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部的官員上前一步,說道:「沒錯,正是,這裏是我們的通關文書。」

檢查了各種手續,禁衛軍的小頭目才點點頭。

「下馬而行,路上少說話,莫要驚了聖駕!」

眾人不敢怠慢,儀仗隊遣散,黃楓和上官婉兒則跟着禮部的官員往皇城裏面走去。

他們先是來到了一處空房間,這裏已經有不少舉子在等候了。

眾人一看是狀元郎和榜眼現身,全都走了過來恭喜他們。

上官婉兒和黃楓都不是很喜歡這種氛圍,簡單客套了幾句就躲到了一旁。

不多時,有官員走了進來,開始教授他們等下面見聖上時該注意的地方。

黃楓百無聊賴的聽着,左耳朵進右耳朵出。

聽了半天,根本沒記住對方在說什麼。

上官婉兒注意到了這一點,忍不住捅了捅黃楓:「好好聽着!」

黃楓撇撇嘴,依然提不起什麼興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屋裏的舉子們一個個都開始昏昏欲睡的時候,才有人走了進來,對眾人說道:「隨我入宮!」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跟在小太監的身後,來到了那個世人眼中神秘至極的金鑾寶殿之內。

寶殿之中,文武百官列立兩旁,正中間的位置上,兩個威嚴無比的人坐在當中。

左手的便是當今的聖上,唐王李世民。

而右手位置坐着的,則是武后武則天。

「草民,見過陛下……」

雖然舉子們都有功名在身,但尚未入朝為官,所以還得自稱草民。

李世民笑着擺了擺手,說道:「不必多禮,都起來吧。」

眾位舉子都站了起來。

「你們的文章朕都看過了,都是好文章,好文章啊,尤其是狀元郎所寫的那一篇家國賦,朕現在都能倒背如流,狀元郎,狀元郎何在!」

上官婉兒趕忙走了出去,然後跪拜在地,恭敬道:「上官婉兒,見過陛下。」

李世民笑着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上官婉兒,你不必如此多禮,快抬起頭讓朕看看你長什麼樣子!」

上官婉兒說了聲是,這才抬起了頭。

李世民目光一閃,心想:好俊的小生!倒是和文采能夠相媲美。

「好好好,狀元郎果然是一表人才,諸位愛卿,你們說我賜個什麼官給狀元郎好呢。」

「陛下,末將有事請奏!」

一位武將越眾而出。

李世民看到來人,點點頭說道:「原來是陳將軍,不知道陳將軍有什麼事情稟報呢?」

越眾而出之人自然就是陳公子的各個,那個在朝為官的陳將軍了。

陳將軍正色道:「陛下,朝廷之中有人欺君!」

李世民眉頭一皺,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今天本事高興的日子,但竟然有人欺君,這讓李世民的心情一下子就變得糟糕了。

「陳將軍,有些話可能不亂說,說了就要負責任。」

陳將軍抱拳道:「陛下,末將如果有半句虛言,願遭受任何懲罰!」

「好,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朕就問問你,是誰這麼大的膽子,敢在朝堂之上犯那欺君之罪!」

陳將軍冷笑一聲,伸手一指上官婉兒:「陛下,此人不是別人,正是上官婉兒!」

狀元郎!

李世民的眉頭皺的更緊了。

而上官婉兒的內心則是咯噔一下。

不好的預感出現在了上官婉兒的心頭。

「陳將軍,你說清楚,狀元郎他怎麼欺君了!」

「陛下,這上官婉兒是狀元郎不假,但他並非男兒身,而是一個十足的女娃娃!」

「什麼,上官婉兒是女的!」李世民面色微微一變,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了上官婉兒。

而坐在李世民身邊的武則天,則是眼神閃爍了一下。

李世民面色微微一沉,想起了剛才上官婉兒抬起頭那一瞬間帶給他的震撼。

男人真的可以這麼漂亮?

