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悍農女路子野》第二百四十二章遇到了《斗破:開局殺了葯老》第六十九章蕭炎遁走(加更求票票求評論) 再說了,這個涼依晗雖說容貌絕美,但卻總是兇巴巴、冷冰冰的,這樣的女子離哥哥才不會喜歡呢。

男子總是喜歡她這種溫柔似水、柔情嬌美的吧!

現在看來渃墨離還不是一樣,這樣優秀的男子本就應該是她宸溪溪的才對,這下看涼依晗還怎麼囂張……

宸溪溪正在心中驕傲竊喜不已時——

突然,渃墨離修長白晢的手掐上了她的脖子。

眾人皆是一驚!

這哪是宸溪溪幻想的溫情脈脈的場面?

只見,宸溪溪滿眼驚恐的盯著渃墨離,不停的掙扎卻無濟於事……

她的喉嚨發不出一點聲音。

臉色也由緋紅色變成了紫紅的顏色。

眼看就要窒息而死!

可是渃墨離依舊面無表情,沒有絲毫鬆手的意思。

看到這一幕,宸楚恆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

到了現在誰還不明白宸溪溪對於渃墨離隨手可殺,這是擺明了一心護這涼依晗呢!

「賢侄,溪溪不懂事你就饒過她這一回好不好,我日後一定好生管教。」宸楚恆趕緊上前說道。

雖然宸溪溪跋扈愚鈍,可是還是他寵愛的女兒不是!

結果渃墨離理都不理他,宸楚恆是真急了:「都是我平時慣壞了溪溪,她才口不擇言,請離少主留小女一命!」

渃墨離依舊沒有鬆手的意思……

「求離少主看在老夫的薄面上饒小女一命啊……」宸楚恆就怕晚一點宸溪溪被掐死,豁出去臉面都不要了!

然而渃墨離依舊無動於衷……

宸楚恆也是聰明人,見渃墨離這行不通,趕緊又轉而去求涼依晗:「依晗,溪溪話說的不中聽得罪了你,不過罪不至死,你就幫她說說情吧!」

楚恆能做宸郁閣的閣主那腦子也是好使的,他知道只要涼依晗開口渃墨離一定會聽!

宸楚恆的想法很好,說話也誠懇。

可他憑什麼認為涼依晗會對宸溪溪發善心呢?

況且他們倆人心意相通,渃墨離要做什麼她能不知道?

涼依晗看也不看宸溪溪,這一切只不過是她咎由自取罷了,她撇了宸楚恆一眼依舊語氣淡淡:「我為何要幫她呢?」

雖然涼依晗這樣說,但她知道渃墨離沒打算現在就殺宸溪溪,否則早就捏斷她的脖子了。

就在所有人以為涼依晗也想宸溪溪死,宸楚恆都幾乎放棄時——

宸宇卿突然開口了:「離羽,依晗,我這妹妹不懂事,就給她一次活命的機會可好?」

因為剛才涼依晗給的暗示,宸宇卿懂了,所以趕緊上前配合。

涼依晗暗暗點頭。

反正現在又不能殺宸溪溪,到不如給宇卿一個人情。

這樣一來玉雪瑤假扮宸溪溪就好多了,而且如果有一天宸楚恆發現宸溪溪已經死了也不會懷疑到宸宇卿身上。

宸宇卿一開口,渃墨離的目光便落到了他身上。

那樣的眼眸簡直太犀利深邃了!

