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齊了,少哲,開始主持會議吧。」橢圓長桌的主位,一道不緊不慢的溫和聲音適時響起。

面朝橢圓長桌的主位,言少哲躬身行禮。供奉堂的宿老們聞言端正坐姿,左側第一位的灰袍老者放下雞腿和酒葫蘆。

「老師、各位宿老,由於一位核心學員覺醒第二武魂,少哲難以決斷,誠惶誠恐,因此召集諸位開啟海神閣會議。」

言少哲解釋原因,卻被左側第一位的灰袍老者打斷,「少哲,長話短說。」

言少哲深吸口氣,平復心情,「諸位是否記得,上一次的海神閣會議。」

「精神系離體武魂,第一魂環疑似十萬年魂環的學員?」

左側第一位的灰袍老者面露疑惑,「不是四、五個月以前在極北之地失蹤了嗎?」

「極北之地,雖然魂獸種類和數量不比星斗大森林,凶獸卻一點不少,氣候環境異常險惡。」

「並且,極北之地的魂獸與海魂獸關係密切。深海人魚一族、深海魔鯨一族、深海儒艮一族等等,海魂獸霸主大多定居極北冰海。」

「尚未附加第二魂環,甚至撐不過一場暴風雪。即使天縱奇才……」

左側第一位的灰袍老者遲疑,「少哲,史萊克學院對不起他,但是,你必須振作,不能像我一樣墮落。」

「好了,玄子,莫要談這些傷心事。」橢圓長桌的主位,不緊不慢的溫和聲音再次響起,卻顯露勸慰之意。

「玄老,老師。白菜同學,他回來了。」

言少哲輕聲細語,「並且,覺醒了第二武魂,冰天雪女。」

宛如魂導大炮轟擊諸位宿老和正副院長的脆弱心靈,掀起驚濤駭浪,海神閣會議廳霎時間落針可聞。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玄老拍桌站起,「冰天雪女,怎麼可能作為武魂覺醒?」

「霸主魂獸,比如深海人魚,深海魔鯨,冰碧蠍、泰坦血魔、翡翠天鵝、地獄魔龍等等,從未出現作為武魂覺醒的案例。」

「哦,萬年之前,唐三先祖曾經遇見一位海魔女斗羅,那位海魔女斗羅的武魂是深海人魚。」

「但是,此乃特例,不足為憑。」

玄老旋即補充自己的論據,「初代史萊克七怪撰寫的回憶錄記載,海魔女斗羅的母親是化形的深海人魚,因此得以覺醒深海人魚武魂。除此之外,再無霸主魂獸作為武魂覺醒的記錄。」

