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世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一絲的鄭重,「若是此人不能為我高句麗所用,那他也沒有必要活了,此人對於大唐很有用處。」

「我們能殺了他,就相當於斷了李世民的一條腿和一隻手。」

韓不舉拿出了放在袖子裏面的一本厚厚的書籍,「大唐人最注重的便是血緣關係,只要此物拿出來,那麼他們必然會斷絕韓元的仕途。到時候即便得不到此人,也不能讓他為大唐所用。」

文世微微頷首,彷彿想起什麼事情似的,開口問道,「吐蕃那邊接觸的怎麼樣了?」

韓不舉收起了東西,小心翼翼的放進了旁邊的木盒裏面,「已經在接觸了,他們也派了使者,可能會晚我們幾日到達長安。」

文世點了點頭,胸有成竹的說道,「這一次李世民必定會同意我們的要求,若是他不想亡國,必定要滿足我們的要求。」

「吐蕃,吐谷渾和我們高句麗王國,一起動手,到時候可不是腹背受敵了。」

「不過,中原人也不可信,韓兄我們和他們就是與虎謀皮,要時刻小心!」被人群擠的如此狼狽的正是偷偷溜出的上大二人組。

雖然沒花多少錢,但是這是整個電競社的理工男群策群力共同選定的樣板。

因為貼紙一般都會被拿到的小姐姐貼到臉上,所以小姐姐對這類小東西的挑剔程度不亞於自己的妝容。

二人看着每個從自己身邊路過的小哥哥,小姐姐都會被萌版貼紙所

《聯盟:最好的時代》第九十九章比賽開始前的2小時! 顯然,陸小雅是經常來這家店,都跟老闆娘很熟了。

「陸小姐,這是你早上打來電話預訂好的化妝品。我們已經為你準備好了。」

店長禮貌又很溫柔地對陸小雅說。

蘇倩看了一眼那化妝品,單不說那套化妝品多少錢,光是看這化妝品店的裝修都奢華得很。

所以那化妝品自然也是很貴的。

「小雅,你真的要買那麼多嗎?」

蘇倩提著兩隻手已掛滿的袋子問陸小雅。

陸小雅點了點頭的說道:「嗯,倩倩,女孩子嘛一定要在自己的臉蛋上和衣服上好好投資的。因為這樣才更容易遇到自己喜歡的男孩子呀。就比如那天我遇見了長風哥哥~~」

陸小雅說著說著就害羞地低下了頭。

蘇倩好不容易把幾大袋買好的物品放進電梯了,回頭看陸小雅的時候,陸小雅竟邊說邊往電梯門外走去。

「小雅~你要去哪裡?」

陸小雅:「我忘了給長風哥哥買禮物了。倩倩~你在一樓等我~~」

「小雅~~」

蘇倩想說點什麼的,但電梯門很快就給關上了。

電梯很快就到了一樓。

蘇倩又是大包小包地出了電梯門。

「小雅到底還要買什麼呢?」

蘇倩疑惑地自己找了個角落安靜的坐下。

無聊間她本想看看手機的。

但每次看手機她都會逛逛校園網。

可是自從上次和陸小雅在電腦版的校園網上看到她和陸清澤跳舞的照片,她直到現在,心跳都是噗通噗通跳得特別快。

況且她也沒有勇氣再看那照片。

因為聯誼會那天,陸清澤是穿著一身好看的西裝邀她跳的舞。

而她自己卻是穿著一身校服與他共舞的。

這西裝與校服的搭配怎麼想怎麼覺得彆扭。

蘇倩甚至有些後悔了,她到底當時是哪個腦門子一抽就答應與他跳舞了呀。

「哎呀,都羞死了~~」

蘇倩單手托著腮幫子,她試圖想用微冷的手心儘快地冷卻瞬間滾燙了的臉頰。

與陸清澤共舞很美好,他的腳步不快不慢,好像一直在等她的節奏。

「他應該是一個很體貼女生的人吧。」

蘇倩看著地面呢喃地說了一句。

不過,就在她的話音剛落下的時候,一個聲音突然從她的耳邊傳來,還嚇了她一跳。

蘇倩定睛看去,竟是她的同班同學。