即便他們從小一起長大,即便宸宇卿知道現在就是在演戲。

可他還是心底生寒,只能又硬著頭皮道:「離哥,如果溪溪有事我爹肯定承受不住,你就當給我宸宇卿一個薄面放過她這一回吧——」

就在所以人以為渃墨離依舊不予理睬時。

「哼!」渃墨離冷哼一聲鬆了手將宸溪溪丟到了地上。

「咳咳,咳咳咳……」渃墨離剛一鬆手宸溪溪便發齣劇烈的咳嗽聲。

他看也不看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息的宸溪溪,轉身向涼依晗走去,晴沫很快上前遞上了一塊白色錦帕。

渃墨離接過帕子,認認真真地擦拭著如玉般骨節分明的手。

尤其是剛才掐過宸溪溪的右手,更是一根根手指仔仔細細地擦,就好像沾染了什麼不幹凈的東西……

宸楚恆一看沒有了下文,渃墨離不打算繼續追究,涼依晗也默許了。

這才狠狠的鬆了口氣,卻沒有去理宸溪溪,而是讓丫鬟將她送下去休息。

此時宸溪溪還沒有緩過來,之前她以為即便渃墨離不喜歡她,因為宸郁閣的關係也不會對她如何,所以她有恃無恐。

可剛剛她與死神擦肩而過,才明白什麼才是真正的渃墨離——

那樣的殺伐果斷!

那樣的冷酷涼薄!

那樣的狠辣無情!

簡直讓人恐懼,她現在才明白原來渃墨離比傳聞中更可怕。

原來一個人真的可以比魔鬼可怕!

那麼涼依晗呢?也如傳聞中一般?

想到這,她那裡還敢鬧,趕緊的乖乖下去了。

宸楚恆這才放心,眼前這兩個人的恐怖他能不知道嗎,殺個宸溪溪又算得了什麼?

「都出去,出去吧!」宸楚恆把那些還在怔愣中的長老往外面趕。

「對,宸伯父不說我還忘了呢。」涼依晗這才想起正事,趕緊提醒:「趕緊的都出去吧,不然難難得一觀的場景就錯過了,那得多可惜啊!」

宸楚恆有點懵:「???」我是這個意思嗎?

這茬怎麼還過不去了?!

沒辦法,涼依晗揪著不放,一眾人也只能不情不願的去外面『觀景』……

長老們一散,屋裡頓時寬敞不少,就只剩下宸楚恆父子和渃墨離他們一行人了。

宸楚恆來到渃墨離和涼依晗身邊:「多謝你們能原諒溪溪。」

「不用謝我們,你生了個好兒子!」涼依晗冷冷回道。

渃墨離把手上的帕子扔還給晴沫,聲音冰冷:「宸伯父,這次本少主念的是兄弟的父親,下一次——」

話沒說出來,一聲冷哼足以表明!

「是是是!絕對不會讓她有下次了。」宸楚恆趕緊表態。

隨後又開口問道:「那個,後面已經備好膳食,我們現在過去吧?」

「嗯。」

宸楚恆一看他們應了也高興,趕緊上前帶路,這就意味著這兩件事真的結束了。

現在宸楚恆看宸宇卿的眼神都不一樣了,充滿了讚賞的感覺。

突然發現自己的兒子好多了,總是在關鍵時刻幫自己解圍,以前怎麼就沒發現兒子這麼優秀呢!

現在想到,那個從小寵到大的女兒宸溪溪,反而突然有了一絲厭惡…… 「西蒙,我仔細閱讀過《洛城機密》的劇本,實在是太棒了,還參與了帕爾瑪先生主持的一次試鏡,坦白說,能夠參與這樣一個項目,片酬不是問題,不過,我還是希望能嘗試一下巴德這個角色。」

「布拉德,我很高興你願意參演,但條件不能改變,只能是艾德。」

「帕爾瑪先生分析過你的顧慮,西蒙,你認為巴德和超人在某些方面可能會重合,可我不這麼覺得。巴德骨子裡是一個暴力甚至冷酷的角色,他只是因為童年創傷,才會顯得有些嫉惡如仇。實際上,故事的最後,無論是巴德,還是艾德,他們都對現實妥協了。」

山頂別墅的室內酒吧內。

西蒙靠在吧台邊,聽到布拉德·皮特這麼說,笑著搖頭:「看來你對劇本研究的很透徹,但是,布拉德,恰好正是因為如此,你才不適合巴德這個角色,超人給觀眾的印象太深刻了,由你參演巴德,很容易會讓觀眾先入為主,失去對巴德這個複雜人物的準確判斷。」

