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的人,都開始幻想,那位軍主,到底是何等神采飛揚的容顏。

只有宋青青默默轉頭看向蕭何,她心裏在想:「君主其實也沒啥神秘的,天天被你們罵廢物!」

着筆中文網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算術大概率是十個手指和時隔三個月沒洗腳的腳趾,除此之外沒了,假如有,就是惠的那套恐怖的思想。

灰窯很簡單,傻乎乎的,沙湖是淤泥里鑽營,軀幹藏在沉埋的水底,鬼影交雜展開辯駁和覬覦,功虧一簣,漬染塵霾,可是惠想要看戲,他想了一個辦法,在草紙上抒寫繪畫,他決意用算術蒙人。

他首先寫了一個結果,它是以結果來說的……如此反覆,他很常用的方法。

結果是,」陰霾密佈」。

「要嚇死人,正好他來了心思,準備看碟下酒,捉鱉豬肚,一道好菜。」

魅惑里,妖嬈外,他開始泥腿子登閣,抬腿步步暴虐無道。

他開始逆着倒推,這樣的結果是什麼導致的,就像樹一樣枝幹如杳,竹竿攀爬,休要飢損,要有仁義得要符合自己的性格,下酒的菜肴越是複雜顯得酒品越好。

這時的話惠宛如正在解開數學題,題干貌似溫婉,可是連在一起很難,是一道雜糅的題目,數理的基本符號代表有限,混濁的都是腦闊疼的囊改好幾個象限。

可是惠很喜歡學習,以此為樂,所以他沒人關心,少人知道,班級倒數第二排,他正在和學術上的問題戰鬥,忽然感覺有人窺測,他輾轉咨嗟,臉色紫黑,不是子虛烏有,而是孫居左在最後一排看着他,很多次了,刻意的轉圜就是讓你難堪,孫老師的獸性,不太在乎人性化。

比如他會吃下韭菜然後走到惠面前假意關心,實則是讓你妖嬈的立即淪為死物。

比如他會吃垮食堂然後說自己叫惠。

比如說他會刻意擤鼻涕朝着惠,讓你噁心難言。

比如說他會褲襠拉屎猹似的屁股對着你,什麼難堪他做什麼……不需要懷疑這則消息的準確性,孫居左是一個開始就陰霾密佈脊背乏力的人物,現實就是玩笑話,他來到了小地方之後,來了華僑之後,心思就是廄馬,混吃等錢。

惠決意讓他鬧一個大笑話,連環套,取材自書本知識,他眼神彝良,敏感性的耀明黑暗,窈窈冥冥,簡單明了,方便快捷,正是他計劃的核心內容。

他開始媚笑,孫老師看見了不尋常,開始在走廊撒歡的大叫。

試圖引來覬覦,淪陷正是他臉上掛着的釁色。

惠的眼神里,晚霧瀰漫開來,謹言慎行的開始了,決定就以今晚的孫居左反常做題,一個驚人之舉駭人聽聞的激化矛盾的方案成熟。

可是需要三個月。

一定會燃爆的,孫老師,玩心大氣啊!體會風馳電掣的快感吧!

豬鱉們也是,他需要三個月消化今晚人們對他的懷疑。

他一向友善,做事迅猛,所以他很能理解萬無一失的荼靡感覺。

三個月後,惠穩步前進,走廊上都是如此,他率先發難勢在必行,沒有任何徵兆,三五班三四班各有一個人落馬,被人推下三樓,三三班的那位,正是惠親自動的手,他被人看見了,隱蔽的眼神,時隔三月都在驚嘆。

接連三天,同樣的戲碼都在上演,三三班,一天一人。

似乎都是惠,可他很少有連續性作案的可能,很少有。

這時候,惠作案的時機恰好被堵住,他不是刻意的,而是準備好的,他放出了一個夾雜着屎尿的屁,正是孫老師的特長。

很多人猛了驚訝,惠還是他嗎?

