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倆個這才舒了口氣。

他們以前都在杜家的田莊上做事。

若是一個事沒做好就會招來打罵。

燕王一副親和的樣子倒讓他們受寵若驚了。

探頭看了眼從灶台通向下面的坑道,趙煦和眾人離開,又先後去看了不少人家。

總體上,地道這件事才剛剛開始,只能看見雛形。

不過他倒也不急,這樣挖下去,一個月內就差不多了。

在浮石村逗留了一會兒,他和劉福一行再次出發,又去了其他村子。

惡化浮石村一樣,這些村子的村裏機構都建立了起來,生產和挖掘地道都搞的有聲有色。

「劉福,乾的不錯。」傍晚時分。

趙煦基本把燕城周邊的村子都轉了,對當下燕郡的鄉間情況十分滿意。

畢竟在農業時代,絕大部分的人口都在鄉下。

掌握了鄉下,就掌握了天下。

劉福感慨道:「下官只是執行殿下的政令而已,若沒有殿下用商會的利潤贖回這些土地,下官就是吐血三升也無法讓燕郡的鄉間如此生機勃勃。」

「還算你有自知之明。「徐烈打趣劉福,兩人鬧慣了,不掐兩句難受。

趙煦笑着,心裏前所未有的安穩。

他的封地終算是有了起色,而將來,他會讓燕郡更好。

「殿下,你看!」徐烈這時忽然叫了聲,臉色大變。

趙煦順着他的手望去,只見官道上煙塵滾滾,似有千軍萬馬而至。「哎,不給我慶功下,過些時日再走唄。」

「我意已決,不參與這件事。就算你有了火焰山,洪出來也奈何不了你,但釋放出這種危險的大妖,終歸是不義之舉。」

「什麼意思,你是說我做事不仁不義了,迂腐,我陳羽替天行道時你還沒出生呢。你等著看吧。」

。 霍去病等一萬餘人馬一路風馳電掣,把戰馬催動到了急速。

「是華族大軍,快回去稟報首領。」

霍去病一行人馬完全沒有絲毫掩飾自己的行動,一路上諸多南蠻哨騎發現了他們的蹤影。

霍去病一騎當先,憑藉他武王圓滿的修為早已經發現了這些南蠻哨騎,見這些哨騎想要撤退,霍去病直接冷哼一聲。

隨即手中長槍一翻,正準備前去擊殺那數名南蠻哨騎時,霍去病身後直接竄出一道黑影。

「霍將軍,這等嘍啰就交給我吧。」

霍去病聞聲眉眼一凝,定眼望去,原來是剛才最先響應他的無極侯手下的啟副將。

只見啟副將帶領十餘名親衛直奔那幾名南蠻哨騎,待還有上千米之時,啟副將率先張弓搭箭。

唰唰

十幾隻利箭呼嘯著沖向那幾名南蠻哨騎。

「小心,躲避箭矢。」

南蠻哨騎的小頭領感受到背後的破空之聲,立馬根據多年經驗判斷出是箭矢,於是高聲提醒。

「啊。」

可是就算如此,幾名南蠻哨騎都是剛反應過來就被射落馬下,也就南蠻哨騎的小頭領躲過了一劫。

但是就算如此,他一隻耳朵也被利箭劃破。

「啊,可惡的華族。」

南蠻哨騎頭領口中痛呼不已,但是卻也不敢停留。

「哼。」啟副將見沒有殺了那人,眼神一冷,隨即放下手中弓箭,拿出兩把戰斧,右手一動,一把戰斧直接劃破風阻,眨眼間便來到了那南蠻哨騎身旁。

「啊,該死,給我擋住。」

這南蠻哨騎頭領也是戰場經驗豐富之輩,見戰斧飛來,直接拔出腰間彎刀格擋在胸口。

鏗鏘

鐵器碰撞的聲音響起,隨即那名南蠻哨騎身體直接從胸口處齊齊斷裂開來。

「哈哈,好,啟將軍厲害。」

霍去病此時也是帶領人馬趕到。

「霍將軍。」

霍去病微微點頭,隨即命令大軍停止前進。

不等眾人發問,霍去病率先說道:「我們現在距離南蠻大營不足十里,以我們的速度一刻鐘便能抵達。」

