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阿尼瑪格斯是十二英尺長的巨蛇,種類看起來是一條蝰蛇。

她很強壯,

足夠在硬抗十數個陰屍的攻擊的時候還能反過來把它們殺得丟盔卸甲、七零八落。

她的牙齒里蘊含劇毒,就像凱瑟琳一直以來的對蛇的變形術的理念一樣。

變成魔法生物之後,凱瑟琳想要自己擁有足夠的自保能力。

而毒牙,則是蛇這種生物最天然的攻擊手段之一。

凱瑟琳的守護神看上去不像是蝰蛇,它更像是她校服上的斯萊特林的標誌。

所有的守護神都是銀白色的,但斯萊特林的標誌本身就是一條銀色。

因而如果有所對比,

仔細分辨,你其實是可以看見些微的色差。

但遺憾的是她沒機會看教授的面部表情,然後根據這個做下判別了。

見到凱瑟琳的守護神是什麼,斯內普猛一怔,繼而聽見清晰的小呼嚕一樣的聲音。

製作魔葯的時候,他特別放了安神的材料。

喝了毒藥之後,

凱瑟琳耗費了太多的精力,她迫切的需要好好休息。

剛凝聚成功的銀色的蛇沒有立刻消失,

它一點也不可怕,反倒是看起來有些懵懂,如同新生嬰兒般的眼神好奇得看著這個時間。

但它在發現了斯內普的一瞬間,立刻向他沖了過來護衛在他的身前。

斯內普看著它把背後讓給了自己,而它本身則慵懶的安靜的盤在了他身邊的一處,

似乎防備著可能不知道從哪裡來的敵人。

就好像,

它的主人一樣。

鬼使神差的,

他抽出並揮動魔杖,同樣念出了這個魔咒。

出乎意料的,

斯內普的守護神並沒有同往常一樣凝實成一隻牝鹿。 「你跟我來,我帶你去找瀟子丞。」

「快快快。」

洛佑依心裏已經很迫不及待了,他真的是非常的期待見到瀟子丞。

畢竟已經這麼久沒見,也不知道他會不會想自己。

大概開了二十幾分鐘的行程,慕安總算是帶着洛佑依來到了醫院門口。

這車才剛剛挺好,洛佑依就迫不及待的跳了下來,「你快點,他在哪個病房啊?」

「又不是你生病,你那麼着急幹什麼?」

慕安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

「瀟子丞可是我的好兄弟,你給我閉嘴。」

「嘖……快點跟我來。」

慕安說完就直徑朝着電梯走去,洛佑依見狀趕緊跟了上去,他剛才還想走安全通道來着。

電梯很快就到達了五樓。

走出電梯,慕安悠哉悠哉的朝着瀟子丞的病房走去,洛佑依就有些慌了。

「我說你能不能快點啊?」

「你那麼着急幹什麼?怎麼一聽到瀟子丞,你就立馬對我變了一個態度了?」

現在慕安嚴重懷疑,這個洛佑依肯定就是因為瀟子丞才接近自己的。

該不會他喜歡瀟子丞吧?

想到這裏,慕安用着一個奇怪的目光看着他。

洛佑依驚訝的轉過頭,看着慕安的表情,瞬間知道是她想歪了。

洛佑依用力的推了一下慕安,「你的腦瓜子裏想什麼呢你?」

「真的沒有嘛?」慕安忍不住「噗呲」了一聲,這個洛佑依也太逗了吧。

「當然我和他什麼都沒有了。」

說着說着,他們已經走到了瀟子丞的病房前。

「這裏就是瀟子丞的病房了。」

聽到這話,洛佑依立馬將慕安推到了一旁,搶先一步跑進了病房。

他看見躺在床上休息的瀟子丞,戲精的立馬換了一副難過的嘴臉,沖了上去,「子丞啊,你怎麼這麼慘啊,這麼久沒見,你怎麼會把自己搞成這副樣子嗚嗚嗚……」

「安安,這是?」

陸鴻影尷尬的退到了一旁,看了慕安一眼,這個應該就是在電話里約慕安去接機的人吧。

慕安快步走到了陸鴻影的身旁,小聲道:「哎呀,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他就是叫我三點半去接機,然後他就聽到我認識瀟子丞,老激動了。非說自己是瀟子丞的好兄弟,一直纏着我讓我帶他來見瀟子丞。」