朱麗君的桌肚裏忽然多出了一條褲子,硬來的憋屈,神色卑屈。

他懷疑很多,就是想到是惠,劘滅的人面目就在身邊,可是完美的錯過了。

本案的第一時間,朱麗君沒有上報,彈性好的選擇了隱藏,他朝着操場進發,像以往一樣,可是手裏多了一件衣服,於是引來了很多揣測,還有人上千詢問,朱麗君發那,對誰都沒有好臉色,更加波瀾,正好是漣漪。

最廉價的朱麗君走了,去了操場,根深蒂固的模樣,他對於戳穿這一切惠的把戲,絕好的陰霾就是操場,因此沒人會選擇一個豬鱉,萬萬個豬鱉也是。

朱麗君在操場上頻繁見面的消息傳了開來,痛失了很多人心。

惠被堵在走廊上的消息更加勁爆,無數人圍觀。

三三班的人前來魔鏡下詢問,你要幹什麼……你他娘幹了什麼,是不是又來……

男女都在驚嘆,惠穩坐釣魚台。

這時候操場的消息傳來走廊,朱麗君正在邁著輕盈的步伐,藏下了一件衣物。

為什麼是衣物,而不是褲子,朱麗君用後面桌子上的一件衣物包裹褲子,而那件褲子,是惠在去宿舍的路上隨意撿的,這個遮蓋的消息沒有第一時間穿出,否則會少了很多時機以及樂趣。

惠慫恿了學校食堂的人,蠱惑他們說想看戲嗎?讓那個吃垮食堂的人衣服上沾染污濁,很簡單的訊息,好戲連台。

孫老師是第一個被污穢的人,翟家翎是第二個,同一天裏,還有校長,可是校長溜的很快,沒人注意到的波瀾里,一個小個子學生拍下了校長驚人的一幕,他被人敗下陣來,旋轉中他以驚人的毅力掙脫束縛,褲子遺失了,光着褲腿。

為什麼三人驚人的相似,都選擇去掉褲子,笑死人的原因是他們是老師校長學生,不需要正面人物的對視,而是端坐凝視的,惠就這樣坐了三個月,廣泛的得到了整套搭配。

三四班的小道消息是惠是個隱沒的峻急,無數人圍觀他的墩座,他也會偶爾說出驚人的話語,男人味很足,就是寡慾,就是鰥寡孤獨,他的類似言語還有雄性荷爾蒙。

走廊上引爆了三天,三三班都在心照不宣,是惠和孫老師,朱麗君還有校長將人推下去的。

就是這樣。

他們來到朱麗君的魔鏡下,尋求答案,惠臉色如鉛彈,沒有言語。

這成了三三班的導火索,五十人衝進來,猜忌的朝着惠後排前進,他們班級的後門鎖了,很詭異,沾染了霧色的詭譎多變的不就是門嗎?

他們衝進來大半的原因是後門進狼。

正是生物課,三三班的班主任教授時間,詭譎的眼神,隱藏了陰霾吧!

忽然朝着最後關頭衝去,是董宏偉和蔣同學,他們桌上少了一件衣物,才是關鍵吧!

「是不是……生物老師。」惠站起來大聲疾呼。

最險是人心,蔣同學和董宏偉無辜挨打,受氣包似的。

生物老師出言制止,那是很久后,陳聰恰好站起來,恨相知晚模樣,可是生物老師一巴掌拍下,他是對準惠的,一切的陰謀詭計都是他的授意,陳聰和生物老師扭打起來。

老師召來自己的得意弟子,又將陳聰毆打了一遍,轉而看着朱麗君,惠已經警覺,不可打擾他。

朱麗君被老師請上台階,是講台桌,他有些恣意,因為讓自己必看的就是惠啊!

一定要被毆打,小胖子,盆栽我很看好。

毫無疑問,生物老師詢問他為什麼逗留操場,教室里一陣哄然大笑。引來了很多人給予眼神,校長此刻沒敢來,因為自己被惠算計了,這時候去一定會被打。

可是不去,又被懷疑,他經常逗留的地點就是三四班,他沒有想到這點。

朱麗君說不出話,被扭打了八百遍,臉色鐵青,紫紅,虞黑……彩虹似的。

他看着惠,惠灰燼似的看着他,朱麗君站在舞台上,一向沒話說,可是又被人以不知輕重緩急毆打了一遍。

孫老師趕來,他沒穿褲子,朱麗君的舞台上,惠招手即來孫老師,讓他不要穿褲子,說是好意。孫老師會意,惠是一個風評不錯的學生啊!