如果對方是個女人的話,這一切就都說得通的。

沒錯,一定是這樣!

朝堂之內,文武百官都一臉驚愕的看着上官婉兒,對着她指指點點,不知道在互相嘀咕些什麼。

但肯定不是什麼好話就是了。

李世民面色難看極了。

「上官婉兒,陳將軍說的可是實話!」

事到如今,上官婉兒知道就算是隱瞞肯定也瞞不住了。

索性上官婉兒一點頭,承認了下來。

「回陛下,小女子的確是女兒身。」

嘩……

雖然早就料到會是這種結局,但朝堂中的百官依然發出了一聲驚呼。

堂堂狀元郎,竟然是一個女人!

剩下的那些男人都是吃屎長大的嗎,竟然被一個女眷給打敗了! 路聖心中躍躍欲試,其餘人不敢苟同,起碼熊大彪和卓磊都有些不敢苟同。

只有張天道無條件的在支持路聖。

但僅憑張天道是七階,他們是六階,他們就沒有反對的權利。

而且路聖的戰力也不需要他們認同什麼,詢問他們也不過是意思意思。

不管他們參不參戰,路聖都無所謂。

他一人就是一個軍團,滅掉幾個七階不過易如反掌的事情。

路聖返回到他們聚集地新的位置,整個營地的最中間。

這倒不是路聖要求的,是張天道的安排。

路聖也沒什麼好說的,李狂他們實力太弱,安排在中間也是好事。

只不過也該讓李狂他們把實力提升一下了。

只不過該從哪裡入手?

單單提供紅囊他們貌似也有些跟不上,靈果的話目前他也沒有辦法批量生產靈果。

主要是他現在自己就需要靈果,不可能把水靈果樹生產的水靈果給雷炎他們使用。

要提升手下那也是在自己資源充裕的情況下提升。

不可能說他放著自己不提升去提升手下。

這種大聖人的事情他真干不出來。

想了想,他現在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先提供紅囊了。

紅囊誕生的比較慢,要近三天的時間,紅火蟻體內的紅囊才會誕生紅液。

就算紅火蟻的數量多,想要短時間拿出大量紅液也不可能。

不過路聖相信一個月內,雷炎他們的實力就會提升到五階左右。

靈果他沒有,紅囊他還是有足夠的。

只是一個月的時間,也不知道他的實力能提升到什麼樣的地步。

到現在六階,他也不過用了一個月左右,這還是因為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提升比較慢的原因。

他現在手中擁有的六階怪物總共四十隻,只要明天中午嗜血蚊成熟,他們的等階就會得到提升。

雖然現在六階初期路聖都覺得可以碾壓野豬森林。

不過穩健期間還是等一等。

明天他將會有45000隻六階初期嗜血蚊。

總得來說,感覺並不是太多。

連手裡的五階圓滿嗜血蚊的零頭都有些不夠。

不過只要再給他一點時間,嗜血蚊自由只不過是遲早的事情。

只是可惜,王仙一直沒有研究出藍色品質的十倍生育卡。

這不由讓路聖覺得有些失望。

時間流逝,時間來到午後黃昏。

此時也是異界通道即將完全開啟的時間。

路聖真身在天壇山看著岩石平地的方向,從這裡現在都能看到那一條已經擴張到萬米長,千米寬的黑色裂縫。

這已經有些誇張了,讓路聖都沒由來的感覺有些心悸。

就在路聖這麼靜靜的看著的時候,突然腦海之中出現一道聲音。

【我的子民們…我已經堅持不住了…世界壁壘將會徹底打開…怪物降臨不再需要通過次維空間的方式或者說『副本』的方式…怪物將會快速降臨…留給你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真正的異世界怪物他們貪婪…強大…並且不會放過星球上的任何生物。】

【我將會用我僅存的力量攔住九階以及之上的怪物一個月時間,這一個月他們不可能進來,並且在這一個月內,盡我範圍之內的力量幫助你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