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過,只要是她想要做的事情,不管是什麼情況,難度有多大,他都會盡量去滿足她的心愿。

沒過一會兒,程苒的咖啡就喝完了,正準備起身再去泡一杯,剛打開門,就看見不知道站在門口多久的封墨燁。

「老公,你怎麼不進來?」

「看你比較忙,不想打擾你。」他也有注意到程苒的目光彷彿又有了光彩,跟之前從段家回來的樣子判若兩人。

果然,有些時候,還是要看自己想不想的通,只要她願意走出來,沒人能夠束縛的住她。

程苒知道封墨燁是在擔心自己,他才是那個真正一直陪伴在自己身邊,從來沒有捨棄過她的人。

封墨燁以前一直覺得自己不夠依賴他,那是因為她怕自己不被需要,剛開始他或許覺得沒什麼,但時間長了,也會厭煩吧。

不過現在,她在慢慢的放開了,別人她可以選擇不去相信,但是封墨燁,她覺得自己可以賭一把。

她主動開口對他說:「能不能幫我一下,我一個人,可能忙不過來。」

封墨燁眉眼間笑意濃烈,答應的格外爽快,甚至還有些愉悅。

「老婆都開口了,我還能有不遵從的道理?」

「那我先去泡個咖啡。」程苒掂了掂手裏的杯子。

「老婆幫我也泡一個。」封墨燁順口就提了出來。

程苒人已經走到了樓梯口,回頭應道。

「知道了。」

男人唇角上揚,心情頓時愉悅起來,他老婆溫柔起來還真是無人能及。

他走進房間,看見程苒桌子上的那些文件,似乎都是新媒體的項目,他眸光複雜,老婆這是想要報一箭之仇。

不過也符合她的性格,他不要她多善良,只要不受到傷害,怎麼着都成。

他相信老婆能夠把握這個度,她是有分寸的,不會亂來,段家這次的行為也的確是把她傷到了。

不過這些項目要拿下來的話,起碼也要一個月,段家在這個行業也算是數一數二的,他們兩個小白想要從有經驗的手上拿下項目,還是很不容易的。

但是他相信,只要程苒願意,只要她想,那就一定能夠拿下來,這點毋庸置疑。

程苒回來之後,看見封墨燁正坐在她剛才坐的位置上,看着桌子上的文件。

她走過去:「有沒有什麼看法?」

「可能我們還需要一點人脈,這樣吧,你這兩天去尋找一個合適的寫字樓,總得先有個辦公地點,再招攬一下這部分的人。」

封墨燁看了之後,覺得這些項目都還行,要不是段家那邊還沒有拿下,估計也輪不到他們,可難度也挺大,他方才粗略的掃了一眼,那些合作方在業界可是出了名的刁鑽,一般人的策劃方案,他們還不一定看的上。

這也就意味着,就算投了,如果不對他們的胃口,還是會被刷下來。

程苒倒是沒有料到封墨燁要弄出這麼大的動靜。

「你確定嗎?」

封墨燁摸著下頜:「既然要做事情,就要有做事情的樣子。」

這一點,程苒倒是很贊同。

「那行,我回頭讓他們去找。」

「不過你想要把這個項目給拿下來的話,可能你自己手邊的事情就要放一下,這一個月,怕是都要投入到這上面,不過你放心,老公會幫你的。」

封墨燁一臉得意,好似能夠幫助到程苒,他的心裏也格外滿足。

想來,他們兩個也都是很有能力的人,結婚到現在,很少有在一起合作的時候。

程苒故意打趣他:「看把你給得意的,沒準兒到後面你什麼忙都幫不上,我一個人就能搞定。」

封墨燁伸手攬過程苒的肩膀,伸手在她的鼻尖上颳了刮,嘴上雖然說着反話,但是看她的眼神都透著溫柔。

「做人要謙虛,大言不慚可不行。」

「我怎麼就不謙虛了,不信咱們倆比比,一人做一個項目計劃書,看看誰的能過。」

封墨燁的話一下子把程苒骨子裏的好勝心給激起來了。

男人低笑,意味深長的說道:「那如果我真的能夠贏了你,你是不是就要做好永遠都是我封墨燁妻子的準備,不過好像這沒什麼意義,我也從來沒打算放你走,就算你想離開,那也是不可能的。」

