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富婆的世界!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沒事幹就瞎溜達,還看到不少賣古董的,這玩意何貴不是不感興趣,而是說你不是這個圈子的,就賣不上價格。

以為幾億幾千萬幾千萬都是真的價格,那是洗衣粉,跟茅台是一個性質,還有古董就怕撞車什麼的,當然外國古董倒是可以操作一下,反正不是自己人,搞亂市場就搞亂市場,怕啥,萬一我的是真的呢?

當然也就想一想,現實世界我低調如老狗,網路上……呸,86年我全力出擊。

其實何貴看到那些女明星老了的樣子,對於某些女明星就沒有什麼感覺了,當然作為一個起點LSP,送上門來的呢,不幹白不幹,自己不幹別人反也要干。

四九城治安現在好多了,起碼來說經常可以看到騎摩托車巡邏的警察,春風摩托車現在月產量達到五萬了,華南,西南的分廠都是軍工企業,嚴格執行標準化,換了民營企業就不行了,軍工企業,一聲令下,幹得了就干,幹不了就換人。

摩托車訂單排到了兩年後,軍工企業現在就是一個要效率,連續三次業績考核墊底的,換人,不開你,回你原來的地方,拿40%的工資。

軍工企業壓力也很大,伴隨著百萬大裁軍,很多軍工單位都要裁撤。

何貴琢磨著,是不是把五菱拿出來,現在改革開放初期,五菱的作用大於其他車輛,但是有些地方還沒琢磨明白,另外還有相關的設備,造汽車需要大型的設備了,當然也可以焊接,但是焊接的總是沒有整體的好。

另外還要從現代淘換一些設備,這就需要慢慢來,這裡面複雜著呢,要弄就不能弄個爛攤子,就像86年的上海大眾,國產化居然失敗了,我丟。

還要考慮後續升級的問題,利益問題何貴倒是不在乎,明年的HPV疫苗進行臨床試驗,三到五年,吸金利器,有了充足的經費,加上何貴指點的隻言片語,足夠研究人員少走多少彎路了,現實別人研究花十幾億美金,何貴那邊最多就一個億,方向是最主要的。

就像靶向葯,這是要挨個的試驗,看看究竟那個靶向最好,副作用最小,然後效果最好,但是何貴一看,從數百萬的選項中,畫了一個圈,後面就看你研究人員的了。

張紅被何貴趕去上班去了。小女人也要獨立起來。

張紅走了,何貴就讓門口的保鏢,這是國內派的,不要讓人進來。

回到現代,何貴打開手機,就看到一連串的信息,臉色大變。

開著麵包車,何貴來到了信息裡面說的派出所,張嫣小喬還在這裡。

「怎麼回事?」何貴看到張嫣,還看到懶猴,趕緊問道。

張嫣眼睛紅紅的說道:「我跟小喬在做直播,有人說我懶猴是保護動物,把我們舉報了,直播間也封了。」

「你沒給他們看文件嗎?」何貴問道。

「看了,他們說是假的。」張嫣指了指派出所的人。

派出所的人看到何貴來了,開口說道:「你就是何貴,你說說你這懶猴是哪裡來的?」

何貴拿出自己的身份證,開口問道:「警官,你憑什麼說我這證書是假的,你們有沒有去核實過?」

「我們核實不核實,是你應該問的嗎?」裡面工作人員沒好氣的懟了一句。

何貴指了這人,就拿起電話給劉坤打了過去:「老師,我是何貴啊,是這樣的,我餵養了一隻懶猴,領養手續齊全,但是被派出所的人沒收了……謝謝老師,您過兩天也要過來啊,好,謝謝。」

何貴拉了一下張嫣還有小喬說道:「咱們走。」

「喂,這裡是你想走就走的嗎?」裡面工作人員沒好氣的摔了一下桌子。

何貴呵呵一笑,拿出工作證:「我是華東某科技大學的研究生,我的老師是一名院士。」

張嫣與小喬愣住了,這還是研究生,何貴也不管懶猴了,帶上張嫣與小喬就走了,現在居然還有這種地方,不問青紅皂白的就要抓人。

「何大哥,我想他們可能是想要買貓貓。」上了車,張嫣才弱弱的解釋道。

何貴納悶的看著張嫣,張嫣慢慢的解釋:「貓貓會打遊戲,就是按滑鼠……現在有一千多萬的粉絲,有人私信我們購買,我們拒絕了。」

何貴聽到這話,不管是不是對方的鍋,先甩過去,趕緊就給劉坤打電話:「老師,我查到了,是有人想借口巧取豪奪……就是我女朋友養了一隻貓貓……對,你問問身邊玩遊戲看直播的,這隻貓貓有一千多萬的粉絲……有人想買,我女朋友不賣,所以……謝謝老師。」

