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一動,那幾把鐵鍬和幾顆樹苗都被他收進了空間。

轉身離開。

躲在暗處的人家見江小川準備離開那片區域。

只能立馬現身喝道,「那小子,你在幹嘛?敢偷東西。」 張磊磊把目光向葉子龍看了過去,「這麼辦?就算是砸鍋賣鐵也拿不出一百萬啊。」

「子龍,要不咱們報警吧?」

「這……」還沒有等葉子龍說話,就硬生生地被車主給打斷了。

「打劫?」車主冷笑一聲,臉上浮現出一個不屑的笑容,「好啊,一輛是幾萬塊錢就能買到的車,另一輛是一千萬的豪車邁巴赫,你看警察覺得誰像碰瓷?」

「你!」張磊磊聽車主這麼一說,就像是吃了炸藥一樣,被氣得說不出話來。

張磊磊氣得一拳向對方打了過去,眼神中熊熊燃燒的怒火幾乎要噴發出來。

眼看着巨大的拳頭向車主打了過去,車主身手敏捷,一把狠狠地抓住了打過來的手臂。

車主狠狠地放開了張磊磊額拳頭,整理了身上的西裝,「向和我斗,你還是嫩了點!」

「忘了跟你們說了,我所在的公司可是神龍殿的分公司,要是你不怕被找麻煩儘管來!」

「神龍殿?」葉子龍還以為自己的耳朵聽錯了,可是一旁的張磊磊反而慌張了起來,眼神中充滿了恐懼。

「什麼?你是神龍殿的人?」

「完了完了,天底下誰不知神龍殿的人的厲害?」

現在的場面極為諷刺,有錯在先的車主就像是一副受害者一樣,氣勢凌人。而張磊磊這個真正的受害者,反而沒有了底氣。

「怎麼?」車主把手機掏了出來,「要是你不賠款的話,就等著進局吧!」

「好啊,咱們看看警察幫誰!」張磊磊緊緊地握著身上的衣服,手臂上的青筋暴起。

「是么?」車主電動着手機,似乎正要打電話。

場面一下子變得僵硬了起來,要是車主真的打電話的話,恐怕很難收拾了。

「砰砰砰……」張磊磊一下子慌了起來,可是他又不願意為了這樣的事情,而向車主低頭,畢竟有錯的人可不是他。

眼看着車主就要打通了電話,可是張磊磊又不肯為了這件事情而向對方低頭。

很快,電話接通了,車主拿着手機接聽,「喂……是警察嗎?」

張磊磊嚇得連心臟都快跳了出來,要怎麼樣才能阻止車主?

「好,我同意!」一個清亮的聲音響起,打斷了車主與警察之間的通話。

車主捂著話筒,把目光向聲音看了過去,看到了說話的人正是葉子龍,冷哼一聲,「怎麼?現在終於肯低頭了?」

「不就一百萬嗎?」葉子龍握著拳頭,壓着內心的怒火。

「你瘋了?這一百萬可不是個小數目!」張磊磊連忙站了出來,阻止他。

「一百萬怎麼夠?我還要你道歉,不然……」

「不可能!我們是絕對不會賠款道歉的!」張磊磊再也忍受不住車主的得寸進尺的樣子,一拳向車主打了過去。

車主沒有一絲躲閃,「你這一拳下去,可是要加醫藥費的。」

張磊磊正要收住拳頭,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就在這個時候,葉子龍接住了他打過來的拳頭。

「這一拳下去,可不值得。」

「唉!」張磊磊長嘆一聲,不服氣又無可奈何地收手了。

「好,我們答應你!」葉子龍緊咬牙關,打算先熬過這一關再說。

「這就對了嘛。」車主拍了拍葉子龍的肩膀,臉上浮現出一個得意的笑容,「他要是有你一半的聰明,也不會吧事情鬧成這個樣子了。」

張磊磊好不容易抑制住要打車主的衝動,可是沒有想到他反而得意了起來。

車主打開了話筒,和警察說了一聲打錯了之後,就把電話給掛斷了。

車主把目光向葉子龍看了過去,「先把一百萬拿出來吧,要是拿不出來,可別怪我不客氣!」

「這銀行卡剛好有一百萬。」葉子龍沒有辦法,只好拿出了一張銀行卡給他,並且把密碼告訴了他。

車主仔細地打量著這一張卡,他沒有想到葉子龍真的能拿出一百萬。

最後還是半信半疑地說,「要是被我發現你在耍我的話,可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車主把銀行卡收了下來,雙手插著褲兜,「既然這樣,那你們就給我道歉吧。」

葉子龍把目光向張磊磊看了過去,雖然對方不願意,但還是乖乖地向車主低下老人頭,並且向他道歉。

葉子龍的眼神變得鋒利了起來,他來到了車主的面前,「既然你說你在神龍殿分公司工作,那你總得跟我們說說你的身份吧?」

「哼,說出來嚇死你們!」車主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經地說,「聽好了,我可是神龍殿的分公司藍雲有限公司的莫雲副總裁!」

