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問你幾個問題,你如果能好好回答,咱們之間的事情,可以一筆勾銷!」

李老爺子連忙道:「林先生請講。」

林漠盯著李老爺子,突然道:「你和苗疆蠱族人,是什麼關係?」

李老爺子愣了一下:「什麼……什麼蠱族人?我不認識蠱族人啊?」

在李老爺子說話的時候,林漠一直在盯著他。

他的表情沒有任何問題,的確很疑惑,說明他沒有撒謊。

也就是說,李老爺子,真的和苗疆蠱族人沒有關係。

這麼說來,林漠之前的猜測是正確的。

李家,的確不是跟蠱族人合作的第三個家族,他們只是一個炮灰。

而真正跟蠱族人合作的,應該是另有他人。

林漠沉聲道:「那你們這一次,為何要逼迫丁家交出天華商場的股份?」

李老爺子不由嘆了口氣:「林先生,這件事說起來,還要怪我那個不孝子。」

「這次的事情,他根本都沒和我商量,直接就去做事了。」

「我也是後來才知道這件事,但是,當時事情已經發生了,我想阻止都來不及了。」

「哎,這個不孝子,總是不聽我的話,鬧出這麼多事,我……我真的是後悔讓他當這個家主啊!」

林漠心裡一動,難道說,李成鐸這個人有問題? 顧念來的時候已經是一小時之後了,她急忙給顧心菀介紹:「這是我以前的上司,叫溫景梵,是個特別特別有名的大設計師。」

溫景梵淡淡一笑:「過獎了。」

他晚上還要趕飛機會京都,所以沒有逗留多長時間,顧念於是就送他出門,走之前,她給顧心菀倒了一杯熱水放到茶几上,囑咐她記得吃藥。

因為要趕飛機,兩個人就在樓下喝了一杯熱飲,顧念笑著說:「來這邊處理事情嗎?」

溫景梵喝了一口拿鐵:「嗯,順道來看看你。」

顧念還沒說話呢,溫景梵忽然說:「我明年要訂婚了。」

他說完就仔細觀察起顧念的表情來,想著從她的臉上察覺出什麼來,但是很令人失望,顧念原本是有些驚訝的表情,但是很快就笑起來,眼睛彎成了一道月牙:「恭喜你啊!」

溫景梵淡笑不語。

顧念的恭喜是出於真心,但是落在溫景梵的眼睛里並沒有讓他有多高興,反而那笑容像是一把不怎麼鋒利的刀子在慢慢的摩挲著他的心,帶出了一陣遲鈍的痛。

可是他還能說什麼,最後也只是從唇間逸出一聲客套的感謝。

隋心挑不出一絲毛病?說話做事一派名媛作風,笑的時候也是不露齒那種微笑,是長輩眼中適合當兒媳婦的女孩,然而看在溫景梵的眼裡面,好雖好,但是總是少了一點自己的個性,像是一個假人一般。

他訂婚之前明明白白告訴隋心,他心裏面有人,她不會介意嗎?

隋心說:「誰心裏面還沒有過去呢?」

她大度的表示不介意。

溫景梵本來是想用這個理由讓隋心放棄,然而沒想到她會這樣說,當即讓溫景梵哭笑不得。

本來隋心在乎的也不是溫景梵這個人,她在乎的更多就是溫景梵背後的家庭勢力,以及能給她帶來多少的好處,至於溫景梵本人怎麼樣,只能說很好,好得挑不出來毛病,她喜歡他是真的,喜歡他的背景也是真的。

兩個人默默相處了一會兒,溫景梵知道這也許是最後一次和她見面,以後就沒有這種機會了,他握著溫熱的馬克杯說:「我們認識一年多了,對吧!」

「嗯。」

「京都的秋快要結束了,想去看香山紅葉,去看地壇公園銀杏葉,恐怕要等到明年了。」

時間就是很奇妙的,稍微晚那麼一點點就有可能錯過你最想看到握住的東西。

「我第一次見到你,你戒備心就很重,我以為以後都見不到的時候,發現你是唐時公司的,那次的咖啡是我故意潑下來的,我對你一直有心思,也有私心。」

那時候,第一眼見到顧念也只是被她的容貌給驚艷到了,人都是視覺動物,對於美好的事務動心是最正常不過的一件事情,但是之後逇相處,溫景梵覺得顧念並不是一個流於表面的人,容貌只是她的加分項,真正吸引人的還是她的內涵。

