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菈有些擔憂的看了他一眼,但還是立馬點頭答應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在這等等吧!」

說完,便立馬跑回去了。

洛雨這才鬆了一口氣,微微站起一點身,有些氣急敗壞看著它,在心裡暗罵道:「你說你,大早上那麼激動幹嘛?真的是丟死人了!」

深吸幾口氣,又洗了兩把冷水臉,才勉強平復了下來。

此時優菈已經喊著迷迷糊糊的空過來了,一臉茫然的看著他。

洛雨拿出毛巾擦臉,優菈看著他,突然臉色一紅,洛雨這才想起自己還沒洗一下,臉頓時就紅了起來。

「嘶~」洛雨立馬裝作肚子很疼的樣子,蹲下了身子。

「你沒事吧?空,快把葯拿出來!」優菈連忙過去扶著他,轉過頭又對空說道。

空此時迷迷糊糊的腦袋已經徹底被驚醒了,不知為何,他一下子就懂了。

一臉震驚的看著洛雨,洛雨也在朝他不停的使眼色。

空臉色變換了好一陣,才從空間中掏出一個小藥包,對優菈說道:「好了,我幫他敷點葯在肚子上,你先迴避一下吧!」

優菈張了張嘴想說什麼,但想到還有其他人在場,還是答應了下來。

看到優菈走後,洛雨這才長舒了一口氣,看向一臉古怪的空,乾咳了兩聲:「你…你也知道,男生早晨會比較興奮嘛…」

「我也沒見過大早上這麼興奮的…」空腔調都有些奇怪,連忙咳嗽了兩聲。

洛雨訕訕地看著他笑了笑,露出來男人都懂的笑容…

修整了好一會兒,洛雨這才把心中的雜念全部拋開,這樣才能保證自己等一下不會當眾出糗,拍拍屁股,便和空回營地了。

回到營地,優菈一臉關心地湊了上來:「怎麼啦?好點了沒有?沒事了吧?」

空默默的看了一眼洛雨,獨自走到一旁,來到了桌子旁坐下,優菈也暗暗朝他點了點頭。

洛雨呲了呲牙,他分明看到這傢伙還在那往這裡瞟,頓時瞪了回去,又連忙回答優菈的問題:「現在好多了,沒事了!」

優菈這才放心的點點頭。

反觀空那邊,則是在一旁暗戳戳的笑,雖然最近狗糧吃的有些多,但也不妨礙他八卦的心,更別說還是自己好兄弟的。

不得不說,這狗糧,呸,這瓜,還真好吃!

—————

感謝卑酒的100起點幣打賞。

今天因為實驗搞砸了,被迫留下來,所以更新晚了很多,抱歉了。

29號下午兩點的時候有一個推薦,我會盡量多更一點,謝謝大家的支持。

(求票啊,求打賞啊)

(QQ閱讀的兄弟們活躍一點吧!那邊成績有點差呀!) 「怎麼可能不想見到你。」

墨君焰說的情真意切,卻讓南緋顏有些招架不住,她不過是隨口一說,倒是沒想到墨君焰會答得這般認真。

一旦他認真了起來,總是讓自己有些招架不住的。

果然自己當真是可惡的很,明明自己都知道給不了他想要的回應,偏偏有時候自己還說些不自知的話。

女人啊!

此時的南緋顏褪去了朝服,輕施粉黛,倒也是多了幾分小女兒的嬌媚,說到底,她如今也是年華正好的時刻。

「你……」

「你不要誤會,我不過是想著你不遠千里來看我這個好友,要是在你離去的時候,我都不來送送你的話,我怕自己會良心過不去。」南緋顏說了這話之時還很認真的點了點頭,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說服自己。

墨君焰心中苦笑,果然是一絲希望都不給自己啊!

「我沒誤會,你確實該來送送我,想想我來思源尋你,該是你好好招待我來著,可回想這幾個月來,好像都是你吃我的喝我的!」墨君焰狀似很認真的想了想。

「畢竟我一直都很窮嘛!」

「一國……」墨君焰微愣,隨即轉了話頭。「也是,你一直都很窮,可都是我養著你來的。」

兩人都心知肚明的忽略了墨君焰的前半句話,隨即相視一笑。

「緋顏,你能來送我,我真的很高興。」別的不說,能這般精準的堵著自己回去的路還真沒有幾個人。

南緋顏淺笑,終究是她欠了墨君焰太多,不管是朋友之義還是說其他的一些原因,自己都該來送送她的,一國之君為了自己隻身入別國領土,這樣的事不是誰都可以做的出來的。

兩人就這般並肩看著秀麗河山,有時候墨君焰也不得不承認,在這思源國中確實也有太多北漠看不到的風景。

這一刻的時間對兩人來說都過得有些悄無聲息的感覺,畢竟這兩人也只有在這個時候了才能放下心中之念好好的看看四周的一切,靜默之中有几絲微風拂過南緋顏的面頰,順帶起了南緋顏的秀髮。

墨君焰竟不自覺的伸手想要抓住那迎風的髮絲,不過卻被南緋顏躲開了。

墨君焰微愣,隨即心中苦笑,她果然是會躲開自己!

