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子。」這幾日提心弔膽的等著,連鋪子都有幾日沒怎麼管了,就怕出什麼差錯,白激動一場。

半夏看著靈玉盒子內裝著的鈷藍色的果子,捶在兩側的手心有些細微的汗珠,小心的將東西收起來,有了這東西老大就有救了。

「這是從那裡找到的,可還有剩餘。」

「主子,這是一個小姑娘給我的,她應該不缺這個。」

王權想著葉清還是一臉的一言難盡。

「主子,你知道嗎?她竟然拿這個當零嘴吃。」

半夏盡量忽視王權的咬牙切齒。

「可知道她在哪兒,如何尋她。」

「她叫葉清,葉家葉京墨之女,現在在瓊玉樓天字型大小住著,每到飯點都會有珍饈閣的吃食送到她那兒。」

那天之後,王權就讓人時刻注意著葉清的動向,確保能隨時找到她,以備不時之需。

被人惦記的葉清此時正在做什麼呢?

「媽媽,我好疼。」

葉清整個人就像從水中剛撈出來一樣眼角發梢都帶著濕氣。

「好疼,真的好疼。」

眼淚混著汗水,嘴唇因為破皮滲出血水。

此時的葉清格外想自己已故的父母,有他們在一定不會讓自己受這種苦。

祖宗只能站在一邊干焦急,沒有任何辦法可以緩解她的痛苦。

曾經有一個人也因為丹田被廢,不甘心做廢物而尋求其他修鍊辦法,她當時也同葉清一樣誤打誤撞打通了命門。

命門和丹田一樣同樣可以承載靈力,但是代價卻是巨大的,修為每進一階都要承受裂骨在復之痛,每升一星就要承受碎骨再復之痛,每升一級就要承受去骨再造之痛。

這裡的去骨並不是單純的將骨頭從肉內剃出來拿掉而是骨頭一點點碾碎成粉,重新碾壓鍛造。

這些雖然痛但是效果卻是極好的,等熬過去之後身體骨骼將會更加堅韌。

當然越往後就不會這麼辛苦了。

想要同葉清一樣修鍊,靠的不是你的毅力而是運氣,因為很多人效仿這種辦法,基本都死在了打通命門這一階段,還有少數運氣好點的沒死也廢透了,不如一個普通人。

當然也有運氣好的打通這條修鍊之路,但是還需要有足夠的資源將其出生后沒有顯現的靈根激活才可以正常修鍊。

反正因為各種原因這一辦法也漸漸被人遺忘在歷史的長河中。

當祖宗知道葉清打通命門后也終於知道自己體內空間存儲的九顆靈珠是用來做什麼的了,以前以為是爹娘為了自己進階準備的。

好吧,現在全用來為葉清激活其他八個靈根了,當然其他靈力純凈的靈物也可以。

當然好處也是有的,那就是所有靈根都激活后,不管吸收進來的是什麼靈力都能均衡發展。

「祖宗,我好餓,我要吃珍饈閣的靈筎湯。」聲音輕的像是風一吹就會散。

「我知道,趕緊洗洗我陪你去吃,正好明天也要進行試煉了。」祖宗用頭頂了頂葉清的臉。

葉清心中想著隔壁珍饈樓的美味,咽了咽口水,連滾帶爬靠近小溪。 []

這些婚紗確實是挺不錯的,都是下半身大裙擺,完全可以遮住她的肚子。

霍司星的目光更加柔和了:「好,可以。」

沈憶之聽到,就更加開心了。

當下,他大晚上的就跟這個婚紗店的老闆聯繫了,然後才去做別的。

別墅二樓的主卧里,沈母這個時候也正在和她那位貼身傭人咬牙切齒說着這件事。

「夫人,我下午看得真真切切的,她的肚子真的很大很大,絕對不像是四個多月的身孕。」

常媽一邊比劃一邊再度說着這件事。

沈母聽到,臉上的怒火更重了!

關於這個未來兒媳的身孕,她其實一直就沒有認真看過,因為一開始,從那個破島上傳來消息時,是他兒子告訴她的。

他說,他和霍家小姐有孩子了,剛剛一個多月。

那時,她就想過去島上看看,可是她這個兒子又百般阻攔,說什麼島上條件不好,她過去不適應。

還有說霍司星剛懷孕,脾氣很大,怕她過去了,兩人起衝突。

久而久之,這個兒媳婦懷孕到現在,她還真沒見過她的肚子,而她這次終於回來了,也總是穿着很寬鬆的衣服,又是黑色。

幾天過去了,她竟真的沒有察覺這個問題。

所以,這女人的肚子,到底是幾個月的?