「蘇倩,這麼巧在這裡遇見你!」

蘇倩:「呵呵~~是啊~好巧。」

「咦,怎麼沒見你的那位白馬王子啊?」

說話的同學看著蘇倩,還朝著她坐著的方向左看右看了一遍。

蘇倩:「啊?」

她表示沒有聽懂。

她的同學又重複了一遍說:「哎呀,你還裝什麼裝,就是聯誼會上和你跳舞的那個男生啊。別說他不是你男朋友啊,這樣忽悠我們,我們可不會信的。」

蘇倩一臉尷尬地笑了笑:「你們誤會了,那個真不是我的男朋友。」

「怎麼可能呀,他都牽著你的手跳舞了,而且,還那麼溫柔地看著你……」

蘇倩:「……」

他有那麼溫柔地看著她么?怎麼她什麼也沒看到。 踏上飛機,雲舒坐在傅南璟身邊。

這是上大學以來,第一次回晉城,她莫名有些忐忑。

傅南璟拿出眼罩,遞給她:「兩個小時,睡會兒吧。」

雲舒拿過眼罩,戴上,靠在柔軟的墊子上,安心入眠。

傅南璟將電子設備關閉,拿出薄毛毯,蓋在了雲舒的身上,這才攬著她的腰,閉上眼睛。

抵達晉城。

晉城下著鵝毛大雪,一行人從機場出來,身上多少沾染了寒意。

雲舒下飛機前,戴上了厚厚的毛絨手套,耳罩,都是傅南璟準備的。

粉粉嫩嫩,毛茸茸的。

雲舒有些嫌棄:「我不想帶。」

她又不是走可愛路線的,為什麼要帶這樣的東西?

傅南璟指了指外面的天氣:「下大雪,凍糊塗了,別跟我哭。」

雲舒體質不算特別好。

尤其是到了冬天,手腳冰涼,容易著涼。

哪怕她有心調養,也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調養好的事兒。

她看了看傅南璟陰沉的臉,默默地拿起手套和耳罩戴上,末了又繫上了圍巾,只露出了一雙滴溜溜的大眼睛:「這樣可以嗎?」

她很少碰這麼粉嫩的東西,心裡沒底。

傅南璟眼眸一條:「嗯,很好,很合適。」

小姑娘就該穿的粉粉嫩嫩的,惹人憐愛。

下了飛機,凜冽的寒風侵襲而來,雲舒下意識縮了縮脖子。

不得不說,晉城的冬天是真的冷。

冷風就像利刃,刺入了肌膚,一點點蔓延開來。

傅南璟牽著她的手,帶著她走出機場大樓,到了門外,雲家已經來人了。

車門大開。

老爺子看到一行人來了,連忙下車:「舒舒。」

雲舒看到老爺子,一把甩開傅南璟的手,快步上前,一把抱住了老爺子,眼圈微微泛紅:「爺爺,我好想您~」

雲老爺子抱著她,笑眯眯的:「好,好好孩子!」

雲舒抱著老爺子,不肯撒手。

一旁的雲小暖默默低頭,不敢吭聲。

宋怡看到她不適應的樣子,抿唇:「小暖,你爺爺之前擔心舒舒,現在看到她,難免有些激動,你別多想。」

「媽媽,我知道的。」

雲小暖知道自己在這個家裡沒什麼存在感。

但這一切,是她自己做出來的。

爺爺不喜歡她,也是正常的。

宋怡嘆了一口氣:「你爺爺不太了解你,等以後多相處相處,關係自然就好了。」

雲小暖沒對這一點抱希望,但也不好反駁宋怡,點頭:「嗯。」

爺孫倆抱了好一會兒,老爺子才鬆開雲舒。

他溫柔的眼神落在雲舒身上,許久之後,擠出一句話:「瘦了。」

他的好孫女,瘦了不少。

這半年發生了很多事情,瘦了,他看著有些心疼。

雲舒拉著他得手:「爺爺,我這陣子多吃點,努力長胖點。」

「爸,這麼大的雪,您還出門來接我們,冷嗎?」

雲天宇走過去,關切的問。

老爺子年事已高,很少出門。

這次下這麼大的雪,還出門,雲天宇有些擔心。

「放心,我身體好著呢,倒是你們,去了帝都,一切還好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