善良,堅持,有夢想敢於追求。

這才是一直深深吸引著他最後讓他無法自拔的地方。

顧念抬起臉看他。

多炙熱的告白,溫景梵不會,他這樣一個溫柔平和的人,告白的時候語氣都是平和的。

現在他要訂婚了,所以有些話如果不說,以後都沒有機會說了。

顧念平靜望著他:「你要訂婚了,說這些做什麼呢?」

「正因為要訂婚了,所以有些話不說以後會後悔的。」溫景梵笑容漸漸有些迷離:「我從小就沒有什麼得不到的,感情上也沒有什麼挫折,這是頭一回,的確讓人挺難受的。」

他沒有喝酒,但是眼神卻已經開始泛起迷離的光芒了。

從小衣食無憂的溫景梵,對於愛情的嚮往,並不是那樣轟轟烈烈,而是平和淡然的,是肌膚之親,是輕聲細語,是一蔬一飯。

可是最後他的愛,卻無法給予,也無法迴避,他像是一個孤獨的旅人,在荒原上大聲吶喊,然而卻得不到任何回應,最後只能在寂寞的荒原上一個遭受著暴風驟雨的洗禮。

最後,溫景梵看了看時間說:「和你說這些,不是讓你有所表示,只是以後你回憶起來的時候,知道有一個喜歡甚至愛過你,那就好。」

顧念直視著他的眼睛說:「Gevan,能遇到你這樣的人,我也很幸運,工作上你教會了我很多,生活上我也從你領悟到了很多,承蒙你不嫌棄,把我當朋友。我很感激你。」

溫景梵看了時間說:「時間不早了,我該走了!」

去機場的車已經在外面等著了。

兩個人推開門出去的時候,外面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下雨了。

顧念剛一出門就感受到了冷意,但是她沒有想到江亦琛竟然會在外面等著她,一眼望過去,便看到街對面的男人撐著傘朝著這邊走過來。

江亦琛穿過馬路而來,走到顧念面前停下,眉頭輕輕皺了一下說:「出來也不多穿件衣服?」說完他順手將衣服給顧念披上去。

溫景梵後來想了想自己沒有成功的原因,大概可能沒有江亦琛這樣的厚臉皮吧,明明被拒絕了無數次還要執著的在她身邊晃來晃去,拚命刷存在感。

就比如現在,他給顧念披上衣服的同時,不著痕迹就將她帶到自己的傘下了,並且還可以隔開了自己和顧念的距離。

溫景梵冷眼看了眼江亦琛,恰逢江亦琛的目光也投射過來,兩個人視線在半空中交匯,最後還是溫景梵低頭,轉過臉去對顧念說:「我走了,去京都可以來找我。」

江亦琛笑:「溫公子訂婚,我和顧念一定會到。」

說起來,溫景梵和隋心訂婚的事情這麼順利,速度快的沒法想象,江亦琛也做了一點點微小的貢獻。

聽到訂婚這兩個字從江亦琛嘴裡面說出來,溫景梵並沒有多開心,他目光含著淡淡的譏諷的意味,半晌笑了:「好的,到時候我會分別邀請你們的。」

司機已經在外面等候多時了,溫景梵要是再說話的就會遲到,所以最後他的目光在顧念身上落下,含著一種難言的心酸與壓抑,在這漫天的雨幕之中和她告別。 ……

……

(章節晚些時候替huan,小天使們可以晚一點再訂閱這章……)

……

……

陸盡歡並不想說話,因為她看到這個小白臉腦門的彈幕又飄出來了,滿屏都是[啊啊啊啊啊,這個小姐姐好好看啊],[啊啊啊,顏狗福利],[啊啊啊,這麼好看的小姐姐還救了我,真是人美心善]。

新項目顯得一點都不重要了。看着電視上不斷攀升的患病人數,我滿腦子想的都是:只要平安健康就好了。

最近我們公司又開始籌備新一年的跨年晚會。和去年五花八門的願望有所不同,今年的願望牆上,「健康」「平安」成為了出現率最高的辭彙。

上一年大家在心裏填空時都有各有選項,今年就統一變成了「健康地活着就好」。

今年年中,我很喜歡的知名電競選手Uzi宣佈退役。他在微博上公佈了退役原因,說自己去年體檢時查出了糖尿病,如果繼續嚴重下去,很快還會出現併發症。

在我印象中,糖尿病似乎是老人才會得的病。而Uzi今年才23歲,正值一個電競選手的「黃金年齡」。若是使用普通硃砂此類作為作畫的顏料,是萬不可生靈的。

畫成靈並不容易,顏料的要求只是成靈必須滿足的前提條件罷了,就好比如,你要是不想被餓死,就得吃飯,吃飯的前提是啥?是要有一張嘴啊!