「原來如此!」葉子龍暗暗地記下了車主的公司和職稱。

張磊磊被嚇了一跳,他沒有想到對方的來頭居然這麼大,大到不可高攀的那一步。

車主看了看手上的名牌手錶,「好了,我可不能與你們在這浪費時間!」

話音剛落,車主坐上了副駕,司機把車給開走了。

「咱們也太虧了吧!」張磊磊感到他就像是被人碰瓷了一樣,不僅車子被刮花了,還得給對方賠錢。

和張磊磊吃了一頓飯之後,他撥打了電話,很快電話就接通了,傳來了一個磁性沉穩的聲音,「殿主有何吩咐。」

「把藍天公司的莫副總裁給辭退了。」

「是,殿主!」

葉子龍掛斷了電話,他的眼神就像是刀刃一樣,變得鋒利了起來,如果說眼神有殺傷力的話,恐怕對上他的眼神早已殺了個片甲不留。

在雲天公司,神龍殿的使者披着斗篷,給人一種神秘的感覺,他的身後跟着兩個身穿黑衣的保鏢,走起路來給人一種盛氣凌人的感覺。

在場的人看到了這一幕都被嚇了一跳,看到他們的到來都恭恭敬敬地站在了一邊,生怕自己惹禍上身。

「砰——」地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音響起,他們破門而入,門撞在了牆壁上讓人害怕地身後直冒冷汗。

「使者大人,你怎麼來了?」一個擔心的聲音響起,莫總裁看到了使者大人親自到來,都嚇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連忙前來恭迎他們。

使者來到了辦公椅上坐了下來,在場的氣勢就像是一塊石頭壓在了胸口上,讓人快喘不過起來。。方寧寧白嫩嫩的臉頰上難得流露出了幾分猶豫,嘴唇囁喏了幾下:「喬瑜,你還記得上次我們買晚禮服時幫我們那個男人么?」

「穆霍?」喬瑜的腦海不禁想起穆霍那一雙清冷至極的雙眸,毫無波瀾。

方寧寧臉上帶着幾分不可思議和驚恐:「我跟你說,穆霍把我們公司買下來了,成為了我的頂頭上司!聽說他對手下都挺狠的,我有點怕。

喬瑜有些驚訝,沒有想到穆霍竟然買下了方寧寧所在的公司,據她所知,方寧寧的公司並不出名,為什麼穆霍會買……

《重生后又被霸總套路了》第537章孕婦 車隊在道路上行駛沒多久,忽然聽到遠處隱隱約約的傳來一聲爆炸聲,接著周圍街區的燈光,一下子全部熄滅了。

望著周圍變得一片漆黑的街區,車內的陳寧跟宋娉婷都微微皺眉。

宋娉婷道:「好像大範圍停電了。」

陳寧望向前面坐在副駕駛的陳強,詢問道:「陳大使,鷹國這邊經常停電嗎?」

陳強連忙的道:「鷹國電力沒有我們華夏牛,但是也不經常停電。」

「而且這裡是鷹國首度,如此大規模範圍停電,還是很少見的。」

「我打電話問問相關部門,怎麼回事?」

陳強說著,就打了個電話。

他打完電話,便轉頭對陳寧道:「國主,我已經了解過了,據說是幾個街區的變壓器,同時發生爆炸,造成大範圍停電,據說已經安排搶修,但是啥時候能修好不知道。」

幾個街區的變壓器同時發生爆炸?

這麼巧的嗎?

陳寧皺起眉頭,望著外面到處一片漆黑的城市,此時發現,天空竟然滴滴答答的開始下雨了。

轟隆!

天邊一道閃電,接著便是一聲驚雷。

緊跟著,本來稀疏的雨點,忽然變得更加密集了,大雨瓢潑而下。

既停電,又暴雨。

大街上車輛稀少,人影更是罕見。

陳寧他們的車隊,冒雨前進。

但是,前路出現一輛攔路的貨車,貨車打著雙閃,似乎是在路上拋錨了。

幾個身材高大,外貌粗獷的男子,見到陳寧的車隊出現,幾人互相對視一眼。

這幾個人,看似是地痞流氓,其實他們是鷹國軍中,赫赫有名的五位高手,被稱為軍中五劍客。

他們五個,就是接到莫斯伯爵的命令,來這裡攔截陳寧,教訓陳寧的。

此時!

五劍客之首的歐文,冒著雨水,走到陳寧車子旁邊,用手敲了敲車窗。

司機典褚,緩緩的降落一點車窗,冷冷的望著車外的陌生外國男子,說道:「什麼事?」

歐文說了一句英語!

典褚冷冷的道:「我聽不懂你們的鳥語!」

歐文眼睛閃過一抹冷芒:「該死的華夏猴子,我是說我的貨車拋錨了,我跟我的兄弟急著回市區,借你們的車子用一用。」

「如果不想被我們暴揍一頓,你們就趕緊下車。」

搶劫?

搶車?

典褚以前聽說過外國治安不好,但是沒想到自己竟然會碰上這種事。

他冷冷的警告道:「我不管你們是什麼人,但是你們如果想要找茬,那我保證你們找錯對象了。」

「在我動怒之前,趕緊挪開你們攔路那輛貨車,然後滾蛋。」

歐文嘴角微微上揚,獰笑道:「華夏猴子,竟然敢叫我們滾,你們難道不知道這裡是我們的地盤嗎?」

他說完,忽然抬起一拳,猛然一拳揮向車內的典褚。

Leave a Comment