先前惠刻意放出了那個臭屁,正中下懷。

三個臭皮匠勝於諸葛亮,朱麗君和孫居左還有一個湧出來無限意味的董宏偉,他是赴義的深情,惠制止了蔣同學,班級上,生物老師正在尋找兇手,大聲喧嘩。

蔣同學覺得自己沒錯,生物老師也不錯。

可接下來,三三班猜忌無數,早就有端倪孫老師指示人暗中毆打自己班級人,這下子暴露出來了,根本沒跑。

塞納河水似的,見人就打,殺個臭皮匠,還需要理由。

三五班是物理老師班主任,他正好也在班級上課,留意很久了。

他們班級更加波瀾,爭強好鬥,物理老師要的是惠腦袋瓜被打碎,就多加慫恿自己的學生。

風火輪上演了,五十幾人全部衝出來,湧上了三個臭皮匠,打得火熱。

蔣同學看得出來很高興,就被惠一把逾出,狗吃屎的出了後門。

一個後排的選手出門想要把他拉回來,正好是進了戰場,走廊上上演了極為兇殘的一幕幕,蔣同學和這個人被扭打到失禁。

陳聰也被稱為燒火火棍,他激昂的推出惠,是秘境下,就是魔鏡下。

惠的地點,走廊上沒人呢?

陳聰很聰明的走出門去,想要拉着惠出來受打。

正中下懷,也別想回來了,這下是六個臭皮匠了,全部在被打的路上,風光旖旎,那是鳳凰向南飛吧!也是風光大葬吧!

生物老師退到講台桌,看盡了顏色,可是被翟家翎一把推出,他們二人正式邁入戰場。

翟家翎也是一個無褲的人,怕被打的心理,猛戾的推打,成為了尤物。

這時候三三班三四班三五班的矛盾爆發了,三四班的人楓葉似的剽悍而去,那是凝視是飄紅啊!

除了惠和張佳佳,還有少數幾人,杜佳佳都出了教室,大聲疾呼惠快來看啊!

惠看着張佳佳,張佳佳看着惠,生物老師早已按耐不住,出言僭越張佳佳,於是幾人蜂擁而上,扭打起來,蔣同學爬到了自己位置上,右臂都是血水,轉而看着惠,正要吐痰,又被最後一排的那個同學偷襲,生生拉扯出去了,牙齒都被打沒了。

朱麗君爬到了魔鏡下,就要成為杯葛,惠一伸手就扒拉開帷幕的小手。

這一戰打到人神共憤。

這一戰打到局勢淹沒。

惠在當天的晚自習被人毆打,帶頭的是杜佳佳和董宏偉,豬鱉們都在。

惠招架不住,就要使出精神污染的絕技,後來三三班的人湧上來,對着惠說,只要你願意,我們都是你的打手。

惠慷慨的說,上啊!那就上啊!

火氣打出來了,又是一場火拚,杜佳佳腦袋流血,朱麗君和蔣同學也是重災區。

惠看準時機,扭打董宏偉,打得火熱,看準了門面,董宏偉當場斃命昏厥過去。

從始至終,校長都沒看見到,於是很多人糾集了三樓的殘餘人,拐角的三六九等,三七班早已經難耐了,他們看準了校長的不作為,惠重蹈覆轍,一聲吶喊,優美的歌喉響徹雲霄,看不見的地方,都以為惠才是錚錚鐵骨的重災區,被打的很慘吧!

「兄弟們,起來了。」施惠的正是惠。

校長被抓起來吊打,孫老師被抓起來吊打,朱麗君和翟家翎也是。

董宏偉也是,杜佳佳也很無私的走出,臉上掛着聖母的笑意。

惠將其揉成麵糰扔出三樓,可是她又爬上山,矛頭對準惠,就是他呀!

惠也別想跑。

另一個「狗蛋」走上來,替代了惠,惠惡魔般的緩過來,貌似是三七班的人,很少見。

虞美人上演了,重災區以為是惠,實際是人潮洶湧的三七班替代品。

他的成名絕技覺解千愁使出來了。

三四班喊著口號保護惠,實際上乘機逍遙法外的觀摩。

惠就站在人群里看戲,兩方對視上,終於戳穿了鬼把戲,就是惠,他就在巧笑倩兮。

可是人海戰術還在,逼着的詭譎事物細雨里編織。

走廊上大展身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