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之行,趙小池放出了暫不接待的消息,就算趙小池不說,也會有人把消息通知給古老爺子。

同行之間,很多消息都是時時溝通的。

這不,趙小池前腳還沒有邁出自己家的大門,後腳老爺子的一通電話就過來了。

既然都被問到了,趙小池也不是遮遮掩掩的人。

更何況,送家裡兩個女孩去京城上學,這不是天經地義的嗎?

聽聞趙小池要往京城走一趟,古博通心中連連歡喜,巴不得他快點過去!

自從上一次的國寶修復之行,蔡明達是真正領教了趙小池的本領。

儘管師承問題,確實是一個大大的謎團,不過華夏大地,能人異士甚多,不是誰都有閑心來追根刨底的……

俗話說,不管是黑貓白貓,只要能抓到老鼠,都是好貓。

從古至今,實用主義從來沒有從人們的腦海中消失。

所以,趙小池的本事是實實在在的,蔡明達也是真心實意的欣賞,乃至很希望趙小池能加入故宮博物館。

可惜啊,策略失誤,趙小池對蔡明達的印象真不咋地!

更別說,要加入到故宮博物館,天天和那些古董打交道了,就算是國寶,趙小池也不稀罕……

按照趙小池的說法,哪怕是龍肝鳳膽、山珍海味,天天吃,也會膩的!

他志不在此,絕對不可能專註於古董修復。

通過古博通的口,了解了趙小池的心意之後,雖說淡了許多心思,可是蔡明達依舊很希望,趙小池能夠力所能及的為國家做奉獻!

於是,兩個老頭基本上隔一段時間就要聯繫一次,每一次,蔡明達都會鼓動古博通,讓他把趙小池誆去京城。

幸好,古老爺子還是個講究人……

不過這回,是趙小池自己主動要來京城,想來肯定是跑不了的,古博通也就做了一個順水人情。

趙小池此刻,還不知道自己將要面臨的是什麼。

臨走之前的那通電話,古老爺子的口風甚嚴,只是交待,到了京城以後,可以聯繫蔡明達,一定會好好的招待他。

天一大亮,趙小池在酒店中醒了過來。

京城的早上,和鄉下的青田村,全然是兩種風貌,站在高樓上四處眺望,趙小池一時之間,倒是有些迷茫。

「先聯繫一下東道主,問問好吃好玩的地方,自己不能像一個無頭蒼蠅去亂撞!」

趙小池擔心浪費時間,更擔心自己浪費錢……

今天是大學開學的時間,趙柔和小夕想來馬上就要參加軍訓了,趙小池知道,這個時候還是不要打擾她們比較好。

如果遇到什麼問題,他已經交待過兩個女孩,第一時間聯繫他!

趙小池相信,別人能辦到的,他一定能辦到,別人不能辦到的,他也能辦到!

……

「喂?是蔡爺爺嗎?」

正在上班路上的蔡明達,差點沒有掉進溝里!

震驚歸震驚,趙小池如此懂禮,蔡明達還是很開心的。

「你這個稱呼不錯,年輕人有長進啊」

上一次在一起的時候,某人可是一直「老頭、老頭」的叫喚,弄得到現在,博物院的一幫老頭子還在背地裡笑話…… 一次,又一次!

彷彿狂風暴雨一般,永不停歇的攻勢!

磅礴至極的靈壓無時無刻的,不在清洗著這片早已崩塌破碎的大地。

若是此刻還有人能清醒著,看到這片空間只怕會當場嚇傻,因為這裡儼然化作了人間煉獄,地表硬生生被爆炸夷平了數十米。

恐怖的高溫瀰漫在整個空氣中,夾雜著刺鼻的硫磺熔岩氣味。

大多數的地面都被高溫融化,變成了汩汩流淌的岩漿,少部分地面呈凍結后的冰晶化,還有部分地面直接被洞穿了數千米深的深淵,其次遍布著的一條條縱橫交錯的巨大溝壑。

而那位高高在上的熾天使,然德基爾此時奄奄一息的躺在天坑裡。

在祂瞳孔之中燃燒的藍色火焰,如風中殘燭般搖曳,彷彿隨時都有可能熄滅一樣,白骨鑄就的身軀更是瀕臨破碎,只剩上半身勉強粘連在一起。

祂是熾天使,這點沒錯。

可熾天使在人間無法發揮全力,本以為藉助了惡靈騎士的力量,對付洛德這種地獄領主,可以說是輕而易舉,但沒成想居然會在陰溝裡面翻船!

然德基爾這輩子都想象不到,有一天祂竟會在人間受到如此侮辱!

而虐祂的對象,竟然是一個弱小的地獄領主。

本來以為是輕鬆愉快的虐菜之旅,可沒成想對面竟然扮豬吃老虎,那個男人就好像不知疲倦般,大招不要錢似得亂扔!

一次,很輕鬆。

兩次,稍微有點困難。

三次,咬咬牙還能堅持。

可四次、五次、六次……乃至十數次的時候,然德基爾心裡都快要罵娘了!

