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似乎不妥當吧!」

「那如果是這樣的結果,那我狼族是不是也可以先行歸順神魔後裔,隨後再回歸,也讓妖族為我們舉行一場盛大的歡迎儀式?」

「白長老,此事不妥!」

「胡說八道!白長老英明。」

「此事就這麼辦。」

眼看雙方又要開始新一輪口水之爭,更有甚者已然撩起袖口,準備大幹一場。

白靈韻抬手一揮,眾妖瞬間安分下來了,只有四位生死劫境的長老,還在忍不住的嘀咕。

「白長老~」他們語重心長的喊著白靈韻。

「此事不必多說。」白靈韻打斷幾人,繼續說道:「宣傳自然是要大舉宣傳,但是純狐一脈身份降低,從原先的護國降至戍邊,領地同熔爐境長老平行,參加萬妖會,只有參會權和倡議權,沒有投票權、領軍權和否決權。」

「百年內除非純狐一脈做出對妖族極其重大的貢獻,否則不允許更改。」

此話一出,眾妖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這等於是給純狐一脈一個空架子,什麼實權都沒有!

「白靈韻!你這是公報私仇,你們白氏想要在妖族稱王稱帝架空我們純狐一脈嗎?」狐女少婦捂著臉怒喝到,此刻的她滿是驚駭,已經顧不得自己的面子。

她身後的純狐一脈,不論男女老少,都忍不住握緊拳頭,渾身瑟瑟發抖。

「如此……」三位長老相互對視一眼,帶頭向白靈韻抱拳行禮到。

「自是最好的。」

眾妖看向面無表情的白靈韻,無奈嘆息,也跟着抱拳行禮。

她微笑着看向純狐荌荌,問道:「純狐大長老覺得如何?」

眾妖瞬間將目光鎖定在這個身材嬌小的妙玲少女身上,純狐一脈更是忍不住的顫抖。

此刻,連原本傲嬌無比的少婦純狐沈婧,也忍不住眼含熱血,聲音顫抖的看向小狐狸:「大長老,此事…不可啊!」

純狐默默睜開雙眼,臉上無喜無悲,點了點頭。

「一切都按白長老的意思辦,我們純狐一脈自知理虧,不敢有異議。」

隨即,白靈韻笑了,身後的純狐一脈哭了。

而逐漸遠離橫斷山脈的蘇盛一行,也開始往大乾王朝內部深入。

瑞雪兆豐年,原本來年對百姓而言,應該是是一個豐收的好年,但是妖魔入境,這一切都無法實現了。

三人有說有笑的,忽然覺得前方迎來一陣衝天妖氣,嚇得他們連忙找地方隱匿起來。

果不其然。

妖族大軍宛如蝗蟲過境,瘋狂湧向橫斷山脈。

這是他們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看到妖族大軍,鋪天蓋地密密麻麻的妖獸狂奔過境,雪地直接踏平的乾乾淨淨的,露出了被大雪掩蓋深埋的褐色土壤。

