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巨響。

夏荷再次扇在方糖臉上,罵道:「方糖,想要讓原諒你?不可能!!」

來這之前,夏荷已經給方糖說過。

讓她出手,有一個條件。

她要當着所有人的面,給自己下跪。

當着媒體的面,給自己下跪。

方糖眼眸緩緩閉上,似乎已經接受命運的安排。

一秒記住https://m.net

她再次說道:「夏總……對不起,是我低賤。方糖願意下跪在萬世莊園門口,直到您原諒我為止。」

夏荷根本不看方糖一眼。

她要高傲的,把方糖踩在泥土裏。

「隨便你,要跪就跪吧,但好狗不擋道,不要攔在我萬世莊園門口。」

「喏,那裏是我以前養狗的地方,你去那裏跪着。」

夏荷指著遠處一個狗屋。

眾人哈哈狂笑起來。

兩人以前是最好的閨蜜。

當年的夏荷,不論是身材長相,還是地位,都遠遠比不上方糖這個方家大小姐。

如今,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兩人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方糖看着那邊的狗屋,早知道夏荷不會輕易放過自己。

她渾渾噩噩,朝着狗窩走過去。

腦海里,只有女兒可愛的模樣。

妞妞還要長大,她未來的路,還很長。

只不過,她要背上母親是被整個寧城唾棄,是不要臉的女人這個罵名。

「媽媽愛你,不管媽媽怎麼被罵,只要你能看着你長大,媽媽都不在乎。」

方糖心底吶喊道。

忽然。

方糖雙腿一彎,跪在地上。

在場鬨笑連連。

人的悲歡,從不共通。

此刻,他們只是在無情的嘲笑方糖。

但有一個人,在此時急速趕來。

他生怕遲到一秒。

是陳天選。

陳天選來到萬世莊園外,一把拉住方糖的胳膊,不讓方糖跪下去。

他抬頭,怒氣衝天。

眼如天神。

五年。

他終於再見到夏荷,

婚約既然已經解除,夏荷不再是他未婚妻。

而方糖,將會是他這輩子,唯一的女人。

是王的女人。

任何人,不能欺負方糖。

陳天選的出現,讓夏荷始料未及。

他筆直走過來,抓起夏荷的手。

隨後,推開萬世集團的大門。

萬世集團的盛況,戛然而止。

所有人目光,都放在陳天選身上。

「這,不是夏荷的前未婚夫嗎?」

「他來做什麼?」

「狗也要在萬世集團上市當天,來分一杯羹嗎?」

只有夏荷,眼神深邃的盯着陳天選。

她看到陳天選的眼神里,是無盡的怒火。

似乎,已經知道這五年來的事。

「你來做什麼?」夏荷厲聲問道。

陳天選肩膀上扛着的棺材,重重的砸落在地上,說道:「我來,接走我的女人。同時趁著記者都在,讓他們看看你夏荷到底有多毒蠍心腸!!」

「讓我女人給你下跪?你,還不配!」 許建功對着大門使勁啐了一口,這才瞪了方慧一眼:「你現在看清楚你這個外甥了吧!」

「我都給你說了,他的話不能信。」

「你偏不聽,害得老子一把年紀了,還要去給人磕頭道歉。」

「唉喲,我……我真是,上輩子造了什麼孽,怎麼娶了你這麼一個貨色!」

方慧低着頭,一句話都不敢說。

這次的事,吳兵真的是觸及底線了,她也真的沒法反駁。

許建功又怒罵了一通,最後,給方慧定了規矩。

以後,不許再與吳家的人來往,不許再管吳家的事。甚至,在這家裏,都不許再提起吳家的事情!

方慧有些不甘心:「建功,今天的事,的確是小兵不對。」

「但是,你……你這樣做,也太過分了吧?」

「你是不是忘了,當初咱倆結婚的時候,一窮二白,玲玲是怎麼幫咱們的……」

許建功怒道:「你給握閉嘴!」

「咋的,她那個時候幫了咱們,咱們就要是非不分地回報嗎?」

「她們回國,我照顧的不夠周到嗎?」

「你讓林漠幫吳衛國簽訂單,我說過半句話了嗎?」

「上次的事,咱家要賠一百六十萬,我反對了嗎?」

「方慧啊方慧,咱做人至少得有個度吧?」

「如果他做得對,我不會不幫他。」

「可是,他明明錯了,你還這樣幫他,這就叫沒原則!」

「你這不叫幫他,你這叫助紂為虐,你這是在害他,明白不?」

許半夏緩緩點頭:「媽,如果上次他開車撞人的事,能給他一個教訓,也不至於鬧出後面這些事了。」

「小兵這孩子,就是三姨他們太寵溺了,做事根本不考慮後果。」

「今晚這件事,得虧是賀老。如果換成是十大家族的人,媽,就算咱家賠上,也沒用啊!」

方慧低着頭不說話,她現在也開始考慮這件事的後果。

正如許半夏所說的那樣,賀老還要給林漠面子。

如果換做十大家族的人,那今晚可就沒這麼容易收場了。

這一次,吳兵是得罪了賀家的人,還好說。

如果不給他個教訓,以後他要是招惹了十大家族的人,那可就真的完蛋了!

沉默半晌,方慧低聲道:「好了,我……我知道錯了。」

「我會跟玲玲說,讓她把小兵管教好的。」

「可是,她畢竟是我親妹妹,以前對咱家那麼好,我……我總不能不認她了吧?」

許建功氣憤地一擺手:「我也懶得跟你廢話了!」

「反正,你給我聽清楚了。」

「這盛世公館,以後不許他們再來了!」

「你想見他們,可以去他們家。」

「不過,我還要再跟你說一句。」

「以後他們在外面闖出什麼禍,都跟我許家無關,我們也絕對不會幫他們處理!」

許建功說完,就直接進了房間。

許半夏也拉着林漠上樓,她根本懶得摻合吳家的事。

許冬雪嘆了口氣,低聲道:「媽,你也別生氣了。」

「不讓吳家人過來,這也是正確的。」

「吳兵和吳菲菲,太狂妄自負,一直在外面宣揚,說咱家這別墅是他們的,其實咱們是借住在他們家。」

「這種人,你就不應該給他們好臉色。不然,他們以後真會得寸進尺的!」

方慧惱怒:「夠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