沈母恨不得立刻上樓把那狐狸精的衣服剝了,然後讓她好好看看。

「夫人?」

「行了,我知道了,等明天他們出門再說。」

這個沈母最後目露獰厲的說了這麼一句。

明天,沒錯,明天就是霍司星和沈憶之兩人去領證的日子。

——

翌日。

霍司星是被沈憶之叫醒的。

他從沙發上醒來了后,抑制不住的激動,先下去廚房把早點給準備好了,然後又去浴室將牙膏熱水都給弄好。

這才小心翼翼的到床這邊,輕聲喊醒了這個女人。

「司星?睡好了嗎?起床啦。」

「嗯?」

霍司星這才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嗯」了一聲后,睜開了眼睛。

沈憶之馬上解釋著:「那個……已經八點了,我們要起床了,民政局那邊約好了時間。」

他真的是極力在討好。

霍司星這才想起了昨晚談好的事,隨即,她在床上兩眼放空盯着頭頂上方又躺了一會後,片刻,終於從床上爬起來了。

半個小時后,兩人終於下了摟。

「億之,你們下來啦,今天是要去領證吧?要不要爸爸送你們過去啊?」

沈父這個人還是很不錯的,這天因為兩人要去領結婚證,居然都沒有去上班,而是待在家裏等他們。

看得旁邊的沈母好一陣氣惱。

好在,沈憶之看了一眼旁邊的霍司星后,還是拒絕了。

「不用了吧,我們領了結婚證就回來了,爸,你們就在家裏把飯菜做好,等我們回來吃。」

「也行。」

沈父答應了。

隨後,霍司星和沈憶之兩人便出了門,去民政局。

幾分鐘后,終於沒什麼人的沈家客廳里,常媽鬼鬼祟祟的進來了。

「夫人,已經安排好了,你放心吧。」

「嗯。」

這沈母總算坐在那裏露出了一絲滿意的微笑,眼睛裏,則全是狠毒的光芒。

霍司星,你這個不要臉的賤人,想要進我們沈家?

你簡直是做夢!

九點,霍司星和沈憶之他們兩人終於準時到民政局了。

本來是要直接進去的,可霍司星下了車后,忽然看到這這棟辦公樓上掛着的「民政局」三個字,她又挪不動了。

「是累了嗎?那不然你先過去那邊大廳里休息一下,我去問問他們怎麼走流程?」

沈憶之敏銳的發現了。

但是,他沒有戳穿她,而是體貼的問她是不是累了?

霍司星垂下了雙眸。

片刻,她深吸了一口氣后,恢復了常態:「沒有,進去吧,已經到時間了。」

她反而主動催着他進去。

沈憶之愣了愣。

反應過來,頓時,一陣狂喜從他的心底湧出后,他就激動得連連點頭,然後帶着她就進去了。

領證的流程,其實也沒有那麼複雜,男女雙方到了這裏后,填了表,交上自己的戶口本和身份證,基本上就可以了。

可這天,當兩人坐下來后,給他們辦里結婚證的人,忽然看了霍司星一眼。

「這是要做爸爸媽媽了呀?那要不要把准生證也一起給辦了?」

「啊?」

這話一說出來,正在埋頭填表的兩人,都是愣了一下。

他們剛準備結婚,哪裏會知道以後結了婚,生了孩子,都需要辦什麼證件?那都是徹底的小白好吧?

辦證人員看到他們兩人一臉懵逼的樣子,大概也是想到了,便笑了笑。

「准生證不知道是吧?就是你們的寶寶出生時需要的證件,有了這個后,醫院才會給你開出生證明,然後才能上戶口。」 一群人圍上了雷霆,就算暫時還不想站隊的勢力,都不想顯得特立獨行,也湊了過去。

孟冬四人冷冷清清,倒也沒怎麼在乎。

反倒是那邊熱鬧過後,林家有點尷尬了,無論怎麼看都是牆頭草啊。

一群公子哥聚在,如今風頭正盛的嚴龍看著林彥偉與賈彥誠,嘲諷道:「你們林家打的好算盤啊!」

另一位公子哥立即附和道:「可不是嗎?還知道雞蛋不放一個籃子里,可你們林家有這麼多雞蛋嗎?」

賈彥誠一臉諂媚道:「嚴少,林硯雪已經被我們逐出林家了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