三人沉默著看着妖族大軍迅速離開。

「媽的!這群畜生。」李成咬牙切齒的說到。

數以萬計的妖獸群,其中還不乏已經化形的熔爐境大妖。

「不對勁,妖魔聯軍怎麼只有妖沒有魔呢?而且它們是朝着橫斷山脈方向回去的。」蘇盛不解。

「呵呵呵,小哥哥問這麼多,對你可沒有什麼好處的喲。」一聲嬌媚的聲音傳來,三人汗毛炸立,忍不住機械的往後看去。

一位衣着暴露的粉色長發少女笑盈盈的看着他們。

「狐族,熔爐境大妖!」肖洛啼忍不住驚呼道。

三人臉色頓時就黑了,他們嘴炮的厲害,但始終只是鍛體境,和熔爐境相差百倍,更何況,妖族的熔爐境雖然走的是修士路線,但是完全不輸人族武夫的熔爐境。

「哎喲喂,這位小哥兒眼力勁不錯嘛。」她扭動腰肢款款走來。

濃烈的妖氣直接將三人鎮壓,他們連手指頭都動不了。

或許是外界刺激嚴重,蘇盛腹部的饕餮氣息再次被激活,兩股力量相衝之下,他感受到了來自靈魂的恐怖疼痛。

他努力呼喊著無名劍,但是後者無動於衷,興緻勃勃的吃瓜看戲。

【小子,等價交換,你沒有什麼物件值得我出手,自求多福吧。】

蘇盛額頭密佈細汗,粉發少女用她曼妙的身材緊緊地貼在他身上,深吸一口氣說到:「啊!如此美味的氣息,還是上古凶獸饕餮的呢。」

「吃起來一定會很美味吧。」隨即,她依依不捨的從蘇盛身上離開,走到李成邊上,默默停頓了一會。

「什麼玩意?白送老娘都不吃!」

李成原本嚇得臉色煞白,聽完這句話,立馬就變回鐵青色。

狐族少女又扭動着腰肢,走到肖洛啼跟前。

「好濃郁,好喜歡啊。」她依舊是沒有骨頭一般的,癱倒在肖洛啼身上,皺起鼻翼,嗅個不停。

李成不堪其辱:「妖孽!你索性就給我們一個痛快吧!」 中年人一聽就來氣了,轉過頭看着孫耀宗問道:「孫院長,我請來的醫生,怎麼就耽擱你的工作了?」

「啊?」

孫耀宗一愣,連忙解釋:「蔣董,我也不知道他是您找回來的,以為他是來找我的,那您說!」

「丁醫生,不用管他!」

中年人轉頭看着丁凡:「您看我女兒這情況,好辦嗎?」

「不好辦!」

丁凡微微搖了搖頭,實話實說:「需要立即動手術,否則,病情會惡化,癥狀越來越嚴重,而且,手術的風險,對於一般的醫生來說,也是非常大的。」

中年人愛女心切,頓時呆住了。

「蔣董,咱們下樓吧?」

孫耀宗這時候也看過片子和報告了,站起來說:「一起去腦科,找咱們醫院聘請來的外國專家弗里斯看一看,大家商量一下,拿出一個切實可行的方案來,儘快治療!」

蔣董回過神兒來,拉着丁凡的手:「那行,咱們一起下去,行嗎?」

丁凡看蔣董這麼說了,孫耀宗好像還很怕他,自己還答應了左寧,就跟着下去吧。

一群人又來到腦科醫生辦。

有孫耀宗跟着,醫生護士自然是連忙接待。

腦科主任也是一個外國人,長的還不如諾恩,一臉的絡腮鬍須,同樣戴着眼鏡,和幾個醫生一起看起了片子。

孫耀宗很信任諾恩,雖然不是這個科室的,也派人下去找上來。

沒過一會兒,諾恩也上來了,和一群醫生圍在一起,商量治療方案。

左寧就牽着女孩子的手,在一旁看着。

中年人也帶着一群人,就在一旁等著,眉頭緊皺。

良久,弗里斯主任才回頭說:「孫院長,情況非常不妙,確實需要馬上進行手術,而且這腫瘤的部位,非常不好,以往還沒見過長在這裏的,手術的複雜、危險程度,難以想像!」

「啊?」

孫耀宗嚇了一跳,看了看蔣董,才問道:「你需要誰配合?手術的把握有多大?」

「我和我們科室的副主任醫師簫柔,再加上諾恩醫生,可以試一試!」

弗里斯皺眉說:「要說手術的把握······我只能說儘力而為,手術的成功率,在百分之五十以下!」

「不到一半兒?」

蔣董渾身一顫:「那不行,需要聘請更高明的醫生嗎?孫院長,你儘快聯繫!」

「這位先生,你不懂,就不要說話!」

弗里斯撇著嘴說:「我和諾恩醫生、簫柔醫生聯合,可以說是你們國內最高水平,你們請誰來都不行!」

「你們可能不認識,這位是蔣董!」

孫耀宗看弗里斯說話不客氣了,連忙介紹一下,這才說:「手術非同小可,只能成功,不能失敗,你到底有多少把握,一定要實話實說!」

丁凡也不知道這個蔣董是什麼人,但看弗里斯和諾恩等人,都是臉色一變。

還是弗里斯說:「這個手術,確實是非常複雜、危險的,成功率只在百分之二十以下,這不是我們水平不行,而是腫瘤的部位,實在是不好!」

「百分之二十以下?」

蔣董臉色慘變,驚呼道:「按照你們的意思,不到五分之一的希望?下不來手術台?」

弗里斯和諾恩只能點頭了,確實是這樣的。

那美女也嚇得花容失色,幾乎就哭出聲來。

這下蔣董更不幹了,眼睛都豎了起來,盯着孫耀宗道:「咱們醫院高薪聘請的外國專家,就這水平?」

「蔣董,這是最好的醫生了!」

孫耀宗也苦着臉說:「病情如此,我敢說,咱們市那些大醫院的醫生,還不如他們,您看······怎麼辦?」

蔣董也是無奈了,忽然想起來丁凡了,連忙回頭:「丁醫生,你可是最初看出來的,你說過一般的醫生不行,你行嗎?」

「沒問題,我能做這個手術!」

丁凡早就看過患者的情況,心裏太有數了,自己的透視能力,做這個手術,完全有把握。

「丁凡?」

諾恩被找上來,就看一群人,也沒注意,此時一聽丁凡說行,氣得立即豎起了眼睛:「你算個什麼東西?兩個小手術成功,你就以為是高明的醫生了?」

「蔣董,實話和您說吧!」

弗里斯也氣得不行:「我不能做的手術,放眼你們國內,沒人能行!哼!」

「再說了,他剛剛上班沒兩天!」

諾恩氣得又跟着說:「一點兒經驗都沒有,他這是拿患者的生命開玩笑!」

蔣董一時間也有點兒暈頭了,確實不敢拿自己女兒的生命開玩笑,轉頭看着孫耀宗。

「蔣董,丁凡前兩天才來的,沒什麼經驗!」

孫耀宗立即說:「而且,他工作態度也不好,咱們請來的外國專家,在全市都是知名的,他們不行,丁凡更不行了!」

「你他媽就認識外國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