對現在的年輕人來說,「黃金年齡」反而是最忙着奮鬥,最消耗身心的時候。

雖然我也逐漸開始重視健康的重要性,卻常常心有餘而力不足。

有時候工作忙起來,我是真的做不到每天保證八小時的睡眠,更別提什麼提高睡眠質量了。

前陣子雙十一預售開始,我們部門就要忙着對接客戶,我一個商務美少女經常半夜接到奪命連環call,不得不起來改方案。方案定完后,後台數據的起起伏伏又揪着我的心,整個人像是緊繃的弦。

熬夜成了迫不得已的習慣,肌膚脆弱粗糙、干紋細紋、暗沉閉口統統找上門,臉上的色素沉澱越來越嚴重。

於是我詢問了一個醫生朋友,他告訴我,可能是前陣子的日夜不分讓我的生物鐘發生了錯亂,才會帶來這麼多皮膚問題,這種情況已經不能寄希望於那些浮於表面的醫美手段了。隨着那道聲音的話落下,陸盡歡感覺到體內四經八脈的靈氣似匯成一股滾滾熱浪撲面而上,具湧上她的眉心,與之前在石塔中靜室的體驗毫無二致。

識海更是如同旋渦,有無上的金色劍意從四面八方無孔不入的衝擊着她的神魂。

很多男生不懂,女生為什麼總是口是心非呢?

有人說:顧慮太多,思來想去,選了最安全的話,就口是心非了。

我想,這也許是因為在愛情里,女生很容易變得敏感,變得小心,生怕自己的真心沒有被好好對待,所以會說最安全的話,做看起來安全的事。

可其實她更渴望,有一個人能識破她的「謊言」,好好珍惜她、愛她。

種種的口是心非都只是在向你傳達一個訊息:「我真的很愛你啊」。

所以今天一起來聊聊,戀愛中的女不過他總覺得邵默身下那人讓他有些熟悉,但卻怎麼都想不起到底是什麼人。

正當他思索時,屏幕中的兩人天旋地轉間,邵默身下那人的臉就這麼直晃晃的映入寧郃眼中。生在什麼情況下最愛說「我沒事」。女生好像總喜歡和心愛的人大動干戈,以此換取內心想要的安全感。

而男生有時候聽不懂女生的反話,弄不懂女生心裏的百轉千回,他們腦迴路逆天。

你說我不想跟你說話,他就真的保持沉默了;

你說我討厭你,他就真的消失了;

你說我沒事,他就真的信了;

你說分手吧,他就真的同意了。

98%的女生在氣頭上說的話都是假的,而99%的男生卻相信了。寧郃撓撓頭,有些迷茫的問道:「歡歡你咋啦?怎麼突然不說話了?該不會……是這畫有什麼問題吧???難道這是跟那什麼聊齋一樣是會吸陽氣的畫中仙?!」

他本來膽子就小,話說完后,都不待陸其實女生都羨慕那些敢沒完沒了提要求的女生,這說明有人慣着她。不敢任性,是因為沒人慣着。

之所以從來不提要求,只是因為害怕失望。

害怕撒嬌成了矯情,吃醋成了無理取鬧,哭鬧成了分手的理由。

所以女生漸漸收起了所有的矯情,用自己的成熟來掩藏自己心中的那個小孩,堅強的做個大人來面對這個世界。久而久之,逐漸形成靈。

或者更惡趣味一點的,會將畫放置陰氣強盛之地,而畫經過長期吸收腐屍之氣和怨氣,便也會成靈。

靈氣滋養而成的畫靈,與怨氣滋生的畫靈還是有區別的,不是好壞之別,靈無好壞之分,能區分好壞的只有對靈的用途。我想,世間最好的默契,不是有人明白你說出口的故事,而是懂你沒說出口的心事。

很多時候,女生都喜歡隱藏自己的情緒,卻又希望對方能有所察覺,聽懂她心底的聲音。

如果你真的愛她,就要看穿,主動幫她解決這些她「力所不能及」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