劉坤已經不做什麼試驗,都是指揮,把自己的重孫子找來問,重孫子聽到是太爺爺的學生的貓貓,激動不已。

隨後又聽到有人要強買不成還要抓人,十幾歲的孩子立即就跑到貓貓認證下面去發微博。

幾分鐘后,微博就炸鍋了,買賣不成居然勾結派出所的人,劉坤也沒想到自己隨口一說,孫子就宣揚出去了。

會打遊戲的貓貓,全網唯一一個,就連這個遊戲自從有了貓貓,登錄的人就多了,被虐都高興,遊戲官方也艾特了當地的平安H市。

開玩笑,遊戲公司要損失多少,直播平台微博下面也是一片罵聲,直播平台這邊也是懵逼了,怎麼這麼多人罵自己。

張嫣這邊聽到何貴說女朋友,臉都羞紅了,小喬臉也紅了。

「你們別瞎想,我剛才給老師解釋,意思就是錯不在我們,把手機關機。」何貴心裡嘆息一聲,遇到這樣的事情,平頭百姓就只有被拿捏了,加上認為張嫣兩個小女生,不懂事。

何貴幹脆帶著張嫣,小喬把布偶貓,橘貓,小短腿一起帶上上農場那邊去。

來到農場,張嫣看到農場掛的牌子,再看看大門外的停車場,都是好車,幾十萬的都有十幾輛之多。

「何老闆。」

「何老闆。」兩個看門的大爺看到何貴來了,紛紛從屋子裡面拿出臘肉什麼的。

「自己家的。」

「純土豬肉。」

「謝謝啊,這給你們的煙。」何貴也就笑納了,四個熏豬腿,還是前腿,這在山裡人,可是貴客才能吃到的,花錢都買不到那種。 皇帝也不是那麼好當的。

在陶淵前腳剛離開不見,就見劉忠抱了一沓厚厚的奏本擺在御案上。

「陛下,這是尚書台今日整理好的奏本。」

望着眼前厚厚一沓的奏本,陳玦又是一陣頭疼。

唉!這昏君也不是那麼好做的嘛!

看到這麼多奏本,驀然又讓他想起了原身。

說原身是昏君,不在乎國家的存亡吧,可他又每天都要看厚厚一沓子奏本。

說原身在乎吧,明明他有那個能力可以阻止陳國的的滅亡,可他偏偏沒有。

甚至還往裏面添加了一把火,加速了陳國的滅亡。

原身真是矛盾的「昏君」!

這些奏本被劉忠分為重要和不重要擺在御案兩邊。

左手邊是不重要的,右手邊是重要加緊急的。

他自然先看重要加緊急的了。

拿起第一個奏本就是從邊境北淵來找他要錢的。

偏偏他還不能不給,畢竟和胡人打戰守衛陳國還是需要靠他們。

想到前幾日才從謝家收刮一大批金銀珠寶放進了國庫,現在國庫也算數有錢了。

陳玦大手一揮,在上面寫了個「准」字。

謝家可是百年世家,收刮進國庫的金銀珠寶豈是蔣家那種寒門能比的?

要不怎麼說世家有錢呢?一個謝家的錢就能將國庫填到三分之二。

要是再多來幾個世家給他填充國庫,那豈不是裝都裝不滿?

想到那種場面,陳玦做夢都能笑醒。

陳玦又拿起第二本。

這本是周裴快馬加鞭送到洛京城,裏面都是關於南方水患的消息。

他眸色一沉,冷聲喊來魏巍,將手中的奏本遞過去。

「你帶上幾人去南方查查。」

今日份奏本的處理完已經差不多快到用晚膳時間了。

「真累啊!」陳玦擱下筆,揉了揉手腕。

就在這時,文華殿外傳來一道聲音,「陛下,貴妃娘娘來了,可要見?」

原身後宮女人雖多,但貴妃只有一位。

聽到這話,陳玦第一反應就是要拒絕,可下一秒原身的話又再次響起。

「替我照顧她——」

行吧!

既然答應原身要替他照顧蔣柔,那也不能一直這麼躲下去。

唉!

陳玦無奈苦笑一聲,「讓她進來吧。」

「妾見過陛下。」

很快伴隨着嬌嬌柔柔的聲音出現,蔣柔提着一份食盒輕車熟路的走進來將食盒放做到桌上。

這是原身在的時候,貴妃就時常會到文化殿來。

有時候會帶着親自做的一些點心、膳食。

記憶里,兩人用完膳一個坐着繡花或者看書,一個則是在看奏本。

有時候原身興趣來了,還會給貴妃畫上一幅仕女圖。

在沒有親耳聽到原身那番話之前,覺得這場景並沒有什麼。

現在嘛……這是狗糧的味道。

讓他從來沒有談過戀愛的人居然到這兒來原身和貴妃的狗糧,過分了哈!

「陛下,該用膳了。」在將食盒裏的東西一一擺放好后,蔣柔回頭宛然一笑。

能夠進宮做貴妃,容貌上自然是無可挑剔的。

相貌精緻美艷,尤其是穿上一身紅衣更加的美艷了。

看到她沖自己嫣然一笑,陳玦捂了唔心口,糟糕,是心動的感覺!

陳玦起身站起來,走過去,從貴妃手中接過一雙筷子。

「辛苦你了。」

蔣柔搖搖頭,「為陛下洗手作羹湯是阿柔願意的,不談辛苦只要喜歡就好。」

陳玦笑笑。

剛才自己和蔣柔的這番對話,在原身記憶里說過無數次。

飯後。

飽暖思**,尤其是面前還坐了一位長相非常符合他的女人。

但是——

這女人動不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