他早就跟程苒說過,對於他封墨燁,只有喪偶,沒有離婚,不過他們家小嬌妻應該也捨不得死。

其實程苒也沒有打算離開,只要封墨燁不會對不起她,她打算就這樣跟他安安穩穩的過一輩子。

不過既然是想要比一下,沒有彩頭的話,的確也沒有什麼意思。

她思忖了片刻,開口說道:「這樣吧,要是我輸了,伺候你一個月,隨叫隨到,你叫我做什麼我都答應,怎麼樣?」

封墨燁邪肆的勾起唇角。

「你這個伺候,是全方面的嗎?」

他這話,略有點別的意思,再加上那眼神,很容易不讓人浮想聯翩。

但程苒也早就不是小女生,的確也是沒有這個必要矯情,她坦然的回道。

「全方面。」

「好,接下你這個戰書。」

既然有老婆作為福利,說什麼都要贏。

程苒瞬間鬥志都上來了:「好,我讓你先選,這裏總共有四個項目,我們一人選兩個,哪怕其中一個不過都不能算。」

男人眼角抽搐:「玩兒這麼狠?」

「既然要玩,那肯定就要玩點刺激的。」封墨燁跟她的賭注,只會讓她更加有必勝的決心。

封墨燁此刻看程苒,總共覺得這丫頭身上有一股勢不可擋的力量,她真的跟別人不一樣,如果換做一個普通人,可能立刻就會打退堂鼓,她在困難挫折面前,卻是越戰越勇。

他扶了扶額頭,又輕笑出聲:「不知道你躺在床上的大哥要是知道趁着他這段時間沒辦法起床,連項目都給他撬了,會是什麼樣的心情。」

程苒冷嗤:「這對於我而言,不是很正常的舉動嗎?」

以前她也沒少撬過封墨燁的項目,只是這一次攔截段文驥的那是光天化日。

沒準兒等段文驥能起來的時候,知道項目已經落入他們的手裏,不知道會不會暴跳如雷。

「那別管他了,誰讓他自己作死,給你下藥。」

在這些事情面前,那肯定是老婆重要。

封墨燁隨即選了兩個比較難得項目,把簡單的項目都留給了程苒,其實區別也不是特別大,因為這幾個項目的難度差不多,就看拿到這個項目的人是準備怎麼做。

她自認為自己已經夠手下留情的了,按照她之前的脾氣,段文驥怕是沒那麼好過。

晚上,兩個人都沒有下摟吃飯,封老爺坐在椅子上,蒼老的臉色緊繃,那雙渾濁的眼睛滿是不悅。

「怎麼回事,現在叫他們兩個下來吃飯都叫不動了嗎?」

封思琪這時起身:「我上去叫一聲吧。」

「你去,讓他們兩個趕緊下來,一家人吃飯都不在一起像什麼話。」

封老爺一向是家風嚴謹,也很傳統,很講究這方面的規矩。

他認為既然是吃飯,那一家人就應該坐在一起好好吃飯。

誰知道,自打這個程苒進了家門,整個封家上下都跟着沒了規矩,連封彥菲有時候也不下來吃,讓傭人把飯菜端到房間裏面去。

前面幾次他都沒說,現在真是越來越變本加厲了,一個個的連自己姓什麼都不知道了。

封思琪走上樓,還沒來得及推開門,就聽見程苒跟封墨燁的聲音。

「我覺得如果段文驥知道自己項目被我們給撬走了,你說他會不會找人鬧到封家來。」

「他敢來,就得做好走不出這扇門的準備。」

「讓他也嘗嘗那滋味兒,挺好的。」

封思琪恰巧就聽到了話的精髓,難怪兩個人一天都沒有下樓,原來是想要從段家的手裏把項目給搶走。

程苒這算盤打的還真挺厲害,竟然還把阿燁給一塊兒拉下水,果然,她早就知道這女的不是很什麼好貨。

她倒好,這是想把整個封家都跟着一起下地獄是不是。 「是,心芸接旨。」心芸化成人形,站到金鳳面前說道。

「這位姐姐,請問女媧娘娘找我們做什麼?」

九首雉雞也化作一美貌女子,站在心芸的身旁,對著天上的金鳳問道。

「我也不知道,你們趕緊動身吧,別耽誤了娘娘的事情。」金鳳對著下方三人說道。

玉琵琶也化作一身穿碧綠紗裙的少女,來到心芸的身側:「姐姐,走吧,說實話,我還沒去過媧皇天呢!」

「等等,我安排好這裡的小狐狸。」心芸莞爾一笑,走到旁邊的大洞之中,對著裡面大鬧的小狐狸說道:「我不在,你們不要亂跑,不要被人抓住做成了大衣。」

「是,老祖宗。」

……

「心芸(九首雉雞,玉琵琶)拜見娘娘。」心芸對著女媧娘娘說道。

「起來吧,這次找你們三人來,是為了讓你等三人,散盡商湯的氣運。」女媧娘娘慢慢地說道。

「娘娘,我們三人無法在人王面前直視吧,他有人族氣運加身,外邪無法侵身。」心芸皺著眉說道。

「其他妖怪自然不可,但是你等三人,長期居住在軒轅的衣冠冢旁邊,已經被人族氣運認可了,所以,你等三人可以做到。」女媧緩緩說道。

此時,九首雉雞和玉琵琶沒有言語,因為她們處事不深,不知道其中的利害關係,所以全部交由她們信賴的大姐去和女媧娘娘談判。

「娘娘,如果我們三人按你說的辦事,我們會有什麼好處?」心芸想了一會,對著女媧娘娘問道。

「我給你們三人一人一個願望。」女媧娘娘淡淡說道。

下方的九首雉雞和玉琵琶聽到后,大喜過望,就想直接答應,但是心芸很冷靜地攔住。

「娘娘,我想再拿一個保證,保證我等三人在此次的安全。」

「這是我的符詔,你拿著,其他人就明白我的意思了,但是凡事有個度,不可太過,不然我也保不住你們。」

女媧娘娘也不想心芸無底線,不然到時候人族氣運太過衰弱,太上道尊也回來找她。

「放心吧,娘娘,我會做到的,還有娘娘,我的願望從來沒有改變過,能不能救我的姐姐?」心芸對著女媧娘娘恭敬地問道。

「嗯……你的姐姐被存在之炎焚燒,非時之大道者不可救,我也沒有辦法。」女媧算了一會後,無奈地搖了搖頭。

「是,娘娘,我明白了。」心芸的眼神黯淡下來,原先她期待女媧娘娘貴為聖人,可能有辦法救自己的姐姐,但是最後還是失望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