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你好好把握住,陛下今日還稱讚你呢。」長孫無忌點了點頭,隨後側臉望向了長孫渙。

「渙兒,陛下讓你進鴻臚寺的時候問我過,說要是不行話,再給你換個地方。為父沒有同意。」

「鴻臚寺現在已經不是當初那個鴻臚寺了,現在他是朝廷重要的一環,你只需要記住這些,多學多問。」

「兒子明白。」長孫渙點了點頭。

他望著依舊躺在床榻上讓侍女按摩的大哥眼神之中有些嫉妒。

父親一直要求格外嚴格,而且注重家風,可大哥今日這個樣子父親反而沒有責怪,還很是心疼。

就在長孫渙胡思亂想的時候,長孫家的管家敲了敲門走了進來,一臉古怪的望著長孫無忌。

當看見長孫渙和長孫沖都在的時候,更是愣在了原地,張了張嘴不知道說些什麼。

「怎麼了,可是有什麼事情?說吧,他們也都大了。」長孫無忌端起茶杯,輕抿了一口。

「阿郎,縣衙那邊傳來消息,說…說…」管家猶豫了一會,狠狠一咬牙,「說是您的私生子在那邊被抓了,讓人去領一趟。」

「噗!」長孫無忌一口茶直接噴了出來,雙手顫抖的望著那管家。

「爹,你竟然在外面有私生子!!!」長孫沖頓時跳了起來,一臉怒氣的瞪著長孫無忌。顏九聽着暖在心裏說道,「好,我知道了,記心裏了!」

蘭兒給顏九擦完,便回去清洗著毛巾。

「蘭兒,你扶我起來走走吧,躺了這麼久,身子都僵硬了。」顏九想起床走走,躺的腿都軟了。

「王妃您可不要勉強!萬一出事了呢?」蘭兒不敢應承這件事。

「沒事的,醒了很久了,勁兒也上來了,可以走走了。」顏九安慰道,「你慢慢的扶我起來走走路,恢復的快!」

「好,那奴婢扶著您,您慢點。」蘭兒慢慢的扶起顏九……

《王妃她一心只想創業》第128章真實身份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今天早上程氏的新聞,大家都比較擔心,所以可能心有點散了,我還沒時間安撫……」

程薇薇沒說話,等了好半天,才說了一句,「把你的人管好。」

然後她就走了。

這邊的事情她平時沒管,這下自然不好插手。

……

《不得涅槃》第101章份額回收 林香邊從床上爬起來,邊問道:「如果你是皇帝,你會想別人知道自己被戴了一頂綠帽子嗎?」

夕顏忙道:「肯定不願意啊!」

林香:「那你會怎麼做?」

夕顏:「我會把那個女人悄無聲息地給……」說着便抬手在自己脖子上比了一下。

林香:「沒錯,這種事,秘密處決更為合適。」

夕顏卻正色道:「娘娘,您不覺得自己也是在示眾邊緣徘徊嗎?」

林香忙岔開話題:「給我準備身衣服,我要出門。」

夕顏:「娘娘想去哪?」

林香:「到冷宮看看去。」

說是示眾,其實冷宮門口並沒有什麼人。

只是看到一個人被綁在門口的柱子上,還沒走近,林香就被釘在了原地。

她知道在冷宮門口示眾是什麼場景,但絕對沒想到,會是這樣!

沒想到潘玉絮竟是被扒光了衣服,雙手攤開,一絲……不掛地綁在了冷宮門口的一根「十」字型的柱子上。

可卻偏偏有人還給她梳了一個光潔的髮髻,非要把她的一張臉完完整整的露出來,毫無遮擋。

所以,即便她把頭低得不能再低了,林香還是一眼就認出她來了。

像潘玉絮這種從小長在太守府里長大,十幾歲就當上皇后的女子,生來高貴,驕傲早就刻在骨子裏了。

這對她來說,分明就是誅心,簡直比毒打她,殺了她還難受。

夕顏湊在林香耳邊小聲說道:「皇上這可真是把皇家的臉面按在地上摩擦了,奴婢聽聞,今日早朝上有一大臣進言說如此示眾有失皇家體面,理應秘密處決。皇上當即就下旨將其斬首於大殿之外。娘娘,你說皇上這是受了什麼刺激?」

林香當然知道,昨夜發生的每一件事情,對於荀戎來說都是一種刺激,只要他心中不快,他就會死命的折……騰,直到心裏舒坦為止。

但是真沒想到,他會做到這個份上。

林香忍不住脫口而出:「這個瘋子!」

似乎聽到響動,潘玉絮抬頭看了過來,只一眼,整個人便已驚慌失措。

林香看得出來,她想躲,想逃,整個人都在掙扎,喉嚨里發出低低的嗚咽,最後只能整個人無力地癱軟在柱子上。

待她平靜下來,林香才走過去,也才看清潘玉絮的手腕腳腕上滿是淤青,身上也是佈滿了血痕。

在這之前,定然也是做了無數次無濟於事的掙扎。

感覺林香走近了,潘玉絮才開口道:「求求你,殺了我……殺了我吧……」

要有多絕望,才能讓這麼一個把驕傲刻進骨子裏的人,去哀求一個她曾經打心眼裏瞧不起的人?