「越是離南蠻大營越近,周圍哨騎就越多,所以我們不能再這樣前進了。」

「霍將軍您的意思是分兵前進?」啟副將開口問道。

「不錯。」霍去病點了點頭,十分肯定的說道:「我們這一路上遇到哨騎無數,雖然都被我們及時擊殺了,但是我們也不敢肯定是否有潛藏哨騎。」

「所以,為了計劃的萬無一失,我們現在分兵才可以。」

「霍將軍能否說說具體佈置?」啟副將說道。

「到時候本將帶領我麾下五千精銳驃騎直衝正面南蠻大營。而啟副將你帶幾位將軍從右側埋伏,待我打亂南蠻大營部署,你立馬帶人沖入進去,不可戀戰,盡量直衝南蠻主營。」

「而還有一隊人馬,則由公孫姐姐帶領,潛伏於南蠻大營西北側,若我兩路軍隊發生意外情況,公孫姐姐你要及時支援,若我兩路大軍計劃順利,則公孫姐姐你直接帶領人馬直衝南蠻主營。」霍去病快速地安排到。

「諸位可有異議。」

「我等無異議,只是霍將軍,可否把這正面沖營的機會讓給末將。」啟副將開口說道。

「啟將軍,這可不是什麼好差事。」霍去病有些意外地看着啟副將。

「末將明白,只是將軍乃是武王圓滿高手,若能從側翼殺出,必定比末將的效果要大。」啟副將嚴肅的說道。

「哈哈,將軍,正面沖營,若是沒有一個值得南蠻出手的人物,怕是也達不到效果。」霍去病笑道。

見啟副將準備說話,霍去病馬上說道:「好了,兄弟們,事不宜遲,速速行動。」

「是。」

「啟副將,待回到武功城,我請你喝酒。」

霍去病大笑一聲,隨即帶着五千驃騎呼嘯出擊。

轟隆隆

此時的南蠻大營也是發覺了不對,他們安排哨騎,無論有事無事都必須半個時辰彙報一次,但是現在過了這麼久了,回來彙報的人數卻越來越少了。

「大首領,會不會是遇到華族的騎兵,他們殺高興了,所以耽誤了?」一名南蠻士兵對着旁邊身如熊塔的南蠻首領說道。

南蠻首領沒有說話,只是眉頭緊蹙,隨即似乎下定決心一般。

「現在阿魯善、阿古顏兩名將軍接連被斬,我軍士氣低落,此等情況必須彙報大帥。」

「可是將軍,我們這裏可是有三十多萬人啊。華族應該不敢來吧?」

「哼,蠢貨,當初老子還以為阿古顏大將軍是勇不可當的,結果呢,還不是被華族殺了頭顱懸掛在武功城城牆上。」

「這……這……肯定是華族狡猾,兩位將軍中了他們的計謀。」

「華族狡猾,就算他們不狡猾,就憑你武王初期的修為,面對華族,你想活下來根本不可能。哼。」

南蠻首領說完便快速朝着南蠻主營而去。

轟隆隆

「嗯?這是什麼聲音?」地面一下子震動起來。

「會不會是哨騎回來了?」

「怎麼可能,我們哨騎一般一隊也就十幾二十人。怎麼可能弄出這麼大的動靜。」

「哨騎這麼久沒回來,說不定是這下碰到一起了,大家都回來了。」

「不對,不可能,快去稟報首領。」

「啊,是華族人。」

這兩名南蠻剛剛說完,正準備去稟報自家首領的時候就見空中突然出現數千支箭矢。

「敵襲。」

「華族……」

嘭嘭嘭

「兄弟們,把箭矢全部射光,待到靠近,全部呈峰矢陣型衝鋒。」

「諾。」

唰唰

每個驃騎軍戰士直接把箭簍上的箭矢全部射出。

一時間數萬支箭矢落入南蠻大營。

「啊……」

「該死,是華族人。」

「敵襲。」

「快稟報大帥。」

「準備迎敵。」

一時間南蠻大營亂成了一鍋粥。

「哼,就這樣的烏合之眾居然敢犯我大華。兄弟們殺。」霍去病見南蠻大營陷入混亂,眼中精光一閃,大喝一聲隨即率先衝進南蠻大營。

「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