南緋顏也是微愣,她原本沒想過要躲開的,不過是下意識的行為。

「孩兒他爹,回來吃飯了!」就在兩人沉默之際,不遠處農舍的呼喚之聲闖入了兩人的耳中,沒想到轉眼已是晌午時分了。

此刻前方農舍的炊煙已經停了,隨著剛剛農家老婦的呼喚之聲,只見先前在田間勞作的丈夫也歸了家。

那一刻田園農家的親和溫馨之感也是他們最為嚮往的生活,可終究這一生他們都生在了帝王家,有太多的無可奈何。

「時間不早了,你該走了!」北漠到思源的這條路她也算是走了兩次,這一路上那些地方可以歇腳她大致也還有些印象的,想要在天黑之前趕到下一個落腳點,差不多也該出發了。

「你趕我走!」墨君焰一臉委屈的看著南緋顏。

「我不是這個意思。」南緋顏又怎會不知這傢伙是故意如此的呢。

「哎,好吧好吧,我走!」

南緋顏搖了搖頭,這小子有時候的心性其實也很是簡單。

墨君焰當真也是沒有絲毫含糊,側身上馬,南緋顏立於一側靜靜的看著,兩人相望儘是沉默,墨君焰知道這一次過後他們指不定又要什麼時候才會見面了!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如果不是自己入思源定是不會再別的地方見到她的。

「你當真就不再同我去看看北漠的風光?!」那一刻,墨君焰奇迹般的向南緋顏伸出了手,雖說明明已經知道答案,可是偏偏還是不死心。

原本以為她會毫不猶豫的拒絕自己,可是沒想到在自己伸出手的那一刻,她竟然猶豫了,如此,伸出去的手卻是無論如何也收不回來的。

南緋顏自然也是知道那一刻該毫不猶豫的拒絕墨君焰,可是在他問出口的那一刻,南緋顏是真的猶豫了。

雖說北漠留給自己的回憶大多也是不太美好的,可北漠那自由自在的生活卻著實讓她忍不住的嚮往,思源雖為她的故土,可說到底這個地方讓自己活得太過壓抑。

她只想逃!

南緋顏看著那伸向自己的手,她是很想將手放在墨君焰的手上,去那裡都好,逃離這個讓自己越活越累的地方就可以了,這樣想著手不禁的向對方靠近了幾分。

墨君焰見此喜形溢於言表。

可就在那距離不過分毫之間時,南緋顏只覺一個天旋地轉便落入了一個熟悉的懷抱,那一刻,南緋顏竟貪念的沒有推開對方。

墨君焰眼神微眯終是將手收了回去。

「既然要走,那就該走的乾脆一些不是嘛!」趙顏鈺盯著墨君焰,語氣當真是不友好的很。

鬼知道剛剛在看到她想要將手交上去的那一刻,自己內心是多恐懼,到了那一刻,自己才明白,原來無論如何都是不希望她離開自己的,只要她在自己能看到的見的地方,哪怕是所謂的身份有別也無所謂。

在趙顏鈺開口的那一刻,南緋顏才回過神來急忙推開了他,趙顏鈺回首看著自己身邊人,終究是什麼都沒說。

墨君焰挑眉,神色又恢復到了以往戲謔人世的模樣。

「原本我們的思源國君竟這般捨不得我啊!」

「哼!」趙顏鈺悶哼。「做人還是不要太自信的好。」

「那沒辦法,本君一向都很是自信。」兩人對視,眉眼間皆是較勁!

這兩人是如何都不想自己落了對方的下,墨君焰也很是清楚,沒有趙顏鈺自己都不一定能帶走緋顏,如今趙顏鈺出現了,那緋顏是如何都不會同自己走的。

「緋顏,好生照顧自己,記得我同你說過的話,無論什麼時候,北漠都將是你最堅強的後盾,無論發生了什麼,你都還有我!」此刻的墨君焰眼神也恢復了以往的精明。。 「貓、貓祖宗,您慢點兒!」

腳軟的小辮子扶著牆,顫顫巍巍地說。

原本按照他的專業程度,必然要裝暈裝到喪屍全面退出。

奈何貓祖宗一走,朱偉這群業餘人士竟然一躍而起,沒有半點專業性的跟著貓祖宗屁股猛追。

為了不讓自己顯得太專業,小辮子只得惋惜地跟隨大部隊,順帶擠到了隊伍的最前列。

身邊,看穿他想法的一個兄弟小聲說:「辮兒哥,您可以再專業點,我們絕對不會心裡失衡的!」

「就你話多!」小辮子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一直到了三樓客廳,這些人才算是放鬆下來。

不過短短的兩層樓,這些人卻爬得滿身大汗,一個個累得癱倒在地。

外面的動靜聽得沉默中的艾九燁一愣,慌忙朝著門口走去,當真真切切地看到這群人活生生地出現在那裡時,從剛才開始就表現得雲淡風輕的艾九燁扶著門框長鬆了口氣。

一直來未敢表現出的鬱結與沉悶也在此時消散無蹤。

原來,他們還活著……

「恭喜老大進階。」小辮子一齜牙。

朱偉輕咳一聲,解釋道:「那群孬種把我們丟到一樓吸引火力……」

那群人甚至不敢打開二樓的窗戶將他們直接丟下去!

「這次沒出事,多虧了我祖宗!」小辮子自豪地挺胸。

艾九燁不解:「你哪個祖宗?」

客廳里頓時發出一陣鬨笑。

劫後餘生,眾人說不激動那是扯淡,玩笑了幾句才重新看向艾九燁。

阿黃沒了,他們的物資沒了大半。

艾曉曉沒了,他們這隊人也沒了穩定的水源。

怎麼辦?

原本他們還敢打一打這間超市的主意,但見識過老闆娘喪屍群中過得本事後,這群人心裡不禁有些打鼓。

「嗬嗬~」

一隻小喪屍抱著芭比娃娃艱難的爬上了樓梯,探著身子往裡看。

門口坐著的那群人打了雞血似的一咕嚕爬起,驚惶地盯著這突然跑上來的小喪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