馬,趕到那個莊子,這人已經走了,據說是回襄陽去。

當時就在後邊追,路過一間路邊的野店,隨意地掃了一眼,馬兒都跑過去了一里地,又轉回去。因為腦海中,有個佩劍的男子坐在桌邊吃酒,氣度不凡,就算不是他,也可以會上一會……

桌前這人動了起來,慢條斯理地從桌中央的筷筒里取出一雙筷子。

然後將筷子伸到了葉雲生面前,一盤冷了的蔥油雞上。

這一下可真是讓同桌三女意想不到,就算這人上來揮劍斬下,也在三人的接受範圍。可他偏偏是來夾一筷子桌上的菜……氣度優雅之人,做出了魯莽無禮之事,怎會不出人意料?

但葉雲生卻一點也不驚訝,反而理所當然地拿起了自己面前的筷子,擋在了他的筷子前面。

這人一副無比認真的神情,在旁人眼中卻是極為滑稽,充滿了孩子氣。

他見筷子被擋住,便微微一晃,繞過葉雲生的筷子伸過去。

葉雲生只一橫移,在他晃動的時候,就已落在那兒,正好擋住了他之後的去處。

兩人一個要夾肉,一個要阻攔他夾,偏生兩副筷子如何動作,都碰不著一塊。只要葉雲生的筷子擋在了這人的前面,這人就改變筷子的角度和去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