西蒙說著,見布拉德·皮特還要繼續,打斷道:「布拉德,這是我的最終決定。而且,其實艾德才更適合你來發揮,他的性格與轉變,在故事內脈絡非常清晰,最後的妥協與墮落更是能給觀眾帶來一種反差感,這是你非常需要的一點。如果能塑造好,你這次至少有望拿到一個奧斯卡最佳男配角提名。OK,今晚玩得愉快點。」

布拉德·皮特目送西蒙說完后摟著曲絲·高芙和費爾南達·利馬兩位超模走向舞池,乃至室內酒吧里其他一些女郎都紛紛聚過去,心中失望,同時對某人能讓女人趨之若鶩的能力難免羨慕。

以皮特現在的外貌和咖位,泡起妞兒來當然手到擒來,只是,在維斯特洛面前,頓時就是鴻溝級別的差距。

作為皮特此時正牌女友的格溫妮絲·帕特洛同樣目送某人走向舞池,心中複雜,憑藉家族在好萊塢的人脈,她此前有過幾次和西蒙·維斯特洛接觸的機會,去年的派對上,就是這間室內酒吧,還坐到過某個男人的身邊。

可惜對方始終對她沒有興趣。

不由想起從去年就開始關注的那部《莎翁情史》,格溫妮絲·帕特洛最近幾年發展一般,很希望通過普遍被業界看好的《莎翁情史》獲得一些突破,只是,最近聽說角色已經定了剛剛憑藉《霹靂嬌娃》一舉成名的英國女星凱特·貝金賽爾。

這顯然有著某人的決策因素在其中。

越想就越是抓狂。

端起面前的雞尾酒喝了一口,等那邊音樂響起,格溫妮絲·帕特洛才問旁邊男友道:「皮特,所以,你打算演那個角色嗎?」

布拉德·皮特聳聳肩:「當然。」

「但,艾德是第三男主角啊,差不多都算是配角了。」

布拉德·皮特能從一個酒店門童一步步爬到現在的咖位,當然不可能是個男花瓶,聞言道:「那也要演啊,要知道,《洛城機密》的劇本可是西蒙親自主導完成的,這很可能意味著影片將會是明年頒獎季的熱門,你剛剛也聽到了,至少一個奧斯卡最佳男配提名。」

皮特這麼一說,好萊塢二代出身的格溫妮絲也完全明白過來。

好萊塢的競爭從來都非常激烈,最近幾年更甚,而丹妮莉絲娛樂的熱門項目,更是整個好萊塢爭奪的焦點,相比起來,自己的男友,卻完全沒有任何不可替代性,這種情況下,遇到最好的機會,肯定要搶下來。

否則就要被別人搶走。

如果明年出現了一個和皮特風格類似的演員憑藉《洛城機密》拿到了奧斯卡最佳男配角提名,乃至獎項,皮特無疑就要多出一個頗具威脅的競爭者。

格溫妮絲·帕特洛明白之後,又難免想到自己。

如果不是凱特·貝金賽爾,她想要拿到《莎翁情史》,以家住在好萊塢的人脈,幾率會非常大。

於是又看向舞池那邊。

閃爍的燈光和動感的音樂中,某個男人的身影被一群大妖精包圍,舞動間還把某位女郎高高舉起,引起一陣尖叫,這場景初看覺得有些古怪,隨即又反應過來,某人今年好像也只有28歲,而身邊的男友,卻已經是33歲。

以他擁有的財富與權勢,這樣的年齡,實在是太年輕了一些。

隨即又是自憐。

自己哪點不如那些頭腦簡單的花瓶模特了?

能夠受邀參加這次派對的,除了一些功成名就的大咖,其他新人,拿到邀請函,其實就是一個來自丹妮莉絲娛樂的信號:我們注意到你了。不過,派對現場,西蒙卻是越來越少談起什麼正事,主要是玩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