「原來如此,看看舅舅什麼反應吧。」

原本快要進入夢鄉的瀟子丞聽見洛佑依的聲音,驚訝的睜開了眼睛,「佑依,你怎麼會在這裏?難道你是慕安要三點半去接機的那個人?」

「賓勾,這都被你給猜對了。」

洛佑依微笑着對着瀟子丞打了一個響指,「你這腿,沒事吧?」

「我能有什麼大事,休息個兩天,我就可以繼續去拍戲了。」

瀟子丞也懶得和洛佑依多說些什麼,畢竟這個人的腦子不太好使,等下太衝動做了啥事情怎麼辦?

「突然,洛佑依看着瀟子丞的眼神都變得嚴肅起來了,「子丞,你這腿傷,是不是鍾凌萱這個女人害得!?」

「這也沒證據你別亂說。」瀟子丞轉過頭瞪了慕安一眼,「是不是你告訴他的?」

「我只是說了我的猜測而已。話說,你們兩個人到底是什麼關係?」

「還能有什麼關係啊,我和子丞可是好兄弟,是吧子丞?」

「是是是,你說的都對。」瀟子丞為自己捏了一把汗,這個洛佑依這麼快回國幹什麼?

簡直馬大哈一個,希望不要是自己的豬隊友。

「子丞,我問你,關於你吊威亞繩子斷掉一事,你查的怎麼樣了?」

聽到這話,陸鴻影率先上前開口說道:「放心吧,我已經調查的差不多了。當日確實有一個員工偷偷拿刀片將吊威亞給割的快斷快斷的。但是,這些還不足以證明鍾凌萱乾的。」

「這還要證明什麼?肯定就是鍾凌萱這個壞女人指使的!」

洛佑依氣憤的錘了一下病床。

「啊啊啊……」瀟子丞難受的叫了起來,恨不得立馬爬起來揍洛佑依,「你個豬隊友,你錘疼我了……」

「啊,對不起啊子丞。」

洛佑依害怕的跳了起來,跑到了慕安的身後,「安安,你可得保護我。」

站在一旁的陸鴻影不爽的皺了皺眉頭,看了眼洛佑依搭在慕安肩膀上的手,「洛先生,請自重。」

洛佑依正感到疑惑時,看了眼自己搭在慕安肩膀上的手。

呦,原來這小子喜歡慕安啊,那我偏偏就要氣氣他。

「人家安安都不介意呢,你在那邊說什麼?」

「好了好了你給我消停一會兒。」

慕安無奈的了將洛佑依的手給拍開,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果然如瀟子丞所說,是一個馬大哈,豬隊友。

「切,真沒意思。」

洛佑依無趣的找了一個椅子坐下,緊緊的握住了瀟子丞的手:「你放心吧兄弟,我一定會為你報仇的。」

「你想幹嘛?」

瀟子丞覺得,這個洛佑依肯定又要搞事情了。

「嘿嘿,這個你就不用知道了。」

洛佑依的嘴角微微揚起,鍾凌萱,居然敢傷害他的人,她完蛋了!

這時,慕安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她很是疑惑的從包里拿出了自己的手機,一看,居然是胡岩打來的,便立馬接通了電話。

「胡導,你好。」

「慕安呀,我們已經查出那個兇手是誰了,她是言愷的腦殘粉,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混進了拍攝現場。故意用刀片割破了吊威亞,我為我們的疏忽感到抱歉,我們一定會給你們一個合理的解釋和相應的賠償的,只是子丞目前……」

瀟子丞也聽到了這一番話,敢情胡岩這是想要換掉他?

他絕對不會給鍾凌萱得逞的機會的。

以前算是他識人不清了,剛剛回國那會,面對鍾凌萱的「深情」告白,他的心裏還是很感動的。

可是沒想到啊,鍾凌萱這個女人居然為了言愷如此惡毒的對自己。

想到這裏,瀟子丞無奈的露出了一絲苦笑,他終究還是要放下鍾凌萱,與她為敵。

鍾凌萱,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 「不過天無絕人之路,在我以為此生無望的時候,我得到了一遠古的傳承,你想知道是什麼嗎?」

她將臉貼近的姬昊,陰惻惻的問道。

只是她並不等姬昊回答便繼續自顧自的繼續說道。

「那就是奪天神王的傳承!」

奪天神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