「玄老。」

言少哲收斂溫和氣質,剎那間鋒芒畢露,「敢問,老師的光明聖龍,我的光明鳳凰,你的饕餮神牛,是否對應霸主魂獸?」

「這……」玄老無言以對,理屈詞窮。

超級武魂的確對應霸主魂獸,然而,超級武魂的覺醒和傳承,至今仍舊一團迷霧。

「我們應當重點培養白菜同學。」

言少哲坦然自若,「資源傾斜之下,四十歲以前,白菜同學必將成為封號斗羅。」

「冰天雪女作為武魂覺醒,必然成為超級武魂,具備極致屬性的超級武魂。」

「雙生武魂品質相近,武魂種類相同。白菜同學的第一武魂是離體武魂,第二武魂亦是離體武魂,二者皆盡具備高等智慧,完全符合雙生武魂的特徵。」

「逆向推斷,白菜同學的第一武魂,名為拉魯拉絲的精神系離體武魂,武魂品質不遜於冰天雪女。」

「雙生超級武魂,精神、極致之冰,九十九級之後,甚至不弱於……」

院長、宿老議論紛紛,玄老頷首。除了冰天雪女作為武魂覺醒值得商榷之外,並未發現其他疑點。

「表決吧,即刻傾斜資源,或者暫時觀察。」

橢圓長桌的主位,不緊不慢的溫和聲音再次響起,海神閣議會廳恢復往日的莊嚴肅穆。

「傾斜資源。」言少哲率先舉手。

「傾斜資源。」蔡媚兒隨之舉手。

「傾斜資源。」玄老扔掉雞骨,緩緩舉手。

海神閣議會廳僅僅十席,頃刻之間已得其三。諸位宿老、魂導系正院長仙琳兒、副院長錢多多,不約而同舉起手。

「全票通過,那麼,武魂系負責制定培養計劃,學院負責提供相應資源。」

橢圓長桌的主位傳來不緊不慢的溫和聲音,響徹海神閣議會廳。

「老師,極限單兵計劃怎麼辦?」

魂導系院長仙琳兒心情複雜。於情於理,作為史萊克的一份子,自己應當支持學院傾斜資源培養那名學員。

可是,學院傾斜資源培養那名學員,極限單兵計劃必定受定影響。史萊克學院預算有限,厚此當然薄彼。 蛇吃兔子。

而且,很喜歡吃兔子。

所以,看見冥音時,一條最大的眼鏡蛇當即竄起來,張開血盆大口,直接沖着女子的腦袋咬過去。

冥音眸子一凌,一個完美的側身躲過了蛇頭。

而後,迅速抬手,掐准了他的七寸。

蛇的要害被制,發出一聲痛苦的哀嚎。

在她手中不停的扭動着細長的身子,希望能夠快點掙脫。

奈何,他越動,冥音掐的越狠。

女子將手放在滿是鱗片的冰涼蛇身上,輕輕捏了捏。

而後,赤色的眼瞳亮起點點繁星。

這感覺,還挺舒服。

於是又帶着些興味,發泄似的連續捏了好幾下。

那蛇從最開始的反抗,到最後的絕望,只用了不到一分鐘。

他軟趴趴的呆在冥音手中,雙眼無神,分叉的舌頭也在微張的嘴邊耷拉着。

弱小可憐又無助。

見他被抓,剩下的蛇當即傻了眼。

他們沒做夢吧?

單手抓蛇,這TM是只兔子能幹出來的事兒?!

首領被縛,其餘蛇便不敢再輕舉妄動。

紛紛化成人形,跪地祈求冥音放過他們的王。

冥音垂眸,看了看手裏奄奄一息,幾乎要翻白眼的眼鏡蛇,又忍不住捏了兩下,開懷道:

「你們蛇王,手感不錯。」

眾蛇:……

眼看着蛇王在這女人手中飽受摧殘,他們比蛇王還痛苦。

每見冥音捏一次蛇王,心就跟着高懸一點。

只求這隻兔子能早點鬆手。

畢竟蛇族體溫天生冷於常人,長相可怖,不受雌性待見。

族中獸人越發稀少,能找著個王不容易。

終於,在這群蛇眼淚汪汪的祈求下,冥音鬆了手。

她轉手將蛇王甩出去,問:

「你們在這兒幹嘛?」

蛇王的七寸終於被鬆開,落地時,怦然噴出一口氣。

他大汗淋漓的趴在地上,連續喘了十幾口氣,才得以緩過來。

化成人形,憤恨的盯上冥音,又凶又慫:

「看家。」

「你一條蛇看什麼家,又不是狗。」

少女說話毫不客氣。

句句往蛇王心上戳。

蛇王咬牙道: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冥音單純的笑笑:

「不說也行啊,本尊沒逼你。

本尊本來想給你個活下去的機會。

但是很不幸,你錯過了。

既然你生的這般稱手,那不如,給本尊做標本吧。」

說着,少女眼中滿是孩子即將得到新玩具的欣喜。

單純又興奮。

她抬手凝聚出一條赤色的鏈子,十分熟練的鎖了蛇王的脖子。

蛇王剛剛緩過一口氣,要害再次被牽制,難受的差點窒息。

「我,我說。」

他艱難的從嗓子眼裏擠出兩句話:

「是因為玄衣她抓了我唯一的兒子,我不能眼看着我兒子死。

所以,只好答應幫她看家。」

冥音收了鏈子。

蛇王也終於得到一次喘息的機會,問:

「你是來幹什麼的?」

冥音十分耿直:「端她老巢。」

蛇王忍不住蹙眉。

雖然,他自己也很想端了這隻鷹的老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