林香解下自己的披風罩在了潘玉絮身上。

潘玉絮猛然抬頭,一臉錯愕地看着林香。

林香在披風上打了個結,淡然道:「都是女子,自是不願見你如此。」

潘玉絮還是不敢相信,問道:「你不……恨我?」

林香:「我是恨你,但最恨的不是你。」

潘玉絮自嘲道:「呵!想不到,在這個時候,唯一一個憐憫我的人,會是你……曾經攀附於潘家的那些人,只是今兒一早來看看我的慘狀罷了?哈哈哈!想到他們這些人之前在我爹面前卑躬屈膝的德行,我就覺得噁心!他們看我是個笑話,我看他們更是個笑話!哈哈!我為什麼會被綁在這裏,多虧了那個從小就陪在我身邊的李雲彩!在大殿上亂說一通,說得我要多齷齪就有多齷齪!都在這裏一早上了,被一波又一波的人輪流觀看,哈哈哈……哈哈……我早就不要臉了……可還是……」

可還是在見到了林香的那一刻,她還是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恨不得立馬就去死!

林香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便沉默著。

潘玉絮:「殺了我吧……算我求你了!你殺我吧!我們潘家早就被荀戎誅了九族了,老弱婦孺皆不放過!留我一個人……只留我一個人!」

林香:「現在,我既救不了你,也殺不了你。你以為荀戎真的會放放心心地把你一個人綁在這裏嗎?這裏,早就被人包圍了。」

聽林香這麼說,潘玉絮卻並不驚訝。

林香:「你知道?」

潘玉絮低聲道:「荀戎把我綁在這裏,讓我連求死都做不到,只是為了羞辱我嗎?他只是想物盡其用罷了!除了踐踏我,還想利用我得到他想要的東西。」

林香卻突然問道:「白越,其實根本就沒碰過你,對吧?」

潘玉絮迷茫地看着林香,最後低低點了點頭。

林香:「可是你知道,他是愛你的。」

潘玉絮「嗯」了一聲,眼裏的怨毒漸漸消散,目光溫和柔軟,低聲道:「我知道,可我救他一開始只是為了找一個人來當兵器使,找一個完完全全聽我一個人的命令的人,來供我驅使……」

林香:「沒錯,那個時候白越他已經走投無路了,你救了他,他就只有你了。」

潘玉絮:「這些年來,我們朝夕相處,他什麼都聽我的,什麼都護着我,我相信,就算是我要他的命,他也還是會聽我的……可是,我明白的太晚了……我居然連我自己的心都沒早點看透……現在,來不及了……」

林香:「所以,你讓我殺了你,是不想白越他來救你?」

潘玉絮遲疑了片刻,還是點了點頭。

荀戎翻遍了跟潘家有關的每一個角落,殺了潘家的每一個人,可就是沒有找到兵符,唯一的可能就是,兵符在白越手裏了。

潘玉絮:「得不到潘家的那枚兵符,他是不會罷休的。」

林香忍不住笑道:「呵呵!荀戎真是夠天真的,居然妄想用兵符這塊破鐵就把大荀的天下捏在手裏?」轉而又對潘玉絮說道:「他要兵符,你就給他。」

潘玉絮怔住了,不解道:「……給他?」

林香點點頭。

潘玉絮剛要開口。

就聽到夕顏高聲呼道:「奴婢拜見皇上!」

一回頭,就見荀戎和付玉樓正朝這邊走來,夕顏低頭跪在一邊。

荀戎走得很慢,腳都是飄的,步履也有些許凌亂,臉上沒有一絲血色,看來確實是傷得不清。

。 如果顧盼盼是華國首富的外甥女,那她們顧家怎麼辦?

顧盼盼得了勢,肯定會報仇的!

相對於苗玲的不能接受,顧海的臉色同樣不好。

如果他們沒有對顧大山做出哄騙宅基地產權證的事情,那麼顧盼盼現在是華國首富的外甥女,他也一定會很高興。

關鍵的問題就在於……

他們這些年沒有少欺負顧大山啊!

顧甜甜的臉色可以說是黑的宛若墨汁。

她看著那個穿著海洋之星,在聚光燈下走著的顧盼盼,心裡著實的不平衡。

憑什麼?

顧盼盼長得有她好看嗎?

顧盼盼有她優秀嗎?

她盼盼有她有氣質優雅的嗎?

沒有!

顧盼盼什麼都沒有,可是顧盼盼現在,卻享受了她沒有享受過的萬眾矚目!

馬博城是誰?

那可是華國首富,資產更是在全球都排得上號的!

馬博城平常從指甲縫流一些錢出來,都夠他們顧家一年的利潤了。

看著那個昔日被她踩在腳下的堂姐,現在搖身一變,成為華國首富的外甥女,這讓顧甜甜無法接受!

更讓她無法接受的是,她聽到了霍奕在一旁說著。

「顧盼盼?那是不是你堂姐?如果是的話,我們霍家和馬博城合作的話,會很方便了。」

她強忍住自己內心冒出來的酸水,低聲說著:「我們家這些年,和大伯一家有些誤會,怕是……大伯不會待見我們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