哪有人能把大招,隨便亂甩的?

如果這要是在遊戲裡面,或許然德基爾都要舉報洛德開掛了!

但可惜現實不是遊戲,沒有舉報封號這一選項。

「可惡啊!」

然德基爾用僅剩的一隻手,撐著想起爬起來身來。

砰!

可然德基爾剛抬起頭來,腦袋就與地面來了一次親密接觸。

洛德一隻腳踩著然德基爾的骷髏腦袋,將血色的刀鋒輕輕置於後者脖子上,冷冷的道:「看來所謂的熾天使,實力也不過如此啊。」

「該死的地獄領主!我要殺了你,我發誓要殺你了!」然德基爾出離的憤怒了,作為一個高貴的熾天使,竟然被地獄領主踩著腦袋,這是何等的恥辱啊!

「殺我?」

洛德冷笑了一聲,抬腳重重落下!

砰!

德基爾的腦袋被踩進地面數寸。

比起肉體上所承受的痛苦,讓然德基爾無法接受的是,自己的尊嚴在被人狠狠踐踏!

祂發出憤怒的咆哮,拚命的想要掙脫,可身上卻彷彿壓了數座大山一樣,死死地將祂踩進了地面深處,根本沒有辦法掙脫開來!

「我記住你了,地獄領主!」

然德基爾瞳孔中射出憤怒的火焰,怨毒的喊道:「待我本體脫困重臨世間之時,就是你這隻該死的蟲子喪命之日!」

「行啊,我等著。」

洛德毫不在乎祂的威脅,還以嘲諷道:「不過到時候你可能得排隊,畢竟要找我算賬的人可不少,例如加百列和墨菲斯托還有路西法,祂們幾個都排在你前面呢。」

正所謂虱子多了不愁。

反正都得罪了不止一個,然德基爾想報仇,還是先省省吧。

「報上你的名字,地獄領主!」然德基爾恨聲道:「下次見面的時候,我將會讓你品嘗到,最恐怖的折磨!」

「下次?」

洛德呵呵一笑,道:「恐怕沒有下次了,然德基爾。」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然德基爾心裡湧出不祥的預感,看著洛德不會好意的眼神,渾身突然止不住的打起了寒顫!

「作為戰勝者的一方,我總不能空手而歸吧?」洛德掛著溫吞的微笑,一隻手抓著然德基爾的腦袋,將其從深埋的泥土裡面拖了出來,「正好我有個小忙,想讓你幫一下。」ぷ999小@説首發.999χΘмм.999χΘм

然德基爾無力反抗,猶如死狗一樣被拖著拽出了泥坑,然後被舉到了半空中,不安的看著洛德,問道:「等等,你想幹什麼?」

「第一個問題。」

洛德抓著然德基爾的腦袋,平視著對方憤怒的眼神,問道:「聖凡岡撒除了獻祭墮落的聖者靈魂,還有什麼其他的辦法可以開啟?」

然德基爾這才明白他的意思,竟然要拿走自己的聖地,頓時怒目圓睜,低吼道:「別做夢了,該死的地獄領主,休想得到聖凡岡撒!」

聖凡岡撒可是祂在天堂之戰時,從墜落的碎片里偷偷藏起來的,為此甚至不惜被上帝貶下人間,又怎麼可能輕易地交給別人?

這個回答,沒有出乎洛德預料。

其實這才是正常情況,畢竟這塊碎片的重要性,從然德基爾和墨菲斯托兩人的態度,就可以看出一二來,要是這麼輕易就能到手,恐怕他還要懷疑一下真假呢。

「沒關係。」

洛德露出一口白牙,森寒的笑道:「既然你不告訴我,那我就只能用自己的辦法了!」

然德基爾愣了一下,問道:「什麼辦法?」

「當然是用同等價值的靈魂代替咯。」洛德看向然德基爾的眼神里,充滿了一股意味深長的感覺:「想必用一位熾天使的靈魂,足夠代替三千聖者的靈魂了吧?」

不得不說,這個想法很大膽。

雖然在強尼這具軀體內,寄宿的然德基爾靈魂只有很少一部分,可終究是高貴的熾天使靈魂,來代替三千墮落的聖者的靈魂,可以說是綽綽有餘了!

「你敢?!我可是熾天使!」

然德基爾臉色瞬間劇變,到這時才明白過來,眼前這個男人竟然在打祂的主意!

「敢不敢,試試不就知道了?」

洛德臉上的笑意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漠然冰冷,掌中猛然爆發出一股巨大的吸力!

「啊啊啊——」

然德基爾驚駭欲絕,,藍色的烈焰瘋狂被搖曳,彷彿在抗衡那可怕的吸力!

「還敢抵抗?」

洛德眉頭微皺,冷哼一聲,手上力量加大!

嗤啦!

在靈壓形成的特殊域場籠罩下,一道燃燒著淡藍火焰的靈魂體,被強行從強尼·布雷澤的體內拉扯出來!

趁著然德基爾無力反抗,洛德直接將祂的靈魂,塞進了聖凡岡薩契約裡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